温体仁资料


1573-1639

本 名:温体仁

别 称:温长卿,温园峤

字 号:字长卿号园峤

所处时代:明朝末年

民族族群:汉族

出生地:浙江乌程南浔辑里村

主要成就:崇祯年间任职最久的首辅

温体仁--明朝首辅

  崇祯元年(1628年)冬天,崇祯帝朱由检下诏推选内阁大臣。温体仁威望太浅,还不能参与,很受崇祯帝朱由检器重的侍郎周延儒也没有被推选。温体仁揣测崇祯帝朱由检肯定会怀疑,于是上疏弹劾钱谦益受贿、结党,没有资格被推选,此前钱谦益在天二年(1622年)主持浙江会试,用关节语为记号,录取钱千秋,后被人告发,钱谦益也受到责罚。这件事本已定案很久了,但是温体仁重提旧事,很让崇祯帝朱由检心动。次日,崇祯帝朱由检让内阁六部科道官员集中在文华殿,命温体仁和钱谦益都到现场。钱谦益没想到温体仁会弹劾自己,言辞中十分委屈。但是温体仁盛气诋毁钱谦益,他说:“我本来不是言官不能随意弹劾,遇到朝推,我更应该避嫌不说话的。但是选内阁大臣涉及社稷安危。而且钱谦益结党营私,收受贿赂,满朝大臣没有一个敢说话的。我不忍看到皇上您孤立,所以不得不说。”崇祯帝朱由检早就怀疑有廷臣结党,听到温体仁这么说,十分赞同。但是执政的内阁大臣都说钱谦益无罪,吏科都给事中章允儒尤其积极为钱谦益辩护:“温体仁其实是热衷权力,如果钱谦益有错,为什么他等到今天才揭发?”温体仁说:“我当初只是小官员,今天揭发钱谦益,也是为了朝廷要慎重用人。像章允儒这样的肯定是钱谦益的同党。”崇祯帝朱由检大怒,命礼部把钱千秋的卷子拿来看后,责备钱谦益,感慨地说:“如果没有温体仁,我几乎就犯下错误了。”章允儒被捕下狱,诸大臣也被严词责备。争辩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帮助温体仁,只有周延儒上奏说:“廷推名义上很公平,但是实际上主持的人也就一两个人,其他人都不敢说话。一旦说话徒然给自己惹祸。并且钱千秋这个案子本就已经有定论,不必再询问大臣们了。”于是崇祯帝朱由检当天就把钱谦益罢官。很多官员都被牵连。

  崇祯二年(1629年)春天,温体仁又被弹劾娶娼妓、收受贿赂、夺人家产等诸多不法的事情。温体仁请求辞职说:“因为钱谦益的缘故,攻击我的人很多,但是没有一个人为我辩护,我的孤立由此可见。”崇祯帝朱由检再次召集大臣们对质,温体仁和九华、赞化两人辩论很久,最后攻击这两人都是钱谦益的私党。崇祯帝朱由检信以为真,他把大学士韩爌等召集到内殿,说大臣们不知道为国家操劳,只知道挟私报复,应当重罚。温体仁再次以辞职要挟崇祯帝朱由检,崇祯帝朱由检温言慰问。知情官员上奏朝廷说钱谦益是自首的,不能再处罚。温体仁又上疏说当初的证词都是钱谦益自己搞出来的。当时审理钱千秋一案的左都御史曹于汴官员对此深为不满。他们联名上疏:“臣等亲自审理钱千秋一案,旁听和听到的人达到数千,不是一个人能够随意掩饰歪曲的。温体仁是在欺骗崇祯帝朱由检,已达到自己升官的目的。”温体仁见势头不妙,转而说这些人是“朋党”,最终钱谦益被杖责。温体仁后又因私人恩怨和大臣们坚持对抗,无论如何都不肯偃旗息鼓。崇祯帝朱由检以为他在朝廷里孤立无援,更加支持他。不久,周延儒进入内阁,第二年六月,温体仁以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也实现了入阁的愿望。温体仁入阁之后,更加嚣张。闵洪学代王永光成为吏部尚书后,排除异己,得到了温体仁的包庇。御史史范、高捷及侍郎唐世济、副都御史张捷等都被收作温体仁的心腹。温体仁嫉妒周延儒的官位在他之上,就预谋扳倒他。钱龙锡收袁崇焕的案子牵连要被判死刑,钱龙锡求情,周延儒说崇祯帝朱由检盛怒难以解救,温体仁则撒谎说崇祯帝朱由检并不是很愤怒。钱龙锡的友人因此疏远了周延儒。周延儒被罢免后,廷臣厌恶温体仁做内阁首辅,想要召回曾经和周延儒一起入阁的何如宠。何如宠说:“君子和小人不并立,如果我不到朝廷里,温体仁还要顾忌我好好主政的。”不久,温体仁顺利成为内阁首辅。

  温体仁受崇祯帝朱由检恩宠,更加嫉妒骄横。他想要推荐的人,都要秘密让人先提出,自己再去支持。想要陷害谁的时候,都要先故意假装宽厚,再说出犯崇祯帝朱由检忌讳的事让崇祯帝生气。崇祯帝朱由检往往被他转移了注意力,一直没有发觉。姚希孟本来是讲官,因为才望升为詹事。温体仁讨厌他,就用他假冒武生的事情,将他夺职去掌管南院。礼部侍郎罗喻义本来很有声望,因为给崇祯帝朱由检的文章中说“左右未得人”的话,温体仁认为是在讽刺自己,就要让他去掉,罗喻义坚持不从。温体仁亲自弹劾他说:“今日罗喻义讲进规例太过简单,让他更改他也不同意,这样我这个内阁首辅不能做百官的首领。”崇祯帝朱由检命令吏部商议,尚书闵洪学等趁机说:“皇帝圣明,不需要罗喻义多言。”罗喻义被免职。魏忠贤遗党日夜盼望温体仁能够推翻逆案,攻击东林党。恰好礼部尚书,左都御史空缺,温体仁秘密让侍郎张捷推举牵涉逆案的吕纯如,试探崇祯帝朱由检的反应。言官哗然,崇祯帝朱由检也十分不高兴。温体仁自此不敢再进言起用逆党,也更加愤恨反对派。文震孟因为讲《春秋》讲得好进入内阁。温体仁不能阻止,就派出特务每天守着他刺探他的过错,又派人弹劾,直到将文震孟赶走。明朝末年,各地农民起义,朝廷准备设立五省总督,兵部侍郎彭汝楠、汪庆百不敢去,温体仁就庇护他们,不再设立五省总督。起义军进犯凤阳(今属安徽),义军大兵进犯,皇陵被焚。有人弹劾温体仁只知道受贿庇护自己的同党,致使皇陵被焚,温体仁就借了个由头上奏要将其免职,文震孟反对,也被逐走。温体仁还是很不满意,又将和文震孟关系好的庶吉士郑鄤陷害下狱。温体仁辅佐朝政数年时间,因为入阁前和大多数朝廷大臣结怨,不敢过于肆意妄为,自己廉洁、谨慎表现给崇祯帝朱由检看。但是当时,清兵在京师附近蹂躏百姓,扰乱中原,边境荒芜,百姓的生活日渐困苦,他从未能献上一个建议。

  在政事上碌碌无为的温体仁,整日忙于和人作对。诚意伯刘孔昭弹劾倪元璐,给事中陈启新弹劾黄景昉,都是按温体仁的指示做的。礼部侍郎陈子壮曾经当面指责温体仁,不久以议论宗亲藩王的事情忤逆崇祯帝朱由检旨意的名义下狱,官位也被剥夺。和温体仁关系好的、和他做同党的都是庸才、尸位素餐。温体仁自己毫无所长,只知道向崇祯帝朱由检献宠。他醉心于排除异己、打击政敌,感觉到自己树敌太多,恐怕会招致别人报复。为了不给人留下把柄,凡是他呈给崇祯帝朱由检的上疏,以及内阁拟定的有关文件,全部不存入档案,企图毁灭罪证。在温体仁辅政期间,上疏弹劾他的人不计其数。这些人不但没能扳倒温体仁,反而引火烧身,有的被罢官,有的被流放,甚至有人被当场杖击而死。温体仁最终难逃倒台的命运。钱谦益被张汉儒告状,说他在乡里结交了一帮朋党,整日散布怪论、诽谤朝政。为报复钱谦益,温体仁借机逮捕了钱谦益等人。钱谦益觉得冤枉,向司礼太监曹化淳求救。张汉儒知道后泄露给温体仁。温体仁自恃有崇祯帝朱由检的宠信,密奏给了崇祯帝朱由检,并要求处置曹化淳。没想到崇祯帝朱由检把温体仁的密奏让曹化淳看了。曹化淳十分恐慌,就毛遂自荐,要求亲自主持审理钱谦益一案。曹化淳不久就弄清了事情的原委和内幕,他报告给崇祯帝朱由检,崇祯帝朱由检这才知道在朝廷内已经形成了一个以温体仁为首的“朋党”。恰好又有人弹劾温体仁,崇祯帝朱由检就把张汉儒等立即枷死。温体仁一看势头不对,就装病在家,以为崇祯帝朱由检肯定要安抚他,挽留他。不料,崇祯十年(1637年)六月的一天,温体仁正在吃饭,崇祯帝朱由检下圣旨,令削去温体仁官职,让他回乡。温体仁吓得手中汤匙都掉在了地上。崇祯十年(1638年),被罢官回家。崇祯十一年(1639年),温体仁在家中病死。他死后,崇祯帝朱由检还觉得十分可惜,追赠太傅,谥文忠。温体仁死后不到六年,李自成攻破北京城,明朝灭亡。

温体仁的简介
温体仁的生平
相关人物
其他W开头的人物 更多
明朝其它的人物
最新人物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