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律资料


1801-1875

中文名:查理·义律

外文名:Charles Elliot

别 名:查尔斯·艾略特

国 籍:英国

民 族:盎格鲁撒克逊

出生地:英国

出生日期:1801年

逝世日期:1875年

职 业:官员

信 仰:基督教

查理·义律——英国贵族爵士

  海军上将查理·义律爵士,KCB,RN,出身于英国贵族。1815年入海军,在印度和牙买加服役多年。1822年升少校。1830—1834年在英国殖民地圭亚那充高级官员,管理奴隶。1834年7月他以上校军衔随英国政府派驻广州第一任商务监督律劳卑来华,任秘书。第二年任第三商务监督,同年升第二商务监督,1836年升商务总监督。他长期在英国殖民地压迫和奴役当地人民,来中国后积极从事于侵略活动,以主张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为巴麦尊所信任。后因鸦片贸易问题,使得英国对清廷宣战,引发第一次鸦片战争外,并率先在1841年1月26日派兵占领香港。

  人物生平

  早年生涯

  义律生于1801年,地点应该是萨克森德累斯顿,父亲休·义律(Hugh Elliot)是一名英国官员,母亲则名叫玛格丽特·义律(Margaret Elliot),当时他们一家正随父亲到当地公干。在1815年,义律加入英国皇家海军,在东印度和非洲沿岸一带服役,曾取得上校军衔,直到1828年,他从海军退役,并转到殖民地部工作。投身殖民地服务后,义律在1830年被派往圭亚那保护当地的黑奴,在当地的经历使他成为一位废除奴隶制度的支持者。

  驻华总监

  义律于1834年跟随律劳卑勋爵抵达中国,担任贸易专员秘书。律劳卑在同年逝世后,义律获升任为驻华商务副总监,并随后在1836年12月,接替G·B·罗拔臣爵士出任英国驻华商务总监一职。

  义律本人其实是反对鸦片贸易的,他更曾经指出以鸦片贸易赚取利润是英国的耻辱,但他却同时认为中英两国之间应该存在对等和公平的贸易。因此,义律一反律劳卑强硬的作风,在澳门上任后,没有理会伦敦的反对,便着手改善英国与清廷的关系,以恳切的语气致函时任两广总督邓廷桢,表示希望两人能够在广州见面。然而,义律经过多翻交涉仍无济于事,清方始终拒绝接见他。

  自东印度公司在1834年失去对华贸易的专利权以后,外商纷纷加入鸦片贸易的行列。为了谋取暴利,英商大量向中国输入鸦片,使中国白银流失的情况更形严重,并造成了空前的“出超”问题。据资料统计,鸦片在18世纪初输入中国的时候,每岁不过200箱,但是在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前夕,已大幅曾加至每岁30,000箱。虽然清廷已经多番重申禁烟的命令,又在1837年命令邓廷桢驱逐伶仃洋和香港一带水域的鸦片走私活动,但由于烟商以性能良好的趸船装载鸦片,以致走私活动难以捉截。邓廷桢亦曾多番传谕义律,要求他正视走私问题,虽说义律反对鸦片贸易,但受到英国自由党政府和英商的压力,商务总监的权力又相当有限,他只好屈服,漠视清廷的谕令。

  虎门事件

  钦差大臣林则徐在1839年抵达广州,立即厉行禁烟。但英商与义律到最后方肯屈服。鉴于鸦片走私活动十分猖獗,道光帝遂在1838年12月31日任命钦差大臣林则徐南下广州禁烟。林则徐在1839年3月10日抵达广州,随即展开严厉的禁烟行动。他限令所有烟商三日内交出全数鸦片,并签“切结书”,声明以后不贩鸦片,否则“一经查出,货尽没官,人即正法,情甘服罪。”最初由于外商反应冷淡,结果林则徐下令派兵封锁十三行,并且断绝粮食供应,迫令烟商交出鸦片。义律得悉十三行被围困后,立即从澳门赶到十三行,并致函林则徐,质问他是否准备开战。此外,他又将英国船只和鸦片转移到香港水域,以便随时作出反抗。 到3月25日,大部份烟商终于屈服,同意签署切结书,保证以后不再贩卖鸦片,但唯独以义律为首的英商仍然不从。林则徐于是颁布《示谕外商速交鸦片烟土四条稿》,作为对义律的最后通谍。最终义律在3月28日屈服,向林则徐呈送了《义律遵谕呈单缴烟二万零二百八十三箱禀》,着令英商交出所有鸦片共20,283箱。然而,义律仍然拒绝签署切结书,并向英商保证他们的损失一概由女皇陛下政府负责。

  林维喜事件

  鸦片被全数没收后,义律认为英商已无法继续在中国进行贸易,于是他未经英国政府的批示,便下令停止通商,并将英国侨民从广州撤退到澳门,但是澳门总督拒绝承诺保障他们的安全,结果英商侨民唯有迁到九龙尖沙咀对开的海面。

  到1839年6月20日,有醉酒水手在尖沙咀村与村民发生殴斗,其中村民林维喜在打斗中伤重不治。事件发生以后,义律同意赔偿死者家属,但拒绝按照《大清律例》,交出其中一名水手偿命,并以拥有领事裁判权为理由,表示会自行审讯凶手。义律于8月12日在英国船只上开庭案,对五名凶手轻判罚金和监禁后,便送回英国的监狱服刑,并在事后才知会中国官方。然而,林则徐在查证《万国公法》后,发现义律根本不具备领事裁判权。

  林则徐得知义律私自审讯水手后,在1839年8月15日宣布中断与各国的对外贸易。

  1839年11月3日发生的穿鼻洋之战,是鸦片战争爆发前的其中一次小型冲突。直到9月5日,义律派英商郭士立与林则除谈判,要求解除禁令和恢复水粮,恢复正常贸易关系,不过通通遭到拒绝。在当日下午二时,义律发出最后通牒并要求提供水粮,林则徐仍不予理会。结果一小时后,英国军舰企图突围,正式向中国船舰开火,这次零星冲突遂揭开了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序幕。

  另一方面,此事消息传至英国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英国国会更以此二事件宣战与否展开激烈的辩论,结果国会以271票对262票,通过出兵中国。英国政府于是在10月1日以“受到侮辱”、“生命安全受威胁”和“财产受损”为名对清廷宣战。宣战以后,中英双方曾发生六次小规模的武装冲突,加上9月5日所发生的冲突,林则徐向朝廷奏报自己已经“七战七胜”。其间,义律仍多次向林则徐作出交涉,企图进行妥协以避免战争,但林依旧坚决拒绝让步。

  侵华战争

  1840年2月,英国政府任命义律的堂兄懿律为海军统帅及全权代表,而义律本人则被任命为副代表。到1840年6月,英军四十多艘战舰和士兵四千多人抵达澳门对开海面,第一次鸦片战争遂正式爆发。由于广东省一带布防严密,义律于是随懿律挥军北上,经过激战攻陷定海,并在8月11日抵达大沽口。道光帝大为震惊,立即委派直隶总督琦善议和,结果义律等在8月29日透琦善向清帝提交《巴麦尊照会》“伸冤”。

  琦善在大沽口告诉义律和懿律,只要英舰折回广州,朝廷就会查办林则徐等人。懿律与义律以为琦善已答应他的要求,于是便折返广东,准备更进一步的和谈。相反,道光帝见英军撤退,以为已经“抚夷”成功,于是在9月委任琦善为钦差大臣,并在9月28日免去林则徐的官职。

  11月29日,琦善抵达广州,这时懿律已经因病辞职,并由义律接任全权代表。义律见到琦善后,立即向他提出14点要求,当中包括重开商埠、赔偿烟价和兵费、订定税则和治外法权等等。消息传至京师以后,道光帝感到十分愤怒,因为他以为单单重开商埠便可满足英人要求。结果他在1841年1月20日命令琦善立即停止谈判,加以痛剿。至于义律方面,则早在1月6日已得知谈判即将破裂,于是在1月7日出兵攻占了沙角炮台和大角炮台,威胁清廷接受议和,并开始草拟和约。

  沙角炮台和大角炮台陷落后,琦善与义律在1月20日拟定了《穿鼻草约》,当中清廷除了要赔偿英国政府600万银元外,更要割让香港岛。琦善原则上同意《草约》,但对割地却甚有保留,表示要先上请皇帝批示。但在1月21日,双方在仍未正式签约的情况下,义律却单方面公布了《穿鼻草约》,并在1月26日私自派HMS硫磺号抢占香港。至于琦善对割让香港岛一事一直加以隐瞒,到2月10日才由广东巡抚怡良向京师揭发,琦善遂立即被革职查办。

  抢占香港

  1841年1月26日,英军乘HMS硫磺号在水坑口登陆香港岛,并由义律出任香港的行政官,但留在澳门办公。一般认为,香港自当日起成为英国的属土。翌日,英军又在岛上升起英国国旗。

  义律选择香港并非偶然的,早在律劳卑出任商务总监的时候,律劳卑已提议过占领香港,而义律任内由于深感在澳门办公受尽葡萄牙人的威胁,因此亦开始寻求合适的岛屿,方便通商。后来在1839年,他和英国侨民在香港岛对出海面短暂居住,所以对香港岛有一定的认识,这也是义律在《川鼻草约》中要求割让香港岛的原因。

  义律担任行政官后,在1841年2月2日发表公告,表示将继续以“中国法律和习俗管治香港,但中国的酷刑则一一废除”。由于义律要主理军务,无暇兼顾香港事务,于是他任命庄士敦为护理总督,在义律离开香港的时候代理其职权。此外,义律又在4月30日任命威廉·坚为香港首位裁判官,并着他成立警队维持境内治安,稍后又在香港设立监狱。

  义律任内于1841年5月1日发行了首份《香港宪报》,当中交代了卖地原则。其后在6月14日,义律在澳门举行了首次卖地,一共卖出33幅沿海土地。惟后来砵甸乍爵士担任首任香港总督后,指出义律的政府仅属临时性质,故对该次卖地不予承认。

  综合而言,义律任内香港的情况十分混乱。当年曾经有两个台风横扫香港,对香港造成严重的破坏。而疫病的问题,也造成了不少人死亡,死亡率十分之高。另一方面,当时海盗四处出没,抢劫的情况十分严重,至于威廉·坚一人掌握司法大权,更使警队腐化,治安败坏。

  撤职召回

  由于道光帝在1月27日正式下诏对英国宣战,以致战争未有随《川鼻草约》和占领香港岛而终结,更反而进入全面战争的状态。在2月26日,义律复攻虎门,至2月27日进攻乌涌,到3月3日已兵临广州城下。当时义律委托美国领事,向接替琦善的杨芳进行调停,最终双方达成协议,在3月20日停火,重开贸易。然而,消息传到京师后,道光帝深表不满,并改派奕山为“靖逆将军”,赴援广州。随后奕山在5月10日向英军发动攻势,短暂恢复的贸易随之再度停顿。到5月22日,义律发动反攻,并炮轰广州,击溃清兵,结果奕山在5月27日乞降,除了签订《广州和约》,向义律缴交赎城费六百万银元外,更赔偿了英商三十万银元。

  《和约》签署后,义律始率英兵撤离广州。与此同时,义律却突然被伦敦政府以“未有坚持英国政府的全部诉求”和“未有依从训令”的理由罢免,并召他回国。原来,义律早前与琦善拟订《川鼻草约》后,《草约》被送到伦敦,时任外务大臣巴麦尊勋爵看过《草约》后,认为条款过于宽松,英方得益太小,根本没有达到全面开放商埠的目标,而《草约》中割让予英方的香港岛更被他批评为“鸟不生蛋之地,一间房屋也建不成”,因此义律被他愤斥办事不力。据称,维多利亚女皇更曾指义律是“一位完全不遵指令而努力争取最短任期的人”。结果义律被召回后,英国政府改派砵甸乍爵士接替他为香港的行政官、驻华商务总监及英方全权代表,并在1841年8月抵华,于是战事再起。

  任职北美

  义律被召回国后,过了一段日子才获重新起用,在1842年8月6日抵达北美洲得克萨斯的加尔维斯敦,出任驻得克萨斯共和国的英国代办。义律任内大力在当地鼓吹废除奴隶制度,又积极建立自由贸易,并且强调与墨西哥建立和平关系的重要性。另外,他更与该国总统山姆·休士顿和安森·琼斯结成朋友。据了解,在休士顿的指示下,义律曾在1834年到墨西哥,与其他英国官员一起,寻求为得克萨斯和墨西哥达成停火协定。此外,义律在墨西哥释放部份参与米亚长征(Mier Expedition)的得克萨斯士兵一事上,起了关键作用。由于英国在得克萨斯共和国享有不少好处,因此义律任内亦努力阻止得克萨斯合并到美国。于1845年,在琼斯总统的准许下,义律再次前往墨西哥,成功与墨西哥政府订立条约,承认得克萨斯的独立地位。可是,得克萨斯民众最终仍投票选择合并。结果这位被称为“头戴白帽”的代办在得克萨斯于同年正式合并到美国后,卸任返回英格兰。

  晚年去世

  义律晚年自1846年至1852年及1853年至1854年出任百慕大总督,1854年至1856年转任特立尼达总督,最后在1863年至1869年担任圣海伦那岛总督,此后退下火线。义律曾在1856年获颁赠KCB勋衔,成为爵士,此后又在1865年9月取得海军上将军阶。据悉,义律已婚,并至少生有一名孩子,而义律本人最后在1875年9月9日于英格兰爱塞特(Exeter)惠特库姆(Witteycombe)去世。

义律的简介
义律的生平
相关人物
其他Y开头的人物 更多
英国其它的人物
最新人物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