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柏举之战

  柏举之战是公元前506年吴国与楚国在柏举发生的一场战争。柏举之战是孙武在历史上唯一留下的带兵作战之纪录,也是战略上之经典之作。柏举之战是春秋末期一次规模宏大、影响深远的大战,史学家称它为“东周时期第一个大战争”。吴国在经过6年的疲楚战略后,一举战胜强敌楚国,给楚国以巨大的创伤,使吴国声威大振,为吴国进一步争霸中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柏举之战,孙武以3万兵力,击败楚军20万,创造了中国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战国时期的军事家尉缭子曾赞道:“有提三万之众,而天下莫当者谁?曰武子也”。在这场战争中可看出战争的起因都是君主无道而产生,楚平王听信谗言,杀了伍子胥一家人,使之流亡于吴国,造下了楚国败亡之因,而日后继位之楚昭王更不修其德,任用奸臣,又长期欺压邻邦之小国,使得原本忠楚国之唐、蔡二国倒戈相向,因之楚国之拜可谓自食其果。

  阖闾姬姓吴氏,名光,春秋时吴国第24任君主,公元前514至公元前496年在位,著名军事家,部分史书认为为“春秋五霸”之一。阖闾九年(公元前506年),吴王阖闾率师会蔡、唐之师伐楚,柏举之战,五战五捷,大败楚军,仅10天即进入楚国国都郢,创造了春秋时期攻占大国都城的先例。

  战争过程:公元前506年冬,吴王阖闾亲率其弟夫概和伍子胥、伯嚭、孙武等,出动全国之兵,乘船溯淮水西进。至战略要地州来,舍舟于淮汭,登陆前进,直趋汉水,深入楚腹地,达成对楚的战略奇袭。当吴、楚两军在汉水对峙时,楚将沈尹戌鉴于分散在楚国各地的兵力尚未集结,易被吴军各个击破,难以阻止吴军突破汉水的防御的特点,又针对吴军孤军深入,不占地利的弱点,主张充分发挥楚国兵员众多的优势,变被动为主动:由令尹子常凭借汉水之障与吴军周旋,正面牵制吴军,自己去方城调集楚国兵力,迂回至吴军侧后,毁坏吴军舟船,阻塞三关,断其归路,然后与子常军实施前后夹击,歼灭吴军。

  值沈尹戌赶赴方城调兵之际,武城大夫黑认为楚军不宜进行持久战,主张速战速决。大夫史皇亦迎合子常贪功之心,怂恿其速战。子常听二大夫之言,又错误地估计了战场形势,以为凭自己的实力可以击败吴军,于是改变与沈尹戌商定的夹击吴军计划,不待沈尹戌军到达,擅自率军渡过汉水攻击吴军。

  吴君臣得知楚军夹击之谋,又见子常军渡河来攻,为避免腹背受敌,改变原定在江、汉腹地与楚军决战的计划,由汉水东岸后退,调动楚军于不利地形。子常错误地认为吴军畏楚而退,紧追不舍,企图速胜。在小别至大别间,连续三战,楚军受挫,锐气大减。子常意欲弃军逃命,但受到史皇指责,只得勉强继续作战。

  吴军停止后退,于11月18日在柏举与楚军对阵。夫概认为应先发制人,击溃子常军,尔后以大军继之,必败楚军。阖闾虑及胜败在此一举,务求万全无虞之策,不同意夫概意见。夫概见机而行,率自己所属5000人猛攻子常部。子常军一触即溃,楚军大乱。阖闾见夫概突击成功,立即发起全面攻击。子常弃军逃奔郑国,史皇及其部属战死,楚军大败。

  丧失主帅的楚军残部纷纷向西溃逃,吴军乘胜追击,至清发水(追上楚军,阖闾欲立即展开攻击,夫概认为乘其半渡而击,必获大胜。楚军见吴军追至而未进攻,急于求生,争相渡河。待其半渡之时,阖闾挥军攻击,又歼楚军一部。吴军加快追击,竟使楚军在溃逃中虽炊熟而不得食。追至雍澨,与由息回援的沈尹戌军相遇。沈尹戌率军奋力拼杀,虽然击败夫概,但被吴军包围,楚军突围失败,沈尹戌见无法获胜,命令部下割下自己的首级。楚军失去主帅,惨败溃逃。此后,吴军又连续五战击败楚军。楚昭王得知前线兵败,带领家属亲信逃走。吴军于公元前506年11月29日攻入楚都郢。

  此次吴楚大战最著名的战役是柏举之战。史学家称它为“东周时期第一个大战争”。柏举之战,孙武以3万兵力,击败楚军20万,创造了中国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战国时期的军事家尉缭子曾赞道:“有提三万之众,而天下莫当者谁?曰武子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一、战争前因

  说来话长,简单说,晋楚争霸,吴国崛起,为牵制楚国,晋派人带着战车来到吴国帮助吴军排兵布阵、骑马射箭,吴国逐渐强大起来,开始称王。最有戏剧性的是,训练吴军的教官是原楚国大臣屈巫的儿子,屈巫因与楚国令尹争夺夏姬耍尽手段逃奔晋国,楚令尹杀了屈巫族人激怒屈巫,发誓要让令尹不得好死,让楚国不得安宁。此后双方发生十次战争,吴军胜多输少楚军则相反。吴王阖闾继任后任用伍子胥、伯噽、孙武等,吴国更加强大。

  二、战争过程

  公元前506年春,晋、齐、鲁 、宋、蔡、卫、陈、郑、许、曹、莒、邾、顿、胡、滕、薛、杞、小邾十八国诸侯在召陵会盟,共谋伐楚。同年四月,晋国指使蔡国出兵攻灭楚之附庸沈国。楚国遂发兵围攻蔡国。蔡国向晋国求救,晋卿荀寅索贿不成不出兵救蔡。吴国君臣认为全力攻楚的良机已至,决定以救蔡为名出兵伐楚,吴王阖闾御驾亲征,以孙武和伍子胥为大将,弟弟夫概为先锋,倾全国水陆之师三万人由淮水逆流而上,从楚守备薄弱的东北部突入楚境,至战略要地州来,然后弃舟登陆,以蔡、唐军为先导,孙武挑选3500名精锐步卒为前锋,轻装前进绕过大别山脉,穿过楚北部的大隧、直辕、冥阨三关险隘,深入楚国腹地,直趋汉水,完成了对楚的战略突袭。楚国没有料到吴军如此神速并未摸清吴军迂回作战之目的,所以有些措手不及,楚昭王急忙派令尹子常、左司马沈尹戌、武城大夫黑及大夫史皇等共二十万人仓促率军赶至汉水西岸布防,以阻止吴军渡过汉水进攻楚国都城郢城。结果子常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冒然率军渡过汉水强攻吴军犯了致命错误,落入孙武埋伏。吴军以逸待劳引诱楚军进攻,从小别至大别痛击楚军三战三胜。子常收拾残卒准备拼死一战,两军在柏举列阵以待。

  夫概建议阖闾说,子常不仁不义,楚军没有为他卖命的,我军主动出击楚军必败。阖闾不许,夫概遂率领本部五千人马直闯楚营,楚军果然溃败,阖闾见弟弟得手随即率领主力全面出动,结果楚国史皇战死,子常逃亡郑国,沈尹戌自刎,全歼楚军二十万。至此战争结束,以吴国全胜而告终。

  三、战争后果

  吴军乘势攻入楚都郢城,楚昭王一看大势已去仅带几名家眷仓皇出逃,吴军进入楚昭王宫殿,将宫殿分给有功将士居住并发疯般取乐,被胜利冲昏头脑的吴军在楚国胡作非为,《谷梁传》说:君居其君之寝,而妻其君之妻;大夫居其大夫之寝,而妻其大夫之妻。盖有欲妻楚王之母者。伍子胥把楚平王尸体从坟墓里挖出来鞭尸三百以报了杀父之仇,楚臣申包胥大骂伍子胥说:“子能复之,我必能兴之。”遂自带干粮前往秦国求救,在秦国声泪俱下哭诉吴军的罪恶,七天七夜不吃不喝,秦哀公终被感动答应出兵。

  柏举之战,楚国元气大伤,吴国称霸。孙武以三万兵力,击败楚军二十万,创造了中国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柏举之战是春秋末期一次规模宏大、影响深远的大战,被史学家们为“东周时期第一个大战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周敬王十四年(公元前506),吴国大军深入楚境,击败楚军主力于柏举(今湖北麻城东北,一说今汉川北),进而攻破楚都郢(今荆沙北)的远程进攻战。自周敬王五年吴王阖闾即位后.吴、楚争夺江淮霸权的斗争,转入吴国掌握战略主动的新阶段。鉴于楚国虽然内政腐败,但地广兵多,阖闾在行人伍子胥、太宰伯嚭、将军孙武等人辅佐下,采取分师轮番扰楚,“亟肄以罷(疲)之,多方以误之”(《左传·昭公三十年》)的方略,在大别山以东的楚国东境频频出击,使楚军疲于奔命达六年之久,战斗力大为削弱;又因吴军忽南忽北的小规模攻击,给楚国造成吴不会大举攻楚的错觉,也难于判定吴军的进攻方向,为尔后吴大军袭楚创造了条件。

  周敬王十三年,蔡(今河南新蔡)、唐(今湖北随州西北)两国之君,为报受楚勒索和被拘三年之仇,背叛楚国,与晋、吴结盟,使楚北侧失去屏障。次年春,应蔡国之请,以晋为首的18国诸侯在召陵(今河南郾城东)盟会,共谋伐楚。四月,晋又支使蔡国出兵攻灭楚之附庸国沈。楚乃于当年秋发兵围攻蔡国。吴国君臣认为倾全力攻楚的良机已至,决定以救蔡为名,经淮道秘密绕过大别山脉,从楚守备薄弱的东北部突入楚境,对楚实施出其不意的打击。

  是年冬,吴王阖闾亲率其弟夫概并伍子胥、伯嚭、孙武等,出动全国之兵,乘船溯淮水西进。至战略要地州来(今安徽凤台),舍舟于淮汭(淮水弯曲处),登陆前进。以蔡、唐军为先导,以3500精锐步卒为前锋,穿过楚北部的大隧、直辕、冥阨三关险隘(均在今河南阳南,河南、湖北两省交界处),直趋汉水,深入楚腹地,达成对楚的战略奇袭。楚不料吴军作此迂回奔袭,急派令尹子常、左司马沈尹戌、武城大夫黑及大夫史皇等仓促率军赶至汉水西岸布防,阻止吴军渡汉水攻楚都城。

  当吴、楚两军夹汉水对峙时,沈尹戌鉴于分散楚地的兵力尚未集结,易被吴军各个击破,终难阻遏吴军突破汉水防御;又针对吴军孤军深入,不占地利的弱点,主张充分发挥楚国兵员众多的优势,变被动为主动:由令尹子常凭借汉水之障与吴军周旋,正面牵制吴军,自己去方城(起自今河南叶县西南,沿东南走向至泌阳东北的一条长城)调集楚用以对付中原的兵力,迂回至吴军侧后,毁坏吴军舟船,阻塞三关,断其归路,尔后与子常军实施前后夹击,歼灭吴军。值沈尹戌赶赴方城调兵之际,武城大夫黑认为楚军不宜持久,主张速战。大夫史皇亦迎合子常贪功之心,怂恿其速战。子常听信二大夫之言,又错误估计战场形势,以为凭实力可击败吴军,乃改变与沈尹戌商定的夹击吴军计划,不待沈尹戌军到达,擅自率军渡过汉水攻吴军。这一轻率行动,既使楚军失去暂可依恃的水障,又陷入背水作战的不利境地。

  吴君臣得知楚军夹击之谋,及见子常军渡河来攻,为避免腹背受敌,且图扬长避短,抑制楚军战车多,利于平原作战的特点,发挥吴军步兵强,灵活机动,长于丘陵、山地作战的优势,乃因势利导,改变原定在江、汉腹地与楚军决战的计划,由汉水东岸后退,调动楚军于不利地形,寻机决战制胜。子常错误认为吴军畏楚而退,紧追不舍,企图速胜。在小别(山名,当是今湖北黄冈地区大崎山)至大别(今湖北境大别山脉)间,连续三战,楚军受挫,锐气大减。子常方知非但不能速胜吴军,且有被吴军击败的危险,意欲弃军逃命,受到史皇指责,只得勉强继续作战。

  吴军调动楚军,使其疲惫,挫其锐气的目的已达,乃停止后退,于十一月十八日在柏举与楚军对阵。阖闾弟夫概深知令尹子常不得人心,部众士气低落,认为先发制人,击溃子常军,尔后以大军继之,必败楚军。阖闾虑及胜败在此一举,务求万全无虞之策,不同意夫概意见。夫概见机而行,率自己所属5000人猛攻子常部。子常军一触即溃,楚军大乱。阖闾见夫概突击成功,当机立断,发起全面攻击。子常惊惶失措,弃军逃奔郑国,史皇及其部属战死,楚军大败。

  丧失主帅的楚军残部纷纷向西溃逃,吴军乘胜追击,不给楚军以重整旗鼓之机。至清发水(今湖北安陆境涢水)追上楚军,阖闾欲立即展开攻击,迫楚军于背水作战的死地。夫概认为:困兽犹斗,楚军自知不能幸免而拚死一战,就可能击败吴军;若让楚军有幸免之望而渡河,就会失去斗志,乘其半渡而击,必获大胜。果然,楚军见吴军追至而未进攻,急于求生,争相渡河。待其半渡之时,阖闾挥军攻击,又歼楚军一部。吴军加快追击,竟使楚军在溃逃中虽炊熟而不得食。追至雍澨(今京山西南),与由息(今河南息县西南)回援的沈尹戌军相遇。沈尹戌率军奋力拚杀,使吴军一度受挫,但沈尹戌伤重身亡,楚军失去指挥,惨败溃逃。此后,吴军又连续五战击败楚军,于十一月二十八日攻入楚都郢城。楚昭王出动象队,燧象惊退吴军,方得脱逃,奔往随国(今随州)。

  吴军既占楚都,未能安抚楚国民众,反因军纪松懈,引起楚人仇恨,难于在楚坚持。当楚王出逃之时,楚大夫申包胥赶赴秦国求救。次年,秦大夫子蒲、子虎率兵车500乘配合楚军作战,屡败吴军。此时,越国乘吴国内空虚发兵进袭吴都,夫概又企图夺取王位,吴王阖闾被迫于当年九月撤离楚地,引兵东归。楚虽复国,但元气大伤,一蹶不振。吴国霸业则因破楚入郢而趋向鼎盛。

  新兴的吴国得以击破兵众地广的楚国,在战略谋划上,吴以疲楚、误楚之策,求得攻楚无备的战略主动;楚则始终未能摆脱受制于吴的困境。在作战指导上,吴军高度灵活机动,处处因敌用兵,以千里跃进、深远追击的大纵深进攻战法而制胜;楚军虽有一时良策,终因主帅盲目进攻而惨败。此战前后达十个多月,战场幅员广,出动车兵、步兵和舟师,包含具有同一作战目的、在时间和空间上相互割裂的若干战斗,以其鲜明的战役特征而载入史册。 (张丽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兵圣孙武他留下了《孙子兵法》一书,此书不单是中国的兵学圣典,在西方更是名闻遐迩,西方军事家拿破仑在滑铁卢之役后,偶然得见《孙子兵法》,曾感慨地说到:“如果二十年前能见到《孙子兵法》,历史将会是另外一个结局。”。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