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黑水营之战

  定边将军兆惠于叶尔羌城外坚守黑水营的重要防御作战。此战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使清军稳固的控制了黑水营等地区,进一步打乱了叛军的攻击意图。是至关重要的一次防御战。

  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十月,定边将军兆惠亲率四千清兵先行抵达叶尔羌城外约四十里的黑水河畔,并于此扎营,时称“黑水营”。此时天山南部的大小和卓叛乱已持续一年多,而叶尔羌城就是小和卓霍集占的大本营。霍集占见兆惠来势凶猛,一边命令城中加强防御,一边派出几百人的轻骑兵前往骚扰清军打探虚实,结果连派三次都被清军打败。兆惠虽然小胜,但并没有贸然行动,因为双方实力相差甚远,叶尔羌城中不仅有步骑一万五千余人,而且其东南方向的喀什还有大和卓派来的援军。因此,兆惠按兵不动,边寻找作战机会边等待后续部队,同时安排副都统爱隆阿领八百清兵往东南方向出发,以迎击喀什方向的敌军。

image.png

  双方对峙中,清军粮草逐渐不敷使用。某天,探马带回消息说,离黑水营数十里处有人放牧上万头牛羊,可以抢来当军粮使用。兆惠闻讯大喜,亲带千余骑兵前往,刚至半途,叶尔羌城的叛军倾巢而出,将兆惠等人包围其中,兆惠率军死战突围成功,但随行清兵伤亡过半。随后,霍集占的叛军团团包围了黑水营,由此拉开乾隆中期的清军最大防御战---黑水营之战。

  叛军包围黑水营的第二天,就发起了猛烈攻击,双方血战五日不分胜负,兆惠眼见叛军实力强大,除了让清军尽快构筑防御工事加强固守的同时,还安排使者急速向驻扎在阿克苏的后续部队求援。

  应该说清朝前期的清军战斗力还是很厉害的,即使在外有强敌,内缺粮草的情况下依然保持了让霍集占叛军畏惧的力量。所以叛军除了前期全军出击攻打黑水营几次,之后开始逐渐减小攻击规模但增加攻击频率,又在黑水营周围建造了数不清的堡垒,将黑水营团团围住,其用意很明确,就是跟清军耗下去,等清军粮草殆尽后,收拾起来就不费吹灰之力了。

image.png

  围困中的兆惠让人在营地内四处挖掘地窖掏老鼠找粮食,结果竟找到窖藏的五百石小麦,可以维持半月左右,军心略安。叛军围攻期间,曾用水攻的办法来淹没黑水营,结果适得其反,原来黑水营中有暗河,叛军引来的水一部分由暗河流走,一部分跟围困中的清军提供了水源。黑水营中林木非常多,叛军所用鸟枪打出的铅子都嵌在树上,因此每次叛军放完枪,清军都到树上抠出铅子重新使用。所以依营据守的清军不缺水源,不缺武器,唯一缺的还是粮食。等到骑兵的瘦马,无粮食可载的骆驼都被杀光吃尽后。清军开始吃每天俘虏的叛军,偶尔会俘虏到叛军夫妻,则杀其丈夫,让其妻子烹煮,吃完奸宿,第二天再杀死吃掉。这些俘虏被杀时皆默不作声,任人宰割。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年底。

  乾隆二十三年的除夕那天,兆惠部下素以吝啬著称的总兵明瑞突然邀请高级将领们前往他的大帐中宴饮,宾主落座后谈及当前形势,都认为最多再撑十天,在座各人将全为鬼魂。席间,明瑞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出玉门关时,有人送了些牛肉尚未吃完,今天请大家共享,算是苦中作乐吧!”当时军中无粮已经有半个月,众将听闻此话大喜过望,都饱餐而回,有些人私下里大哭说:“连明公这样的人都不留后路了,我辈结果可想而知!” 此时距十月初被包围已经一百多天,援军尚无消息,已没有生还希望了。

  实际上兆惠的清军被困黑水营一事,清廷也在紧急调兵遣将救援,派遣的援军也正在赶来的路上。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正月初六,前往黑水营救援的三千清军遭遇前来堵截的叶尔羌叛军五千余人,清军且战且进。初九日,另外一支援军约一千五百多人也加入战阵,两支援军合为一处,士气大涨,一举攻到黑水营外。兆惠于黑水营中听闻援军已到,立即组织残兵反攻,叛军在清军内外夹攻下死伤一千余人,立即退回叶尔羌城。十四日,兆惠军与援军会师退回阿克苏休整。

image.png

  史家认为黑水营防御战有重要意义,此战清军不仅打乱了大小和卓的攻击意图,还展示了清军的强大战斗力,又释放出清廷铁血平叛的坚定决心。最关键的是,很多不稳定因素在此战过后逐渐铲除。不然,到了危机四伏的晚清,只怕十个左宗棠也收不回新疆!

  兆惠所部在阿克苏休整到四月份,期间乾隆不断给他增兵,又扩大后勤补给线,命令他尽快出击。后在当年的七月份,大小和卓之乱终于被平定,从而结束了天山南北地区的分裂局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乾隆二十三年八月,定边将军兆惠奉命由伊犁(今新疆伊宁)率部南下,指挥清军平定回部大、小和卓叛乱。兆惠遣副将富德驻阿克苏,为第二梯队,自率马步兵4000余往攻小和卓霍集占所在的叶尔羌城(今新疆莎车)。叶尔羌城周十余里,城门12座。回兵在清军必经的城东5里处,挖沟筑台,以为屏障;并实行坚壁清野。十月初三日,兆惠所部抵辉齐阿里克,距叶尔羌城40里,隔河扎营,并派出左、右两翼兵,抢占了城东土台,控制进出要道。初六日,东、西、北三座城门中冲出数百名骑兵,两军厮杀,回兵三战皆败,遂退回城中固守。

image.png

  兆惠大营安扎于黑水河畔,故名“黑水营”。兆惠见叶尔羌城防守严密,便拨出800人清军交副都统爱隆阿,命其前往东南方向,防御盘踞在喀什噶尔(今新疆喀什)的大和卓叛军,其余兵力密切监视叶尔羌城,待机再战。时获情报,言城南山下有回人牧群。兆惠决定往劫羊群,以补充给养,并诱敌出城作战。十三日,兆惠率干余骑兵南进。前面有河,清军夺占桥头,登桥而驰。岂料刚过桥400余人,桥骤断,叶尔羌城中随即冲出叛军5000骑兵、1万步兵,张开两翼攻围清军。清军人自为战,浮水还营,兆惠两易战马,面胫俱伤。直至夜晚,回兵方退回城中。清军亡100余人,伤数百人,总兵高天喜战死。

  十四日,霍集占组织回兵向黑水营发动猛攻。兆惠指挥士卒边战边筑起临时工事。战斗持续了整整5天。兆惠派出5名士兵,分别往阿克苏告急,驻阿克苏头等侍卫舒赫德飞章奏报朝廷。乾隆帝命靖逆将军纳木札尔往援。防御喀什噶尔的副都统爱隆阿奉兆惠之命,返阿克苏催促援军,途遇纳木札尔所率200名骑兵,爱隆阿劝其待大兵到后再进,纳木札尔未从,后于途中全军覆没。霍集占见强攻不下,便改为长期围困。黑水营自十月至次年正月,进行了艰苦的防御战。时天寒地冻,弹尽粮绝,援兵不至,无险可依。回兵于上游决河灌营,清军在下游挖沟泄水。回兵枪弹如雨,清军砍掉林木,由树干中挖出数万颗弹丸。后清军挖水井,掘窖粮,补充了给养。

image.png

  十一月间,回疆以西的布鲁特人抢掠了喀什噶尔所属英吉沙尔城(今新疆英吉沙),恰好黑水营清军纵火焚烧两座回营。霍集占以为清军与布鲁特人有约,惧被夹击,故攻黑水营稍懈。黑水营艰难持守之时,清廷急调援兵增援。驻阿克苏的定边右副将军富德与侍卫舒赫德于巴尔楚克(今新疆巴楚)合军,共率3000余兵,冒雪赴援。巴里坤办事大臣阿里衮领兵600,解马2000匹、骆驼1000头,兼程来援,与爱隆阿所部会合。

  二十四年(1759年)正月初六日,富德、舒赫德所部于呼尔埔,遇由叶尔羌城而来之5000叛军,厮杀4日,清军且战且进。初九日,富德、舒赫德部已接近黑水营,被叛军所围,处境危险。阿里衮、爱隆阿率部赶到,拉开横阵,大呼驰进,两军会合作战,叛军退往叶尔羌。兆惠于黑水营中知援兵已到,立即组织所部突破包围,杀敌千余,尽焚其垒。叛军大败;退回叶尔羌城。十四日,兆惠军与援军会师,撤还阿克苏。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兆惠的副将军富徳闻听他们黑水营被围,便率领索伦、察哈尔兵2000余以及北路兵1000多,冒雪前往救援。1759年正月初六,当他们抵达呼尔璊(今巴楚县阿克苏克马热勒乡西南的欧尔曼村)时,遇到叛军5000多名。他们边战边转移,战斗竟进行了5天4夜。当时戈壁滩上,缺乏水源,人困马乏,士卒们只能步行。九日,当他们行至叶尓羌河,距离黑水营尚有300里,遇到的叛军越来越多,已经前进不了。正当此时,巴里坤参赞大臣阿里衮奉命带领士兵600,马匹2000、骆驼1000赶来,又恰巧遇见爱隆阿从阿克苏带来救援的1000多名士兵,时值深夜,火光相连,竟有十余里长。趁着夜深,黑水营出来劫营的清军兵卒,正好遇到前来救援的大军,顿时大喜过望。他们张开两翼,内外相合,马蹄声、冲杀生合在一起,杀声震天,直冲叛军军营。三路军马一齐杀来,叛军遥望,火光相连,摇曳约有十多里,搞不清楚,清军来了多少万人援军前来救援,历时手忙脚乱起来。叛军竟然自相残杀,慌忙逃跑起来。清军长驱直入,所向披靡,逼近黑水营。处在被围中心的兆惠将军也发觉,怎么叛军在逐步减少?且又听到喊杀声、马踏声,东面尘土弥漫。他立刻判断,是援军到了。于是,他命令将士们,马上突围。他们往外冲杀,援军往里冲杀,叛军的营垒很快就被冲垮了,1000多叛军眨眼间被消灭了。当时,黑水营里的水井顿时也枯竭了。叛军自知不敌,小和卓率部退缩到了叶尓羌城内。

image.png

  兆惠与富徳会合后,率军回到阿克苏,休整过后,兆惠先派兵收复了和田,再分兵分别攻克了喀什噶尔和叶尓羌城。大小和卓自知不敌,弃城而逃。

  黑水营战役结束后,清政府总结了黑水营战役的得失,改变之前对叛乱认识不足没有充分估计其规模的错误,在1759年6月,即派出重兵予以剿灭这些叛军。定边将军兆惠率领着1.5万兵马从乌什出发,经布鲁特牧地由北向南大举进攻大和卓木盘踞的喀什噶尔;同时,命定边副将军富徳也率领1.5万兵马从阿克苏出发,先抵达和田,从东南方向包抄叶尓羌城,对其形成前后夹击。大军所至,叛军望风而逃。小和卓闻知清政府大军已到,弃城而去。大小和卓会合后,带着自己的数万兵马向西,即今天的帕米尔方向逃窜。

image.png

  在追缴叛军的过程中,富徳率军先是在霍斯库鲁克山歼灭叛匪800余人,在阿尔楚尔山又歼灭了1000多叛军,再在伊西洱库尔淖尔歼灭叛军及招抚群众1.2万人。清军在帕米尔山区三战三捷,彻底瓦解了大小和卓木等叛匪。最后,大小和卓木仅带领400余人逃到了巴达克山。后被巴达克山的首领素勒坦沙杀死,将其尸首献给了清军。至此,以黑水营为标志的清政府剿灭南疆叛匪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彻底胜利了。

  黑水城战役结束后,清政府也逐渐认识到新疆这片土地的重要性,所以在1762 年11 月后,在新疆设立了伊犁将军府。伊犁将军府的成立,标志着新疆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十七世纪中叶,中国处在一个政治极其动荡的大变局时代。1644年3月,农民领袖李自成率领起义军攻入北京,推翻了明朝。5月,兴起于白山黑水之间的清攻入了山海关,赶走了李自成。自此,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建立。在此后一百多年间,清历经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四帝,前清不仅先后剿灭了各地的农民起义及明朝的残余势力,还平息了吴三桂的叛乱,统一了台湾。清朝的一系列政策措施,使饱受战乱破坏的社会经济得到了逐步恢复,中国也进入了一个新的稳定发展时期。

image.png

  而同一时期的新疆,同样也处于你争我夺的封建割据状态。先是称雄西北强盛一时的蒙古斡亦喇惕部在首领也先死后沉寂了一百年之后,终于恢复了元气,继续活跃在西北广袤的草原上。

  在清军入关的同时,蒙古的准噶尔部逐渐强大起来。他们在首领巴图尔浑台吉率领下,准噶尔部逐步取代了卫拉特蒙古的和硕特部而成为了各部落的首领。准噶尔部不但逼迫卫拉特蒙古中的土尔扈特部和和硕特部的主要部落迁往别处,而且还先后打败了周围的哈萨克、柯尔克孜人,统治着北起额尔齐斯河和鄂毕河中游,南到天山,包括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的广大区域,成为了中国西部地区一个强大的地方政权。

image.png

  1665年(清康熙四年),巴图尔珲台吉去世,他的儿子僧格继位。1671年,僧格被他的同父异母兄弟策臣汗和巴图鲁杀害。不久,策臣汗和巴图鲁又被他们的部众杀死。在这种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巴图尔珲台吉的另一个儿子—僧格的弟弟噶尔丹从西藏赶回来夺取了政权。噶尔丹把准噶尔部的大本营从塔尔巴哈台(今塔城)的和布克赛尔迁到了伊犁河谷。他先后击败了一些蠢蠢欲动的政敌后,逐步巩固了自己的统治地位。1679年,噶尔丹自称博硕克图汗,请求清政府的承认。同时,噶尔丹部又派兵四处征战哈萨克、布鲁特、诺盖等部落。1680年,噶尔丹还派兵12万人越过天山南下,攻占了阿克苏、乌什、喀什噶尔(今喀什)、叶尓羌(今莎车)等地,灭掉了叶尓羌汗国,取得了天山南北的统治权,使准噶尔部的统治范围覆盖了整个天山南北。1697年,噶尔丹发动了对抗清政府的叛乱。战争失败后,噶尔丹死亡,僧格的儿子策妄阿拉布坦继任了准噶尔部的首领。策妄阿拉布坦、噶尔丹策凌不同于反复无常的噶尔丹,仍然继续派出使臣进京,表示继续臣属清朝政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黑水城战役结束后,清政府也逐渐认识到新疆这片土地的重要性,所以在1762 年11 月后,在新疆设立了伊犁将军府。伊犁将军府的成立,标志着新疆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