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桥之战

  河桥之战发生于西魏大统四年(东魏元象元年)八月初四日(538年9月13日),南北朝时期的东、西魏之间的一场大战。

  玉壁在南北朝时,是极为显要的军事重镇,是东魏和西魏扩展势力,向对方进发的咽喉要道。在1400多年前,这里曾发生了一次规模最大、时间最长、战术最杂、伤亡最多的封建势力争夺战,历史上称为“玉壁大战”。  

1_副本1.jpg

  网络配图

  公元534年(北魏孝武帝永熙三年),北魏分裂为东魏和西魏。两魏实权分别落入丞相、鲜卑化的汉人高欢和鲜卑人宇文泰手里,君主不过是傀儡而已。 ...查看更多

  沙苑之战结束后不久,东魏的侯景、高敖曹等人率重兵在金墉城外包围了西魏的独孤信,太师高欢率领大军跟在后面。侯景放火焚烧了洛阳城内外所有的官衙与居民住宅,只有十分之二三的房子得以幸存。

  西魏文帝正准备去洛阳拜祭列祖列宗的园陵,刚好收到独孤信等人的告急文书,就和丞相宇文泰一道东行。临行前,文帝命周惠达辅佐太子元钦守卫长安,又令李弼、达奚武率领一千骑兵作为先头部队。

  宇文泰到达谷城时,侯景等人准备排列好军阵等到他前来,莫多娄贷文请求带领自己的部属去袭击宇文泰的先头部队,侯景坚决阻止了他。

  莫多娄贷文生性勇猛而强悍,不肯接受上司的命令,他和可朱浑道元两人领着一千骑兵向前方进发。夜间,他们在孝水遇见了李弼和达奚武。

  李弼命令士兵们擂鼓呐喊,在地上拖树枝扬起尘土,莫多娄贷文以为对方是大部队,转身就跑,李弼追上去杀掉了他。可朱浑道元单人匹马逃了回去,手下的人都被俘虏,被送往恒农。宇文泰进军到瀍水东边,侯景等人连夜解除了金镛之围离去。

image.png

  宇文泰统率轻骑兵追击侯景直到黄河边上,侯景布置长阵,北据河桥,南接邙山,与宇文泰大军交战。

  混战之中,宇文泰的战马中了流箭,受了惊,胡乱地狂奔起来,把宇文泰从马上摔了下来。此时东魏的士兵已经追到跟前,而他身边的人全都逃散了。

  都督李穆见此情景,跳下马来,用手上的鞭子抽打宇文泰的后背,骂道:“你这个糊涂兵,你们的王爷在哪里,怎么你一个人呆在这里!”

  追赶的东魏士兵不知道那就是他们要找的主将,丢下他狂奔而过,李穆把自己的马让给宇文泰骑上,两个人一起逃掉了。

  西魏又重新整顿兵马,向东魏的部队发起了进攻,大败东魏军队,东魏军纷纷逃往北方。

  高敖曹心高气傲,一向轻视宇文泰,他命令手下竖起旌旗、伞盖以显示军队的威风。西魏调动了最精锐的部队向他发起了迅猛地攻击,打得他全军覆没,高敖曹单人匹马跑去投奔河阳南城。该城的守将高永乐跟高敖曹有怨仇,关紧城门不放高敖曹进去。

  高敖曹仰头大喊要求上面放一根绳子下来,见不被理睬,就拔出腰刀凿门,可是门还没有凿开,追兵就赶到了,高敖曹只好趴到桥的下面。

  追赶的西魏士兵看见他的奴仆手里拿着一条金带,就追问高敖曹的下落,奴仆指出了主人藏身的地方。高敖曹知道自己难免一死,便昂起头对追兵说:“来吧,送给你一个当开国公的机会!”追兵砍下他的脑袋离去了。

  高欢听到这个噩耗,如丧肝胆,他打了高永乐二百大棍,又追封高敖曹为太师、大司马、太尉。

  宇文泰奖赏杀死高敖曹的人一万段布匹与绢帛,每年给他一部分,一直到宇文泰奠定的北周都灭亡了,赏赐还没有给足。

  西魏的军队又杀死了东魏的西兖州刺史宋显等人,俘虏士兵一万五千人,至于淹死了黄河里的东魏兵更是数以万计。

  当初,西魏的万俟普投奔东魏以后,高欢因为他爵位高年龄大,所以特别厚待他,曾经亲自扶他上马。万俟普的儿子万俟洛摘下帽子向高欢叩头,说:“我愿意牺牲性命战死沙场来报答这份深厚的恩宠。”

  在邙山战役中,其他部队都跨过河桥向北方逃跑,只有万俟洛命令自己的部属留在原地,他对西魏的将士们喊道:“我万俟洛在此,你们能过来的就来吧!”西魏的将士都感到害怕,就离开了。后来,高欢将万俟洛安营扎寨的地方命名为回洛。

image.png

  这一天,东、西魏布置的军阵都非常庞大,头尾相距很远,从早晨到晚上,双方一共交战了几十次,直打得烟雾尘土四处弥漫,相互都看不清楚。

  西魏的独孤信、李远居于右侧,赵贵、怡峰处在左面,交战过程中都失利了,他们又不知道文帝与宇文泰在哪里,于是都扔下了自己率领的士兵先跑回来。李虎、念贤等人属于后续部队,看到独孤信等人退却,就和他们一道离开了战场。宇文泰见大军瓦解,只好烧掉营帐返回,留下长孙子彦镇守金镛。

  西魏将军王思政举起长矟左右出击,一抬手就倒下几个人。慢慢的,他陷入敌阵越来越深,跟随他的人全都战死,他自己也身受重伤,昏迷过去。此刻已临近夜晚,敌人也开始收兵了。

  王思政每一次打仗都穿着破旧的衣服与盔甲,敌人看不出他是将帅,因此才幸免于难。他的帐下都督雷五安在战场上哭着寻找他,刚好他也苏醒过来,雷五安就从衣服上割下一块布,为他包扎好伤口,然后扶他上马。入夜很久了,他们才返回营地。

  平东将军蔡佑跳下马徒步格斗,身边的部属都劝他上马,以便遇上紧急情况时赶紧离开,蔡佑生气地说:“丞相待我就像亲生的儿子一样,今天我怎么能在乎自己的性命!”说罢,他带着身边的十几个人齐声大喊,向东魏的将士冲击,又杀伤了很多人。

  西魏文帝和宇文泰来到恒农时,守将已经放弃该城逃跑了,城里原来被西魏俘虏的东魏兵乘机关闭城门进行抵抗,宇文泰攻下了该城,杀掉了几百名领头的人。

  到处寻找宇文泰的蔡佑一直追到了恒农,在晚上终于见到了宇文泰。宇文泰大喜,叫着他的名字说:“承先,你来了,我就没有什么可忧虑的了。”宇文泰由于受到惊吓一直无法入睡,枕着蔡佑的大腿后才平静地进入梦乡。

  蔡佑每次跟随宇文泰作战,总是身先士卒,打仗回来,其他将领都争着邀功请赏,而蔡佑从不说一句表现自己的话。宇文泰常常感慨地说:“承先嘴里不提自己的功劳,可是我应当替他把一切谈明白。”

  西魏这次东伐,在关中地区留守的兵员很少,之前俘虏的东魏士兵都被分散在民间,他们一听说西魏的部队遭到了失败,纷纷图谋作乱。

  李虎等人来到长安,想不出好的对策,便和太尉王盟、仆射周惠达等人奉太子元钦出城,到渭北地区驻防。百姓们相互掠夺,关中地区惊扰得非常厉害。

  在沙苑之战中被俘的东魏都督赵青雀、雍州百姓于伏德等人趁机造反,占据了长安所属的小城。于伏德又占据了咸阳,与咸阳太守慕容思庆各自召集东魏的降兵,以便抵抗从战场上返回的西魏将士。

  长安主城中的百姓互相组织起来,共同抵抗赵青雀,每天同他交战。大都督侯莫陈顺袭击了东魏的那些降兵,多次打败他们,吓得他们不敢出城。

  镇守河东的扶风公王罴大开城门,叫来所有将士,对他们说:“今天我听说咱们的大部队在前线作战失利,赵青雀乘机在京城作乱,许多人已经丧失了信心。而我王罴受命守卫河东,决心以死来报答皇上与宇文丞相的恩德。你们中间有能够跟我同心协力的人可以和我一道坚守此城,实在害怕本城陷落的可以随便出城。”大家都被他的话感动了,就一心与他守城。

  西魏文帝留在阌乡,丞相宇文泰考虑到士兵与马匹都已经疲惫不堪,不能再快速前进,并且认为赵青雀等人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不会成为大的祸患,就说道:“我到达长安,让轻骑兵直冲进去,赵青雀这些人肯定会自缚而降,向我当面请罪。”

  陆通劝告他说:“那些奸贼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图谋叛乱,一定没有改恶从善的心意。蜂、蝎是有毒的,怎么可以轻视!况且那些贼寇欺骗百姓,说东魏人将要到达,我们现在如果派轻骑兵冲进城去,百姓就会觉得情况真的和那些贼寇说的相同,就会更加惊慌不安。眼下我们的部队虽然已经很疲劳,但是精锐的兵马还是比较多,凭着您的威望,带着大部队进长安城,哪里用得着忧虑打不败敌人呢?”

  宇文泰听从了陆通的意见,带领部队向西进城。城里的父老乡亲们看见宇文泰回来了,没有一个不是悲喜交加,男男女女都互相庆贺。宇文导带领人马攻进咸阳,杀掉了慕容思庆,捉住了于伏德,又南渡渭河,与宇文泰汇合,然后向赵青雀发起了进攻,挫败了对方。

  高欢带领七千名骑兵从晋阳赶到孟津,还没有开始渡黄河,就听说西魏的部队已经逃走,于是立即渡过黄河,又派遣其他将领追击西魏的兵马,一直追到崤县还没有赶上,这才返回。

  高欢随即向金墉城发起了进攻,长孙子彦放弃该城逃跑,临行前把城里的房屋烧得干干净净,高欢拆毁了金墉城之后回到东魏。

  当年十二月,西魏将领是云宝反攻洛阳,王元轨弃城逃跑,都督赵刚袭击广州并攻克,于是,襄州、广州以西的城镇重新归属西魏。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在南北朝时期的西魏和东魏,用两国国号来看似乎关系很不错,但却是一对老冤家,在公元前538年,高欢大将侯景宇文泰手中重新夺得了洛阳的金墉城,还烧毁了洛阳大量民居官寺。当年的宇文泰已带着西魏文帝元宝炬回到洛阳,祭扫魏朝的先帝陵庙,后来得知后便率领军队前去支援,临阵斩杀高欢的大将莫多娄贷文。侯景连夜突围,宇文泰乘势追击。

image.png

  后来侯景的东魏军队摆出大阵,在河桥和邙山之间和西魏的宇文泰军队交战。在混战之中,宇文泰的战马伤到而惊逸,便把宇文泰重重地甩在了地上。东魏大军不久后便围困上来,都督李穆下马后用马鞭狠狠地击打狼狈趴在地上的宇文泰,还假装叫骂他是个糊涂兵,西魏军队的大行台居然不见了。宇文泰的官职就是大行台,宇文泰被羞辱了一番。

image.png

  所以李穆认定宇文泰并不是达官贵人后,都扭头回散去追杀更值钱的目标。后来李穆才扶起宇文泰上马,撤退到安全的地方。后来西魏援军到来,士气有所上升便掉头迎击侯景军,东魏侯景军大败后无奈只能向北逃走。

image.png

  东魏军队将领高敖曹心气高傲一直都看不起宇文泰,便命令左右大张写有官名与将名的旌旗,还有显示贵重的伞盖跨马临阵。而西魏军则调动最精锐的军队围攻高敖曹,使得东魏军队全军尽没,最后不得不单骑突出逃往河阳南城。恰巧守将是高欢的一个堂侄高永乐,素来和高敖曹有过结,便关闭城门不让高敖曹进城。结果高敖曹仰呼城上放下绳子让他上去,结果却没人应答,然后他又拔刀猛砍城门,想劈出个洞来进入城中。可惜城门坚厚,砍了许久也砍不开,只得辗转逃在一座桥下藏身。

image.png

  这时西魏大队追兵赶到,看到桥下有异常,便命令军队往那里射箭,结果高敖曹身上中箭无数,知道性命不保便奋声大叫:“来!与汝开国公!”这个意思就是说来人斩高敖曹的头,西魏的统治者肯定会以开国公的重衔封赏。后来斩去高敖曹头颅的兵士回到西魏后,真的获得赏绢万段,而且还是每年按量赏赐的。

image.png

  后来高欢得知高敖曹死讯后,十分悲痛,就把高永乐打了二百军棍。在河桥大战中,东西魏两军阵仗极大,首尾悬远,从早到晚,交战了数十合,谁也不知道谁胜谁负。后来西魏狐独信和赵贵等人得知交战不利,混乱中又不知宇文泰和西魏文帝消息都弃军先归。后来其他将领见此状况后,也都和他们一起逃走,知此情形的宇文泰无奈之下也只能也烧毁军营后撤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侯景从金墉城撤军之后,还没来得及渡过河桥,便被宇文泰追上来了。然而,眼前的情形对候景来说,也不差。起码说,他兵力可观,而且,当前他向北占据着河桥,向南又有邙山作靠山,要在这里摆阵御敌,不算难事。或者是因为骄傲轻敌,或者是因为机会难得,宇文泰这时犯了个错。他之所以行军速度这么快,主要原因是因为他率领的是一支轻骑,而不是主力部队。这就意味着他不该冒进。两军在扭打中,不知是哪位大神的箭射得偏了一些,吓了宇文泰一大跳。人家肯定是冲他来的,没想却误射在马屁股上,把他给顺了下来。修了!贴身的陆从都不在身边,大波东魏骑兵正气势汹汹地杀过来。

image.png

  还好都督李穆急中生智,赶紧抽他背,骂他这个蠢货,怎么不跟大行台(宇文泰)去。东魏兵才不想浪费时间去割小人物的头颅呢,带着傲慢的神情,与对方的大boss擦肩而过。不得不说,李穆这招鱼目混珠用得好!由于西魏的主力已经到来,且十分生猛,侯景有些吃不消,便只能渡过河桥,向北撇走。可这只是侯景的选择,先前与他同围金塘城的高敖曹却不以为然。如果说,宇文泰的冒进只是让他险些丢了命,那么,高敖曹则是自寻死路。他从来没把这只黑獭打上眼,所以干脆让左右随从,张开旌旗和伞盖,高调挑战。结局两个字,找死!杀他的,还是个无名小卒

image.png

  这次河桥大战有个特点,就是军阵拉得很长,内部军情很难及时通传。就是因为这种情况,各军的通讯和调度就出了问题。而且,老天很不给面子,大雾弥散,十步之外都看不清人影,因此,不管是黄色军服还是黑色军服,恶战之下都不那么分明。看吧!在交战中断打成一团,有没有自相残杀都不好说,更不用说搞清楚准胜谁负了!根据部署,独孤如愿走出金墉城,和爵阳平郡公李远领右军,中山郡公赵贵与乐陵那公怡峰领左军。左右二军在交战中都失利了,这时又不知道皇帝和宇文泰的情况怎么样,无奈之下,都只能弃军先归,去打探消息。

image.png

  陇西那公李虎所领的是殿后的部队,眼见这情形,索性一道离场,想等弄清状况后,再做决定。字文泰没想到,情报不通,竟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一气之下把营幕辎重-股脑儿烧了,自己领军西返。由于无人在那个残破不堪的洛阳城驻防,自然它又回归了东魏之手。不过,高欢也没珍惜它,让人彻底毁了已经狼藉一片的金墉城。从夏朝开始,洛阳曾是商、西周、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的都城,后来隋、唐、后梁、后唐、后晋也都曾在此建都,历史有多悠久,底蕴有多深厚,可想而知。只可惜,它的创伤,要在数十年后,才能逐渐愈合。

image.png

  有两个问题,值得思考:一是两魏的胜败,二是西魏的退军该不该受罚。第一个问题:西魏斩敌15000人左右,洛阳得而复失;东魏没斩杀多少敌人,却损失了高敖曹、李猛、宋显等,还有上万兵士被逼得跳河而亡,高敖曹那支军队更是“一军皆没”。应该说,这一仗,西魏输得也不难看。第二个问题:说实在的,西魏这边其实完全可以扩大战果,但却因几股退军而被迫西返,宇文泰对此还是很遗憾的。不过,他也知道老天不给力,通讯和调度也出了问题,独孤如愿他们在这种情况下选择退军,不失为保存实力的良策,因此,根据实际情况,他提议皇帝下诏恕免他们。元宝炬对此深以为然。

  他也抹了把汗一这次东伐时,留守兵士不多,东魏俘虏和些小百姓便趁机作乱,太子元钦也去了渭北驻防。还好,最终平安无事。处理完这些事以后,九月间,宇文泰又回到华州屯兵。由于东魏提出了外交诉求,下一个月,西魏将高敖曹、窦泰等人的头颅送还了回去。两魏的这个举动,释放出一个什么讯号呢?很显然,不仅是西魏,就是财雄势大的东魏,短期内也不想再来一次大战了,大家都需要养生息,好好整顿内务。从大统四年八月,到大统六年(540年)二月,独孤如愿被派往荆州之前,西魏的实力已在举国上下的努力中,不断提升。首先,宇文泰重用苏绰这个王佐之才,对朝廷的财政、户籍等方面进行了诸多整顿,已见成效。特别是大统元年(535年)时就颁布的二十四条新制,极为符合当前国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在537年沙苑之战东魏大败后,西魏柱国大将军宇文泰派遣两路大军出击,左仆射、冯翊王元季海与开府独孤信率步骑二万东进洛阳;贺拔胜、李弼渡过黄河包围蒲阪(今山西永济)。东魏蒲阪牙门将高子信开门放贺拔胜大军入城,守将薛崇礼弃城而走,被追擒。宇文泰占据蒲阪,威胁汾州、绛州。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