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罗斯巴赫战役

  1740年5月30日,24岁的腓特烈威廉继承普鲁士王位,史称腓特烈二世,又称弗里德里希二世或腓特烈大帝。普鲁士是欧洲新兴的强国,因它是一个内陆国家,四周都受到敌国的包围,在这种环境之下,为了要维持其强国的地位,就必需向外扩张。腓特烈即位后,继续执行其父腓特烈一世的扩张政策。1740年12月16日,菲德烈大帝腓特烈借口奥地利的王位继承问题,发兵侵入西里西亚,造成既定事实,逼得奥地利改变了过去与英国、荷兰结盟反对法国的传统态度,转而求助于法、俄两国。腓特烈则利用英国想夺取法国殖民地的企图,同英国结盟,对抗法、俄、奥、瑞(典)和萨(克森)五国同盟。

  1740年5月30日,24岁的腓特烈威廉继承普鲁士王位,史称腓特烈二世,又称弗里德里希二世或腓特烈大帝。普鲁士是欧洲新兴的强国,因它是一个内陆国家,四周都受到敌国的包围,在这种环境之下,为了要维持其强国的地位,就必需向外扩张。腓特烈即位后,继续执行其父腓特烈一世的扩张政策。1740年12月16日,腓特烈借口奥地利的王位继承问题,发兵侵入西里西亚,造成既定事实,逼得奥地利改变了过去与英国、荷兰结盟反对法国的传统态度,转而求助于法、俄两国。腓特烈则利用英国想夺取法国殖民地的企图,同英国结盟,对抗法、俄、奥、瑞(典)和萨(克森)五国同盟。

  1756年,腓特烈获悉俄国鼓动奥地利对普鲁士开战。他认为,若待奥地利准备好了再战,必将于己不利,于是决定先发兵攻击。8月27日,他亲率7万大军,突然不宣而战侵入萨克森,9月10日占领了该地首府德累斯顿。欧洲各国闻讯大为震怒,决定出动50万大军从各方面围剿腓特烈。至1757年10月间,俄军已侵入东普鲁士,法军占领了汉诺福,奥军进入了西里西亚,而法奥联军也由西向柏林逼近。面对危局,腓特烈派李华尔德元帅率2.5万人迎击8万俄军;派贝芬公爵率4.1万人对抗10万奥军;他自己在11月4日,率3.2万人到达罗斯巴赫,以来迎击法奥联军。

image.png

  科林战役后普鲁士战略形势极为严峻。整个欧洲都在向普鲁士进逼。普鲁士本土正南的萨克森、西里西亚有奥地利主力,与腓特烈的普军主力对峙,正东有8万俄军进攻东普鲁士,由普鲁士列瓦尔德元帅挡住,但是普军却于9月大耶格尔斯多夫战役惨败于阿普拉什金元帅的俄军。所幸阿普拉什金也吃惊不小,再加上补给困难,战后反而向后撤,他本人因此被女沙皇解除了指挥职务。

  黎塞留公爵元帅的法军在8月迫使英国王子威廉·奥古斯都 (坎伯兰)(Cumberland)公爵指挥的英国汉诺威联军投降,柏林以西汉堡——不莱梅——汉诺威方向门户洞开。所幸法军作战并不积极,黎塞留本人是个花花公子,浪费了乘胜前进的机会。腓特烈向西方向派去布伦斯威克的费迪南亲王,从此以后,费迪南德一直独当一面,仅凭着一支小小的各国联合部队,化解西方方向法军的所有进攻,西方向在1757年以后,再也没有成为腓特烈的麻烦。不能不说,布伦斯威克亲王费迪南德元帅是腓特烈手下真正的帅才。

  另外在西南方向,黎塞留的副司令,法国将军夏尔·德·罗昂 (苏毕兹亲王)(Soubise)会合了德意志诸侯联军(他们是集合在奥地利皇室神圣罗马帝国旗下的),总兵力6万以上,穿过萨克森前来夹击腓特烈。腓特烈现在是四面楚歌,只是他占有内线作战优势,希望可以利用各路联军配合上的失误,集中兵力快速各个击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罗斯巴赫会战是七年战争中普鲁士与法国、神圣罗马帝国联军在1757年11月5日的战役,以普军大胜作结,伤亡情况为普军169死379伤;法奥联军5000死伤,5000被俘;此战被誉为是腓特烈大帝最辉煌的战绩,18世纪欧洲经典战役之一。

  面对四方大军云集,腓特烈留下贝费恩公爵的41,000人,命令他在西里西亚境内进行防御,牵制住奥地利道恩元帅的10万大军。自己带少量普军,以塞德利茨为骑兵总指挥,星夜赶去迎击西南方向的苏贝斯。同时,腓特烈给西方的法军黎塞留元帅送去一笔贿赂,买得他按兵不动,将费迪南德亲王的部队也抽调回来集中。正当苏贝斯和腓特烈之间的大战将要开始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消息:道恩元帅分出哈迪克(Haddik)中将的一支3,400人的小部队,偷袭柏林得手,腓特烈连忙去救,所幸哈迪克只占领柏林一天就撤退了,腓特烈反正赶不上救援,又回到罗昂亲王指挥的联军正面。联军41,000人对21,000普军,几乎占有2比1的优势,苏贝斯决定发动进攻,以求一战定乾坤。11月5日,罗斯巴赫会战开始。

  法奥联军由法国的索拜斯元帅和奥地利的希尔德堡豪森亲王率领,共6.3万人(其中法军3万人,奥军3.3万人),对普军几乎占有二比一的优势,所以他们是趾高气扬。索拜斯和希尔德堡豪森决定第二天上午进攻,计划绕过菲德烈的左翼,切断他的退却线,并准备在一击之下即结束这个战役。

image.png 

  11月5日上11时,索拜斯命令部队拆营,成3个纵队前进。前卫为法国和奥地利的骑兵,中央为法国和奥地利的步兵,后卫为法国的骑兵。联军旌旗招展,军乐悠扬,好像胜利游行一样地向普军左翼旋转。

  罗斯巴赫村落位于一个低缓的小丘上,从那里可以清楚的看见联军的营地。菲德烈派高德上尉在一高屋顶上监视敌营。下午2时,国王正在用膳,高德上尉冲进了房间,向国王报告说敌人正向普军的左翼旋转。菲德烈亲自爬上了屋顶,看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敌人的意图,是想从侧面和后方来攻击他,并驱逐他离开他的交通线。于是,他当即决定将主力调往侧面和后方,易守为攻。下午2时30分,他下令部队移动。半小时后,各部队即进入了新的阵地。普军移营之快,使目击者叹为观止。一名法国军官说:“好像是在歌剧中变换布景一样。”

  对于普军的移动,索拜斯却认为菲德烈正在全面撤退,于是充匆忙下达攻击令,以致使自己前进纵队的头部已暴露给普军。下午3点30分,普鲁士的席德里兹将军抓住战机,率4000骑兵从正面和侧翼迅猛攻击联军。普军骑兵向一把风快的钢刀一样,在庞大的尚未展开的联军之中,横冲直撞,反复冲杀了四次之多,驱逐着敌人向后溃退。同时,普军炮兵的18门重炮也向溃逃中的联军步兵开火,在这个火力的掩护下,普鲁士的亨利亲王率领7个步兵营,用快步前进,攻击领先的敌军,以来支援骑兵。由于普军的炮火使联军步兵整行的被撕开了,普鲁士的火枪兵就变成了可怕的刽子手。联军步兵被逐回后,前后挤成一团,于是席德里兹又抓住这个机会,再度打击在他们背上,使他们落荒而逃。

image.png

  罗斯巴赫是为数极少的腓特烈取守势的战役之一。战场在萨尔河(Saar)北面,普军防线成南北走向,面向西方。联军在上午11点走出营帐,列3路纵队向东行进,意图是插入普军阵地和萨尔河之间。因为普军人数占绝对劣势,联军统帅部判断腓特烈有可能后撤避免会战,下午腓特烈判明法军进攻方向之后,才命令军队收拾营帐准备迎战,而法军正好以为普军开始撤退,加紧以纵队前进接敌。实际上,腓特烈计划以阵线右翼(北端)前面的一列小山丘为掩蔽,悄悄集中兵力于右翼,把左翼回缩,将法军引诱到普鲁士阵地南端和萨尔河之间的陷阱,加以歼灭。法军还蒙在鼓里,三路行军纵队还没有等到展开,就遭到普鲁士前锋塞德利茨4,000骑兵的迎头痛击,先锋被击溃。但是塞德利茨初战告捷并不穷追,收拢部队,因为法军毕竟势大,一旦把敌人挤压得太紧,反而容易形成僵持。真正的打击来自普鲁士步兵主力,他们已经完成了旋转运动,把向西的正面改为向南,在高地上18门重炮扫射的掩护下,腓特烈的弟弟,普鲁士亨利亲王率领7个步兵营杀进乱成一团的法军,而经过休整的塞德利茨骑兵同时迂回到法军背后,把战斗变成一场屠杀。激战中,德国北方骑兵用方言喊出的呼号“Gah To”,竟然被法军错听成法语“蛋糕”的谐音,官兵更加摸不着头脑。罗斯巴赫战役下午3点半才开火,到下午4点30分的时候,会战的胜负已经完全决定了。普军在炮火掩护下,全面向崩溃中的联军攻击。联军的退却变成了溃散,在周围40里以内的地区中,到处都是败兵。由于纪律的废驰,这些败军变成了乌合之众和惊弓之鸟。菲德烈却未展开追击,其原因是黑夜已经快到了,而菲德烈又急于赶回情况危急的西里西亚。但是一个半小时之内,法军已经溃不成军,死伤3,000人,被俘5,000人。其中包括8名将官和300名军官。另有火炮67门,7对国旗,15面军旗和许多行李。而普军却只损失了541人(死165人,伤376)。但是塞德利茨中将也在受伤之列,回国修养,没有能参加下一场洛伊滕会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罗斯巴赫战役是一场一边倒的胜利,经此一战,路易十四朝和路易十五朝早期法军勇敢善战的形像被毁坏殆尽,路易十五竟然还在战后授予罗昂亲王法国元帅军衔,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当年杜伦尼和孔代屡次入侵德意志,予取予求的时代,给德意志诸邦留下痛苦的记忆,而这次胜利大大振奋了德国人的民族精神。而且罗斯巴赫战役是腓特烈斜线式战术完美的表演之一,今天被美国西点军校选作那个时代的经典战役,以大模型重现在它的军事博物馆陈列中。 后世拿破仑评价腓特烈大帝的时候说:“越是在最危急的时候,就越显得他的伟大,这是我们对于他能说的最高的赞誉之词。”

image.png

  此战,联军未能得到圣日尔曼部队的支援而失败,战役中损失近7000人(主要被俘),火炮67门,军旗22面和全部辎重,仓皇退向爱尔福特和爱森纳赫。普军损失500余人,罗斯巴赫战役为腓特烈二世夺取西里西亚打开了道路。普军以少胜多,还因为联军不重视侦察和警戒。普军骑兵实施突袭和充分利用枪炮齐射起了重要作用。

image.png

  罗斯巴赫会战是斜行的攻击序列,但一个是最坏的,而一个是最好的。在罗斯巴赫会战中,那是毫无将道之可言,法奥联军的指挥官根本没有计划,他们对于这种运动完全是外行,好像是对于一个并不了解的体系,照样硬抄一样,他们在普军完全可以看见的情况下前进,越过普军的侧翼。而联军步骑炮三个兵种之间,根本无合作可言。在鲁腾会战中,腓特烈是运动、集中、奇袭,然后再打击。三个兵种的部署和合作都可以说是尽善尽美。此外,他的部下对于他的将才具有深刻的信心,这也是腓特烈获胜的原因之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罗斯巴赫会战发生在七年战争时期,是普鲁士皇帝腓特烈二世对法国和奥地利联军的决定性一战。1740年5月,24岁的腓特烈二世继承王位,他有着过人的胆识和才智,他深知普鲁土的国情,作为一个内陆国家,四周强国林立,虎视眈眈的外敌没有一刻不准备吞噬普鲁士这块肥肉,他不能坐坐以待,只有主动出击才能成为真正的赢家。为此,这位年轻的皇帝在即位不久,就开始了大规模的扩张。

  1740年12月人侵西里西亚的战争是腓特烈二世扩张的操练场。这场战争产生的后果是奥地利开始僧恨普鲁士,法国也开始畏惧腓特烈二世。带着共同的目标,法国和奥地利捐弃前嫌,开始走到一起,俄国、瑞典和萨克森也湊到了他们一边。腓特烈二世在权衡利弊之后,决定采取各个击破的战术。为此,他在1756年9月出兵占领了萨克森。这在欧洲引起了公愤,欧洲五国同盟出动了50万大军进攻普鲁士,普鲁士一时陷入了四面受敌之中。

image.png

  来势汹汹的法奥联军正在向柏林挺进,腓特烈二世快刀斩乱麻,在命令李华尔德和贝芬公爵分别迎击俄国和奥地利军队之后,他自己于1757年11月4日率领着32万军队来到了罗斯巴赫,准备在这里迎击逼近柏林的法奥联军。罗斯巴赫村处在一个宽广开阔的平原上,四周几乎没有什么树木遮挡,一条小溪从这里蜿蜒流过,南面有两个叫雅努斯和包岑的小山头,在这里布兵是腓特烈二世的一个明智之举。

  普鲁士军队到达这里之后,设立了周密的防御线。腓特烈二世严密注视着联军的一举一动,很快,前方就传来了联军逼近的消息。统率法奧联军的是法国的苏贝斯和奥地利的希尔德堡豪森亲王,他们一共出动了6.3万人马,已经在离罗斯巴赫以西3英里的平原扎营了。11月5日下午,双方正式展开了交战。

image.png

  苏贝斯命令联军成三个纵队直通普军的左翼而来,腓特烈二世立即命令军队后退,苏贝斯以为普军被吓怕了,于是命令先头部队发动进攻。这样一来,联军的前后就脱节了,腓特烈二世立即命令席德里兹率军向法奥联军的正面和侧翼反扑。联军还没有缓过神来,普鲁士军队已经杀了过来,同时18门大炮一齐发射,联军乱作了一团,2个小时的激烈战斗以后,联军已经溃不成军了。

  腓特烈二世在大敌当前的情况下,赢得了罗斯巴赫会战的胜利。法奥联军损失了7000多人的兵力,一向勇猛无比的法国军队在腓特烈二世的面前失去了威风。全普鲁士军民都在为腓特烈二世的伟大胜利欢呼。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此战,联军未能得到圣日尔曼部队的支援而失败,战役中损失近7000人(主要被俘),火炮67门,军旗22面和全部辎重,仓皇退向爱尔福特和爱森纳赫。普军损失500余人,罗斯巴赫战役为腓特烈二世夺取西里西亚打开了道路。普军以少胜多,还因为联军不重视侦察和警戒。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