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萨尔浒之战

  1618年(万历四十六年,后金天命三年)正月,后金努尔哈赤趁明朝内争激烈、防务松弛的时机,决意对明用兵。农历二月,努尔哈赤召集诸臣讨论用兵方略,决定先打辽东明军,后并叶赫部,最后夺取辽东。农历三月间,后金加紧秣马厉兵,扩充军队,修治装具,派遣间谍,收买明将,刺探明军虚实。在经过认真准备和精心筹划之后,努尔哈赤在农历四月十三日以“七大恨”誓师反明,历数明朝对后金国(建州女真)的七大罪状,率步骑2万向明朝发起进攻。1619年(明万历四十七年,后金天命四年)二月,明抵达辽东的援军8万余人,加上叶赫兵一部、朝鲜军队1万多人,共约10万,号称20万(一说47万)。明神宗一再催促杨镐发起进攻。于是杨镐坐镇沈阳,命兵分四路围剿后金。

  萨尔浒之战简介:明万历四十七年(后金天命四年,1619年)二三月间,在明与后金的战争中,努尔哈赤在萨尔浒(今辽宁抚顺东)及附近地区大败明军4路进攻的重要反击战,是明与后金辽东战争中的战略决战。

  万历四十六年,抚顺、清河城、东州、马根丹等城堡相继失守,朝野震动。明廷遂调集兵将向后金发动大规模军事进攻。四十七年二月,各路兵马先后抵达辽东,计有8.8万余人,加上叶赫军一部与陈兵鸭绿江的朝鲜军队1.3万余人,共约11万人,号称47万。明经略杨镐、蓟辽总督汪可受、巡抚周永春、巡按陈王庭等,共同商定方略:以后金都城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西)为目标,分进合击,4路会攻,企图一举歼敌。

  具体部署为:总兵马林率所部及叶赫兵共约1.5万人,出开原(今属辽宁)经三岔儿堡(今辽宁抚顺市北),入浑河上游地区,从北面进攻,称北路军;总兵杜松率兵约3万人担任主攻,由沈阳(今属辽宁)出抚顺关(今辽宁抚顺东)入苏子河谷,由西面进攻,称西路军;总兵李如柏率兵约2.5万人,经清河堡(今辽宁本溪县北清河城)、鸦鹘关(今辽宁新宾西南三道关),由西南面进攻,称南路军;总兵刘綖率兵1万余,会合朝鲜军队共约2万余人,经宽甸(今属辽宁)沿董家江(今吉林浑江)北上,由东南面进攻,称东路军。

  另有机动部队保障后方交通。杨镐坐镇沈阳指挥。原拟二十一日出兵,十六日天降大雪,复改为二十五日。同时,限令明军4路兵马于三月初二日会攻赫图阿拉。杨镐自以为大军会攻,胜利在握,在出师前的二十四日,竟愚蠢至极,派人向后金下战书。无异于将进军日期通知敌方。努尔哈赤多次攻明得手,判定明军必有大举,早已加紧攻防准备。努尔哈赤得到明军分路来攻的消息之后,准确判断杜松等为主力,遂采取“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集中兵力、逐路击破的作战方针。据此,他将10万兵力集结于赫图阿拉附近,准备迎战。这次战役大致经过3个阶段:

...查看更多

  萨尔浒之战的背景:萨尔浒之战,是明与后金争夺辽东的关键性一战。在这次战役中,后金军在作战指挥上运用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方针,5天之内连破三路明军,歼灭明军约5万人,缴获大量军用物资,成为战争史上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一个出色战役。

  后金是居住在我国长白山一带女真族建州部在明时建立的政权。北宋末期,女真完颜等部建立金朝,从东北进入黄河流域,另一些部落仍留居东北。明朝初年,这些留居东北的部落分为海西、建州、东海三大部。明神宗万历十一至十六年(1583—1588年),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姓爱新觉罗)统一建州各部,又合并了海西与东海诸部,控制了东临大海(今日本海)、西界明朝辽东都司辖区、南到鸭绿江、北至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等广大地区,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各部过程中,确立了兼有军事、行政、生产三方面职能的八旗军制。

  八旗士兵出则为兵,入则为民。开始时只分黄、白、红、蓝四色旗帜。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又增编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旗,共为八旗。女真人分编在八旗中,每旗可出兵7500人,共有兵力6万余人,主要是骑兵。此外,还修筑了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等城堡,补充马匹和战具,屯田积粮,积极备战。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年号天命,称金国汗,以赫图阿拉为都城。明朝统一全国后,在东北设官置治,建卫设防。洪武四年(1371年)在辽阳设立定辽都卫,后改为辽东都指挥使司;永乐元年(1403年)置建州卫,永乐七年在黑龙江口附近的特林设置奴儿干都指挥使司。后又在这些地区陆续增设卫所。

  万历时从鸭绿江至嘉峪关设置“九边”即9个重镇,其中辽东辖今辽宁大部地区。明朝对女真各部的统治,一面以羁糜政策笼络其首领,封官晋爵赏赐财物;一面分化女真各部,使其互相对立,以便分而治之。后来由于对女真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不断加剧,引起了女真人民的强烈不满和反抗。努尔哈赤建立后金政权后,便利用这种不满情绪,积极向明辽东都司进行袭扰。在明与后金对抗中,居于开原附近的女真族叶赫部,为避免被努尔哈赤吞并,依附明朝,反对后金。鸭绿江以东的朝鲜李氏王朝,也倾向于明。蒙古察哈尔部,住在归化城(今内蒙古呼和浩特)与承德之间,与金对立,但同明的关系也好坏无常。住在大兴安岭南部的蒙古科尔沁部与住在大凌河以北的蒙古喀尔喀部,倾向并依附后金,常与后金配合,袭扰辽东。在这种形势下,明虽可以利用叶赫部屏蔽辽东,利用朝鲜李氏王朝牵制后金,但叶赫部人少力弱,朝鲜李氏王朝也因遭到日本的侵略和后金的袭扰无力助明。

  因此,明与后金在争夺辽东的斗争中,一开始就处于不利境地。

  明朝晚期,因忙于镇压关内人民起义,无力顾及辽东防务,驻守辽东的明军,训练荒废,装备陈旧,缺粮缺饷,虚额10余万,实有兵不过数万。加上长期处于和平环境,守备又极分散,军队战斗力差。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正月,努尔哈赤趁明朝内争激烈、防务松弛的时机,决意对明用兵。二月,召集诸臣讨论用兵方略,决定先打辽东明军,后并叶赫部,最后夺取辽东。三月间,加紧秣马厉兵,扩充军队,修治装具,派遣间谍,收买明将,刺探明军虚实。在经过认真准备和精心筹划之后,努尔哈赤在四月十三日誓师反明,率步骑2万发起进攻。次日,兵分两路,左四旗兵取东州堡,(今辽宁抚顺县东大东州)、马根单堡;自率右四旗兵及八旗精锐内兵(护军)向抚顺所(今辽宁抚顺城)进发。

  十五日清晨进围抚顺城,明军守将李永芳不战而降。明军在抚顺周围的堡寨均被后金军占领。四月二十一日从广宁(今辽宁北镇)出发的明总兵张承荫部1万援军赶至,双方展开激战,张承荫战死,明军死伤甚众。四月二十六日后金军撤回都城。五月,后金军再次越过边墙,攻克明大小堡寨11个。七月,后金军进围清河堡(今辽宁本溪市东北),经力战后攻陷清河堡。至此,抚顺城以东诸堡,大都为后金军所攻占。后金军袭占抚顺、清河后,曾打算进攻沈阳、辽阳,但因力量不足,翼侧受到叶赫部的威胁,同时探知明王朝已决定增援辽东,便于九月主动撤退。经过一段休整,努尔哈赤又于次年正月亲率大军进攻叶赫部,给予其重大打击和破坏,基本稳定了翼侧,然后倾其全力对付明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萨尔浒之战交战双方:明朝经过十个月的准备,于万历四十七年即天命四年(1619年)三月初一日,发动萨尔浒大战。明军以杨镐为辽东经略,兵分四路,分进合击,进攻后金都城赫图阿拉。

  经略杨镐为诸路军总指挥,坐镇沈阳。杜松、马林、刘綎、李如柏四位总兵分别率领四路大军共12万人,号称47万,定于二月二十一日分道出师。后因天降大雪,行军困难,将出发时间改为二十五日。杜松说现在大雪迷路,请后延发兵日期。刘綎也说对地形还不熟悉,还是缓一缓再发兵为好。杨镐勃然大怒道:“国家养士,正为今日,若复临机推阻,有军法从事耳!”把皇上钦赐的尚方剑挂于军门,以警告还想劝阻延期出兵者。

  出兵前,经略杨镐等在辽阳演武场会师,为严肃军纪,取尚方剑,将抚顺临阵逃将白云龙当场枭首示众。但在祃(mà)祭时,大将屠牛刀不锋利,“三割而始断”,三次才把牛杀死;刘招孙在教场上驰马试槊,木柄蠹朽,槊头堕地。足见明军器械之粗窳(yǔ)、营伍之狼狈。而且,杨镐遣后金逃卒赍书给努尔哈赤,号称大兵47万,并以发兵日期相告。明军尚未出动,其部署和师期,就已被后金掌握。

  努尔哈赤八旗兵力约6万人,加上筑城夫役总数近8万人。面对强敌,有四种作战方针选择:第一,坚壁清野,隐藏主力;第二,负隅顽抗,死拼死守;第三,分路抵御,各自为战;第四,集中兵力,各个击破。努尔哈赤选择了第四种作战方针(一说采纳李永芳的建议),命令:“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集中优势兵力,逐路击破明军。

  杨镐制定了作战方案,即兵分四路,分进合击,直捣后金政治中心赫图阿拉。具体部署是:西路以山海关总兵杜松为主将,率兵二万余人,由沈阳出抚顺关,从西南进攻;北路以总兵马林为主将,率军二万余人,合叶赫兵二千余人,出靖安堡趋开原、铁岭,攻其北;南路以总兵李如柏为主将,率兵二万余人,经清河堡、鸦鹘关,从南面进攻;东路以总兵刘为主将,率官军一万五千余人,会合朝鲜兵一万五千余人,出宽甸攻其东。杨镐坐镇沈阳,居中指挥,限令四路明军于三月初二会攻赫图阿拉。杨镐要求,“兵马虽分四路,出边之时,须合探合哨,声息相闻,脉络相通”《明神宗实录》卷579,万历四十七年二月乙亥。,彼此照应。

  但是,明军出动之前,“师期已泄”,使努尔哈赤得以从容作出决策。当时,后金的八旗兵力共六万余人,与明军相比,处于劣势。努尔哈赤正确分析判断敌情,认为明军东、南、北三路道路险远,不能马上到来,遂决定“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明)夏允彝:《幸存录》卷上《东夷大略》。,采取集中兵力、逐个击破的作战方针。他把六万八旗兵集结于赫图阿拉附近,准备首先给予孤立冒进的明西路杜松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打击。

  萨尔浒之战是明朝与后金争夺辽东的关键性战役。后金军以劣势兵力,在五天之内,连破三路明军,歼灭明军四万五千余人、文武官将三百余员,缴获大量驼马、甲杖等军用物资,取得决定性胜利。努尔哈赤此战的胜利,不但使后金政权更趋稳固,而且从此夺取了辽东战场主动权,为日后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而明军自遭此惨败,在战场上完全陷入被动,被迫采取守势,辽东局势日趋危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萨尔浒之战明军为何失败?明朝衰亡,后金兴起,皆源于此战。萨尔浒之战,是明朝与后金政权争夺辽东的关键性一战。在这次战役中,后金军在作战指挥上运用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方针,五天之内连破三路明军,歼灭明军约6万人,缴获大量军用物资,成为战争史上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一个出色战例。

  后金是在明时由居住在我国长白山一带女真族建州部建立的政权。北宋末期女真完颜等部建立金朝后,由东北进入黄河流域,但女真族的另一些部落仍留在东北。明朝初年,这些居住在东北的部落逐渐形成了海西、建州、东海三大部。明神宗万历十一至十六年(公元1583-1588年),建州女真的首领努尔哈赤统一建州各部,后又合并了海西与东海诸部。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各部过程中,逐步确立起了八旗军制。这些八旗士兵在平时是平民百姓,但在战时便是冲锋陷阵的士兵。

  开始时只分黄、白、红、蓝四色旗帜,后增编了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旗,始为八旗。女真人分编于八旗,每旗可出兵7500人,共有兵力6万余人,主要是骑兵。此外,还修筑了赫图阿拉等城堡,补充马匹和战具,屯田积粮,积极备战。万历四十四年(公元1616年),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年号天命,自称大金国汗,以赫图阿拉为都城(故址位于今辽宁新宾西)。

  后金政权初具规模后,努尔哈赤便在万历四十六年二月召集贝勒诸臣讨论方略,具体制定了攻打明军、兼并女真叶赫部、最后夺取辽东的战略方针。经过精心的准备和计划,努尔哈赤发动了对明廷的作战行动。他以“七大恨”誓师,历数明廷对女真的七大罪状,来激发女真人的愤慨之情。战争开始后,后金部队长驱直入,直至七月,明抚顺以东诸堡,大都为后金所占。

  明朝政府在战场上接连失败,使得最高统治者十分恼怒,决定发动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企图将后金一举消灭。为达此目的,明朝政府对这次战争进行了精心的部署:以总兵杜松为主力,出抚顺关,从西面进攻,称西路军;以总兵马林合叶赫兵,出靖安堡攻其北,称北路军;以总兵李如柏经清河堡、鸦鹊关,从南面进攻,称南路军;总兵刘廷会合朝鲜兵,出宽甸攻其东,称东路军;另有机动部队保障后方交通,而辽东原巡抚杨镐为兵部左侍郎兼右佥都御史,坐镇沈阳指挥。四路明军分头并进,最后于三月初二会师赫图阿拉。

...查看更多

  努尔哈赤与萨尔浒之战明朝末年,祖居辽东的女真部族在其杰出领袖努尔哈赤的领导下逐步走向统一,实力逐渐强大,然而,明朝政府欺凌女真,反对女真各部的统一,要维持女真“各自雄长,不相归一”的分裂局面。后金天命三年(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四月十三日,努尔哈赤以“七大恨”誓天,发军征明。攻下明抚顺、东州、马根单等地,明朝损兵折将,丧师失地。

  东北前线战败,北京朝野震惊。明廷决定调兵四方,大举征剿。由辽东经略杨镐统领各路人马,议定兵分四路,于四月二十一日正式发动进攻(实为二十五日)。西路出抚顺,直扑赫图阿拉,是全军主力,以山海关总兵杜松为主将,保定总兵王宣、原总兵赵梦麟为副,官兵二万余名;南路出清河城,从鸦鹘关出击,担任助攻任务,辽东总兵李如柏为主将,兵二万余;北路出开原、铁岭,从北面进攻赫图阿拉,开原总兵马林为主将,官兵二万余,叶赫兵二千随征;东路出宽甸,从东面进攻,辽阳总兵刘綎为主将,兵一万余,朝鲜都元帅姜弘立领兵一万三千余从征。四路兵共十万余人。杨镐坐镇沈阳,居中调度,督促诸将进兵。明军此次征剿,既要将努尔哈赤家族斩尽杀绝,又要消灭整个建州(实即满族),这就是明延之用兵目的。

  双方总体力量对比,明军兵力上占优,明军十万,且枪炮众多,利于远攻。而八旗兵近六万,多使用弓矢刀剑,适合近战。但明军政事腐败,连带军政废弛,军队缺乏训练,八旗兵却是身经百战,军纪严明,熟悉辽东地形;在指挥上,明军的总统帅杨镐是文官,缺乏带兵经验,没有军事常识,虽然手下每一路的将领不乏经验丰富的军官,但是总体调度存在问题。而八旗统帅努尔哈赤身经百战,是历史上少有的天才军事家。面对敌情,后金将领认真分析形势,积极应对,精心部署,沉着应战。努尔哈赤果断决定:“凭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采取集中主力,各个击破的战略,首先主攻明军西路。

  明军西路主帅杜松,出身于将门之家,“勇健绝伦”,屡建军功,但秉性清高,性急“尚气”,刚愎自用,图功心切。三月初一,杜松率西路军突出冒进,黄昏进抵浑河,冒寒涉渡。半数部众渡河后,遭到后金军伏兵袭击,杜松匆忙分兵为二,留一部分火器辎重在萨尔浒山扎营,自率一部进攻后金新筑的界藩城(位今抚顺与新宾交界之铁背山)。此时,后金四大贝勒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率八旗军进至界藩城下,针对杜松部署,议定分兵两路,各为四旗入阵。努尔哈赤亲至,改变平分兵力的部署,命两旗兵援界藩城;自率六旗主力急趋萨尔浒山,猛攻杜松后方辎重,歼其大部;随即回师驰援界藩城,八旗兵分从山上和山下合击杜松,大破其众,又追击20余里至勺琴山,搜剿残余。杜松、王宣、赵梦麟等战死。至此,明军西路覆没。

  杜松战败之际,明军北路正行近于赫图阿拉。军情紧急,努尔哈赤立即率八旗兵北上迎敌。闻西路败讯,马林匆忙扎营于尚间崖(距萨尔浒山约三十里),并飞骑向沈阳报讯,请示进止。不料金兵突然杀到,女真铁骑如狂飙骤雨,势不可当,经过短兵相接的肉搏战,连破明军三座大营,马林急收残卒逃走。叶赫兵见势,不战自退。北路明军又全部潰散。

  击败西路、北路来敌之后,努尔哈赤返回赫图阿拉。当时东路的总兵刘綎(明朝骁将,曾打过缅甸、倭寇,更率兵援助朝鲜对抗日本入侵,大小数百战,威震海内)且不知萨尔浒之败,努尔哈赤使明朝降卒持杜松令箭,假报杜松已得胜深入,刘綎遂直进赫图阿拉,走到阿布达里岗,遭到后金兵夹击,刘綎战死于阵中,全军覆没。明军南路因奉经略杨镐回师之檄,仓皇撤退。

  明军四路出击,三路败北,四位总兵战死,兵丁死亡四万五千八百余名。闻名于世的萨尔浒之战,以明军惨败而结束。

  萨尔浒之战,是中国战争史上集兵破敌的著名战例,并成为明金关系发生根本变化的转折点,后金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此后不到两年就占领了辽阳和沈阳,吞并了辽河以东的广大地区,从而奠定了大清朝三百年的基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萨尔浒战役,后金军的胜利,不但使其政权更趋稳固,而且从此夺取了辽东战场的主动权。而明军自遭此惨败,完全陷入被动,辽东局势顿形危急。明朝方面自此由进攻转为防御,后金方面由防御转为进攻。明朝最后失去大部份辽东领土,山海关以外仅余少部份土地如锦州、宁远、杏山、塔山等地。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