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崤山之战

  崤山之战是春秋时期发生晋秦争霸战争中的一场决定性战役。周襄王二十五年,晋襄公率军在晋国崤山隘道全歼偷袭郑国的秦军的重要伏击歼灭战。秦是春秋时的西方大国,穆公在位时又以贤名著称。晋在文公时,同秦国保持了一段良好的关系。崤山之战的爆发不是偶然的,而是秦、晋两国根本战略利益矛盾冲突的结果。秦在肴之战中轻启兵端,孤军深入,千里远袭,遭到前所未有的失败。从此秦国东进中原之路被晋国扼制,穆公不得不向西用兵,"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 ,崤山之战标志晋、秦关系由友好转为世仇。此后秦采取联楚制晋之策,成为晋在西方的心腹大患。而晋国为保持霸主地位,也不得不在西、南二方对付秦、楚两大国的挑战。所以,楚虽未参加郩之战,但却是肴之战的最大受益者。

  秦国的军队灭了滑国,在公元前627年4月经过东崤山(今河南洛宁北)时,先头小部队遭遇晋军将军莱驹的阻击.莱驹假装败走,把孟明视率领的大军引入埋伏圈.

  孟明视领着部队过了东崤山,后边忽然传来擂鼓的声音.他们跑了一段山路,好像挤进一条死胡同,走不过去也退不回来,只见山道上横七竖八地堆着不少大木头,当中立着一面大旗,上头有个“晋”字.孟明视吩咐士兵们搬开木头,清出一条道来,放倒了那面大旗.

  哪知山沟子里的晋军伏兵见旗杆一倒,击鼓声简直要把山都震裂了,山岗上站着一队人马.晋国大将狐射姑喊道:“赶快投降,还有活命!”

  孟明视吩咐军队往后退,退了不到一里地,又见满山都是晋国的旗子,几千晋军从后边杀过来了.秦国的兵马,只好又退了回来.他们前前后后全被晋军堵住,只好向左右两边的山上爬.才爬十几步,又听见鼓声震天,一支晋国的军队在上头挡着.先轸的儿子、少年将军先且居大声叫着:“孟明视快快投降!”

  爬上左山坡的秦军,全都摔下来;爬上右坡的全都跳到山涧的水里头,等到他们磕磕碰碰地逃出了山涧再想往上爬时,山岗上晋国士兵的吼声,让秦人又滚回水里去了.秦国的军队被逼得又跑到乱堆着木头的那边去.谁想木头堆里搁着引火的东西,晋兵射出带火的箭,乱木头全烧起来了.秦国将士有的给烧死,有的给杀死,没死的乱成一团.

  孟明视对西乞术和白乙丙说:“我打算死在崤山了.你们赶快脱去盔(kuī)甲,逃回去请主公来报仇.”

  西乞术和白乙丙流着眼泪说:“咱们要死就一块儿死.”不久,这三个大将全给晋军逮住,被装上了囚车.

  原来晋文公死后,正要出殡,晋国大将先轸得到了秦国孟明视率领大军偷过崤山去攻打郑国的消息,便请晋襄公发兵埋伏在崤山,等候着秦国的军队.等晋军把抓到的秦国的大将和士兵送到晋襄公的大营里,晋襄公穿着孝服走出大营迎接,打算把孟明视这三个大将弄到太庙里去当做祭物.

  晋襄公的后母文嬴就是秦穆公的女儿怀嬴.她听到孟明视等给逮住了,就对晋襄公说:“秦国和晋国是亲戚.孟明视这几个人弄得两国伤了和气,我想秦伯一定也恨他们三人.不如把他们放了,让秦伯自己去处治他们.”

  晋襄公说:“逮住了的老虎怎么能再放回山里去呢?”

  文嬴怕两国冤仇加深,又说:“你父亲全靠秦国才做了国君.这份情义可不能忘了.”就这么着,晋襄公把秦国的三个败将放了.

  先轸听说国君把秦国的败将放了,赶快去见晋襄公,怒气冲冲地问:“秦国的败将在哪儿?”

  晋襄公结结巴巴地说:“母亲叫我把、把、把他们放了.”

  先轸一听,向晋襄公的脸上啐(cuì)了一口唾沫,说:“呸!将军们费了多少心计,士兵们流了多少血汗,才逮住了这三个敌人.你凭妇道人家一句话,就把他们放了.你不想想放虎回山的祸患!”

  晋襄公擦着脸上的唾沫,后悔不及.大将阳处父说:“我去追!”

  先轸对他说:“你要是追上他们,好言好语劝他们回来,就是一等大功!”阳处父飞也似的追上去了.

  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一直跑到黄河边,回头一瞧,有人追来.他们瞧见一只小船停在黄河边,赶快跳到船上.船舱里,出来一个打鱼的,不是别人,正是秦国的将军公孙枝.原来蹇叔送走了儿子他们以后,让百里奚私下里请公孙枝预备船只,在河东接应.这会儿公孙枝见三人上了船,立刻叫人开船.

  小船刚离开河边,阳处父就赶到了,大声嚷道:“将军慢点,我们主公忘了给你们预备车马,叫我追上来,送给将军几匹好马,请你们收下!”

  孟明视向阳处父行了礼说:“蒙晋侯不杀之恩,我们已经万分感激,哪儿还敢再受礼物?要是我们回国后还有活命的话,那么再过三年,我们理当到贵国来道谢.”阳处父眼巴巴瞧着那只小船漂漂摇摇地越去越远了.

  秦穆公听到三位将军空身跑回来,穿着孝衣亲自到城外去迎接.孟明视他们三人跪下请他治罪.秦穆公连忙把他们扶起来,反而流着眼泪向他们赔罪说:“当初没听蹇叔的劝谏,这全是我不好!”

  这以后,孟明视等三个大将两次请求秦穆公让他们领兵去报崤山之仇,但两次出兵都失败了.公元前624年,秦穆公率领孟明视等人,预备了五百辆兵车,拿出大量的财帛,把士兵的家属全都安顿好了,第三次去攻打晋国.大军出发那天,秦国都城里的男女老少全来送行.这次出兵,秦国打败了中原的霸主晋国.西边有二十多个小国和西戎部族也归附了秦国,秦国扩张了一千多里土地.周襄王打发大臣到秦国,赏给秦穆公十二只铜鼓,封他为西方的霸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春秋中期,秦在穆公即位后,国势日盛,已有图霸中原之意。但东出道路被晋所阻。周襄王二十四年(公元前628年)秦穆公得知郑、晋两国国君新丧,不听大臣蹇叔等劝阻,执意要越过晋境偷袭郑国。晋襄公为维护霸业,决心打击秦国。为不惊动秦军,准备待其回师时,设伏于崤山(xiao二声”)(今河南省洛宁县东宋乡王岭村交战沟)险地而围歼之。十二月,秦派孟明视等率军出袭郑国,次年春顺利通过崤山隘道,越过晋军南境,抵达滑(今河南偃师东南),恰与赴周贩牛的郑国商人弦高相遇。机警的弦高断定秦军必是袭郑,即一面冒充郑国使者犒劳秦军,一面派人回国报警。孟明视以为郑国有备,不敢再进,遂还师。

  晋国侦知,命先轸率军秘密赶至崤山,并联络当地姜戎埋伏于隘道两侧。秦军重返崤山,因去时未通敌情,疏于戒备。晋军见秦军已全部进入伏击地域,立即封锁峡谷两头,突然发起猛攻。晋襄公身著丧服督战,将士个个奋勇杀敌。秦军身陷隘道,进退不能,惊恐大乱,全部被歼。

  秦国的大军想偷袭郑国,晋国那边早就得到情报。晋国的大将先轸认为这是打击秦国的好机会,劝说新即位的晋襄公在崤山(今河南洛宁县北,崤音yáo)地方拦击。 晋襄公亲自率领大军开到崤山。崤山本是形势十分险要的地方,晋军在那里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秦军到来。孟明视他们一进崤山,就中了埋伏,被晋军团团围住,进退两难。秦国的士卒死的死,降的降。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三员大将全都被活捉了。 晋襄公得胜回朝。他的母亲文嬴(音yíng)原是秦国人,不愿同秦国结仇,对襄公说:“秦国和晋国原是亲戚,一向彼此帮助。孟明视这帮武人为了自己要争功,闹得两国伤了和气。要是把这三个人杀了,恐怕两国的冤仇越结越深,不如把他们放了,让秦君自己去惩办他们。” 晋襄公听母亲说得有道理,就把孟明视等三个俘虏释放了。

  大将先轸一听让孟明视跑了,立刻去见晋襄公,说:“将士们拼死拼活,好容易把他们捉住,怎么轻易把他们放走呢?” 一面说,一面气得向地上吐唾沫。 晋襄公听了,也感到后悔,立刻派将军阳处父带领一队人马飞快地追上去。 孟明视三人被释放之后,使劲地逃跑。到了黄河边,发现后面已经有晋兵追上来。在这紧急的关头,幸好有一只小船停在河边,他们就跳了下去。 等阳处父赶到,船已经离了岸。阳处父在岸边大声喊叫:“请你们回来!我们主公忘了给你们准备车马,特地叫我赶来送几匹好马,请你们收下!” 孟明视哪里肯上这个当。他站在船头上行了礼,说:“承蒙晋君宽恕了我们,已经万分感激,哪里还敢再收受礼物。要是我们回去还能保全性命,那末,过了三年,再来报答贵国吧。” 阳处父还想说什么,那只小船哗啦哗啦地,已经越划越远了。

  阳处父回去向晋襄公回报了孟明视的话,晋襄公懊悔不及,但也无可奈何了。 孟明视等三个人回到秦国。秦穆公听到全军覆没,穿了素服,亲自到城外去迎接他们。 孟明视三个人跪在地上请罪。秦穆公说:“这是我的不是,没有听你们父亲的劝告,害得你们打了败仗,哪儿能怪你们呢?再说,我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犯了一点小过失,就抹杀他的大功啊。” 三个人感激得直淌眼泪,打这以后,他们认真操练兵马,一心一意要为秦国报仇。 公元前625年,孟明视要求秦穆公发兵去报崤山的仇,秦穆公答应了。孟明视等三员大将率领四百辆兵车打到晋国。没想到晋襄公早有防备,孟明视又打了败仗。 秦穆公仍旧没有办他的罪,但孟明视实在过意不去,好像对国家欠下一笔债。他把自己的财产和俸禄全拿出来,送给在战争中死亡将士的家属。他跟兵士一块儿过苦日子。兵士吃粗粮,他也吃粗粮:兵士啃菜根,他也啃菜根,天天苦练兵马,一心要报仇雪耻。 这年冬天,晋国联合了宋、陈、郑三国打到秦国的边界上来了。

  孟明视嘱咐将士守住城,不准随便跟晋国人交战,结果又让晋国夺去了两座城。 这一来,秦国就有人说孟明视的坏话,说他不该这么胆小。附近的小国和西戎瞧着秦国一连打了三个败仗,纷纷脱离秦国,不受管了。 公元前624年,也就是崤山交战以后第三年的夏天。孟明视作好一切准备,挑选了国内精兵,出发了五百辆兵车。秦穆公拿出大量的粮食和财帛,把将士的家属安顿好。将士的斗志旺盛,整装出发。 大军渡黄河的时候,孟明视对将士说:“咱们这回出来,可是有进没退,我想把船烧了,大家看怎么样?”大伙说:“烧吧!打胜了还怕没有船吗?打败了,也别回来了。”孟明视的兵士们憋了几年的气闷和仇恨,全在这时候迸发出来。没有几天工夫,就一举夺回了上次丢了的两个城,接着又攻下晋国的几座大城。

  晋国这才感到秦国攻势的厉害,上上下下都着了慌。晋襄公跟大臣商量以后,下了命令:只许守城,不许跟秦国人开战。秦国的大军在晋国的地面上来回挑战,没有一个晋国人敢出来。 有人对秦穆公说:“晋国已经认输了。他们不敢出来交战。主公不如埋了崤山的尸骨回去,也可以洗刷以前的耻辱了。” 秦穆公就率领大军到崤山,把三年前作战死亡将士留下的尸骨收拾起来,埋在山坡里。秦穆公带领孟明视等将士,祭奠了一番,才班师回国。 西部小国和西戎部落,一听到秦国打败了中原的霸主晋国,争先恐后地向秦国进贡。秦国从此就做了西戎的霸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公元前629年,晋国、秦国联军兵围郑国,郑国有亡国之患。郑大臣烛之武出城面见秦穆公,告诉他,秦国离郑国远,而晋国离郑国近,若郑国灭亡,有利于晋,于秦国无益处。秦穆公认为烛之武言之有理,于是与郑国结盟,命秦国大将杞子、逢孙、杨孙等戍守郑国。秦军退去,晋军也无奈而退去。

  公元前627年,晋文公去世,晋襄公即位。郑国使杞子守北门,杞子使人密报秦穆公说:“若派军前来偷袭郑国,必取之。”秦穆公就此事征求大臣蹇叔的意见,蹇叔说:“千里行军,其谁不知?劳师以袭远,此事闻所未闻。师劳力竭,郑国必有所备,此事断然不可。”秦穆公不听,命百里奚之子孟明视、蹇叔之子西乞术、白乙丙带军远征。蹇叔哭而送之,告诉其两子:“晋军必设伏于崤山。崤山有二陵,其南岭,为夏王的陵墓所在;北岭,周文公在此避过风雨,秦军必葬身于此处。”秦师大举东进,次年春,秦师过周都王城的北门,兵车卫都脱去头盔,下车步行,但立即又上车,战车有三百乘。周朝贵族王孙满当时还是个幼童,与周王一起在北门观看,王孙满告诉周王:“秦师轻慢无礼,必将失败。”

  郑国大商人弦高要到洛邑从事商务活动,在滑国遇见秦师。弦高大惊,派人火速奔告郑国,自己诈称郑国使臣,献四张熟牛皮和十二头牛犒劳秦师。弦高诈传郑君之命,告诉三位秦帅:“我们的国君听说三位将军率军而来,特使下臣前来犒劳。”三帅误以为郑国已有防备,不敢东进,于是灭掉滑国,率军西归。在郑国的杞子等秦人知道阴谋败露,又恐回秦国获罪,仓皇出逃到齐、宋两国。

  再说晋国正处于大丧之中,闻秦师千里袭郑,灭滑而还,君臣商议如何应对。晋大臣原轸主张讨伐秦师。大臣栾枝说:“秦国对晋文公有恩,未报其恩而伐其师,如何面对先君?”原轸说:“先君之丧,秦国不加哀悯,却灭我同姓甚为无礼。并且今日纵敌,必为数世之患。”晋襄公听从原轸的意见,发布诏令,讨伐秦师。同时,联合姜戎,欲共同破秦。

  晋襄公带兵亲征。当年四月,秦晋两军大战于崤山。秦军千里奔袭,无功而返,士气低落,人疲马乏。而晋军以逸待劳,士气旺盛。并且秦军不曾预料到晋军来袭,一旦遇敌,惊慌失措,晋军轻松获胜,孟明视等三帅被生擒,其余将卒,皆被斩杀。晋襄公嫡母为三帅请命,三帅归秦。崤之战后,秦晋又有彭衙之战,秦师战败。公元前623年,秦以孟明视为帅,大举攻晋,晋军坚守不出,秦师至崤山,埋葬崤之战秦军尸骨而还。崤之战遏制了秦东进的势头。秦穆公转而向西发展,讨伐西戎。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

  崤山之战是春秋史上的一次重要战役。它的爆发不是偶然的,而是秦、晋两国根本战略利益矛盾冲突的结果。秦在肴之战中轻兵端,孤军深入,千里远袭,遭到前所未有的失败。从此秦国东进中原之路被晋国扼制,穆公不得不向西用兵,"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 ,肴之战标志晋、秦关系由友好转为世仇。此后秦采取联楚制晋之策,成为晋在西方的心腹大患。而晋国为保持霸主地位,也不得不在西、南二方对付秦、楚两大国的挑战。所以,楚虽未参加郩之战,但却是肴之战的最大受益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秦穆公的刚愎自用、知过能改,蹇叔的老成持重、远见卓识,原轸的忠直多谋、勇武暴烈,弦高的忠心爱国,机警灵活、王孙满的观察敏锐、聪颖过人等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