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英法联军

  英法联军入侵我国始于1857年(咸丰七年)。当时帝国主义国家大不列颠与爱尔兰联合王国和法兰西第二帝国借口广东官吏到英国商船上捉拿罪犯和一个法国传教士在广西被杀的事,联合派兵侵犯广东。

      火劫:“第二次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如何火烧圆明园?

  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英、法组成联军发动侵华战争。咸丰十年(1860年)8月,英法联军攻入北京。10月6日,占领圆明园。从第二天开始,军官和士兵就疯狂地进行抢劫和破坏。为了迫使清政府尽快接受议和条件,英国公使额尔金、英军统帅格兰特以清政府曾将英法被俘人员囚禁在圆明园为借口,命令米尔中将于1860年10月18日率领侵略军三千五百余人直趋圆明园。

  “圆明园”,是由康熙皇帝命名的。坐落在北京西郊海淀区,与颐和园紧相毗邻。它始建于康熙46年(1709年),由圆明园、长春园、绮春园三园组成。清朝康熙帝把该园赐给四子胤禛(后来圆明园遗址的雍正帝),并赐名圆明园。经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五位皇帝150多年的经营,集中了大批物力,役使了无数能工巧匠,倾注了千百万劳动人民的血汗,把它精心营造成一座规模宏伟、景色秀丽的离宫。

  清朝皇帝每到盛夏就来到这里避暑、听政,处理军政事务,因此也称“夏宫”。

  火烧圆明园,这是人们说惯了的一个说法。其实,火烧圆明园的真正概念,不仅是火烧圆明园,而是火烧京西皇家三山五园。焚毁的范围远远比圆明园大得多。这三山五园是:万寿山、玉泉山、香山三山,清漪园、圆明园、畅春园、静明园、静宜园五园。

  10月17日,英国首席代表额尔金以清政府“不讲道义,不顾国际法”,将捕获的英法“侨民”十八人虐待致死为口实,照会清政府:“圆明园者,英法侨民所受痛心疾首惨刑而死之地也。(英国)誓必毁为平地”野蛮地命英军于10月18、19两日,将北京西北郊的五园(即圆明园、畅春园、清漪园、静明园、静宜园)三山(万寿山、玉泉山、香山)等皇家园林焚为灰烬。圆明园陷入一片火海的时候,额尔金得意妄行地宣称:“此举将使中国与欧洲惕然震惊,其效远非万里之外之人所能想象者”。

  10月18日至19日,是又一个应该用黑色石碑加以标记的日子。

  英军点燃圆明园

  英法侵略军到达圆明园后把圆明园抢劫一空。之后,为了销赃灭迹,掩盖罪行,英国全权大臣额尔金在英国首相帕麦斯顿的支持下,下令烧毁圆明园。大火连烧3天3夜,使这座世界名园化为一片废墟。

...查看更多

  导读:1860年10月,英法联军抢劫和焚烧了圆明园。150年来,国内史学界对此进行了多方面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然而对于英法联军焚毁圆明园的真实目的,长期以来存在争议。目前广为流传的观点主要有两种:一是掩盖罪行说。这种观点认为,1860年英法联军窜入北京西郊圆明园后,进行了大肆抢劫,之后为了掩盖罪行,放火焚烧了圆明园。二是报复说。这种观点认为,英法联合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遭到了我国爱国官兵及民众的英勇抵抗,不仅使其侵华目的难以顺利实现,而且还使得两国国内政府陷入危机之中。1860年9月17日,僧格林沁又在通州武力拘禁了英法谈判代表巴夏礼一行39人,更被英法联军认为是对他们的侮辱,于是两国政府蓄意采取报复性行动。1860年10月,英法联军兵临北京城下,他们认为巴夏礼等人仍被关押在圆明园,而且咸丰帝也仍住在那里,因此将其当作首先攻击的目标。

  如果从当时的历史情境出发,以上两种观点均不能令人服。从根本上来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其主要目的既不是为了掩盖抢劫罪行,也不主要是为了报复清政府,而是试图通过焚毁圆明园,彻底击垮清朝最高统治集团的抵抗意志,迫使清政府立即投降,从而尽快实现其侵华战争目的——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扩大在华利益。

  一

  英法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的目的,就是要进一步扩大在华权益,在所谓“修约”要求遭到清政府拒绝后,英法悍然发动战争。1858年5月,英法联军攻占天津大沽口,并扬言进攻北京。咸丰帝被迫议和,与侵略者签订了《天津条约》。但侵略者认为“条约中的商务条款不能令人满意”,决心借机重新挑起战争,攫取更多特权。1859年6月下旬,英法联军挑起大沽口之战,但遭受重创。 ...查看更多

  10月17日,英国首席代表额尔金以清政府“不讲道义,不顾国际法”,将捕获的英法“侨民”十八人虐待致死为口实,照会清政府:“圆明园者,英法侨民所受痛心疾首惨刑而死之地也。(英国)誓必毁为平地,”野蛮地命英军于10月18、19两日,将北京西北郊的五园(即圆明园、畅春园、清漪园、静明园、静宜园)三山(万寿山、玉泉山、香山)等皇家园林焚为灰烬。圆明园陷入一片火海的时候,额尔金得意妄行地宣称:“此举将使中国与欧洲惕然震惊,其效远非万里之外之人所能想象者”。10月18日至19日,是又一个应该用黑色石碑加以标记的日子。

  英军点燃圆明园

  火烧圆明园之前英军到处张贴布告,宣布捣毁圆明园的命令。

  10月18日这一天秋高气爽万里无云,约翰米尔将军率领英军第一师第60来复枪团和第15旁遮普团,连同骑兵旅共约3500人,向圆明园进发。米启尔把指挥所设在正大光明殿,并一一指定了应予捣毁的建筑物,包括圆明园(含长春园和绮春园)中所有的皇家宫殿、花园,以及今天颐和园万寿山上的宫殿和花园,甚至更远处玉泉山、香山上的佛塔。

  约翰米启尔爵士允许士兵们把所有能搬得动的东西全部搬走,据为己有。在遭焚毁之前,圆明园又经历了一次新的更大规模的洗劫。英国人下手了,军官们有组织地掠取大而笨重的物件。后勤军需的搬运车全部被征用了,还向北京及附近的居民租用了很多大车。随后的几天里,北京通往通州的大路上,到处可见装载得满满当当的大车,浩浩荡荡,络绎不绝。邓恩上尉毫不讳言地说:“对圆明园和附近官员府邸的第二次抢劫,比第一次更有收获。”

  成群结队的士兵们,分成小组,手持火把奔向圆明园各处纵火,圆明园内的建筑大多以雪松建成,极易点燃。

  “一根又黑又长的巨大烟柱直插蓝天,表明行动已经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烟柱不断扩展、变厚,越来越浓,给北京城罩上一层黑云,仿佛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当我们接近圆明园时,大火发出骇人的劈剥和呼啸声。

  日光透过浓烟,给花草树木涂上了一层惨淡的色彩。暗红的火光映照在往来忙碌的士兵脸上,使他们活像一群魔鬼,正在为举世无双的珍宝的毁灭而欢呼雀跃。”

  “一处处熊熊燃烧的大火和一堆堆的瓦砾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大火已经殃及附近众多的农民房屋。我们走出圆明园的大宫门,兴奋中带着一丝感伤,回首望去,只见火苗跳跃着、飞舞着,像一道道飘动的垂花饰和花彩环,点燃并吞噬了一个个门扇。与此同时,一根巨大的黑色烟柱从大宫门倒塌下来的屋顶那里升上天空,给这幅火焰构成的生动画卷加上了一道边框,火舌呼啸着,劈剥作响,仿佛为周遭的毁灭而欢呼。”

  “连续两个整天,浓烟形成的黑云一直飘浮在昔日繁华富丽之乡的上空。西北方向吹来的轻风,将这浓密的黑云刮到我们的营地上空,继而推进到整个北京城。尽管都城与圆明园相距甚远,但浓烟带来大量炽热的余烬,一浪接一浪地涌来,落在大街小巷,无声地述说和揭露皇家宫苑所遭受的毁灭与惩罚。在这两天里,营地和圆明园之间,日光被天空的浓云所笼罩,仿佛一场持久的日食一般。周围的地区也是一片昏暗。”

  “夜色温柔,而圆明园里,屋顶接二连三地坍塌下来,压倒了燃烧中仍然挺立的墙壁,吐出大团大团的浓烟圆明园立刻呈现出一派混乱和劫后的荒凉,但宫中仍有大量可以抢走的东西,既然抢劫已经得到允许,大批无所事事的士兵把抢掠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到每一个隐蔽的角落碰巧旁遮普团就这样得到了一大笔金子,一个军官据为己有的金子竟然相当于九千磅之巨。”(据英国领事兼翻译郇和、英军中校吴士礼等目击者回忆)

  姆吉牧师10月19日来到现场,他眼前浮现出另一番情景:两天以前,步履沉重、悲伤肃穆的送葬队伍,被害人质的棺材和棺材里躺着的人他的愤慨顿时完全改变了对象!他惊呼道:“你转过身来,看着刚才使你掩面不忍看的一片片废墟,心中充满了喜悦。你欢呼道:‘好啊,感谢上帝,我们终于让中国人明白他们到底犯了多大的罪。假如还有一座建筑要烧毁,你将是第一个擎起火把的人。

  据有关材料记载,10月18日,英军烧毁安佑宫时,因他们来得突然,主事太监又反锁着安佑宫的大门,所以,当时有太监、宫女、工匠等共300人,被活活烧死在安佑宫。

  孟托邦得知了英国人已经开始执行放火计划。他在中谴责英国人的行径:“此时此刻,大火正在吞没那些精美的寺院,而我曾对它们神奇的建造工艺叹为观止。这是与一个文明国度毫不相称的复仇之举,因为它毁掉了数世纪以来一直备受景仰的艺术品。”

  英国领事兼翻译郇和一开始还批评法国人的态度,因为法国人拒绝与他们一道焚烧圆明园:

  “法国人拒绝合作,他们认为这是一种野蛮行径并加以谴责,但他们完全忘记了,主要的坏事还是他们干的,他们不仅偷盗毁坏了宫中所有的艺术品,而且还让他们的人放火烧掉了皇帝寝宫中最漂亮的厅堂。”

  中国的目击者同样讲述了大火之下的悲惨景象。他们痛心疾首地看着大火不仅吞没了圆明园,还蔓延到海淀镇里的王公官员府郏

  恭亲王率领一批中国官员,在北京附近的一处小山丘上目睹了这一幕。接到恒祺的第一份报告后,他已经得知圆明园遭到了全面破坏,他无法掩饰自己的悲痛和气愤,所有在场的人都痛哭流涕

  恭亲王就抢劫圆明园事件向英法两国特使提出的抗议,只起到了更加坚定额尔金决心的作用。额尔金并非不知道圆明园是皇上最心爱的住所。他心里盘算着大清朝廷对这座宫殿、园林和里面的珍宝到底有多么关心。这也是额尔金决心拿咸丰皇帝最心爱之物开刀,给他致命打击的原因。

  报复清政府

  额尔金下令烧毁圆明园,是为了报复清政府逮捕公使和虐待战俘。1860年9月,英国外交官巴夏礼和额尔金的私人秘书洛奇打着停战的白旗前往通县和清政府谈判,被载垣、僧格林沁逮捕。和此前被伏击活捉的一小队英法联军士兵一起押到北京,监禁了一个多月。监禁期间,这些人被百般拷打,肆意凌辱。39名囚犯中,有20人(有说18人)在监禁中死去,其中包括《伦敦泰晤士报》记者包尔比。

  拘禁、虐杀英法外交官的行径,不仅在额尔金勋爵看来违反西方的国际法,也同样违反中国自古以来“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的行为准则。

  英军司令格兰特给法军司令孟托邦的信函中,更加明确地坦言:英法军队虽于10月初劫掠并部分地破坏了圆明园,但清政府一旦重新占据圆明园,“一月之内,即可恢复”,对清帝不可能发挥重大的打击作用;而彻底“焚毁此园,对于凶残之政府,可以使之受惩”。

  巴夏礼的传记作者斯坦利莱恩-波尔这样概括赞同烧毁圆明园一派人的立场:“从艺术的角度看,这是毁灭文化的勾当;从成熟的政治角度看,这是一个政治家的大手笔。”

  法国方面,瓦兰(杜潘上校)同样认为英国人的做法顺理成章。他也承认,“很多人谴责这场大火,视其为毁灭文化的野蛮行径”。但他要求人们在做出判断之前,首先要了解导致这一决定的各种原因。他赞同英国人放的这场大火,认为“毁灭圆明园是一次残酷的行动,但也是一次必不可少的行动,最终缔结和约,就应该归功于这次行动。我的看法是,英国人看得准,干得好”。罗伯特郇和赞成英国人把毁灭圆明园当作复仇的手段:"下地狱’是人必须记取的严酷的道德定律。虽然我们对如此华美的建筑被毁灭而深感痛心,但同时我们又情不自禁地暗暗高兴,因为这一击打到了中国人的痛处,杀害我们可怜同胞的刽子手和幕后怂恿者,已经受到了我们的惩罚。”

...查看更多

  1914年9月的马恩河战役中,德军惨遭失败,被迫退守安讷河一带。这给英法联军一喘息机会,他们趁机北进,在比利时王国的依普尔运河一带构筑工事,准备随时与德军决战。

  德军为避其锋芒,改变作战布置,把主要精力集中在东线战场,然后伺机与英法作战。这样,两线战场上的双方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1915年春,东线俄军战败,处于防守态势,德军便转而把注意力集中在西线,准备在依普尔运河一带与英法大战一场,以雪马恩河惨败之耻。

  德皇对此战非常重视,连忙召见接替毛奇的参谋总长法尔根汉,问他有没有战胜英法联军的妙策。

  法尔根汉诡密的一笑,心十足地说道:“陛下尽管放心!这次我要把依普尔运河变成敌人的坟墓!”

  德皇露出不相信的目光,冷冷地哼了一声。法尔根汉赶忙凑上前去在皇帝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德皇先是冷笑一下,随即又露出疑虑的目光,道:“这能行吗?”

  “当然可以!我们准备让陛下检阅一下!”法尔根汉异常自信地说道。

  “好!”德皇这才兴奋起来,下令让法尔根汉赶快布置,他要亲自到现场观看。

  一天下午,处在一片山丘里的军事试验场戒备森严,一个个荷枪实弹的宪兵注视着四周。在远处的一些树林中,还隐约可见一些游动的哨卡,全神贯注地来回走动。

  二点多钟,德皇和一些高级官员乘坐的车队驶进了实验场,一直开到山丘旁边的临时看台旁才停下。

  一位年轻的军官上前拉开车门,等候在看台旁边的将军“刷”的一下立正,毕恭毕敬地注视德皇登上看台,然后纷纷就座。

  德皇的身旁的法尔根汉示意一下,法尔根汉又对一位将军说了几声,那位将军挥动手中的红旗,实验场突然出现一群士兵,随后又拉出一门巨大的海军炮和一门3英寸口径的野战炮。

  这时,在1.5公里外的山丘上,有两个士兵赶着一群绵羊,慢慢地走向山坡。很快,这两个士兵向后跑去山坡上只剩下那群羊在慢慢地吃草。

  随着一声口哨响过,士兵马上把两门炮围了起来,很快便作好了准备。

  紧接着,那名指挥官右臂向下一放,口中叫道:“放!”野战炮震动了一下,射出一发炮弹,“嗖”的一声响过,炮弹落在离羊群很近的地方爆炸了。但爆炸的声音很轻,并不象实战中的炮声。

  炮弹炸过以后,便见一团黄绿色的烟气徐徐升起,随风向羊群飘去,很快便覆盖了整个羊群。

  烟消雾散之后,手拿望远镜的德皇急不可奈站起身来,架起望远镜向山坡上望去。

  “好呀!这简直是魔鬼!”德皇看见一只只抽搐的绵羊,兴奋地惊呼道。紧接着他放下望远镜,对站在一旁正在得意的法尔根汉命令道:“赶快进攻依普尔!”

  “是!陛下!”

  1915年4月21日,德军开始进攻依普尔,沉寂多日的西线战场又重燃战火。德军首先用16英寸口径榴弹炮发射的高爆炸弹,对英法联军的阵地进行狂轰滥炸。

  英法联军早有准备,他们凭借坚固的工事,向德军还击。双方对轰了一个多小时,黄昏时分,终于停了下来。

  英法联军的战士们趁此间隙,有的在吃东西,有的走出工事,到外面吸几口新鲜空气。他们认为,这只是德军的常规作战方式,自己凭借坚固的工事,根本不把德军放在眼里。他们有说有笑,好像是在郊外野餐一样。

  正在这时,空中响起了飞机的“嗡嗡”声,有十几架飞机从东北方飞来。有个英军战士大叫一声“德国飞机!”随后,便跳入战壕。正在说笑的其它英法战士,一时慌了神,连滚带爬跳到战壕之中。

  转眼之间,机群飞近依普尔运河。英法联军一齐向飞机瞄准,轻重机枪纷纷开火。但德国飞机一掠而过,既未投弹,也未扫射,远远地绕了一个弧形,又飞远去了。

  英法联军虚惊一场,大家不由得嘲笑自己,他们认为这不过是德军惯用的神经战,于是,阵地又恢复轻松的气氛。这批飞机是德军参谋总长法尔根汉派的侦察机。

  侦察员去向他报告:英法联军阵地拉得很长,阵地上崎岖不平,掩体、碉堡参差错落兵力无法估计。

  法尔根汉并未责怪士兵,让他们回去休息。然后对前线指挥官说道:“我们必须设法把敌军引到平旷之地,这样才能使用我们的秘密武器。”说完,他走向地图,认真看了一会儿,然后又说:

  “我看这个地方很好,只等东北风微微吹起,就可实施我们的计划了”。

  说完,这家伙冷笑一声,认为这次英法联军可要倒霉了。于是,便高高兴兴地回去休息了。

  可法尔根汉成没想到,就在睡梦之时,法国间谍吕西托早已把他使用秘密武器的消息,告诉了法军总司令霞飞。霞飞获悉这个消息后吃了一惊,赶忙下令各军从速准备防毒面具,指示部下,如若敌军施放毒气,应赶快撤到上风处或高处去。但是,各军仓促之间,没法制办大批防毒面具,只有每人加发一条毛巾。

  4月22日深夜,天空阴云密布,东北风微微吹起,德军各部接到参谋总长的命令:立即起身,饱食、戴好防毒面具,准备在黎明时分发动进攻。

  开刚蒙蒙亮,随着一阵“隆隆”的车轮声,英法联军突然发现黑压压的100多辆德军军车向阵地开来,便立即用各种炮火还击。

  打了一阵,德军似乎招架不住,便向后仓皇撤退。英法联军不知是计,便跃出战壕,向德军猛追过去。

  几万名英法联军杀声震天,人如潮涌,直追到一处空旷地带。

  忽然间德军大炮齐鸣,截断英法联军退路,前面逃跑的德军也停下脚步,转而向联军射击。几万名英法联军只好在这片平旷的地面上寻找小丘或树丛作隐蔽。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螺旋桨的轰鸣,几十架德军飞机从东南方直飞过来,一到这片平旷的地带,便纷纷投下炸弹,这些炸弹坠落在地时,并没有多大的爆炸声,却个个腾起团团浓烟,迅速向四周弥漫。

  英法联军顿时醒悟,知道这是敌人在施放毒气,纷纷系上毛巾。但这根本不起什么作用,靠近毒气弹的战士们纷纷倒下,头晕目眩,呼吸紧张,紧接着便口角流血,四肢抽搐起来。

  飞机刚刚飞过,位于西北面高地上的德军又不断地发射毒气炮弹,大量毒气笼罩着大地,连乱草中的野兔也惊跳起来,一会儿,便伸直了腿。

  这就是法尔根汉的秘密武器——氯气弹。这种气体比空气重1.5倍,人吸入这种气体,马上就会窒息而死。

  很快,英法联军就有1万多人死亡,其余已丧失战斗能力。

  这时,头上裹着防毒纱罩的德军,从四面八方冲向联军阵地,10公里长的防线已无人防守,德军轻松地占领了这段阵地。

  这是人类战争中第一次大规模使用毒气,在依普尔运河河畔的草丛、树根下,成千上万的英法联军的战士蜷缩成一团,令人惨不忍睹。战争使这些青年丧失了他们的青春和生命,它是人类的天敌,我们诅骂战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从18世纪开始,法兰西人一直做着一个梦。这个梦叫做圆明园

  “这梦幻奇景是用大理石、汉白玉、青铜和瓷器建成,雪松木做梁,以宝石点缀,用丝绸覆盖;祭台、闺房、城堡分布其中,诸神众鬼就位于内;彩釉熠熠,金碧生辉;在颇具诗人气质的能工巧匠创造出天方夜谭般的仙境之后,再加上花园、水池、及水雾弥漫的喷泉、悠闲步的天鹅、白鹮、和孔雀。”

  1861年11月,法国作家雨果在根西岛的寓所写下这些关于圆明园的文字。雨果当然没有亲眼见过圆明园,他所有的想象都来源于从18世纪中叶开始流传的圆明园传说。

QQ截图20151231102336.png

  法国传教士对中国园林的赞美

  最早的传说源自那些在圆明园服务的法国传教士,最著名的有两位:王致诚和蒋友仁。

  王致诚本名让·丹尼·阿蒂莱,是一位出生于弗朗什-孔泰地区的法国人。他作为天主教传教士来到中国,因杰出的绘画才能被引荐入宫为乾隆皇帝服务,参与圆明园的设计和绘图。

  在1743年写给达索先生的一封信中,王致诚详细描述了他眼中精妙绝伦的圆明园。后来,这一封信在1749年以“传教士书简集”的方式在法国公开发表,随即在欧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在王致诚之前,并非没有人介绍过中国园林,但崇尚齐整划一的法国人大多看不起中国园林的价值。路易十四派到清朝宫廷的传教士李明在他写的《中华新志》里,甚至把中国式园林斥为“荒芜”,他说:“中国人很少花功夫去经管花园……甚至不舍得为它花钱。”

QQ截图20151231102503.png

  100多年后,法国人的审美发生了很大变化。王致诚由衷地称赞圆明园:“是一座真正的人间天堂。”圆明园里的丘壑、蹊径、水涯、山石、磴道,都仿佛“自然的作品”,“由自然作成”。

  这种“乡野风光”,虽然与西方“按照对称和比例的规则严谨地安排过的宫殿”大不相同,却是“令人心醉神迷的”。

  王致诚并不是唯一的圆明园拥趸,《传教士书简》里还有一封蒋友仁神父在1767年写给巴比翁的信。蒋友仁神父原名米歇尔·贝努瓦,法国人,他为中国皇帝服务了30年,1774年因中风在中国离世。

  他是长春园大水法的设计和监造人,在给巴比翁的信中他热情洋溢地赞美圆明园:“在中国园林里,眼光绝不会疲劳,因为它几乎总是被限制在同视力范围相称的空间里。你看到了一个景,它的美丽打动你,使你迷醉,而走过几百步之后,又有新的景在你眼前呈现,又引起你的赞赏。”

...查看更多

  在越秀山原广州美术馆碑廊大门侧面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的都是法文,大意是,该碑是为1860年~1861年为法兰西死亡的海员而建立的。他说,这有可能是英法联军入侵广州的重要历史物证。

  温先生是广州市民,家就住在越秀山附近,他和家人经常爬越秀山锻炼身体。2月份,温先生的儿子告诉他,在越秀山上广州美术馆大门内看到一块石碑,石碑上面都是外文,看上去不是英文,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内容。

  好奇的温先生来到儿子所说的地方,拍下碑文,还亲自丈量了一下。这块石碑长约2.3米、宽约1.3米,是麻石碑,上面的年份是1860年~1861年,距今已经有150多年历史了。

  市民怀疑是士兵墓碑

  碑文上的时间为150多年前。

  温先生说,碑文看上去应该是法文,他把碑文发给了一个懂法文的同学,同学回复说,这是一块墓碑,碑文上面写的内容大致是,这里埋葬的是法国士兵。

  “碑文的时间刚好就包含了第二次鸦片战争的时间,这会不会是英法联军入侵广州留下来的历史物证呢?”温先生不解地说,如果这块石碑原本就在这里,说不定这里就是法国士兵的墓地。这么重要的历史证物为什么会被这样摆放在草丛中呢?

ninja144230182493856_meitu_14_meitu_15_meitu_57.jpg

  墓碑或来自深井一带

  深井岛曾被清政府指定为安葬外国人的墓地,被称为“法兰西岛”。

  广州博物馆研究员陈鸿钧说,广州博物馆仲元楼展区(原广州美术馆)碑廊入口处有一方法文墓碑,麻石质,形制完整,放置于乱石杂草中多年。日前,博物馆招聘了一位法语专业的员工对碑文进行翻译,大致是,该碑是为1860~1861年为法兰西死亡的海员建立的。

  陈鸿均说,该碑据说从广州东郊黄埔某地移交给广州市文管会,再由文管会(今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调拨给广州博物馆。不过,由于时间久远,移交时既无经事人,又乏详尽档案说清楚来龙去脉,所以,关于该碑的原在地方及相关内容,现在亦不甚明了。

  当年,清代广州黄埔长洲、深井一带水深港阔,为粤省大关之所在,所以当时有规定:“凡载洋货入口之外商船,不得沿江湾泊,必须下锚于黄埔,并不得在别地秘密将商品贩卖。”(W.C.Hunter:《The“Fan Kwae”at Canto》)。黄埔港为外洋船舶进入广东的首泊地,所以,此处商贾云集,帆樯林立。外籍海员到达后,无不由此登陆,租房生活,停留等待。

  黄埔港对岸的长洲岛和深井岛被清政府指定为安葬外国人的墓地。有资料说,长洲岛被称为“丹麦人岛”,深井岛被称为“法兰西岛”。因而陈鸿钧推测,现在发现的法文墓碑原来应该在黄埔的深井岛,是为法兰西海员集体墓地而刻立的墓碑。

...查看更多

  圆明园,始建于1709年(康熙四十八年),经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五位皇帝150多年的运营才最终完成。是清代一座大型皇家宫苑,它坐落在北京西郊,与颐和园毗邻,由圆明园、长春园和万春园组成,所以也叫圆明三园。

1516328513304986.jpg

  如此耗时耗力耗财的巨大工程可以说是当时大清朝宝贝的聚集地,每年暑假,皇帝就会来到这里住一段时间,看着这财富与国力的象征,甚是喜欢。

  1856年10月,英国和法国在沙皇俄国和美国的支持配合下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1860年10月6日,英法联军绕经北京城东北郊直扑圆明园,自此开始了大规模的掠夺行为,面对遍地都是的宝物,真是恨不得全部搬回国家,只能尽力掠夺,拿不动的也不舍得丢下,就放火烧掉。

1516328530692373.jpg

  据文物专家估量,圆明园当年的保藏的珍贵文物数量不会少于150万件。这些珍贵文物中的绝大部分都被英法联军掠夺走了。其中,当然每一件都是珍宝,但是这四件那是更加的珍贵:

  女史箴图

1516328557434632.jpg

  《女史箴图》是东晋大画家顾恺之的著作,原作早已不见,现存世上的是唐代摹本。被英法联军从圆明园抢走现保藏于大英博物馆。因为英国方面缺少保藏中国国画的知识和技术,依照日本画的方法进行装裱,且将其拦腰截为三段,现在出现了掉渣现象。

  青铜鎏金佛塔

1516328572709758.jpg

  此塔高约 2 米,与故宫内现存的佛塔基本相似。通体各层镶嵌着绿宝石,这在乾隆年间各种佛塔中都是少见的。英法联军劫毁圆明园后,侵华法军司令孟托邦将从圆明园抢来的“战利品”中的一部分,献给了拿破仑三世和欧也妮王后,这座塔现收藏于法国枫丹白露宫。

  康熙玉如意

1516328590337614.jpg

  这款玉如意是康熙帝的挚爱,颜色白中透绿,雕成多孔真菌形状,手柄顶部铭文有“御制”两个大字,下部铭文是:“敬愿屡熟年,天下咸如意。臣吴敬恭进”,现在保藏于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大英博物馆是收藏中国流失文物最多的一个博物馆,其收藏中国文物的历史可追溯到1753年建馆时期,截止2013年,收藏的中国文物多达2万3千件,长期陈列的约有2000件。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