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行氏

中行(háng)氏,东周时期晋国六卿之一,前632年成立,前490年败亡。中行氏的直系先祖是中行桓子。中行桓子,姬姓,中行氏,名林父,因中行氏出于荀氏,故多称荀林父(生卒年不详),谥号曰桓,史称中行桓子。荀林父为纯臣荀息长孙,大夫逝敖之长子,智氏始祖智庄子的兄长。

  中行(háng)氏,东周时期晋国六卿之一,前632年成立,前490年败亡。

  中行氏的直系先祖是中行桓子。中行桓子,姬姓,中行氏,名林父,因中行氏出于荀氏,故多称荀林父(生卒年不详),谥号曰桓,史称中行桓子。荀林父为纯臣荀息长孙,大夫逝敖之长子,智氏始祖智庄子的兄长。

image.png

  由来

  晋文公称霸,设三军三行,城濮之战,荀林父为晋文公御,一年后,文公作三行以备胡,以荀林父为中行将,自此荀姓产生新的支系--中行氏。

  荀林父(前632年-前594年)几经升迁,至公元前622年,佐下军,始入六正。后赵盾独擅晋政,权势熏天之时,荀林父凭借着自己独当一面的杰出才干,为赵盾所倚重;同时,荀林父为人正直,忠直厚道,对赵盾并非一味逢迎,而且对赵盾的专权又略有不满。前601年,赵盾逝世,破格提拔为人处事圆滑却不失原则的上军将郤缺为正卿,荀林父佐之。至公元前597年郤缺逝世,楚庄王趁晋国权利交接之机,率师北伐,荀林父临危受命,仓促重组三军即南下与楚庄王争霸。在邲之战中,由于荀林父刚刚接收执政,在晋军中并无绝对的权威,加之荀林父忠厚木讷的本性,中军佐先毂与荀林父军前意见不一,于邲之战中惨败于楚庄王。晋师归国,荀林父并未降罪,官居原职。其后几年,兢兢业业为晋国的复兴而奋斗。荀林父执政的几年是晋国几十年来最严峻的时刻,但他没有丧失斗志,在这样的艰难中顽强不屈,晋国也渐渐恢复了些许元气和自信。公元前593年,荀林父自觉部分弥补了邲之战的过失,宣布告老,士会执政,荀林父之子荀庚代父入六卿。

  荀庚(?-前576年),荀林父之子,公元前593年继承父亲的爵位为晋国六卿之一,公元前576年卒。其子荀偃即位。

image.png

  荀偃(?-前554年),姬姓,中行氏,名偃,字伯游,因中行氏出自荀氏,故又多称荀偃。晋国卿大夫,荀庚之子。荀庚死后任上军佐,参加鄢陵之战等战役。时晋厉公骄奢,多用亲信,诛杀不当。公元前574年,栾书鼓动中行偃乘厉公游于匠丽氏而执之。次年,与栾书弑厉公,拥立悼公。公元前572年,他与韩厥率诸侯之师伐郑,破郑外城,败郑步兵于洧水。因弑君之事为悼公压制,职位先后被韩厥、荀罃、士匄超越,荀罃死后方升任执政。公元前560年,晋国中军帅荀罃卒,中行偃继为中军帅,得以执政。次年,他率晋军会诸侯师伐秦,因下军帅栾黡抗命,此役无功而返,晋人谓之"迁延之役"。公元前555年,晋平公会鲁、宋、卫、郑、曹、莒、邾、滕、薛、杞之君伐齐。此役中行偃率军取齐之险隘京兹(今山东平阴东南),进而与众军围临淄,焚西郭、南郭、东郭、北郭,攻扬门(西北门)、东闾(东门),齐师不敢出。次年,班师时梦见厉公索命,头生恶疮而死。死不瞑目,栾盈等起誓将伐齐之事进行到底,荀偃才闭眼。其子荀吴继位,是为中行穆子。

  荀吴(?-前519年):姬姓,中行氏,名吴,谥号曰"穆"。因中行氏出自荀氏,故又多称荀吴,史料中称之中行穆子。春秋晋国六卿之一,军事家。

  前555年,晋军在中行偃的率领下,大举伐齐,一度攻至齐都临淄。中行偃于第二年因水土不服等原因而病危,最终出师未捷身先死。临终前,中行偃托孤于士匄,口述遗嘱,立荀吴为中行氏之主,中行吴因此成为中行氏家族的第四代领导人。

image.png

  中行吴为人耿直,有里克、先轸的领军才能,却略疏文采,相对木讷,甚至有些憨厚。在士匄、士鞅父子的协助及拉拢下,稳居六卿。前548年,正卿士匄寿终,其副手赵武执政,偃武修文成为晋国全新的执政纲领,前546年,正卿赵武与楚国令尹子木在宋国结盟,晋楚争霸结束,好战的中行吴也因此在中原失去了用武之地,不得不将其杰出的军事才干主要用于与晋国四周的游牧民族间的战场上。

  中行吴不同于韩起、士鞅之流只知道瓜分、榨取、掏空国家的财产,而是选择将戎狄的土地、势力定为中行氏的战略目标。中行吴是春秋时期的名将,时常带领晋军讨伐戎狄,攻略鲜虞等一系列重大战役中立有大功,消除了晋国的外患,为晋国六卿实现封建制蜕变创造了稳定的外部条件。同时,中行吴所攻占的大量戎狄土地被并入中行氏家族,促进了北方的民族融合。终其一生,虽从未担任国家执政(韩起的寿命太长),却依然是晋国在春秋后期一位举足轻重的政客。

  公元前519年,中行吴猝死,其子荀寅继之为中行氏之主,是为中行文子。

  荀寅,荀吴之子。晋定公时,蔡昭侯因被楚国欺负,以子为质,请求晋国伐楚,已经纠合了17国的军队。但在晋国执政的中行文子寅和范献子鞅都是贪赂之徒,向蔡昭侯索贿,蔡昭侯据理力争没有答应,最终导致17国伐楚流产,最后蔡昭侯转央吴王阖闾,才重创了楚国。

  灭亡

  后来,晋国卿族内部争斗加剧。中行氏和范氏相睦,结为姻亲。

  公元前497年,因为在对卫国进贡的500户平民的安置问题上有分歧,赵简子杀了自己的族子邯郸大夫赵午,而赵午是中行寅的外甥。于是中行氏、范氏和邯郸赵氏一同攻打赵氏于晋阳。但智氏想让自己的爱臣梁婴父为卿取代中行寅,魏氏韩氏也和中行氏、范氏不和,于是这三家取得晋定公的命令,率兵帮赵氏解了围。中行氏和范氏战败,占据朝歌,得到包括周天子在内的晋国敌对势力的支持,直到8年后,中行氏和范氏逃到到齐国。中行氏的统治灭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晋国六卿”(范氏、中行氏、智氏、韩氏魏氏赵氏)中有两家其实是从一家分出来的,那就是中行氏和智氏,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叫原黯。

  原黯是晋武公时候的大夫,因为灭荀国有功被封于荀地,其后改为荀氏

image.png

  荀氏在晋国发展得很好,原黯的孙子荀林父后来任中军将(正卿),开辟了中行氏一脉;荀林父的弟弟荀首后来任中军佐(亚卿),食邑于智地,开辟了智氏一脉;荀林父的另一个弟弟荀骓后来任新下军将(下卿),食邑于程,开辟了程氏一脉。

  中行氏和智氏经过几代先人(智罃、中行偃等)的努力,终于发展到后来“晋国六卿”中的两大实力派。六卿中他们占了两席,应该说,只要他们两家联手,其它几家要想将他们怎么样是很困难的。

  可是事实往往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样,中行氏和智氏的关系反而不如中行氏和范氏的关系好。智氏差一点在晋国政治舞台上除名,幸亏智氏家主——智跞经过卧薪尝胆的努力,才使智氏在晋国重新崛起。而在此之前,中行氏和范氏在晋国耀武扬威。

image.png

  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将晋国搅得天翻地覆。赵氏家主——赵鞅和赵氏旁支赵午发生了矛盾,按照家法将赵午处死。按血缘算,这个赵午还是赵鞅的叔叔,当年赵午的曾祖赵穿还帮助赵鞅的高祖赵盾杀死了晋灵公,才保住了赵盾名节。没想到他们的子孙竟互相厮杀起来。

  赵午除了姓赵,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中行氏家主——中行寅的外甥。于是,赵午的儿子赵稷就跑到中行寅那里去告状。中行寅早就想除掉赵氏,于是借机联合范氏,率兵攻打赵鞅。中行氏和范氏家底厚,很快就将赵氏击败,围困晋阳。赵氏再次经历“下宫之难”后的命悬一线。

image.png

  关键时刻,和中行氏、范氏关系不睦的智氏、韩氏、魏氏也趁机联合起来,以晋国国君的名义解救赵氏。中行氏和范氏急了眼,竟公然和朝廷对抗,和这三家也打了起来。问题是:赵鞅处理赵午乃家务,中行氏和范氏插手说不过去,现在又公然造反,于是他们成了晋国的公敌,最终在大家的一片讨逆声中被联军击败。中行氏和范氏外逃,从此消失在了晋国的政治舞台。

  智氏因在此次事件中起到了主导作用,战后获得了巨大利益,一跃而成为晋国最大的一卿。不过,几十年后,韩、赵、魏又重演了当初的这一幕,联手将智氏灭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在当时晋国仅剩的四家:知、韩、赵、魏里,知氏是最强大的,可能是因为四家在灭中行氏、范氏之时,由于知氏与中行氏本为一家,所以中行氏的领地为知氏所得的原因。

  晋国荀氏本来为姬姓,原氏。周文王第十六子原叔被封到原地(今河南济源市西北),为伯爵,建立原国,文王第十六子被称为原伯,后人为原氏。晋国荀氏第一位人物荀息,本名原黯,也就是说他是原伯之后,与周同宗。原黯辅佐晋武公(前716年——前677年在位),晋武公在位时,灭郇国(山西省临猗县之故郇城),以封原黯,原黯即以封地改氏荀,字息。晋武公死后,其子晋献公继续重用荀息。荀息献计假道伐虢,帮助晋献公灭掉了虢国((今山西平陆)和虞国(山西省平陆、夏县一带)。献公临终之时托孤于荀息,任命荀息为执政大夫。荀息在献公去世后,遵献公遗愿,立奚齐为君。但晋大臣里克、邳郑先后杀死奚齐和卓子,荀息觉得对不起晋献公,于是自杀。

image.png

  荀息生逝敖,荀逝敖在史书上没有事情记载,可能是受其父自杀的影响,新晋君有新的党羽,而其父又不是新君之党,所以逝敖不受重用,但其家封地应该是还在的。逝敖生荀林父、荀骓、荀首,三子后都受封,别为他氏,荀林父为中行氏,荀骓为程氏,荀首为知氏。荀林父在晋文公时受到重用,这与文公清算惠公旧臣有关,荀家在惠公时是受到排挤的,在文公时得到起用。公元前633年,荀林父为晋文公御戎,这是个很重要的职位,相当于君主的贴身保镖,同时为君主驾车,这不是现代意义的司机,其地位相当于大夫。公元前632年城濮之战后,荀林父的地位得到提拔,成为新建三行之首——中行将。晋文公在三军之外建三行,是三支步兵,荀林父为其首。之后荀林父的地位越来越高,上篇文章中有细述,到晋景公时终于成为中军将,也就是正卿,时间是公元前597年。从公元前633年算起,荀林父从军已有36年,他的地位高了,荀家其他人地位也随之而升,其弟荀首被任命为下军大夫,也有记载说为下军司马,这两个职位是有区别的,下军大夫比下军司马地位要高,下军司马管军纪,魏绛曾任此职,下军大夫是仅次于下军佐的掌军之人,有自已的军队。从城濮之战中大军撤退的大形势下、荀首率军救其子的事情看,荀首是有自已的军队的,所以他当为下军大夫。

  荀首被封于知地,在现在山西省永济市西北。他也就是知氏的第一位宗主,被称为知庄子。荀首最早的记载在晋成公时(前606年——前600年)在位,晋成公“嬖之”,也就是说晋成公的宠臣,而此时他的哥哥荀林父的地位也非常高,是中军佐,也就是仅次于赵盾的二把手。我们可以这样推测:赵盾之弟赵穿于公元前607年弑晋灵公,之后赵盾扶立晋成公为国君,但晋成公一定是不甘心当傀儡的,他也在扶持自己的力量,而荀家兄弟也就成了晋成公所倚重的势力之一了。公元前599年,晋景公元年,郤缺为中军将,前597年荀林父为中军将,同时荀首为中军大夫。晋景公也是继续倚重荀家势力来抑制赵氏。在公父前597年的城濮之战中,荀首之子荀罃率军击楚被楚国俘虏。荀首为了救回其子,在大军撤退的情况下,带领自已的军队,冲入楚军,射杀楚连尹襄老,并生俘楚王子穀,一方面可见其救子心切,另一方面可以看出其人才能之高、作战之勇猛。此举虽并未救回荀罃,但为晋军挽回了城濮之战大败的部分损失和面子,并于九年之后,用所俘之楚王子穀换回了其子荀罃。公元前596年,晋国中军佐先穀叛乱被杀,公元前595年,荀首被提拔为下军将,可见其才能得到了晋景公的认可。公元前594年,荀林父由于年纪已大,主动辞去了中军将之职,士会任中军将,荀首被提拔为上军佐。公元前592年,士会告老辞职,郤克继为中军将,荀首升为上军将,其侄荀庚(荀林父之子)升为上军佐。荀氏在六卿中占到两卿。公元前589年,晋齐鞍之战,晋军大胜齐军,打得齐顷公亲自到晋国,愿尊晋景公为王,景公不敢称王,辞之。公元前588年,晋景公将晋军扩为六军,新建新上、下军,荀首为中军佐,荀庚为上军将,荀骓得任新下军将,自此荀氏三系都为卿:中行氏荀林父之子荀庚为上军将、程氏荀骓为新下军将、知氏荀首为中军佐。公元前588年,晋国用楚王子穀换回了荀首之子荀罃,荀罃回国时楚共王与之对话,他不卑不亢,使共王感叹“晋未可与争”,荀罃之才气初现,这是他后来能成为晋国执政,并使晋国霸业达到高峰的原因,这可能也是为什么荀首拼死也要救回荀罃的原因。公元前587年,郤克病逝,栾书被破格从下军将提拔为中军将,而荀首作为中军佐没有按常规接任中军将,可见景公对荀首是不相信的,一方面可能是不相信其才能;另一方面可能是政治斗争的需要,因为当时景公仍走不出晋灵公被赵穿弑杀的阴影,赵氏势力仍大,而荀氏不是晋国公族并且一家三卿,栾氏为晋国公族,所以晋景公选择了栾书,并联合晋国另一家公族郤氏于公元前583年,发动下宫之难,晋铲除赵氏。公元前587年,栾书、荀首、士燮三人帅军伐郑。公元前586年,荀首到齐国为晋景公迎亲。公元前585年,楚国攻打郑国,栾书率晋国六军救郑,在今河南省确山县东南与楚军相遇,楚将子重主动退却,晋军跟进并攻打楚国盟友蔡国。楚军救蔡,在桑隧(今河南省确山县东)抵御晋军。晋军内部发生分化:赵同、赵括主张开战;荀首、士燮、韩厥主张罢兵。荀首认为现在攻打楚国师出无名,因为楚国已从郑国撤兵,并且现在开战不一定能打过楚国。栾书听从了荀首建议,未与楚战。之后史书再无关于荀首的记载,其兄荀林父于公元前594年告老,现在已过去近十年,可能荀首年纪已大;其侄荀庚于公元前578年为中军佐时说“吾已老矣”并于公元前575年去世,可见公元前585年,荀首确实年纪已大。公元前583年,栾书率晋军打败楚国,晋国人认为这次胜利多亏了两年前听从了荀首的建议。可见两年来,晋国国力强大了不少,并且晋国铲除了赵氏,内部已经稳定。

image.png

  荀首之子知罃被称为知武子。前597年,邲之战中被楚军俘虏,九年后(前588年)其父用楚王子穀换回了荀罃。归晋之前楚共王高度赞其才气。回国之后,荀罃为何职,史书没有记载,直到公元前583年,下宫之难后,荀罃得为下军佐,这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其父荀首于公元前584年至公元前583年之间已去世或告老;另一原因是赵同、赵括被灭族后,卿位空出两个。同一年,晋景公减六军为四军,可以看出五年前扩军有一个目的是为了削弱赵氏势力。公元前581年,晋景公去世,其子晋厉公即位,同时栾书继续为正卿,但此时郤氏势力迅速增长,而荀氏由于公元前583年晋减六军为四军、荀骓失去卿位,此时荀氏只有二卿,但郤氏此时也有二卿(郤至在下宫之难后由于郤锜之功为新军佐),荀氏虽有二卿,已失去原来三卿的优势。公元前578年,晋与秦战于麻隧,晋军大胜。公元前577年,郤犨进入卿列,为新军佐,三郤格局正式形成,荀氏还只是二卿。在这种情况下,正卿栾书对郤氏已再难操控,出现了公元前575年晋楚鄢陵之战,郤至越权之事,于是栾书与荀氏联合,开始铲除郤氏。公元前575年,荀庚去世,荀庚之子入卿列,为上军佐,地位在其叔荀罃之上,所以荀偃成了荀氏代表。公元前574年,荀偃与栾书合谋,除去三郤,同时荀偃也取代郤锜成为中军佐。之后,荀偃与栾书又合谋逮起了晋厉公,并于三月后,派荀氏族人程滑杀厉公于狱中,另立晋悼公为君。而去周迎立晋悼公之人正是荀罃,也就是知罃。公元前573年,晋悼公清算弑君者:杀弑君者程滑;栾书不知所终,史书再无记载出现;荀偃被降为上军将。同时调整了部分人职务:韩厥成为中军将,士匄为中军佐;而知罃被提拔为上军佐。公元前566年,韩厥去世,知罃被越级拔,从上军佐直接升为中军将,成为晋国正卿,可能与迎立之功有关,当然知罃也是有才的。而其侄子荀偃由于弑晋灵公,还只是为上军将,没有被清算也是不错了。知罃执政后,与楚展开大战,公元前563年,在败楚、郑之后,与诸侯进行萧鱼之盟,晋国霸业复兴,再次成为中原霸主。公元前563年,知罃在逼阳(山东省枣庄市南)之战中给士匄、荀偃立下军令状,最后晋军攻克逼阳,历时29天,打通攻楚通道。公元前560年,知罃去世。其后其侄子荀偃终于得任中军将,成为晋国正卿。

image.png

  知罃

  知罃之子知朔早逝,知朔之子知盈生六年而知罃去世。由于知罃去世时,知盈尚小,所以其家族卿位由荀氏本家程郑代其位,程郑为荀逝敖次子荀骓之后,由于封于程地而得氏。公元前548年,知盈年满二十(古人算虚岁),继程郑为下军佐,复入六卿。知盈能保住知氏地位,全凭其族人荀偃及荀偃之子荀吴,荀偃(中军将)为知盈之叔,荀吴(猛将)与知盈为同辈。知盈与执政赵武、韩起等人关系不错,其主要活动为出访各国,知氏有复兴之势。前533年,年仅35岁的知盈因病身亡,其子知跞年仅十五岁,史称智文子。公元前533年,由于知跞尚未成年,无法接任其父卿位,晋平公想废知氏的卿位,知跞之叔中行吴据理力争,让未成年的知跞担任了下军佐。公元前519年,中行吴去世,知跞团结晋顷公(前525至前512年在位)、晋定公(前511至前475年在位),与诸卿斗争,此时晋君已无力控制六卿。公元前501年,正卿范鞅去逝,知跞由于受晋定公依赖,成为中军将。但其副手赵简子不受控制,为所欲为,诸卿之间矛盾越来越激化,终于演变为灭族大战。公元前497年,赵鞅(赵简子)杀死邯郸大夫赵午,范氏家主士范吉射与中行氏家主中行寅合兵攻赵,赵鞅被围于太原,大的灭族之势。但正卿知跞此时作出了最错误的选择,他联合魏襄子韩简子,帮助赵鞅,攻打范氏、中行氏。四卿伐范、中行二氏,大战于铁(河南濮阳),荀寅与范吉射战败逃跑到其他封地。后二年,四卿又攻二氏于邢(河北邢台)、任(邢台东北的任县)、栾(河北赵县)、逆畴(保定西南)、阴人(山西灵石)、盂(山西阳曲),二氏封地尽为所夺。荀跞打算立士皋夷继承范氏、宠臣梁婴父继承中行氏,被赵简子拒绝,知跞杀赵氏家宰董安于,最后知氏得中行氏和范氏大部分之地,知、赵矛盾更加激化。公元前492年,知跞去世,其子知申接其卿位,中军佐赵鞅成为晋国执政。前491年,晋大夫荀寅逃奔鲜虞中山,荀寅原是中山的死敌,但此时中山为了削弱晋国,将荀寅接纳到新占领的晋国属地柏人(今河北隆尧县西)。公元前489年春,晋大夫赵鞅“帅师伐鲜虞”,大破中山。及柏人城破,荀、范二氏逃奔齐国而去,二人结局史书无载。赵简子将晋国的三军六卿减为二军四卿。

image.png

  知申为知氏第六代家主,史称知文子。公元前492年,他接任其父卿位为下军佐。史书对于知申记载非常少,只记载了其择立继承人之事。他喜欢次子知瑶,但其族人知果请求以知宵为继承人,认为知瑶虽有才但无德,最终会导致知氏灭亡。但知申并未听从他之言,于是知果从知氏中分离出去,后来没有遭灭族之灾。知申去世后,知瑶继立,是为知襄子。公元前475年,赵鞅去世,知瑶为晋国中军将。知瑶何时继其父之位,史书没有记载,但在赵简子死后,知瑶能成为晋国正卿,我们可以看出在知申之时,知氏势力并没有变衰,其庞大的领地还在,所以才有知氏后来的强大。同时才有公元前475年,赵鞅去世后,知瑶的继中军将之位。知瑶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前472年,荀瑶率晋军大败齐军,并且荀瑶亲手俘虏了齐将颜庚。公元前464年,荀瑶与赵无恤出兵攻打郑国,连下郑国九座城池,大胜而归。前457年,荀瑶攻打卫国大胜而归。约公元前460年左右,知伯七天灭仇由(今山西盂县)。公元前459年至457年间,“知瑶伐中山,取穷鱼之丘”(在今河北易县境内)。前457年,知瑶派新稚穆子伐中山,直插中山腹地,占领左人(唐县西)、中人(在今河北唐县境内),“一日下两城”,中山国受到致命的打击。知氏之强在《史记》里是有记载的,公元前275年,秦将白起在华阳(新郑北)灭魏赵联军十五万,秦国此时对东方六国已占绝对优势,秦昭王非常得意,认为天下已无国能敌秦国,秦大夫中旗冯琴而对曰:“王之料天下过矣。当晋为六卿之时,知氏最强……围赵襄子於晋阳……今秦兵虽强,不能过知氏……”於是秦王恐。可见当时知氏之强,天下莫能与之敌。但就是这样强大的知氏,由于公元前453年,联合韩、魏要灭知氏之宿敌赵氏,水淹晋阳城,马上就要攻下晋阳之时,韩、魏怕赵灭之后,自己也被知氏所灭,于是反戈,联合赵氏灭了知氏,知伯身死,头被赵鞅制成酒器,知伯落得这样一个可怜的下场。赵襄子对于知伯恨之深是有原因的:知瑶与赵毋恤一起征郑,知伯命赵襄子为先锋,赵襄子不从,知伯对其破口大骂,说其“相貌丑陃、胆小如鼠,赵简子怎么会让你当继承人呢?”人家知伯打仗可是不怕死的,有史为证。还有一次,打完仗一起吃饭,知伯强行让赵襄子喝酒,赵襄子不从,知伯就把酒杯子砸到了赵襄子脸上。这些行为都被记载在了《史记》中,看来司马迁对知伯是没有好感的,对赵氏是赞不绝口,详看笔者文章《被美化了的篡权者,司马迁为何如此袒护赵氏》。知氏还曾侮辱韩氏家主韩虎,并且向韩、赵、魏三家索要土地。不管怎么说,这些对他人的侮辱行为,终于换来了知氏的灭族之灾,看来有才无德,更可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要说春秋晋国的几大家族,荀氏绝对算一个,虽然在晋国众卿中,后来看不到荀氏的名字了,那是因为它已经分化为了很多分支,其中赫赫有名的就是中行氏和智氏,当然还有小一些的程氏

  今天我们就来看一看中行氏的覆灭记吧。

image.png

  荀氏的开宗始祖是晋武公时候的一位大夫,名字叫原黯,字息,又称原息。晋武公灭荀国后,将荀邑封给了功臣原黯,于是原黯开了荀氏一族。同时代受封的还有韩氏的开基祖——韩万。

  荀息受到了晋武公和晋献公的重用,不过,随后晋国爆发力骊姬之乱,荀息在这场内乱中死去。由于立场问题(荀息受晋献公之托,拥护骊姬的儿子奚齐),荀息死后,其子逝敖受到了晋惠公的打压,淡出晋国政坛。

image.png

  直到晋文公回国复位后,大力提拔人才,才将荀息的后代重新启用。这就是后来开辟中行、智、程三氏的荀林父、荀首、荀骓三兄弟,其中荀林父和荀首是亲兄弟。

  荀林父就是中行氏的开基祖,也是荀氏嫡出这一支,荀林父后来官职中军将(正卿)。荀林父在位的时候,率军在晋楚争霸的第二战——“邲之战”中失败,差点被晋景公处死,不过在士氏(后来的范氏)的士贞子的劝谏下,荀林父被免除一死,还官复原职,荀氏躲过一劫。

  荀林父死后,晋国陷入大乱,赵氏一族差点被灭(下宫之难),栾氏郤氏也先后出局,荀氏一族由此坐大,荀首的儿子荀罃(后来的智氏)一族崛起,做了中军将。

  荀罃死后,荀林父的孙子荀偃(中行偃)在晋悼公的支持下,接替了堂叔父的位子,成为了晋国的中军将。中行氏的势力在晋国达到了又一个顶峰。

image.png

  可是,由于家族势力过大,中行氏和智氏因为利益关系后来翻脸,到中行偃的孙子中行寅的时候,两家终于爆发了生死一战。

  当时中行氏和范氏联合,几乎可以在晋国只手遮天,连晋定公都得任他们的摆布。这时的中军将虽是荀罃的曾孙荀跞(智跞),但此时智氏的势力远不如中行氏。后来中行氏和范氏联合攻打赵氏,想将赵氏灭族。荀跞趁机和韩氏、魏氏联合起来共同援救赵氏,反而将中行氏和范氏驱逐出晋国。

  中行氏便在“自家人”的“暗算”下,消失在了晋国的历史舞台,中行氏和范氏的土地被其它四卿瓜分。

  中行氏的后人逃到了晋国的四周,包括中山、柏人,后又被驱赶到了齐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中行氏和范氏战败,占据朝歌,得到包括周天子在内的晋国敌对势力的支持,直到8年后,中行氏和范氏逃到到齐国。中行氏的统治灭亡。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