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提乌斯资料


391-454

中文名:弗拉维斯·埃蒂乌斯

外文名:Flavius Aetius

身 份:罗马护国公

时 代:瓦伦提尼安三世

逝世时间:454年

出生时间:391年

成 就:罗马帝国最后一位名将

埃提乌斯——最后的罗马人

  弗拉维斯·埃蒂乌斯(Flavius Aetius,391年—454年),罗马护国公,对瓦伦提尼安三世皇帝(396~454)具有左右一切的影响,曾统兵先后击败过匈人、法兰克人、勃艮地人和哥特人,被称为最后的罗马人。 骑兵长官之子。早年在西哥特人和匈奴人那里作过人质,因而对当时几个主要的部落民族比较了解。在高卢连续击败西哥特人和法兰克人以后,他於430年被任命为海陆两军统兵官。后三度出任执政官(432、437、446)。433年获贵族封号。此后几年一直在高卢作战,陆续镇压各地的叛乱和不屈服的部族。435~437年他残酷消灭勃艮地人在沃尔姆斯建立的王国。437~439年在图卢兹挫败西哥特人的进攻,440年返回意大利。451年联合西哥特人在沙隆会战中击败阿提拉和匈人。但是翌年阿提拉再次入侵意大利时,他却无所作为。

  454年,埃提乌斯被瓦伦提尼安谋杀。

  生平简介

  弗拉维斯·埃蒂乌斯(Flavius Aetius ,391–454),,也翻译为艾提亚斯,西罗马帝国末期的主要军事统帅。罗马向以兵精将足而称雄于世,历代名将辈出,战无不胜。到了它的末期,军事形势一落千丈,屡次发生危及国家生存的外来入侵,罗马急需良将来抵御外敌,挽救危亡,埃提乌斯就是仅有的最后一、二个优秀的罗马将军中的一人。他的主要战绩为击败匈人入侵,并取得了古代欧洲规模最大一场会战的胜利。451年,匈人首领阿提拉入侵西罗马帝国,埃提乌斯联合西哥特王国反击并将其击退。后来,他又多次击退蛮族进攻。454年,佩特罗尼乌斯·马克西穆斯诬告埃提乌斯谋反。皇帝瓦伦蒂尼安三世信以为真,杀死了埃提乌斯。

  蛮族人质

  埃提乌斯四世纪晚期出生于莫西亚行省的Dorostolus。他的母亲是意大利人(其姓名已不可考),父亲名叫高登提乌斯,可能是日耳曼裔,戎马一生,从普通军官升到帝国的骑兵统帅,后为阿非利加行省总督。埃提乌斯呱呱坠地的时候,罗马帝国正步入它的暮年晚景,早已不复当年的太平盛世。公元395年,帝国正式永久性分裂为东、西两个部分,国事日衰。军人之家和那一年代的频繁的征战,使埃提乌斯在孩提时代就加入军籍,成为罗马军中最幼小的战士。

  当时,西罗马帝国国难方殷,蛮族环伺国门之外,强兵压境,连续向界内发动进攻。410年,西哥特首领阿拉里克带领蛮族军队长驱直入,攻陷了永恒之城---罗马。而高登提乌斯身为镇守一方的军事首长,必须阻止蛮族侵入他的防区,他使用各种方法与蛮族首领周旋,同他们谈判,达成休战协议。为了取得蛮族首领的信任,高登提乌斯将16岁的儿子交给蛮族做人质。先是在占据西班牙北部和高卢南部的哥特人阿拉里克那里,阿拉里克死后,他又到了潘诺西亚平原(今匈牙利)的匈王卢阿的营帐中做人质。正是在匈人那里,他认识到了匈王的侄子,一个身材矮小,皮肤黝黑,大脑袋、圆眼睛,扁平鼻子,颔下有几根山羊胡子的人物---阿提拉,他们时常会晤,关系好的就像小说中的郭靖和托雷。谁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会在战场上一决雌雄。时光流逝,埃提乌斯不知不觉中在羁留中渡过了他的青年时光,等他结束了漫长的人质生活的,回到国内的时候,他已经对西哥特人和匈人的情况了如指掌,学到了日后能够击败他们的知识 [2] 。

  回国夺权

  回国后,埃提乌斯担任了军队的要职,成为西帝国的支柱之一。425年,为了支持试图自立为帝的Joannes,埃提乌斯首次雇佣匈人军队,带领他们进入意大利,但当他到达拉文纳时,Joannes已在三天前被击败并被处死。依靠着手上的匈人大军,埃提乌斯获得了皇帝的母亲兼摄政者普拉茜蒂娅的谅解,并得到了高卢行省的士兵统帅职位。在高卢,埃提乌斯于阿尔战役中击败了西哥特人,迫使他们退回阿奎塔尼。接着,他又前去巩固莱茵边防,在诺里库姆打败了日耳曼人的进犯。430年,他被任命为步兵和骑兵两个兵种的司令。

  同一时期,可能部分是因为埃提乌斯和其他罗马将军的陷害,正在阿非利加的伯尼法斯伯爵失去了普拉茜蒂娅的宠信。伯尼法斯最后重新获得了普拉茜蒂娅的宠信(但在此之前他曾在阿非利加发动叛变并召来了汪达尔人),于432年被召回意大利并授予贵族头衔。埃提乌斯相信普拉茜蒂娅打算要除掉自己,于是起兵对抗伯尼法斯,两人在里米尼附近展开了会战。伯尼法斯赢得了战斗的胜利,但他本人却身受重伤,于一个月后死去。埃提乌斯逃亡到达尔马提亚,在匈人的帮助下,迫使普拉茜蒂娅于433年恢复了他的权力。成为西帝国的统帅。

  保卫边疆

  由于皇帝瓦伦提尼安三世少不更事,生性懦弱,又贪图享乐,不得不依靠埃提乌斯击退外敌,于是授予他“护国公”的称号,从433年到450年,埃提乌斯都是西帝国的实际支配者。在恢复权力后,埃提乌斯将他的全部身心都放在保卫西帝国的边陲上,哪里有警报他的军马就指向哪里。

  436年,蛮族人试图借巴高达骚动(一群无法无天的暴徒)之机侵占更多领地。大队西哥特人来抢高卢南部的商业都市阿尔勒,眼看就要失陷了,守军正在张皇失措时,埃提乌斯带领的援军似飞将军从天而降,紧急赶来驰援,解了阿尔勒之围。埃提乌斯用了一个计谋,给了西哥特人一笔安抚金。把这支蛮族部队引向西班牙,去和其他蛮族相争。与此同时,占据布列塔尼的蛮族阿利摩人也来和西罗马作梗。埃提乌斯派大将利托略带一支部队赶到出事地点,把阿摩利人的侵扰迅速粉碎。

  西哥特人觊觎西罗马边地之心不死,时过不久,乘另一只蛮族勃艮第人入侵西罗马帝国之机,又发兵攻纳尔榜城,埃提乌斯正在与勃艮第人打仗,急切不能分身。纳尔榜城抗拒西哥特军,坚守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城市被入侵军包围着,贮备梁全部用完了,城墙在西哥特撞城机的撞击下震荡着,出境异常困难。埃提乌斯分兵及时赶来援救,由利托略率领的骑兵每人都在健马身后栓两大袋面粉,用以解救城中的饥荒。他们从西哥特军背后杀开一条道路,奔向城内。纳尔榜终于保住了,敌军不久就撤围离去。

  埃提乌斯这一路,在他亲自指挥下有力地阻遏了勃艮第人的攻势,并向勃艮第王国发动了猛烈的进攻。战斗十分激烈。西罗马军共杀死了2万勃艮第军,大获全胜。埃提乌斯领兵一直打到沃姆斯,无情的摧毁了勃艮第王国,这场大屠杀便是日耳曼史诗《尼伯龙根之歌》的原型。443年,埃提乌斯将剩余的勃艮第人迁移到日内瓦湖南部的萨伏伊去定居。接着,他准备对付边界上最强的蛮族西哥特王国。

  埃提乌斯的兵马开抵高卢后,就于西哥特进行了决战,他以熟知西哥特人的战术和习性,在同他们作战时能驾轻就熟,稳操胜券。在这次战役中,他施计大败西哥特军,取得了决定性胜利。西哥特方面损失惨重,阵亡八千人。西罗马统帅获胜后把军事指挥权交给大将利托略,先回意大利去了。几次胜利,利托略生了轻敌情绪,他冒险进攻西哥特王国的首都图卢兹城。西哥特人上次吃了败仗后变得十分谨慎,他们包抄了利托略的军营。随后发生了混战,相持了好一阵子,利托略一军全面溃败,他本人也当了西哥特的俘虏。西哥特人的气焰又高涨起来,埃提乌斯不得不再度亲自出马,把他们阻止在图卢兹一线。埃提乌斯本来可以采取攻势,但考虑到利托略新败,兵力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失,需要保存实力防备其他蛮族的进攻,因而采取了保守领土的战略。西哥特王提奥多里克(阿拉里克之子)是一个明智的君主,他也有意与埃提乌斯达成协议,保持边界上的和平,双方一拍即合,同意各守疆土,互不越界,此后与西哥特接界处始终保持相安无事。

  从埃提乌斯当政以来,直到440以后,他一直忙于操持边务。他知道西罗马兵源不足,必须依靠来自西哥特的雇佣军,也很能利用这些蛮族佣兵。他同境外的蛮族军队打了许多仗,由于了解敌情,总能利于不败之地,可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西罗马军队中的蛮族雇佣军对他们的统帅心悦诚服。帝国周围的蛮族都很钦佩埃提乌斯英勇善战、信守诺言,对他十分敬畏,连威慑整个欧洲的新匈人之王阿提拉听到埃提乌斯的名字也畏忌几分。

  他使用战争手段和智谋来对付各蛮族部落,逐次平息了四方的边患,并恢复了西帝国在高卢和西班牙的威望;用外交手腕同汪达尔人首领盖瑟里克订立和平协定,互不侵犯,从而保持了帝国所在的意大利本土的安宁;用武力打败了法兰克人和斯威维人,迫使他们与西帝国结盟,后来成为他十分得力的盟友和帮手。埃提乌斯还对蛮族进行安抚,听取他们的抱怨,考虑到他们存在的问题,与之展开谈判和协商,对于蛮族提出的正当要求则予以满足,但遏制他们的侵略野心。他尽力避免与声势最显赫的阿提拉发生冲突。阿提拉在434年成为匈人之王,从441年起更是变本加厉的对各国发动侵略战争,到处制造灾难,匈人之兵锋杀到那里,那里就遭殃,整个欧洲在阿提拉的面前发抖。欧洲人称他为“天鞭”,把他看成是专门替上帝来惩罚人类的煞星。埃提乌斯与匈人保存着友好关系,他甚至有意识的把他儿子送到阿提拉营中去学习军事,借以联络双方的交情,显示友好。由于埃提乌斯的努力,在450前好几年西帝国边地无战事发生。

  大破匈人

  风云变幻又一年,转瞬到了451年,埃提乌斯和阿提拉的关系变得相当紧张,这是事出有因的:日耳曼族中的李普利亚法兰克人的国王死后,他的两个儿子为争夺王位发生了争斗,次子寻求西罗马的支持,埃提乌斯同意给予帮助,并把他收为义子。而长子则投向阿提拉,得到匈王阿提拉的坚决支持,这件事标志着埃提乌斯和阿提拉的决裂。

  同时,西帝国的一段宫廷秘史又为冲突的爆发提供了火药桶,瓦伦提尼安三世有一个姐姐荷萝莉娅,在434年她17岁的时候失身于一个侍臣,怀了孕。事情败露,她的母亲,帝国摄政太后普拉茜迪娅十分恼火,认为女儿的行为是皇室的奇耻大辱,就把荷萝莉娅远远的送到东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去,让她在那里接受严厉的管束,过着修道院般的禁闭生活,等于是流放。一晃十多年过去了,荷萝莉娅心中的积怨原来越深,她怨恨母亲对她太无情,偏爱儿子,便渴望报复,觉得要与瓦伦提尼安三世争夺王位。东帝国以外的咫尺之地就是匈王阿提拉的用武场所,他又好几次严重威胁到君士坦丁堡的安全,在这个都城中是恶名远扬的。荷萝莉娅为了达到报复的目的,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她派侍女把一支指环送去给阿提拉,表示愿意嫁给他为妻子,还要把整个西帝国作为嫁妆,阿提拉听了真是喜出望外,马上派人拿着荷萝莉娅的指环到西帝国,声称他们两人秘密订有婚约,要求迎娶公主并让西帝国割让一半领土做嫁妆。西帝国对他们美丽的公主私自许嫁凶残的匈王大为震惊,这一要求当然遭到拒绝,匈人和西罗马的关系迅速恶化。而荷萝莉娅不顾一切的做法把她的国家至于极其危险的境地,这位公主本身也成了一个危险人物,东帝国也不能让他存身了,她匆匆被送回国幽禁起来。

  形式急转直下, 埃提乌斯和阿提拉的战争看来是在所难免了。埃提乌斯考虑到以西帝国的兵力难以与匈人的大军抗衡,决定采用以夷制夷的办法,联合周围的日耳曼蛮族王国,共同抗击阿提拉。由于各日耳曼王国本身也受匈人的兵锋之害,因此这一策略是可行的。埃提乌斯了解临近的日耳曼诸王国中只有在高卢的西哥特人实力最强,而高卢又是阿提拉进攻的必经之地,便派了能言善辩的元老阿维图斯去见西哥特王提奥多里克,劝说他与帝国共同抵抗阿提拉,并提醒西哥特人不要忘记匈人抢夺他们祖先土地的深仇大恨,以及至今仍在不时骚扰他们这一事实。滔滔不绝的雄辩把提奥多里克说动了,但他还下不了决心。而此时阿提拉已经迫不及待的动手了。

  阿提拉带领着匈人大军渡过莱茵河向西挺进,号称50万,这支进攻部队中除了匈人构成的主力外,还杂有受匈人奴役的日耳曼部落,包括部分投向阿提拉的李普利亚法兰克人。阿提拉恨不得把亲罗马的法兰克人一口吞掉,匈人大军对所经之处犁庭扫穴,一路向高卢杀来。阿提拉也不想埃提乌斯和西哥特人联合,他派出使者对提奥多里克说是借道攻打西罗马,同时向埃提乌斯传话说这次出兵只是为了攻打西哥特,实际上他是想一箭双雕。提奥多里克没有被迷惑住,他下定决心,与埃提乌斯联手抗敌。

  匈人通过比利时蜂拥而至,遵循他们的战争信条,沿途毁坏一切,高卢北部的阿拉斯、梅斯等许多城市饱受蹂躏后,化成了一堆堆废墟,阿提拉亲自催动大军,绕过巴黎西奥伦,猛攻高卢中部要镇奥勒利尼亚(奥尔良)。时值5月初,早在攻城之前,城中领袖阿乃努斯主教向埃提乌斯请求援兵,告知守军最迟不能挨过六月中旬。埃提乌斯要求他们尽力坚守到底。

  阿提拉的战士一连五周猛烈攻城,势如潮水,从5月到6月,城市经受了严峻的考验,以阿乃努斯为首的守城者苦苦支撑,挨到6月中旬,城中情况更趋恶化,阿乃努斯几乎绝望了。就在这山穷水尽之时,匈人攻城背后尘埃大起,尘头开出露出了罗马军团的紫色军旗和飞鹰标志、忽又闪现出几面西哥特的旗帜。埃提乌斯和西哥特王提奥多联合主力部队杀到,与匈人大军激战在一处,城上守军也齐向匈人投射矢石,阿提拉支持不住,急令撤退。埃提乌斯的及时达到保全了大半个高卢,对阿提拉来说,他打开高卢腹地的大门,侵入西帝国的计划功败垂成。这也是“天鞭' 第一次被迫后撤。匈王放弃了围城,命令日耳曼附庸断后,连夜把军队拉倒附近的沙隆大平原,诱使埃提乌斯在开阔地带与他决战。

  茫茫的沙隆平原,一望无际,偶尔有一个隆起的土丘,此外无险可守。这是南下高卢纵深地区的一大缺口,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阿提拉并非有勇无谋,相反,他工于心计,仗着平坦的地形有利于匈人骑兵的展开,想把埃提乌斯及其联军一举歼灭在这里,然后潮水般南下,吞没西罗马。埃提乌斯趁夜急行军,碰上了担任阿提拉后卫的附庸部队,就在一团漆黑中展开夜战,杀死杀伤敌军一万五千人,挺进到沙隆平原的边缘,双方在此摆开了两军会战的架势。

  451年6月20日,埃提乌斯全军,包括西哥特友军李普法利亚法兰克人及其他日耳曼盟军,集结在沙隆附近的一片旷野上,阿提拉的匈人大军从相反的方向像乌云蔽日般涌来,昔日在匈人营帐中高谈阔论的两个人在真正的战场上见面了,展开了一场斗兵斗将、斗智斗勇的阵地战。

  阿提拉望见西罗马和西哥特联军已经有准备,兵势不弱,知道突袭不成,于是非常谨慎的把铁战车围城一个车阵,置身于其中如果城市一般。双方阵势固定后,阿提拉发现近旁边有一个高地,马上派匈人骑兵疾驰前往加以占领,埃提乌斯敏锐的目光也观察到这片高地俯瞰着匈人的车城,立即差遣西哥特王子托里斯蒙德抢占这个有利地位。托里斯蒙德果然没有辜负西罗马统帅的厚望,率西哥特军围着高地的匈人开始了激战,勇猛的把匈人铁骑赶下坡去,夺取了高地,大大鼓舞了联军的士气。

  阿提拉虽然没有占到地利,仍不甘心示弱,以自己的威势练练向部下巡话,替他们打气,直到下午,匈人才走出车阵,这时罗马联军方面,由埃提乌斯亲率罗马军团组成左翼,西哥特军队在右翼,而中央是阿兰人和其他蛮族。埃提乌斯这样部署相当冒险,因为他把罗马联军最弱的部分放在中间,非常容易被匈奴军队从中心突破,将罗马阵线拦腰斩断;从另一方面讲,中心突破的匈人部队也有被罗马从两翼包抄的危险,搞得不好会重蹈罗马人在坎尼的覆辙。埃提乌斯面对他的老朋友阿提拉,走出一步险棋。阿提拉针锋相对,亲率匈奴精骑居中,把东哥特人放在左翼去面对他们的同胞,而其他各蛮族军队组成右翼。

  会战终于打响,匈奴联军首先发动进攻,在遮天蔽日的箭雨掩护下,匈人精骑风驰电掣一般冲向罗马联军的中央,由各蛮族的乌合之众组成的中央阵线抵挡不住,被匈奴骑兵以楔形深深插了进去。这时匈奴骑兵开始向左旋转,包抄西哥特军队。年过六十的西哥特王特奥多里克亲率铁甲骑兵反击,结果中箭落马,被紧跟其后的西哥特铁骑践踏而死。失去首领的西哥特人只出现了片刻的慌乱,在王子托里斯蒙(Torismond)的指挥下迅速恢复了秩序。西哥特骑兵凌厉的反击将匈奴人压了回去,此时埃提乌斯已经将西罗马军排成密集的队形,首尾呼应,稳步前进,打垮了匈人的右翼,将其分割围歼,中央败退的匈人骑兵慌不择路的撞上了左翼罗马军团的盾牌防线,纷纷倒在罗马标枪的攒射之下。孤军深入的匈人主力此时失去两翼掩护,败局已定,夜幕悄悄来临, 阿提拉见情况不妙,赶紧寻找脱身之策,他丢下大部分人马,冲出重围,狼狈的逃回用战车围住的营地,他命令收集许多马鞍,燃起一大堆篝火,准备再车城被攻破时跳入火堆自尽,以免当阶下囚之辱。入夜以后,战场上依然一片混乱。托里斯蒙率部追击时在黑暗中与他的大部队走散,结果误入匈奴人的营地,要不是他的随从拼死搭救,托里斯蒙几乎就去见了他的父王。埃提乌斯也和他的罗马军团失散,不得不在西哥特人的大营里过夜。直到天将破晓,战场上的兵刃声渐渐稀落下来。 沙隆平原上尸横遍野。早上,埃提乌斯在巡视战场时发现匈人一方的死伤居多、阿提拉再也没有趋前挑战,意识到自己取得了巨大的胜利,他们也找到了西哥特国王提奥多里克的尸体,西哥特人哀伤不已。根据历史记载,这次战役的伤亡数字说法不一,一说双方死伤16.5万,一说共达30万人,反正阿提拉已经无力再发起进攻了,供应补给奇缺,退路也给西罗马的弓弩手给封住了,阿提拉此时如同一只受伤的猛虎,虽然缩在营垒里负隅顽抗,依然斗志不减。匈奴人的战鼓不分昼夜地响彻云霄,而托里斯蒙率西哥特骑兵几次攻击都被乱箭射了回来。在罗马阵营的联席军事会议上,大家七嘴八舌,有的主张强攻,有的主张围困,但埃提乌斯心里却另有计较。考虑到平衡境外各蛮族对手力量的平衡,提出穷寇莫追,放阿提拉逃生。就在一夜之间,阿提拉带着匈人残部逃出了包围圈,奔向他在潘诺尼亚的木质宫殿去了。沙隆之战是这条战无不胜的“天鞭”的第一次惨败,沙隆大地成了名垂千古的古战场。人们都说,埃提乌斯在451年使得西罗马帝国免于灭亡,否则历史将可能改写。

  阿提拉撤回匈牙利以后,并没有接受教训,而是于次年领兵避开高卢,翻越阿尔卑斯山脉攻入意大利北部。这时埃提乌斯没什么作为,他料定匈人粮尽陷入困境后会自行退去。阿提拉推进到罗马附近,终因粮草补给不上,加上军中瘟疫流行,在和教皇利奥一世谈判后就收兵回去了。

  血溅朝堂

  埃提乌斯独立支撑西帝国的危局达20年之久,在这20多年的时间内,西帝国的民众相对来说过上比较安定的生活。免除了战祸之苦。但他为之尽力的国家已经千疮百孔,埃提乌斯无力挽救这个没落的帝国。作为西帝国的统帅,埃提乌斯是当之无愧的优秀军事家,然而不能说他就是最好的政治家。外敌退走后,埃提乌斯得到“帝国栋梁”的美誉。这位护国公集大权于一身,俨然如“皇父”和“国父”,从外省来的使者都向埃提乌斯面述政情而不再觐见皇帝,许多军政要员都是他的部下、挚友,他的儿子高登提乌斯准备娶瓦伦提尼安三世的女儿小普拉茜蒂娅为妻,真可谓声势显赫。他的威望不免招致皇帝的嫉妒和疑惧,认为埃提乌斯要使自己的儿子取得皇位(皇帝当时只有两个女儿),在罗马元老佩特罗尼乌斯·马克西姆斯和侍从官赫拉克留斯鼓动下,已经35岁的瓦伦提尼安三世产生了残害功臣的意念,一个暗杀功臣的阴谋形成了。

  埃提乌斯只是仗着立下的汗马功劳,有些盛气凌人,他是问心无愧的,根本不知道前途布满了危险,454年9月21日,埃提乌斯听说瓦伦丁尼安有意毁约,就只身进宫面见瓦伦丁尼安,两人发生争持。埃提乌斯想不到皇帝拔出剑来刺进他的胸膛,瞬时间皇帝的亲信大臣和宫中内臣争相效尤,冲上来把剑纷纷刺入他身上。埃提乌斯身中百余剑,这位罗马的末代英雄当即气绝身亡。皇帝杀死军队统帅后,封锁消息,接着把在御林军和军界担任要职的埃提乌斯的亲信密友一一骗进宫中诛杀,造成了军队的巨大损失。得知埃提乌斯的死讯后,皇帝身边的一个大臣直率地告诉瓦伦丁尼安说:“我不了解陛下和埃提乌斯的过节,我只知道您刚刚用左手砍掉了右手。”帝国军队就这样失去了一位统帅,军心涣散了。消息越过国界传播开去,不论埃提乌斯的盟友或是敌人,都无不惋惜这位英雄的早死。他没有英勇的殉身战场,却死于一个怯懦的君主的剑下。国人本来很蔑视不成器的瓦伦提尼安,现在开始憎恨他了。尤其在罗马,他特别遭到百姓的唾弃。

  马克西姆斯指望获得埃提乌斯的位置,但却被赫拉克留斯抢在了前面。为了报复,马克西姆斯安排了埃提乌斯的两个朋友,奥普提拉和萨斯提拉——两人都是匈人——去暗杀瓦伦提尼安三世和赫拉克留斯。455年3月16日,当皇帝检阅玛提厄斯军营并准备观看箭术练习时,奥普提拉突然刺向了皇帝。当受惊的皇帝转身去看是谁在袭击他时,奥普提拉又捅下第二刀将他杀死。同时,萨斯提拉上前杀死了赫拉克留斯。士兵们大多是埃提乌斯的忠实追随者,他们站在一边,无人上前援救皇帝。

  埃提乌斯这位军事领袖是蛮族惧怕的人,他的死使得罗马帝国失去了最后一员良将,从此再也没有人来收拾残局、保卫国土了。政局更加动荡不安,西罗马帝国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它的倾覆为期不远了。

埃提乌斯的简介
埃提乌斯的生平
相关人物
其他A开头的人物 更多
世界其它的人物
最新人物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