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茨勒资料


1895-1958

中文名:库尔特·蔡茨勒

外文名:kurt zeitzler

出生地:勃兰登堡

出生日期:1895年

逝世日期:1958年

军 衔:二级上将

库尔特·蔡茨勒——纳粹德国陆军参谋长

  纳粹德国陆军参谋长,二级上将。生于勃兰登堡的科斯玛。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后在国防军供职,是出色的参谋和机动作战专家。1937年为陆军总司令部上校,入侵波兰时为上校参谋。1940年在法国战场服役.为克赖斯特将军指挥的装甲集群参谋长。次年为第一装甲集群参谋长,晋升少将。1942年被希特勒提升为步兵上将,接任哈尔德将军的总参谋长职务。不久,德军兵败斯大林格勒,第六集团军被迫投降。1945年被解职。

  概述

  库尔特·蔡茨勒,纳粹德国陆军参谋长。生于勃兰登堡的科斯玛。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因作战勇敢提前晋升为军官,战后在国防军供职,是出色的参谋和机动作战专家。

  第三帝国时候提拔很快,1937年为陆军总司令部上校,入侵波兰时为威廉·李斯特的14集团军上校参谋长;1940年在法国战场服役,为埃瓦尔德·冯·克莱斯特将军指挥的装甲集群参谋长,参与了横扫西欧的战役。次年为第一装甲集群参谋长,晋升少将;随克莱斯特入侵南斯拉夫、希腊,1941年5月18日被授予铁十字勋章,尔后参加入侵苏联。

  1942年,他被调到法国,成为龙德施泰特指挥的D集团军群参谋长,期间,英国对迪耶普实行尝试性登陆被击退,在事后,他对希特勒做了极为乐观的报道,因此获得了希特勒的垂青。1当年9月24日被希特勒提升为步兵上将,接任悲观的哈尔德将军的陆军参谋长职务,负责东线战场。他虽没有出彩的表现,但也兢兢业业。不久,德军兵败斯大林格勒,第六集团军被包围的时候,他建议第6集团军后撤,但遭到无情的拒绝,此后,他一再屈从于希特勒的压力。1943年德国在库尔斯克的失败和1944年德军在克里米亚的崩溃迫使蔡茨勒考虑辞职,7月1日被希特勒解职,推入预备役,1945年1月被强迫退役。二战结束时被英军俘虏,1947年2月释放,此后他居住在联邦德国,1963年9月死于巴伐利亚霍恩阿绍。

  生平

  首次危机

  年轻精干、意志坚强的蔡茨勒心里明白希特勒选任他接替国防军参谋总长职位(这时的国防军参谋总长已经沦落到只管理东线的境地,负责全面战局的是最高统帅部参谋长威廉·凯特尔元帅)。是由于他一直对元首唯命是从。但当德军对苏作战面临灭亡的危机时刻,良心和职责使他难以再从命于固执己见、狂妄自大的希特勒。尽管他苦心周旋,也难逃与德军同样悲剧的结局。

  1942年9月24日,德国国防军参谋总长弗朗茨·哈尔德被希特勒撤了职,较之年轻得多的蔡茨勒将军接替了他的职位。蔡茨勒素有意志坚强、年轻精干的美名。如果说他的前任从年龄和服役时间上是最老的高级将领,并比各集团军群司令享有更高威望的话,那么蔡茨勒是靠自己的行动来树立威信,从而继任了参谋总长这一职务的。

  希特勒很不喜欢总参谋部由具有独立性很强的人来领导,他希望占据这一职位的是一个他可以信任,并且永远都完全服从于他的人。因而他挑选了蔡茨勒,蔡茨勒心里也明白这一点。他对希特勒一直是唯命是从,他希望自己担任这一职务能得到希特勒的信任,并在希特勒面前能赢得发言权,用好感来产生影响。

  但是,蔡茨勒又不想使自己完全成为一个普通的执行者,他还要保留坚持自己观点的一分天性,这就使他处于矛盾的境地。当身居高位的将军们在战役和战略问题上同希特勒发生严重分歧时,都希望蔡茨勒能支持他们的意见,以防希特勒因固执而引起大的灾难。对他的希望,也正是他们赞赏和支持这位新总长的原因所在。希特勒却不能容许将军们怀疑他一贯正确的思想主张,他不认为谁能对德国和历史负有责任,只有他自己才负有全部责任。他极不赞同反对意见者的自我表白,因而要求蔡茨勒不要有自己的决心。这使蔡茨勒左右为难。

  蔡茨勒上任总参谋长遇见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第六集团军被苏军包围在斯大林格勒正等待增援和突围的命令。他经过反复仔细的论证,深信从总的局势看已不允许派援军去解救被围的集团军。所以一再要求希特勒准许保卢斯的集团军突围。

  起初,希特勒还犹豫不决,经过深入研究商讨,蔡茨勒的论点终于对他起了作用,但希特勒要求先向他报告对该集团军进行空中补给时的需求量。赫尔曼·戈林不顾供不应求的现实,轻率地承诺可以保证对被围德军的空中供给。这引起了蔡茨勒的激烈反对,他的良心不容许轻易葬送几十万人的军队。所以提出建议和警告就显得义不容辞,这便使他不可避免地同“元首”之间发生冲突。这是他第一次表现出强烈的反对意见。为了缓和关系,他一再表白说自己的意见是经过深思熟虑和冷静判断情况而得出的结论。希特勒对自己新提拔的这位参谋总长一反常态的表现当然顿起反感,他不顾蔡茨勒的激烈反对意见,一挥手说问题已经解决了,不必再多言。

  空中补给实施后,几乎不可能满足被围德军一昼夜的各种物资需要,只好又派增援部队前去解围。当德军赫尔曼·霍特将军指挥的由4个坦克师、1个步兵师和3个野战航空兵师组成的突击集团进攻到距离合围圈正面50公里处时,蔡茨勒再次向希特勒坚决要求让第六集团军突围,同霍特的突击集团对进。结果,希特勒和蔡茨勒之间发生了严重分歧,希特勒固执己见,就是不下达突围命令。最后,霍特将军的突击集团在苏军的猛烈反击下停止了进一步推进,保卢斯的第六集团军陷入了绝境。1943年1月8日,苏军向德军第六集团军司令保卢斯提出“体面投降”的建议,遭到拒绝。10日,苏军开始压缩合围圈。14日合围圈内赖以补给的机场落入苏军手中,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了。月底被围德军被分割成若干部分,不得不被迫投降。第六集团军垮掉了。身为参谋总长的蔡茨勒,眼巴巴看着近30万人马由于指挥不当而走向灭亡,心里的滋味就似喝下了半瓶子醋,别提有多酸楚了。

  后退反击

  早在斯大林格勒陷落以前,苏军就在顿河发动了第三次突击,德军在沃罗涅什和高加索之间的全部集团军受到莫大威胁。蔡茨勒尽管知道希特勒已开始对自己反感,仍不断提出要求,让高加索的德军撤出来。希特勒根本不打算这样做,其目的就是不承认1942年高加索的各次战役已经破产。直到德军A集团军群的所有退路都面临被苏军切断的危险时,蔡茨勒才说服希特勒下令从高加索撤退,侥幸靠着蔡茨勒灵活的计划部署和集团军群长官良好的指挥素质,德军两个集团军才避开了苏军预定的合围,退过了顿河。

  但是在德军第二集团军和坦克第二十四军反意大利山地步兵军被苏军合围时(奥斯特罗戈日斯克—罗索什战役),蔡茨勒怕一再得罪希特勒而控制自己少提意见和要求,缺少了一个军人应有的正直和魄力,让希特勒下达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命令,结果这些部队伤亡惨重,剩下的人员也疲惫不堪于一战。

  蔡茨勒总结了德军这一阶段战斗失利的教训,写了一个意见报告给希特勒,得到了希特勒的认同。在希特勒的指示下,他重新大规模变更了德军南翼的兵力部署,制定了新的作战计划。按照这一计划,曼施泰因元帅在1943年2月22日前集结了大量兵力,从两面对苏军发动了攻势,深深楔入了苏军的攻击队形,夺占了洛佐瓦亚等大片地区,把苏军全线逼过北顿涅茨河对岸。并于3月13日和15日重新攻占了格赖沃龙与哈尔科夫。

  对于这个胜利,蔡茨勒是清醒和冷静的,在战役成败面前,他一惯表现出镇定自若,从不飘飘然和惊慌失措。他已预见到德军将在战斗中耗尽自己在东线的最后一些预备队,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那么,一旦战场上出现稍微严重一点的态势,就将完全束手无策。因此,他竭尽全力,企图使至今仍以近乎病态的固执态度禁止主动放弃既占地区的希特勒同意大大压缩两个正面,以能够立即缓和紧张状况。他指出:如果德军从杰米杨斯克基地撤出,那就意味着不必再扼守200公里的正面。从勒热夫-维亚济马基地向斯帕斯杰缅斯克、别雷一线撤退,也能使战线总长度缩短200公里。这样就能腾出约10个师的兵力,用与应付随时可能出现的不利情况。希特勒又一次被蔡茨勒说服,终于下达了有计划撤出两个基地的命令。蔡茨勒对退却的组织实施很成功,部队的行动十分迅速和有条不紊。当春天泥泞时节到来时,德军已缩短了绵亘的战线并构筑好了防御工事,预备队也已配置完毕,战斗能力和机动性大大增强。

  由于德军态势比前些时候大有改善,希特勒企图再次进攻,目标选在了库尔斯克以西。他毫不客气地推翻蔡茨勒送来的总参谋部情报部门关于苏军配署情况的研究结果,认为是在夸大敌人的力量,并无根据地对敌人的强大加以渲染。而且他经常这样做,造成蔡茨勒有好的建议也只能憋在肚子里。

  1943年7月5日库尔斯克会战开始,德军以惨重的损失而告败,苏军随后发起大规模反击,在很多地方突入德军防御阵地,挺进向第聂伯河。苏德双方的攻防战交织在一起,非常激烈。蔡茨勒的参谋总部这时忙得不可开交。他领导这个庞大的指挥机关一面收集集团军一级的战报,进行处理和总结成功粉碎苏军突破企图的范例;一面及时了解苏军的调动情况,开动无线电侦察细致监视敌方的无线电通信,以便总能抓住并提供敌方组织指挥通信的准确情报;还派出侦察分队通过紧张的活动获取战术资料。工作做得非常出色,特别在利用炮兵仪器观察方面效果更佳,在苏军炮兵进行必不可少的试射时,德军准确计算出了苏军的炮兵数量和配置,既有利于对其打击和压制,又能使步兵有准备地减少伤亡。

  为消耗苏军的有生力量,蔡茨勒建议保持一定数量的集中完毕的预备队,以便截断对方的突击队形和实施反突击,也就是在利用第一线防域阵地拖住敌人进攻的同时,以防御的较小兵力造成苏军更多兵力损失,这种损失往往20倍于防御者。然后用突然的反击夺回失去的阵地。可是希特勒的拙劣指挥令他很失望。德军第二集团军的防御出现了危险态势。中央集团军群长官京特·冯·克鲁格元帅报告说情况越来越不利,应当紧急采取根本性措施,需要向西退却。蔡茨勒赞同这个意见,他也学乖了,每当遇到希特勒执迷不悟时,他就从陷于危险情况的集团军群长官的报告中援引有说服力的实据,以他人意见说服希特勒,一来充实自己的论据,二来能强调严重性。希特勒是不容易说服的,他禁止任何退却,并命令蔡茨勒再询问一下战况。对于蔡茨勒的询问,中央集团军群长官立即作了答复,认为已无法继续坚守。在蔡茨勒的周旋下,该团军群总算得到了退却的命令,撤到了新的防御地区。

  苏军连续3个月的大规模进攻,使德军处境越来越严峻。蔡茨勒主张战线再缩短三分之一,从而给统帅部腾出庞大预备队。但是希特勒不同意这种能节省兵力,战役上又有利的计划,不言而喻,他的防守欠考虑政治和经济理由。到11月份,德军第二集团军左翼在戈梅利地域被苏军截断,中央集团军群长官和蔡茨勒作了一切努力,也未能使希特勒准许撤退。结果不但丢了防御地区,而且损失极大。希特勒不准任何战场上的德军撤退,但任何地方的德军都在撤退,因为苏军攻势强大得难以抵抗。到1944年上半年,由于德军数败,希特勒频频撤换高级将领,对蔡茨勒这位参谋总长也渐渐失去了信任。因为该总长总是提出退却的建议和警告。然而,蔡茨勒如果不想毁于凭职业特点进行的无休止的抗争,那他要么哑口无言,要么就应该辞去职务,不管那样会对他本人产生怎样的后果 [2] 。

  战败去职

  1944年6月14日,德军陆军总参谋长蔡茨勒召开了有各集团军群和集团军参谋长参加的会议,推测苏军的主要进攻方向。结果否定了中央集团军群的报告,蔡茨勒与希特勒都认为苏军攻击重点在北乌克兰集团军群正面,并把大部分坦克部队都集中向那里。但是,实际证明德军总参谋部和希特勒都错了。苏军打击的重点恰恰在德军中央集团军群的正面。中央集团军群由于没有坦克部队的加强,迅速被击溃。十天之内,三个集团军陷于被围歼的境地。如大梦初醒的蔡茨勒很快了解到危险的严重性,并认为所发生的战事在意义上已远远超出中央集团军群的范围。因此必须定下适应整个东线范围的决心。他向希特勒建议,只能定下这样的决心:把一直还在波洛茨克--纳尔瓦一线防守的北方集团军群撤到陶格夫匹尔斯、里加一线,腾出一个集团军加强中央集团军群北翼。希特勒用置若罔闻的态度来对待他的总参谋长这一较明智的主张,所以在东线德军的历史上又开始了新的悲剧。到7月德军中央集团军群的大部分部队走向了灭亡,北方集团军群也被切断了退往东普鲁士的道路,北乌克兰集团军群被逐过了维斯瓦河与布格河,南乌克兰集团军群也在节节败退。

  东线德军被苏军打得焦头烂额的时候,西线德军最难过的日子也来临了,盟军在一系列的作战之后,于1944年6月6日发起了诺曼底登陆战役。此前,希特勒一心想打败布尔什维克主义,始终没有认识到第二条战线将带来的危险。他拒绝了西线最高将领龙德施泰特元帅和隆美尔元帅的请求,即巩固东线,将一些师调往法国以打败盟军。这样就使盟军的对手只有兵员不足的56个德军师,而在苏联,德军投入了157个师。德军总参谋部偏重苏德战场的作战计划,也负有不可推卸的战败责任。

  诺曼底登陆战役开始前,盟军在时机、地点和使用的手段这三方面展开了一次大规模的、精心策划的欺骗活动,并向敌方散布了大量的假情报。盟军还破译了德军的通讯密码,并制造了一种系统能够即时把德军的密电解译。而蔡茨勒的总参谋部始终认为德国的密码是用机电组合方式编制的。这种代号为“谜语”的密码绝对不可能破译,因为据他们计算,一位最有经验的破译专家在当时还没有计算机的情况下,用几辈子的时间也无法译完所有方案。可正是这种“谜语”和那些假“军舰”、假“军队”及40多名双重间谍的假“情报”,使蔡茨勒和他的元首陷入了假的迷魂阵中,从而把大多数部队按盟军希望的那样部署在了加来一带。

  更糟糕的是希特勒没能及时解决龙德施泰特与隆美尔两位将领关于坦克部署的最佳方案的争端,在放在前线还是放在后方的问题上犹豫不决。而蔡茨勒身为总参谋长又不想多言。6日早晨,在空空荡荡的英吉利海峡沿岸睡大觉的德国官兵,在天刚蒙蒙亮时醒来,看到的是海面上一直布到远处天际的密密麻麻不计其数的舰船。

  盟军此刻出动了37万名陆海军官兵,分乘5300艘军舰和船艇,直奔诺曼底海滩。炮弹像雨点般倾泻而下,成百上千的登陆艇穿过风急浪高的海面疾进。6时30分时,15000名美国、英国和加拿大步兵在两栖作战坦克的支援下,在若干地点冒着德军的猛烈火力登上滩头,并向他们面前的德军工事防线发动突击。同时,大批美国和英国的伞兵也在这块长50英里的突击登陆区的东西两端跳伞着陆。12000千架飞机隆隆地飞在空中,朝德军阵地成吨成吨地扔下炸弹,进行“地毯式”的轰炸。一时间,海水被鲜血染红,大地在呼啸声中战栗。盟军在与德军展开的残酷较量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当天就有上万名士兵倒在了海滩上或淹死在海浪里,伞兵空降师只剩下不到40%的战斗力,美军空降八十二师伤亡率达76%,一○一空降师副师长唐·普拉特将军阵亡,盟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将军为此泪水盈眶。但他们终于把希特勒德国“坚不可摧”的“大西洋防线”打开了第一个缺口,攻入了欧洲大陆。

  情况不明的德军指挥机关迟迟没有行动,蔡茨勒和他的总参谋部的注意力全在加来方向,还以为诺曼底进攻只是佯动。隆美尔元帅这一天正在驱车返回拉罗什吉永的途中,他的指挥部找不到他。最先正确反应过来的龙德施泰特元帅紧急要求调动两个坦克师立即投入反击,好把登陆的盟军赶下海去(隆美尔早就主张必须在战斗开始后的几小时之内把入侵者赶到海里,这是海防战原则)。可是这两支部队不归他管,需要得到元首批准。他找蔡茨勒想办法,蔡茨勒又去请示希特勒,而希特勒正在睡觉,一觉睡到中午。不敢惊醒元首好梦的蔡茨勒在此时负有一定的拖延时间的责任,不管他把责任推到最高统帅部的谁人身上。这一拖延是致命的,等到批准,坦克师就来得太晚了。英军参谋长阿兰布鲁克子爵事后对一群惊呆了的将领们说:“我真想同他(希特勒)握手,他对我们来说能顶40个师”。

  盟军横渡英吉利海峡开辟第二战场后,使德国处于被迫在东西两线作战的困境,为德军的最后彻底失败敲响了丧钟。此时的蔡茨勒深深理解了他的前任哈尔德认为面前的敌人是不可战胜的道理,这时敌人已变成了两个。东线的敌人是世界上最顽强的,据在前线作战的人员描述,苏军的许多坦克和飞机上写着:“为了季娜伊达,图斯诺洛博娃战斗!”那是位女卫生员,她从战场上救出了128名伤员。在1943年争夺戈尔舍奇诺耶火车站的战斗中,她身负重伤,失去了双手和双脚,但她仍在广播里号召苏联人同德军战斗到底。西线敌人的顽强也不亚于东线,在争夺诺曼底的奥马哈海滩的战斗中,盟军一个最先登陆的连队在德军猛烈的火力下伤亡惨重,一个上尉军官已中弹倒下,还激励士兵越过防御障碍进攻,他高喊着:“带着铁丝剪前进!”

  如此顽强的对手已十分可怕,对方的武器装备更让人心惊,盟军的飞机飞过天空,就像天空中有一座大工厂一样,发出震耳的隆隆声。如果说在东线,德军与苏军是人与人作战。那么在西线,就是人与机器在作战。德军打的每一枪,都会遭到对方以百倍的火力还击。那夏季阳光下遍野的德军阵亡者尸体无人收埋,尸臭就连驾驶轻型自行火炮、飞行驾驶员都能嗅到。

  蔡茨勒精神状态极不好,加上他未能避免作为一个军人同“元首”之间发生的激烈冲突。艰难的抗争最后使他决心摆脱这种境地,7月里他终于写了辞职请求。希特勒其实很早就失去了对蔡茨勒的好感,巴不得他能尽快离职。接到这位参谋总长的辞呈后,立即免去下他的职务,任命坦克兵总监古德里安上将接替了他。

  以唯希特勒之命是从而又常同希特勒发生冲突的、矛盾的蔡茨勒,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被捕,送交纽伦堡受审,后被释放,死于1958年。

  他曾留下一部分反映他任德军陆军总参谋长那一时期的日记手稿,对二战期间德军的活动有很大的参考价值,特别是他记录的其参谋总部的活动,对军事研究很有作用。

蔡茨勒的简介
蔡茨勒的生平
相关人物
其他C开头的人物 更多
德国其它的人物
最新人物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