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武资料


1770-1823

  中文名:路易斯·尼古拉斯·达武

  外文名:Louis Nicolas Davout

  别 名:钢铁元帅

  国 籍:法国

  出生地:勃艮第省、安诺克斯城

  出生日期:1770年5月10日

  逝世日期:1823年6月1日

  职 业:近卫军司令、陆军大臣

  军 衔:元帅

钢铁元帅——达武

  由于出身军人世家,达武从小就进入家乡的军校,接受严格的军事教育,如击剑、射击、骑术等等,但是家道中落,连马都买不起。1779年3月3日,达武的父亲在打猎中意外身亡。同年秋天,他告别母亲进入欧塞尔军校学习。1785年9月27日,年仅15岁的达武进入巴黎军校学习,而之前的9月1日,对他影响了一生的拿破仑从这里毕业了。1788年达武毕业后,进入其父亲的团中任少尉。1790年,身为贵族的达武因为参与反王朝的起义而被拘捕。1791年获释后,升任第三志愿军营的中校营长。1793年3月18日率该营参加了内尔温登之战。8月因故被迫离职。1794年恢复现役,于1795-1797年间在莱茵军团中指挥一个骑兵旅,这时他的军衔是准将,年龄是25岁。1795年9月20日在曼海姆之战中被普鲁士军队俘虏,经交换获释。1798年3月28日,受好友德塞将军的推荐,达武被拿破仑召入远征埃及的队伍。在埃及,他指挥骑兵旅参加了7月21日的金字塔会战,表现出色。1799年1月22日,德塞将军率领的5000名法军在萨姆胡德与13000名埃及军队遭遇,达武在敌人被法军的步兵方阵拖得筋疲力尽后率领骑兵突然而猛烈地突击,将其彻底击溃。2月12日,达武独自率领第22猎骑兵团和第15龙骑兵团在提弗再次击败埃及骑兵。7月25日又参加了阿布基尔会战。由于拿破仑的回国和继任司令克莱贝尔将军被暗杀,远征军处境困难,最后向英国投降,条件是允许法军回国。1800年,法军在返回法国途中被英国海军扣押,达武等将领在一个月后获释。7月3日晋升少将,受命指挥意大利军团的骑兵。1801年7月升任骑兵总监和近卫军指挥官。这些突如其来的恩宠据信与德塞将军在马伦哥会战中的阵亡有关,拿破仑以此来表达对德塞的怀念。1803年负责在布卢杰斯训练新兵。1804年5月19日,34岁的达武被拿破仑一世晋升为帝国元帅和近卫军司令,他是所有法兰西第一帝国元帅中最年轻的一位。

  1805年8月,帝国与第三次反法同盟的战争爆发,达武作为第三军(33000人)军长随皇帝进攻奥地利军队,参加了对乌尔姆奥军的包围战。11月8日在玛丽亚米尔之战中担任右翼,为作战胜利立下了殊勋,之后负责与第八军一起镇守维也纳。12月1日,在接到命令后,经过连续36个小时的强行军从维也纳赶到144公里以外的奥斯特里茨,充任右翼的预备队。在12月2日的奥斯特利茨战役中,当由第四军担任的右翼被俄将布霍夫登突破之后,达武率部向联军的左翼反复冲击,遏制了联军侧击的企图。双方(法军约1万人,联军33000人)在几个小村子里展开拉锯战,达武巧妙的让少数散兵躲在村庄里骚扰,在村庄之间构成交叉火力,当敌人散开时再从侧翼发动反击,这种布置吸收了联军的每次冲击。在久攻不下的情况下,驻守普拉岑高地的柯罗华特按捺不住,率25000名奥军冲下高地,企图联合进攻法军右翼。皇帝立即命令苏尔特元帅占领了这个高地,将联军分割成两半而且使其腹背受敌,在其他联军溃败后,达武和其他法军部队夹击左翼联军,将其彻底击溃。在1806年的耶拿-奥厄施泰特战役中,普王和总司令布伦瑞克留下两个军团在耶拿被拿破仑一世亲率的法军痛击,自己却率领主力从爱尔伏特和魏玛向北撤至奥尔施塔特,这时已经占领了瑙姆堡的达武军奉命前往耶拿以北的阿波尔达,威胁敌军左翼。恰好在14日6时,达武先头部队古丁师抵达奥尔施塔特东北的汉森豪森村,遇上了普军主力的前卫施美陶步兵师和布吕歇尔骑兵师。古丁师立即构成方阵,集中火力打退了普军的4次冲击。10时许,双方的后续部队先后赶到,但普军有58000人,而法军仅有27000人,达武部队处境危急。幸好普军呆板的密集型"线式战术"在达武军灵活机动的火力杀伤下屡屡受挫,而其总司令布伦瑞克又极不冷静,竟然亲率一团掷弹兵冲锋,,结果被子弹击中双眼,造成致命重伤,被抬出战场,师长施美陶和指挥骑兵的威廉亲王也先后阵亡,没有有效指挥的普军各师各自为战,很快处于不利地位,普王只得下令向魏玛撤退。在撤退途中,又正与遭到缪拉元帅追击的耶拿战场上的残兵迎头相撞,两股败军合在一起,仓皇溃逃。达武军共消灭普军15000余人,缴获了115门大炮,自己损失7000余人。这次胜利之后,他的第三军被认为是法军的精锐部队和中坚力量。12月26日,达武军和苏尔特军、奥热罗军一起进攻坚守戈维明的俄将霍夫顿,由于没有统一指挥,虽然经过一天激战终于迫使俄军放弃了阵地,但法军损失也很大。1807年2月7-8日,在艾劳会战中,当法军遭到俄军重创时,达武军克服了风雪的阻挠,成功地迂回到敌人左翼完成包抄,使俄军受到夹击;但自己也遭到俄军和莱斯托克的8000名增援普军的夹攻。最终,法军的意志战胜了敌人的意志,午夜之后,失去信心的联军撤退了,达武又一次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自己也受了伤。6月,达武军和一、四、五、八军一起挫败了俄将巴格拉季昂的攻势,压挤他们退进海尔斯堡要塞,接着和第四军一起迂回俄军右翼,迫使俄军放弃了多年经营的要塞。7月7-9日,经谈判签署《蒂尔斯特条约》后,达武被封为华沙大公国军政总督,他对当地居民很严厉,而且向他们征收重税,使波兰人对他抱有极大的敌意。由于达武在作战中的坚韧顽强,被士兵们称为"钢铁元帅",皇帝也没有吝惜对他的褒奖,在1808年3月,封他为奥尔施塔特公爵。

  1809年4月9日,奥地利乘法国被西班牙拖住了手脚之机入侵法国的盟友巴伐利亚,第四次对奥战争爆发。为了避免达武军(45000人)和巴伐利亚军在会合之前被各个击破,皇帝命令达武沿多瑙河右岸撤退,但达武在接到命令的次日才开始行动,结果与奥军前卫遭遇并发生激战,幸亏奥军主力未能及时跟进,达武得以逃脱一场灭顶之灾。4月21日,奥军主力对在雷根斯堡和埃克缪尔之间的达武军和巴伐利亚军发起全面进攻。但该地区丛林密布、河谷纵横,易守难攻。奥军虽兵力占优(66000人),但只能零星地投入兵力,结果达武不但守住了阵地,还巧妙地适时反击,逐退了奥军。4月22日,法军援军赶到,达武发起反攻,将奥军完全击溃。这次战斗法军仅损失5200人,奥军却损失了1万多人。在7月5-6日的瓦格拉姆会战中,达武军担任右翼,渡过鲁斯巴赫河,在包抄了整个奥军左翼之后,向奥军结合部瓦格拉姆合围,配合主力将奥军击败。为奖赏其功勋,8月15日,皇帝封其为埃格缪尔亲王。1810年,达武任莱茵军队司令及地区总督,他严格执行了皇帝的大陆封锁令,甚至连皇帝的密友布里昂的投机倒把他也不留情,致使其被撤职,赃款被没收。1811年,虽然达武极力反对征俄,皇帝还是任命他担任易北河第一军(70000人)军长,作为远征俄罗斯的先锋。虽然达武军两度切断巴格拉季昂军团的退路,但由于负责配合的威斯特伐利亚国王热罗姆(皇帝的幼弟)的无能,使得俄军逃脱,皇帝遂任命达武指挥整个右侧卫军,而热罗姆由于不愿屈居达武之下而弃军回国。由于俄2个军团集中到了斯摩棱斯克,8月15日,达武军开始进攻该城。战斗十分惨烈,双方都损失惨重,最后,俄军于17日撤退,法军占领了斯摩棱斯克,但是俄军炸掉了城内的军火库并纵火烧城,法军付出重大代价只是占领了一座空城。8月19日,法军在瓦卢迪诺追上了俄军巴克莱军团,双方激战终日,由于断后的朱诺将军贻误了战机,使得遭到重创的俄军又逃走了。9月5日,缪拉元帅的骑兵前卫在博罗迪诺村遭到俄军阻截,位于法军右翼的达武随即赶到展开强攻,于夜幕降临时拿下了俄军左翼的支撑点舍瓦尔季诺棱堡,皇帝把它作为了自己的指挥所。虽然达武建议大纵深迂回包抄俄军较弱的左翼,但皇帝担心俄军溜走而决定正面进攻,命令达武军和内伊军正面进攻敌人左翼的谢苗诺夫斯卡亚棱堡群。在9月7日的血战中,虽然法军相继攻占了一线和二线阵地,但损失惨重,达武自己也负了重伤,这场消耗战得不偿失。10月24日,俄军向头天晚上被法军占领的小雅罗斯拉维茨进攻,战斗持续了一整天,该城八易其手,最后,达武率领两个师赶来增援,最终占领了城市。由于皇帝拒绝了达武提出的经南部产粮区撤退的建议,法军在原路返回时除了与俄军进行不断地战斗,还遭受到饥饿、疲劳和严寒的折磨,减员严重,而指挥后卫的达武军作为全军之翘楚仍保持着战斗力,多次抵挡住俄军的追击。11月3日,达武军在维亚济马被包围,在博阿尔内军团和波兰军团的救援下,达武指挥部队对俄军形成反包围,迫使其撤离大路,并与其激战10个小时,保证了法军辎重的撤离,此后将后卫指挥权转交内伊元帅。11月16日,克拉斯诺耶之战,由于法军分散在各居民点休整,结果后卫被俄军分割包围,走在最后的内伊军几乎全军覆没,皇帝指责达武未能及时救援,将他撤职,直到1813年德国战役期间,才再次被起用,重新担任第一军军长,不久又改任第十三军(3万人)军长,并负责收复被圣西尔元帅轻弃的汉堡。正在德累斯顿与普军对峙的达武接到命令,立即撤出了萨克森首都,但他走前炸毁了易北河上的桥梁。这惹恼了皇帝,因为保留桥梁可诱敌深入,为此达武遭到了皇帝在信中的责骂。在这里,达武毫不留情地贯彻执行了皇帝的命令:城市的财富被有计划地榨取;随后就把2万人驱逐出境,首先是青壮年,说他们危险,然后是老弱,说他们无用(据说有很多人因为冻饿而亡)。这个一度繁华的商业中心,变成了法国在北德意志的主要要塞,法国和丹麦把希望寄托于它,而一切爱国的德意志人则受它的激发而复仇之心更加强烈。在抵挡了联军长达一年的围攻之后,他收到了皇帝退位的消息,在路易十八的使者格兰德将军的劝说下,他交出了城市,隐退回到自己的庄园。百日王朝后又恢复现役。3月20日-7月8日,出任国防大臣兼巴黎防卫总司令(6月21-7月8日),在皇帝退位之后被迫撤出巴黎,退向卢瓦尔河。但在此之前,他要求联军保证不追究皇帝以及追随他的将领们,否则决不妥协,即使巴黎化为灰烬,联军和波旁王朝不得不同意他的要求,但并未遵守诺言。

  王朝复辟后,达武被剥夺了贵族称号,监管流放至卢维耶。当然,因为他在军队中的巨大威望,也无人敢对他下毒手。1819年3月,由于乌迪诺元帅求情,他被恢复贵族称号。1823年6月1日,达武病逝于巴黎,享年53岁。

 

相关人物
其他D开头的人物 更多
法国其它的人物
最新人物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