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尔特资料


1769-1851

  中文名:尼古拉·苏尔特

  外文名:Nicolas Soult

  国 籍:法国

  出生地:圣-阿曼-德-贝斯蒂德

  出生日期:1769年3月29日

  逝世日期:1851年11月26日

  职 业:北方军团参谋长、陆军大臣

  军 衔:大元帅

拿破仑帐下的战术家——苏尔特

  苏尔特1769年3月29日生于圣-阿曼-德-贝斯蒂德,父亲是一位法律公证人。其父死后,迫于生计而于1785年4月16日参军。苏尔特镇定自若的特点以及对工作极其负责的态度赢得了其同事的普遍赞誉,因而提升很快。1791年升掷弹兵中尉,1793年升上尉,任步兵机动战术教官。不久任梅塞勒军团司令儒尔丹将军的副官。1793年他奉命率部强攻奥军在马瑟尔的营地,这是他第一次作战。儒尔丹对他十分器重,于1794年1月29日提升他为上校。不久调任勒弗夫尔旅长的参谋长,并参加了1794年6月26日的弗勒吕斯之战。作战中,他处事冷静,身先士卒,因此在11月被提升为准将,时年25岁。此后他继续担任已经升任师长的勒弗夫尔的参谋长,并在1799年4月晋升少将。当勒弗夫尔受伤回国休养时,任该师的师长。

  5月率该师并入新成立的多瑙河军团,在军团司令马塞纳的指挥下,参加了6月4-7日的第一次苏黎世之战和9月26日的第三次苏黎世之战,表现出色,充分展示了其军事天赋。1800年,随马塞纳赴意大利军团任职,并晋升中将。在与占绝对优势的奥军的战斗中,于4月13日率部突击敌军,在右腿负伤后被奥军俘虏。在马伦哥会战后获释,并返回法国疗伤。伤愈后被任命为皮埃蒙特军队司令,负责平息了该国奥斯塔地区的反法起义。1801年,任塔兰托及奥特兰托占领军司令,1802年又被任命为执政卫队四上将之一。由于卫队在纪律和训练方面的卓越表现,拿破仑于1803年任命他为圣奥默尔驻军总司令,实际上是负责为未来的战争秘密训练一支精锐。1804年5月19日晋升法兰西帝国元帅,时年35岁。

  1805年8月,苏尔特作为第四军(28000人)军长参加第二次法奥战争。在乌尔姆会战中奉命穿过奥格斯堡南进,渡过伊勒河以切断乌尔姆奥军与南部的交通线。当奥军的斯潘根师向南突围时,在梅明根被苏尔特拦截,全部被歼,其中有5000人和10门大炮被俘获。法军占领维也纳后,苏尔特与缪拉元帅的骑兵军、拉纳元帅的第五军奉命北渡多瑙河追击库图佐夫的俄奥联军。为完成这个任务,三位元帅一起走上维也纳城北大桥,谎称两国已经停战,要与守桥的奥斯贝尔公爵谈判。在奥地利人信以为真时,预先埋伏在桥头灌木丛中的法军突击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了大桥。

  在12月2日的奥斯特利茨会战中,苏尔特的第四军无疑是主角:先是"尽可能丢脸的"匆匆撤出奥斯特利茨村和普拉岑高地这两处要地;留下一个师坚守右翼,他自己则带着两个师借着浓浓的晨雾的掩护,潜入歌德巴赫溪东岸;在皇帝一声令下后,率领两个师攻占了几乎没有人防守的普拉岑高地,在联军的心脏部位打下一根钉子;第四军居高临下地发扬最大火力,先后击溃了反扑的联军第二纵队和第四纵队,并在近卫军、第一军和掷弹兵师的增援下开始反攻,彻底粉碎了联军的中央,激战中库图佐夫受伤,奥地利皇帝和俄罗斯沙皇也狼狈逃走;最后,苏尔特率领所部冲下高地支援右翼法军,将左翼联军也彻底击溃;至此,联军已经完全溃败。由于苏尔特卓越的指挥艺术,皇帝称赞他为"欧洲最好的战术家"。

  1806年10月,苏尔特率第四军(35000人)参加了与普鲁士的战争。10月8日,第四军在霍夫与普军首次交锋,普军的陶恩齐恩师不敌,被迫退到北面30公里的施莱茨,结果又撞上了法国第一军,在前后夹击下损失惨重,法军旗开得胜。10月14日,苏尔特率领第四军作为法军右翼参加了耶拿会战,他的作战成功对整个战役胜利起了主要作用。12月26日,参加了在普乌图斯克之战。在1807年2月7日,他指挥所部迂回俄军左翼,迫使俄军放弃艾劳镇。在次日的会战中,他与奥热罗元帅的第七军从正面进攻,由于突然风雪大作,逆风进攻的法军几乎睁不开眼睛,以致损失惨重、败下阵来。

  俄军乘机反扑,一度收复艾劳。在苏尔特的建议下,皇帝没有撤退,而是坚守阵地,直至深夜,俄军终于败退。在6月10日没有决定意义的海尔斯堡之战中,六个法国军在坚固的要塞面前血战一天而毫无进展,最后在苏尔特与达武元帅的第三军迂回守军右翼后,俄军才主动撤退,此战第四军遭受了重大伤亡,但没有休整就在缪拉元帅统一指挥下,直趋柯尼斯堡,于6月16日攻占了这个俄军在普鲁士的最后据点。当在弗里德兰会战中惨败的俄军逃到这里时才发现要塞换了主人,只得继续向北败逃,有如决堤的河水,一泻千里。

  31808年6月,苏尔特被封为达尔马提亚公爵,并受命指挥第二军(20000人),随皇帝开赴西班牙。11月10日,苏尔特在西班牙北部的布尔戈斯大败贝尔韦德拉所率的埃斯特雷马杜拉军(18000人),西军损失3000余人,30门大炮有20门成了法军的战利品,布尔戈斯也被法军占领。苏尔特在入城后,随即率领法军以胜利者的姿态进行抢劫和屠杀。一位法国军官写道:"教堂和修道院的坟墓全都被掘开,因为据说里面有大批宝藏。"当时服役于法军的塞古尔伯爵则做了如下回忆:"……我可以看到在大路上和附近的田野里都横七竖八地堆满了昨晚被杀的西班牙人的尸体……房门被强行打开,街头上尽是撕碎的衣服和毁坏的家具。"然而法国人没能得意多久,12月10日,约翰·摩尔爵士率领的英国远征军开始进攻孤立的苏尔特军,当时苏尔特的部队只有18000人,而英军有28000人,苏尔特只得赶紧向正在马德里的皇帝求援。12月21日,双方的骑兵在萨哈贡遭遇,法军被击败。12月24日,在得知拿破仑一世来援后,摩尔向西面的海港城市拉科鲁尼亚撤退,以便危急时从海上撤走。由于德意志情况不稳,奥地利蠢蠢欲动,皇帝于1809年1月17日回国,严令苏尔特继续追击英军,力求全歼。

  1月16日,得到内伊军支援的苏尔特在埃尔维那村赶上了英军,一场激战,摩尔阵亡,英军损失6000余人,但其主力则乘船脱逃。在赶走英国人之后,苏尔特率法军25000人,击溃了拉罗曼纳将军所率的西军,并顺势进入葡萄牙,一举攻占其北部城市布拉加。随后向葡萄牙主要港口城市波尔图发起攻击,以伤亡500余人的代价,于3月29日将其占领,而葡萄牙军队则损失了8000余人。这时苏尔特本应与维克托元帅协同占领里斯本,但两人却因为个人恩怨而各自为战。尤其是苏尔特在攻占波尔图后飞扬跋扈,不可一世,于是有些葡萄牙贵族向他献媚,怂恿这位法国元帅自立为王;而踌躇满志的苏尔特竟未加拒绝,这更使得他与其他几位元帅貌合神离。5月12日,威灵顿率领的英葡联军(英军2万余人,葡军3万余人)利用法军的麻痹大意,渡过法军后方的杜罗河突然袭击,苏尔特措手不及,在3个小时的战斗后即溃不成军,狼狈逃离波尔图。此战法军损失6000余人,丢弃了58门大炮和几乎全部辎重;更让苏尔特恼火的是途中遇到了内伊的部队,早就看不惯苏尔特的内伊嘲笑他带着的是一群拿枪的乌合之众,气得他拔出佩剑,要与内伊决斗,虽然被双方将领劝解,但此后两人形同仇敌,彼此都不放过任何机会在暗中给对方捣乱。在11月19日的奥康纳会战中,苏尔特挽回了部分名誉,他率领的30000名法军摧毁了阿雷萨加将军率领的53000名西军,西军有4000余人被杀,15000人被俘,而法军仅损失1700余人。11月29日他再败帕尔克将军所部,西军损失3000余人,丢弃9门大炮。1810年初,苏尔特率领4万余人离开马德里主动出击,到2月份,整个占领了安达卢西亚省并巩固了法国在这里的统治。

  1811年3月11日又拿下了西葡边境的重镇巴达霍斯,如果他率部由此西进,可直逼里斯本,让威灵顿的托里斯维德拉斯防线成为无用之物;但他却恋栈西班牙的财产,拒绝支援正在防线前苦战的马塞纳元帅,致使他的这位老上级最终战败。马尔蒙元帅接任了马塞纳的职务后,为了笼络苏尔特,促使其出兵,允许他在安达卢西亚聚敛了大笔财富。但战机已经失去,英将贝雷斯福特率军包围了巴达霍斯,力图拔除这个据点,解除里斯本东面的威胁。5月16日,为打破英军的包围,苏尔特试探攻击联军(32000人,其中英军7000人);法军击溃了西班牙军队组成的联军右翼,但对训练有素的英军步兵的攻势却被挫败,法军在损失了8000人后撤退,而联军的损失为7000人。此后苏尔特只得退守安达卢西亚,彻底失去了进军葡萄牙的机会。在1812年7月22日马尔蒙战败于萨拉曼卡后,苏尔特拒绝了约瑟夫国王的命令,径直退向巴伦西亚,致使英军轻取马德里。

  不过英国人也犯了错误,威灵顿在对布尔戈斯的围攻(9.19-10.22)中由于低估了守军,久攻不下,苏尔特和马尔蒙乘机集中兵力反攻,迫使联军撤出马德里,并损失了7000人。但是缺乏战略眼光的约瑟夫国王不顾苏尔特的劝告,执意要重返马德里恢复王位,没有继续紧追联军,结果威灵顿得以摆脱追兵,撤到西葡边境。这年年底,由于中欧战云密布,苏尔特被调到德国任近卫军指挥官,并参加了1813年5月20-21日的包岑之战。但在6月12日,由于西班牙战局恶化,他又再次奉命回到西班牙收拾残局。7月11日,苏尔特出任驻西班牙法军总司令,皇帝命令他收复西班牙和葡萄牙,这是一个不实际的任务;苏尔特面对威灵顿的9万部队,而他手下只有53000人能够投入战斗。在此后陆续发生的比利牛斯山区的战斗中,法军虽使尽浑身解数,但回天乏术。先是在索芬伦之战(7.26-8.1)中失利(法军损失13000人,联军损失7000人);接着英军在8月底攻占了法西边境重镇圣塞瓦斯蒂安。

  10月7日,威灵顿率部横渡达索河向法国进军。而苏尔特的部队不断被抽走增援皇帝,已不足5万人,只能尽力迟滞联军。11月10日,苏尔特企图围歼在尼维尔的一支英军分遣队,威灵顿赶来增援,双方损失都很惨重,联军的45000人中损失了5300人,法军的18000人中损失了4500人。最后法国人支持不住了,苏尔特只得在丢弃了59门大炮后逃走。1814年2月27日,养精蓄锐后的威灵顿再次发动攻击,从水陆两路进攻法国的奥尔泰兹,苏尔特在损失了4000人后弃城逃往图卢兹以避免被围歼。威灵顿在3月17日攻占波尔多后转向图卢兹进发。4月10日,联军发起强攻,在付出了6700人伤亡的代价后攻占该城,苏尔特损失了4000人,但威灵顿并没有达到歼灭其的目的。两天后,得到拿破仑一世退位的消息,双方停战。

  1814年12月3日,苏尔特就任波旁王朝陆军大臣,但他在内心仍然忠于拿破仑。拿破仑复辟后,任命他为北方军团参谋长,这被认为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苏尔特性情疏懒,缺乏条理,不适合担任参谋长这个需要谨慎精细的位置,而更适合做一名战地指挥官。在1815年战役期间,他老是犯错,给法军的调动造成了很大麻烦;在滑铁卢会战时,由于他具有与威灵顿作战的丰富经验,提出了集中兵力消灭英军的建议,可惜由于皇帝的轻敌而未被采纳。波旁王朝复辟后,苏尔特于1816年1月被流放至塞尔多夫,直到1819年被允许回国。1820年恢复其元帅军阶。1830-1834年任陆军部长。1839年任外交部长。后两度出任内阁总理(1832-1834年和1840-1847年)。1840-1845年,他再度出任陆军部长。1840年,当拿破仑一世的遗体运回巴黎时,他最后一次瞻仰了皇帝的遗容。1847年9月15日退休后,他接受了最后的荣誉--成为法国历史上仅有的四个大元帅之一。1851年11月26日,病逝于自己的庄园苏尔特堡,享年84岁。

  苏尔特是一位优秀的战术家和称职的战略家、卓越的训练专家和管理者。在危急时刻,他能镇定自若,并迅速果断地提出对策。他的缺点是政治投机、贪财,而且性格高傲,与人无法相处。虽然在同威灵顿作战中因为行动迟缓而被打败,但他仍是皇帝在西班牙战争中最好的指挥官,而且如果在1813年以前他就被授予最高指挥权的话,战果会更佳。在后来的从政期间,他得到了法国人的厚爱,甚至以前的敌人也敬重他

 

相关人物
其他S开头的人物 更多
法国其它的人物
最新人物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