銮披汶·颂堪资料


1897-1964

中文名:銮披汶·颂堪

外文名:พิบูลสงคราม、จอมพล ป. พิบูลสงคราม

别 名:贝·奇达桑卡,永年宰相

国 籍:泰国

民 族:华泰混血

出生地:泰国暖武里府

出生日期:1897年7月14日

逝世日期:1964年6月12日

职 业:军人,政治活动家

毕业院校:曼谷陆军军官学校

信 仰:佛教

主要成就:推翻泰国君主专制

                动泰国工业发展

                泰人民族国家建设

                提高民族素质与精神、维护女性权益

代表作品:《唯国主义信条》

政 党;人民党、玛兰卡西自由党

銮披汶·颂堪——泰国总理

  銮披汶·颂堪陆军元帅(泰语:พบลสงคราม、จอมพล ป. พิบูลสงคราม拼作Phibunsongkhram、Phibul Songkhram或Pibul Songgram,1897年7月14日-1964年6月12日)泰国总理(1938年—1944年,1948年—1957年)1934年9月22日-1944年8月5日、1947年11月8日-1957年9月17日泰国实际上最高统治者,泰国军事独裁者。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祖先是华人,祖籍广东潮洲,父亲姓“吴”。銮披汶·颂堪在泰国政坛上的巨大影响力,被人们尊称为永年宰相。銮披汶·颂堪是泰国历史上最具有争议的国家领袖,尤其是二战期的亲日政策和权力垄断、战后的虚弱,后世更是对他的功过各执一词。不过,作为民族主义者和宪政主义者,披汶维持了宪法、三权分立的存在,在泰国民族国家建设中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有力地给泰国注入了鲜活的动力。披汶其从政生涯横跨专制时代末期、第一波民主回流、大萧条、立宪革命、训政、太平洋战争、自由泰时期、东西冷战初期、万隆会议以及民主试验时期,在泰国现代历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披汶是在泰国历史上少数够留下自己印记的人之一,他的发家史堪称平民政治精英的成功典范。他原来名叫贝·奇达桑卡,他于1897年7月14日生于泰国暖武里府一个卑微的农民家庭,12岁时被送往曼谷陆军军官学校学习,1914年毕业后选择加入了炮兵,1916年开始深造,这决定了他未来人生的命运。他在深造期间以第一名的成绩获得了1924年去法国枫丹白露军事学院学习的机会,在法三年间,披汶积极地去质疑君主专制,接受了民主主义和国家社会主义的熏陶 ,成为了一个进步军人。同时披汶结识了比里·帕侬荣、萨乃·尼育瑟、巴云·帕蒙门迪等主张革命推翻专制政府的学生,其中意味深长的是披汶与比里的友谊,两人在之此后数十年的岁月中因为政治立场与主张而分道扬镳,成了彼此间最强力的竞争对手,乃至一度反目成仇,但又在各自失势或得势时惺惺相惜,放对方一条生路。到了晚年,两位末路人后悔了早年的决裂,开始试图挽回这段友谊,这当然也是后话了。披汶在法期间的经历是受益扉浅的,这三年的见闻为披汶从目光短浅的普通尉官成长为一个有远见而且锐意进取的领䄂奠定了扎实而深厚的基础。

  声名鹊起

  1927年回国任高射炮兵总监兼参谋军校讲师,1928年被国王给予爵名:銮披汶·颂堪(他后来把銮披汶·颂堪作为自己的名字,在1942年废除爵位后更名贝·披汶颂堪),同年成为六个人民党的创始人之中的一个。在1932年参与披耶·帕凤、比里·帕侬荣发动立宪革命推翻君主专制,先是成为了玛奴巴功的内阁成员,然后又在1933年和披耶·帕凤一起发动6·20政变,成为披耶·帕凤的嫡系。披汶又在1933年10月平定保皇党叛乱的战争中显示出自己非凡的军事才能,次年被任命为国防部长,陆军副总司令,1935年出任陆军司令。接下来的三年时间中,披汶以深孚人心的新人身份、四次遇刺大难不死带来的神秘感,以及他个人在议会中的上升,结束了军人集团内的组织与思想混乱,有效提高了民党军官派的凝聚力与执行力。

  正式上台

  1937-1938年,由于很多王室土地被以很低的价格卖给了高官,引发了一个关于王室财产管理的丑闻震惊了曼谷。政府被迅速击倒,三个部长失去了国家委员会的职位,披耶·帕凤则辞去总理职位,退出了公共生活,他毫无疑问是厌倦了无休止的斗争。这年11月12日,暹罗全国举行立宪革命后第三次大选,35%的选民参与投票,选出91位议员,接着国防部长披汶通过一次压倒性胜利的国会选举(111票同意,2票反对)成为了总理。

  而1938年12月16日披汶正式成为总理,他主持着一个25人的内阁,其中有15位军人。在一个月内,披汶又逮捕了40位政敌并且经过可疑的合法审判,通过国会投票处死了十八人,这是一个多世纪以来暹罗第一次明确的政治正法。有众议员批评披汶独裁,披汶反驳道:“就杀18个人,还能算多吗?法国大革命时砍下的头装车都能排成队”。披汶还批评君主,起诉他滥用皇家财产。披汶还把训政期从10年修改为20年,这所有的行动都在加强他的权威。不久以后,披汶把暹罗改名泰国,他致力于用自己的权力来建立一个新的民族,而非一个国家。

  1939年6月24日,暹罗国民议会决定将国名由“暹罗”改为“泰国”(MuangThai),英文国名由“Siam”改为“Thailand”。“泰”在泰语中是“自由”、“独立”的意思,“暹罗”一名则来自梵语,意为“黄金”。废弃这一使用了13个世纪的古老国名,无疑与当时暹罗的沙文主义和民族主义倾向有关。泰国的民族沙文主义者还提出了“大泰国”的口号,认为老挝人、越南的孟族、中国的傣族、缅甸的掸族都属于“人种学上的泰族”,打算把“3000万有泰族血统的人”全都联合在“大泰国”之内,在中南半岛建立一个强大的资产阶级国家。披汶如是解释:“通常而言,国家的名称都是以该国主体民族的名称命名的……我们是泰族……显然暹罗并不适合我们的民族……如果有(庞大数量的)移民定居我国,那么,或许千年之后,我们可能将无法再分辨暹罗究竟是泰人的,还是华人的,抑或是其他人的国家……”

  亲日领袖

  1941年12月1日,东京方面打电报给日本驻泰国大使坪上贞二,指示他同泰国政府开始进行关于缔结军事同盟的谈判,或者至少允许日本军队和平地通过泰国的领土。尽管披汶去东部边境巡视军事设施、不在首都,但谈判还是很快开始了。泰国政府拒绝了日本大使所提出的要求。同一天,英国远东当局从美国人那里得到日美华盛顿谈判破裂的消息。12月4日深夜,英国驻西贡领事得知驻印度支那的日本船队已经离开金兰湾,向暹罗湾方向驶去。

  1941年12月7日(夏威夷时间为6日)晚上,日本大使坪上在使馆内设宴邀请泰国政要,除了不在首都的披汶总理外,泰国内阁、国民议会和军方要员大多出席了日本人的宴会。宴会举行到半夜时,坪上突然把脸一沉,下令关闭使馆大门,将泰国的达官要员全都扣留在使馆内,随后向其提出允许日军进驻的交涉要求。当天夜里,曼谷的日侨妇女老幼早以“观看电影”为借口在日本人学校集合,随后趁夜溜上了停泊在曼谷港的“巴达维亚丸”号商船。日侨中留下来的“在乡军人”摇身一变,全都穿上了军装,以“纳凉”为借口,分别乘坐20多辆汽车到湄南河口和曼谷港码头接应日军登陆部队,为其引路。一夜之间,曼谷满城满街都是身穿黄军装的日本军人。12月8日凌晨1时30分,日本海军、饭田祥二郎指挥的日第15集团军主力越过法属印度支那与泰国的边境,并解除了边境泰军的武装。披汶·颂堪闻得日军登陆的消息后,连夜乘车赶回曼谷,于上午9时下令各地守军停止抵抗。

  1941年12月11日上午,披汶·颂堪与日本大使签署了临时的攻守同盟协定,并于当年12月21日在曼谷王宫佛寺内的玉佛面前签署了正式的《日泰同盟条约》,日泰结盟。一个月后的1942年1月25日,泰国对英、美宣战,是什么因素使披汶如此轻率?或许他们认为日本将在战争中获胜,泰国最好的选择就是跟随潮流,或者说他们更大胆地猜测通过一种与日本的友好,能保留更多的独立,更好地保护人民。不管怎么说,日泰结盟使比里离开政府,社尼·巴莫则拒绝向美国宣战。而是在美国建立了自由泰政府。战争的第一年充满了激动与热情,当看到欧洲人从他们已经拥有了100多年的殖民地抱头鼠窜似地逃亡时,泰国人长期以来对西方的技术与现代化的痴迷和尊敬大大地削弱了。日本人在以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法击败西方。泰国成了一个新世界秩序的共同参与者,以平等的身份,而不是以“棕色小兄弟”的身份参与,因为此刻的亚洲东部,从堪察加到澳大利亚与印度边界,泰国是唯一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也是唯一一个与日本平起平坐的、被国际普遍承认的宪政国家。泰国甚至发动了一场他们自己的军事征战,并在1942年5月征服了缅甸景栋。日本还把马来亚北方的四个马来邦(玻璃市、吉打、吉兰丹和丁加奴)转交给泰国,披汶的声望达到了鼎盛,随着轴心国在1943年的败退,泰国与日本的同盟关系动摇了,一些最死硬的亲日分子,如号召对华人进行种族灭绝的銮威集·瓦他干,被排挤出了政府。

  退潮放逐

  战争给泰国经济造成了不小的问题。国内冲突不断,且企业之间经常出现恶性竞争现象。纳粹德国曾频繁地采购泰国产品,但是一度由于海运问题难以解决而停止采购,泰国的经济只能依靠日本。但是泰国所需要的欧美商品,日本同样需要,而且日本所能提供的资源由于战争的原因变得越来越少。泰国国内商品开始出现短缺现象,物价飞涨、黑市泛滥、走私和囤积居奇。更糟的是,日本出台进口商品免税政策,进一步减少了泰政府的收入。随着战争的持续,士气和道德都败坏了。泰国国内冲突变得越来越极端。1942年12月,泰国民众与警察发生对峙,后来双方爆发枪战,此事件被和平解决,但是这意味着泰国的事态已非常严重。此事件也导致驻泰日军的指挥官被更换为中村晓人。随着战争的进行,日本逐渐失去了主动权,泰政府的立场也开始动摇。披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1942年他对参谋部长指出:“哪一方在战争中溃败,哪一方就就是我们的敌人。”当战局不利于日本,他也开始疏远日本。1943年11月,披汶没有亲自参与大东亚会议,即使东条英机在同年7月3日专程访问曼谷。但是,披汶的声誉在国内的下降速度完全超乎了他本人的想象。随着盟军逐渐加大轰炸曼谷的力度,泰国民众对披汶政府的信心在不断减少,有人开始怀疑他的外交政策。披汶离开曼谷,军队士气一落千丈。政府宣布,将曼谷民众迁移到北方疟疾横行的碧差汶,这个做法更导致了民众的困惑与不解。不满的不仅是民众。许多泰国王室成员和民党文官派也越来越厌倦披汶的统治,更多的精英开始支持反对派,如比里·帕侬荣。

  随着1944年7月18日东条英机下台,6天后的1944年7月24日,披汶向议会提案迁都计划(一个把首都暂时迁往碧差汶,并在那里起义的计划)和佛都计划(在北标附近建造出世界佛教中心),这两个劳民伤财的浩大工程被议会否决。心灰意冷的披汶提出辞职,于是议会发起了一次新总理投票,当投票结束,宣告泰国历史上六年时间的一个突然的结束。披汶得22票,宽·阿派旺得69票,宽胜选。1944年8月1日,披汶正式辞职,1944年8月5日 披汶又主动辞去了陆军司令职位。披汶在辞职后逃向了华富里府,他本可以招集忠于自己的军队发动政变,可披汶很冷静,他没有这么做。在过了一年多悠闲惬意的田园生活后,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1945年9月,披汶被社尼·巴莫逮捕,被列为甲级战犯。

  再次上台

  1946年4月份,最高法院停止了对披汶的起诉,因为大众认为自由泰政府出卖了国家,公共舆论有利于披汶。他被认为是面对日本巨大的压力,尽其最大的努力保护泰国的利益。不久披汶出狱,虽然他被无罪释放,但牢狱之灾让披汶意识到“金盆洗手”从而规避政治风暴的想法不切实际。他发誓要回归政坛,洗清二战的恶名。在媒体采访时他表示:“我曾在报纸上誓言不再从政,希望以此换取政治对手停止对我的攻击,但是他们在过去三年中从未停止过对我的攻击,因此,我认为是时候让公众回顾我的工作,从而能够自行裁判我的功过,为此,我将重返政坛,甚至不惜自食其言。”

  自由泰政府的无效率和腐败内斗使军人上台的可能性增加了,1946年6月9日,阿南达国王的死加剧了这种倾向。1947年11月8日,屏·春哈旺、帕敖·斯雅侬和沙立·他那叻发动了政变,他们不再自称为人民党而是简单地称自己政变团。披汶也被鼓动参与政变,但披汶仅仅在政变成功后担任了国防部长。军人没有把披汶推上台,因为他们意识到这将使泰国冒着遭国际反动的风险甚至更糟,所以他们把宽任命为总理,并暂时保留了1946年宪法。宽一开始运作得很好,并做好了大选的准备。1948年1月29日大选中,宽以微弱优势胜利了,而比里则结果惨淡。与此同时,泰国经济恢复了增长势头。1948年春,政变团眼看民主党和宽准备起草一份新的宪法,这个新宪法将进一步削弱军人的势力。最后政变团再一次使用武力,驱逐了宽。1948年4月6日,披汶成为总理。

  挑战跌出

  在披汶第二次上台时,冷战与铁幕己经拉开,这促成了美国和英国乐意在4月认可披汶政府。他像第一次上台那样发起了一次新的反华运动、把国号改成泰国、重新开始了国家建设并开始限制华人的经济主导地位,华人工会、学校、报纸和社区也是如此。与此同时,政变团屏-帕敖派系也开始打击自己的文官对手,那些彼认为是反政府并且与比里立场一致的人受到了骚扰和逮捕。但工会被开放并允许向资本家提议增加工资。1948年南部出现了伊斯兰大量叛乱,政府用大规模武力镇压了下去,披汶还通过解散地方议会重新选举的方法控制了地方政权。在统治之初,披汶就遭受到了两个对其权力的挑战。

  第一次是1948年10月1日,一些陆军军官不满政变团将屏少将提升至陆军司令、伽颂堪少将升为副司令,所以以奈特·克摩尧森少将为首的少壮派阴谋利用沙立与第三个妻子的婚礼发动政变,可他们的计划泄露了,60人被捕。此次镇压成功使沙立和帕敖更加靠披汶,并向披汶争宠,这正中披汶下怀。

  1949年2月26日,当海军企图将比里推上台时,更严重的暴力发生了,战斗在曼谷激烈地进行了三天,由于海军后援队未按时进京,政变功败垂成,被沙立平定。诉诸于暴力,比里失去了很多。同时,政变团中的警察总监帕敖决心采取了更严厉的方法来对付不同政见者和竞争对手。但对于披汶而言,自己过去部下和知己的背叛使其渐渐不再信任大多数人,即使是美国和政变团也一样。所以披汶小心谨慎地把中立主义文官调到自己身边工作、并无视美国反共的要求,继续包庇印支那流亡泰国的革命党人,直到美国开始给予经济援助、军事援助为止。

  宪政民主的表面形式仍然存在,民主党继续主导上下两院,而且它在1949年3月起草并颁布了一个新宪法,这个宪法规定上议院议会由国王任命,还给予了上议院拖延立法的权力。而且国王有权力直接颁布法律,之后再与国会讨论,堪称实君宪政。而披汶通过一个亲政府的党进行䃼选,并让其赢得了所有新席位。后来披汶把席位扩张到121席中的75席,这样披汶获得了下议院多数席位,虽然他仍不能通过上议院做什么。

  1951年6月29日,海军利用披汶在“曼哈顿”号挖泥船上举行庆祝活动发动了一场政变,扣留了披汶,他们把披汶匆匆带走,并且囚禁在旗舰“室利·阿育陀耶”号上,海军企图利用披汶作为人质逼迫军人下台。几个小时后,诱劝政变小组放弃权力的谈判开始了,但在不久后就破裂了。海军本以为羁押披汶可以达到“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效果,但第二天,政变团不顾披汶的生命安全,对海军发动了一次毁灭性进攻,陆军、空军与警察同海军战斗在曼谷,空军摧毁了“室利·阿育陀耶”号,还通过空军第8号公告要求披汶“勇于牺牲自己,以换取对那些妄图蒙蔽民众的叛乱者的成功镇压”。在它下沉时,披汶才得以泅水而去,他到达友军那边,通过广播呼吁停火,不久政变结束了。政变造成了一次严重的流血性惨案(3000多人受伤,1200多人死亡),由于政变海军被削减到了原来的四分之一,随后在沙立、帕敖、屏和空军上将荣纳法卡特的坚持下,政变团否定了披汶对海军的安抚政策,开始对海军进行彻底的政治清洗,大量的人被指控反政府遭逮捕,包括50位来自国立法政大学的学生。在这次政变是一个转折点,沙立·他那叻成为副国防部长,帕敖·斯雅侬成为了警察总长。披汶不安地主持这三头政治,最后渐渐地失去了与其竞争的能力。后来披汶重组海军,使海军成了支持披汶的中坚力量。

  下台与晚年

  1957年2月玛兰卡西自由党在大选上为了胜选通过欺诈、选举舞弊、胁迫和篡改选票等手段,披汶也默许了这一切。但由于在此前他的大张旗鼓,社会对这件事情关注度高,参选热情也高,再则,披汶、帕敖、沙立三驾马车之间早以貌合神离,因此贿选曝光率极高。最终披汶仅取得了162个席位中的85个,议会的多元化造成了政治磋商决策和协调执行能力降低,政府更加动乱。

  公众对这“肮脏的选举”的强烈反对迫使披汶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错误地任命沙立·他那叻维持公共秩序,当披汶政府在1957年8月和9月的一系列震荡中乱了阵脚的时候,事到了危急关头,披汶打算邀请社会主义者加入政府取代右翼军人的地位并且考虑是否与红色中国建交,这促使美泰关系迅速破裂。在应对东北部一场严重的干旱中政府向人们证明自己是无情和无能的,又在涉及帕敖·是暖耶的一场木材丑闻中它表明自己同样是腐败的。这些事情的过程中,统治集团迅速分裂,沙立成立极右翼联盟党,批评披汶政府的失败,由此沙立·他那叻迅速赢得了声誉,被称为是一个诚实、坦率的领导人。但披汶怎么也没想到1957年9月17日凌晨4点,沙立元帅会得到美国的支持,发动了一场不流血的革命推翻了他的政权,披汶逃亡国外。

  沙立本希望可以邀请披汶出任空头总理,可沙立没有想到,披汶的骨气与乃朴·沙拉信一样硬,他不愿做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披汶先后辗转柬埔寨和美国去了日本,在日本的那几年里,他多次想着回泰国,可都被可能发生的政治暴动和动乱给打消了。披汶在六十年代初出家印度比哈尔邦的菩提伽耶(Bodh Gaya),后来还俗。1964年6月12日晚上8点半,披汶在日本神奈川县相模原市的私人别墅中因为心脏病(还有一种猜测是中毒身亡)去世,结束了自己传奇的一生。

銮披汶·颂堪的简介
銮披汶·颂堪的生平
相关人物
其他L开头的人物 更多
世界其它的人物
最新人物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