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虎高琪资料


?-1219

本 名:术虎高琪

别 称:术虎高乞

所处时代:金朝

民族族群:女真

去世时间;1219年

籍 贯:西北路猛安

官 职:平章政事、右丞相

称 号:平南虎威将军

术虎高琪——金朝大臣

  术虎高琪(?—1219年),又作术虎高乞,金朝大臣。女真族。姓术虎,西北路猛安人。大定二十七年(1187年)充护卫。大安三年(1211年)蒙古军入关,他帅军入卫中都(今北京),升元帅右都监。贞祐元年(1213)因连战失利,惧为权臣纥石烈执中所杀,乃发动政变,杀执中。诣阙待罪,宣宗赦之,以为左副元帅,拜平章政事,任以国政。贞祐四年(1216年)升尚书右丞相。力劝宣宗伐宋,以广疆土,引起宋、金间连年冲突。兴定三年(1219年)为宣宗诛杀。

  人物生平

  少年勇猛

  术虎高琪于大定二十七年(1187年)担任护卫,转为十人长,出任河间都总管判官,又召回任武卫军钤辖,迁为宿直将军,授为建州刺史,改任同知临洮府事。

  泰和六年(1206年),攻打南宋,他和彰化军节度副使把回海防备巩州诸镇。宋军一万多人从巩州辘轳岭入侵,高琪奋力迎击,打败了他们,受赐银百两,各色彩锦十端。青宜可前来归降,诏令知府事石抹仲温和术虎高琪一同出界,和青宜可合兵继续进攻。金章宗对术虎高琪说:“你年纪还轻,近来听说在和宋军作战时奋力勇敢,我很高兴。如今和仲温一起出境攻打,如果成功,高爵厚禄,朕是不会吝惜的。”

  同年,金朝下诏封吴曦为蜀国国王,派术虎高琪为封册使。金章宗告诫他说:“卿喜欢读书又懂事,蜀人也听知你的盛名,不要因财物而动心,有失国家大体。如果跟从的人员有违礼生事的,你和乔宇严加观察回来上报朝廷。”出使回京,加封为都统,号称平南虎威将军。

  大败宋军

  宋将安丙派李孝义率领三万步骑兵攻打秦州,他先用一万人包围皂角堡,术虎高琪领兵救援。宋军在山谷列下阵势,以战车为左右翼,设下弓弩前来迎战。两军交战后,宋军假装败退。术虎高琪见宋军设有埋伏不能前进,便让军队后退以整顿阵容,宋兵又来战。先后打了五仗,宋军越加坚固,难以取胜。术虎高琪便将军队分为两队,一队出战一队休息,那部分战回这部分又出去接战,相互轮换。过了许久,他又派蒲察桃思剌悄悄带一部分军队上了山,从山上居高临下,前后夹击,大败宋军,斩首四千级,活捉几百人,李孝义这才解围而去。宋兵三千人占领马连寨准备进攻湫池,术虎高琪派夹谷福寿打败了他们,斩首七百余级。

  大安三年(1211年),累官至秦州刺史,带领飐军驻守在通玄门外。不久,缙山县升格为镇州,任命术虎高琪为防御使,代理元帅右都监,所领的飐军也分别各有赏赐。

  至宁元年(1213年)八月,尚书左丞完颜纲领兵十万在缙山设置行省,兵败。

  诛杀权臣

  贞祐初年,术虎高琪晋升为元帅右监军。闰月,金宣宗对术虎高琪说:“听说有关军中事务都要等待朝廷答复才办,这样能不失去机会吗?从今以后应当当机立断,我只是要求你们取得成功罢了!”

  当月,金宣宗下诏将术虎高琪的军队从镇州调回镇守中都南面,到达良乡时难以前进,便返回中都。他每次出战都失败,纥石烈执中警告他说:“你连吃败仗,如再战不胜,当以军法从事。”再出战果然又败。术虎高琪害怕被杀。十月十五日,术虎高琪带军队入京,进而包围了纥石烈执中的家,杀了纥石烈执中,提着他的首级到朝廷请罪。金宣宗赦免了他,并任命他为左副元帅,一起的将士都各有封赏不等。三十日,下诏说:“胡沙虎蓄谋叛乱,罪行显露,难以尽言。武卫副使提点近侍局庆山奴、近侍局使斜烈、直长撒合辇曾多次陈奏,正打算加以除去。斜烈将这个意图泄漏给按察判官胡鲁,胡鲁告诉了翰林待制讹出,讹出告诉了高琪,本月十五日将胡沙虎杀了。因为这件事怕臣民恐惧猜疑,故特广下书札,不隐匿内情。”议论者认为是术虎高琪擅自杀了胡沙虎,所以才发布这份诏书。不久,任命术虎高琪为平章政事。

  对答如流

  金宣宗在论及马政时,对术虎高琪说:“往年到西夏买马,现在西夏还肯卖吗?”术虎高琪回答说:“木波养了许多马,可以买到,收取边境部落的马匹,数量也不少了。”宣宗说:“把边境的马匹都收来,遇到危急时怎么办?”过了三天,高琪又上奏说:“河南各镇防备部队有二十多军,估计可以得到精锐骑兵二万,这样危急时也就够用了。”金宣宗说:“马匹虽多,饲养有一定方法,练习也有固定时间,详告各有关方面让他们多加留心。”

  贞祐二年(1213年)十一月,金宣宗问术虎高琪说:“所制造的兵器往往不能用,这是谁的罪责?”术虎高琪回答说:“军器的好坏在于兵部,材料物资则属户部,工匠则归工部。”金宣宗说:“要治罪,否则将会坏了大事。”金宣宗问杨安儿的事,术虎高琪回答说:“贼人据险固守,我让主将用石墙将他围在里面,这样就跑不出来,早晚可以活捉他。”金宣宗说:“可以加急进攻。如果让敌人力战突围,我军必有伤亡。”

  权倾朝野

  应奉翰林文字完颜素兰从中都商议军事回京,上书求见金宣宗,并请求屏去左右随从。过去有惯例,上奏秘密要事时就让左右退下。前些时候,太府监丞游茂因为高琪威权过大,朝内外都害怕,他常因此感到忧虑,便入见金宣宗,屏去左右密奏,请金宣宗加以抑制。金宣宗说:“既然已经委任了他,权力怎么会不重?”游茂回去以后心中不安,就又想交结术虎高琪,便跑到他家里上书说:“宰相自有制度,怎么能够因此而招致国君的猜疑,使天下人在背后议论。”他还怕术虎高琪不相信,又说:“我曾经私下见了皇上,他确实厌恶相公权力过重。相公如能任用我的话,我一定能够使皇上不怀疑,下面也没有人加以议论。”

  术虎高琪听说游茂曾经请求屏去左右向金宣宗奏事,心中怀疑,便将这事奏告金宣宗。游茂论罪应死,下诏免去死刑,责打一百杖,除名。从此凡是屏退左右奏事的,一定让一位近臣侍立于旁。当完颜素兰请求密奏金宣宗时,就将他召到近侍局,给他纸笔,让他把想说的话都写在上面。过了一会儿,宣宗在便殿召见他,只留近侍局直长赵和和在旁边侍立。完颜素兰上奏说:“近日,元帅府商议要削去伯德文哥的兵权,朝廷便下诏他统领义军。可是,他不肯接受改任的命令,元帅府已准备讨伐和逮捕他,朝廷却又下诏赦免了他,而且不让他的军队隶属于元帅府。不知是谁替陛下出的计谋,我在外面听到传闻都说出自平章高琪。”宣宗说:“你怎么知道这事出自高琪?”素兰说“:臣下见到伯德文哥送给永清副提控刘温的文书上说,差人张希韩从南京回来,说是副枢平章处理这事,已上奏让伯德文哥隶属大名行省,不必听从中都帅府的管束。刘温便将此事告知帅府。由此可见,术虎高琪和伯德文哥相互勾结,此事已清楚了。”金宣宗点了点头。

  完颜素兰又上奏说:“高琪原来没有多少功劳和声望,以前是因为怕死而擅自杀了胡沙虎,这是无可奈何才采取的办法。他嫉忌贤能,私结党羽,窃夺威权,作威作福。去年,京都有位书生叫樊知一的去见术虎高琪,对他说礣军不可信任,只怕会发生变乱。高琪用刀杖把他杀掉了,从此没有人敢再进言军国大事了。他又派同党移剌塔不也任武宁军节度使,招抚礣军,但徒劳而无功,又任命他当了武卫军使。依臣所见,这个贼臣灭乱朝廷纲纪,残杀忠良,实在有不让国家安宁和得到治理的心思。望陛下果断处置,才是社稷的福祉啊!”金宣宗说:“让我慢慢考虑。”完颜素兰离开时,金宣宗又告诫他说:“千万不可泄漏。”

  误君误国

  贞祐四年(1216年)十月,蒙古大军攻下了潼关,到达嵩、汝之间,待阙台院令史高嶷上书说:“原来在河朔失败时,朝廷没有及时出兵应战,这是首次失去机会。当深入我国境内时,都城中精兵不下数十万人,如果尽力为国作战,必定没有今日之忧,这是第二次失去了机会。退却之后,又不商议追击敌人,这是失去了第三次时机了。如今敌人已越过关隘,不加紧进行防御,祸患更深重。请命令平章政事高琪当元帅,以满足大家的愿望。”上书后没有答复。

  御史台说:“敌军越过潼关和崤关、渑池,深入重地,已近至京城西郊。敌人知道京城驻有重兵,因此并不攻城讨战,只是用游击的骑兵部队阻断交通要道,另派军队攻打各州县,这也是逐步围困京城的办法。如果只是专心防守京城,中都危险的情景又将见于今日。况且如今公家和私人的积蓄财物不及中都的百分之一,这是臣等感到寒心的事。敌人不攻京城而另外派部队攻打州县,这是如同要在心腹中放火,先放在手足之上,实际上都是身体一部分,请陛下认真细察。请将陕西部队扼守潼关,跟右副元帅蒲察阿里不孙形成掎角之势,选派在京都的勇将十几人,让他们各带领几千精兵,随机作战,边战边守,同时下令河北部队,也以这种办法对付敌人。”金宣宗诏令交尚书省。术虎高琪上奏说:“朝官们平时不懂军事,防备敌人的计谋,不是他们所能知晓的。”于是将这份奏疏搁置下来。术虎高琪只想留下重兵防守南京,使之稳固些,州县被攻破,他并不心疼。金宣宗被他所迷惑,对之言听计从,终于导致自毙。

  不久,升任术虎高琪为尚书右丞相,他上奏说:“凡是监察有失于纠正弹劾的请遵从本法。如果使者入国以后,私通言语,告知本国事情的,或宿卫、近侍官员、承应人出入于亲王、公主、宰执重臣家里的,因灾荒受伤害而缺少食物,体察情况不实,致伤亡人命的,转运军储物资,却装载私货的,以及对参加考试的举人关隘检查不严的,一并给予杖责。在京城连犯两次的,朝官降为监察一等以抵罪,其余的只由专差坐罪。任满时确定官员升降,如果在任内有漏于审察的事情应当处置的,依照规定属于称职一类的,只以平常认定;政绩平常的,按照降罚一类处置。”金宣宗认为可行。术虎高琪又请求修筑南京的内城。金宣宗说:“这个工程一动工,民众就受累了。城池虽然坚固了,能够独自安宁吗?”

  力主南征

  起初,有个叫王世安的向朝廷进言,献攻取盱眙和楚州的计策,枢密院上奏请求任命王世安为招抚使,选派有勇有谋的两三个人一起前往淮南,招抚红袄贼徒和淮南的宋朝官员。宣宗同意奏请,诏令泗州的元帅府派人随同前往。

  兴定元年(1217年)正月初五,赴宋朝祝贺新年的使者上朝辞行,金宣宗说:“听说息州那里跑来许多宋人,这是宋国边界上的饥荒民众在沿淮一带作乱,宋人怎么敢来进犯我国?”术虎高琪请求攻打宋国以扩大国土。皇帝说“:我只要能够守住祖宗所交给的土地就够了,何必还要向外攻打。”术虎高琪谢罪说:“如今雨雪如期而至,都是圣德所致。我国能够包容小国,天下大幸,我所说的过份了。”四月,派遣元帅左都监乌古论庆寿、签枢密院事完颜赛不南取土地,不久立即下诏罢兵,但是从此和宋断绝往来了。

  十月,右司谏许古劝告宣宗跟南宋议和,金宣宗让许古草拟文书,然后传示宰辅之臣。术虎高琪说:“文辞中有哀告祈求之意,这是自示衰弱,不能用。”这件事也就停止了。集贤院咨议官吕鉴进言说:“南部边境屯兵几十万,从唐州、邓州至寿州、泗州,沿边民众逃亡将尽,兵士们也多有逃亡的,这也是人烟稀少的原因。臣下曾经任息州榷场监管,每场可以收入布帛几千匹、银子几百两,总计可以收得布帛几万匹、银子几千两,战争以来都失去了。这样,军士和民众都遭受逃亡之苦,而国家也失去日常收入,不是良策。如今正是隆冬严寒时节,我军骑兵可以来回驰骋,应当派重兵屯守边境,同时送去书信晓谕,这是有利的时机。如果等到春暖时,对方就处于有利时机,难以议和了。过去燕人抓获了赵王,赵派一位能言善辩的人去说词,燕国不答应,一位牧童请求前往,赵王于是得以放回。孔子走失的马匹,被车夫抓到了。人无论贵贱,只要适合办事,都可以取得成功。微臣虽然不肖,愿意效法牧童和车夫之智谋,请圣意裁断。”诏令尚书省提意见。术虎高琪说:“吕鉴狂妄,无稽之谈,但他的气概还是值得赞赏的,可以让他到陕西行省,以备出使时所用。”金宣宗表示赞同。

  十二月,胥鼎进谏伐宋的事情,术虎高琪说:“大军已经进发,不能再复议。”于是又停止了。

  兴定二年(1217年),胥鼎上书进谏说:“钱粮这种繁杂之事,不是天子所能兼管的。天子总管大政,责成下面办好而已。”术虎高琪说:“陛下效法于‘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之意,忧虑和勤于日常事务,日夜不停,这是将会取得太平的步骤啊!胥鼎所说的不对。”

  金宣宗因南北两面同时作战而深为忧虑,右司谏吕造上奏章说:“请下诏让内外百官各自上密封的奏章言事,直言无所避讳。有时召见,亲自访问。陛下博采众议兼听,则让下属人员都能尽情表达意见,天下大幸。”宣宗表示赞许并采纳,诏令百官议论有关河北、陕西防守御敌的计策。高琪内心十分忌恨,不采纳一句话。当时,正修建汴京的内城,金宣宗问术虎高琪:“人们都在传言说这个工程恐怕难以修好,你以为如何?”术虎高琪说:“终当修成,但城下壕沟来不及挖吧!”金宣宗问:“没有城壕行吗?”术虎高琪说“:如果防守得法,即使敌兵前来,臣等越加能够效力。”金宣宗说:“与其让敌人到城下,何如不让他们到这里更好。”术虎高琪无言以对。

  作法自毙

  术虎高琪自从当了宰相以后,专力巩固权势和求得金宣宗的宠信,擅自作威作福,和高汝砺一唱一和。术虎高琪主管机要事务,高汝砺掌管财政大权,依附自己的就重用,不依附自己的就排斥。凡是进言时和自己想法相反的,或者自负有才干敢于同自己抗衡的,他便表面上向宣宗赞扬他的才能,同时让他到河北去办事,实际上是暗中置之死地。自从他不再兼任枢密元帅以后,便时常想掌握兵权,因而力劝金宣宗攻打宋朝。他不再把河北方面事情放在心上,所有的精兵都布置在河南,苟且度日,不肯轻易出动一兵一卒,以援救危急的地方。

  平章政事英王守纯要告发术虎高琪的罪状,密召右司员外郎王阿里、知案蒲鲜石鲁剌、令史蒲察胡鲁一起谋划。石鲁剌、胡鲁把这件事告诉了尚书省都事仆散奴失不,仆散奴失不又告诉了高琪。英王因害怕高琪同党为数众多,因而不敢加以揭发。不久,高琪让他的奴仆赛不杀了他的妻子,然后归罪于赛不,要把他送到开封府杀掉灭口。开封府害怕高琪的威势,不敢追究真实情况,便判赛不死刑。事情被觉察之后,宣宗早就听说术虎高琪奸诈无恶不作,便因这件事而杀掉他,这时是兴定三年(1219年)十二月间。尚书省都事仆散奴失不将英王的计谋告诉了术虎高琪,论罪判死刑。蒲鲜石鲁剌、蒲察胡鲁各被责打七十杖,勒令停职。

  起初,金宣宗准备迁都南京,打算把礣军安置在平州,术虎高琪不愿意。当迁都汴京以后,金宣宗告诫彖多,让他厚待这支军队,而彖多却很快杀了飐军的几个人,以致失败。金宣宗到晚年时曾说:“坏我天下的,是高琪和彖多啊!”他终身引以为恨。

术虎高琪的简介
术虎高琪的生平
相关人物
其他S开头的人物 更多
宋朝其它的人物
最新人物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