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能寺之变

  本能寺之变发生在日本天正10年6月2日(公历1582年6月21日)凌晨,织田信长的得力部下明智光秀在京都的本能寺中起兵谋反,杀害其主君信长。一统近畿二十余国,开创了日本安土桃山时代,近乎结束战国乱世的织田信长殒命,日本历史也由此被改写。本能寺之变是日本史上最大也最有名的政变。天正十年(1582年)六月一日,日本京都著名古刹——本能寺。这里是当时日本被称为第六天魔王的织田信长在京都时专用的休息地方。说起织田信长,这可是一个让日本人敬之若神明但争议却又颇多的传奇性人物,但不可否认他却是日本历史上最有远见的统治者。当时织田家的军队正在讨伐毛利、上杉等势力,眼看一统日本指日可待了。这一天到了京都的信长带着森兰丸等几个随行住宿在本能寺,不料六月二日凌晨,天还没亮,周围吵杂的声音惊醒了本能寺内的所有人。是桔梗旗,意味着有人谋反,谋反者——明智光秀。

  织田信长于1575年击溃武田胜赖后,“天下布武”速度倍增。尤其1580年在朝廷天皇敕命讲和下,本愿寺离开大坂,此时的信长几乎已完全平定了以京都为中心的近畿全境。之后,信长接二连三进行内阁改革,第一位被革职的是信长麾下拥有最大军团的佐久间信盛父子。信长亲笔写下十九条罪状,将信盛流放高野山,接著又逐出好几位元老家臣,继这些元老之后抬头的新兴势力正是丰臣秀吉和明智光秀。他们是忠实的织田信长政策与战术实践者。另一方,其他家臣见主君如此大刀阔斧进行改革,深恐自己也会成为釜中之鱼,也有不少人举旗造反。

  信长与本愿寺讲和后,1581年在安土城迎接新年。正月十五日是「左义长」火祭节日(在现代日本亦是传统节日之一,就是烧掉所有元旦期间的装饰物),担任祭典职务的人是明智光秀。信长一族人和近江出身者表演骑马游行服装秀,众多演出节目令老百姓看得目瞪口呆,鼓掌欢呼,明智光秀甚至让马匹高悬爆竹在城邑大街奔驰。

  信长的服装最引人注目,他当天骑一匹菊花青马,头戴黑色南蛮盔,红色上衣,绫罗外褂,下半身是虎皮马裤。脸上有化妆,还特地剃掉眉毛重新画上。大概因为祭典办得很成功,信长又命光秀负责二月末的皇宫内殿军马演练大会。这场大会也办得非常成功,天皇大喜,三月五日再度演练一次。两场大规模的示威演练均让老百姓认为乱世已结束,新时代即将到来。对于如此能干的左右手,信长当然视为心腹,而此时的明智光秀也确实处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次年3月,信长灭亡武田氏后,织田信长于四月二十一日从甲斐程,回归安土,途中还在富士山饱赏美景。五月十五日,德川家康和武田家降将穴山信君(梅雪,武田信玄外甥兼女婿)受邀来到安土,这年刚好是信长和家康同盟二十周年,为了让老盟友能宾至如归,信长再度指名明智光秀当飨宴总干事。家康一行人在安土城待了六夜,二十一日离开安土前往京都。当时织田信长的威望和势力都如日中天,他控制了以京都为中心的最富庶的半个日本,四周割据势力,即便毛利、上杉、北条等,规模也都远远无法与其相比,重新统一日本,创建一个不同于以往朝廷或幕府的新形式的中央政权,已经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信长在此前几年,已经着手创建几个地区性的大军团,准备四面出击,扫荡不肯服从的残余诸侯。

2.png

  1582年三月十五日,羽柴秀吉从播磨的本城姬路出发,四月四日进入宇喜多本城冈山,他派出心腹蜂须贺小六正胜、黑田如水斋孝高,劝说清水宗治投降,并允诺将备中一国都赏赐给他,但遭到宗治的断然拒绝。其后,秀吉攻克了高松以北的冠山、宫路山两城,切断清水宗治与毛利本领之间的联系,五月七日,重兵围困高松。高松城三面沼泽,剩余一面也挖有多道壕沟,羽柴大军难以直薄城下。于是秀吉召集了附近百姓并自己的部下,在高松城南,自城东的蛙之鼻到城西的赤滨山,建起了一道长达四公里的长堤,堤成后,即将附近足守川的河水灌入。高松城变成了湖中孤岛,彻底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毛利家对高松之战也非常重视,当主毛利辉元亲统近五万大军前来增援,他两位优秀的叔父吉川元春和小早川隆景也均从行。秀吉闻报,即写信向织田信长求援,称:“毛利辉元亲率数万骑与我对阵,欲救高松,两阵距离约十町”,此时如能得到“御势御合力”,则“将西国于当年中悉归于幕下之事,如在掌中”。丰臣秀吉不料能够诱出毛利辉元等主力军,很明显的,秀吉希望信长可以将主力调往西线,在高松城下与毛利军来一场大会战,从而彻底击垮这头雄踞西方的猛虎,他相信此战如胜,则当年年底前就能期望得到毛利家的降伏书状。

  于是信长命明智光秀、细川忠兴、池田恒兴、中川清秀、高山重友等诸将整备兵马,火速前往增援。秀吉的求援信在十五日送至信长手中,信长于十七日命明智光秀担任攻打毛利的先锋队。明智光秀不仅是位教养丰富的才子,战绩也很辉煌,织田信长会命他当援军先锋队,其实十分合理。而且信长是在飨宴第三天才换掉明智光秀的职务。也就是说,最隆重的第一、第二晚洗尘宴已结束,之后的事交给别人代理也无所谓,当务之急是必须派援军过去,否则丰臣秀吉很可能败在毛利手下。面对这种迫在眉睫之务,信长当然非派光秀不可。由此可见,织田信长极为信任明智光秀,他大概做梦也没想到会死在自己贤臣手下。

  明智光秀于十七日禀命后即离开安土城,回到自己属地坂本城准备领军出征。五月二十六日,一万三千名明智军进入丹波龟山城(京都府龟冈市)。次日,光秀带著十四岁嫡子和少数随从登上险峻的爱宕山,闭居爱宕神社祈求战胜。二十八日,光秀邀请九名当代一流歌人在爱宕山寺院举行连歌会。

  当然,这样大规模的决战,他织田信长本人是不可能不出场,亲自莅临前线指挥的。五月二十九日,德川家康一行前往界游览,织田信忠没有陪同前往,因为他听说父亲信长将在数日内上洛,因此决定留在京都等候。二十九日,信长从安土出发前往京都,随同的不过“小姓众百五六十骑”,估计他将在觐见天皇后,即亲自领兵前往中国地区。信长一行在雨中缓缓进发,朝廷的公卿们在山科栗田口恭候他的到来。信长的小姓(年轻侍从)森兰丸首先驰马来到山科,告知公卿们不必远迎。下午四时许,信长进入京都,下榻于四条坊门的本能寺,而信忠则住在相隔不远的妙觉寺中。次日,信长在本能寺举行茶会,展示了三十八种名器茶具。嫡子信忠傍晚也前来参加酒宴,夜深后才返回妙觉寺。信长预计在京都逗留至六月三日,四日出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天正10年(1582年),织田信长消灭了甲斐的武田氏,统一天下指日可待。5月,负责中国攻略的羽柴秀吉军面对国安芸毛利氏40000大军,向信长发出援兵请求。5月15日到17日之间,明智光秀负责招待长年与武田胜赖交战的德川家康。织田信长召唤德川家康到安土城晋见,据说当时由于光秀办事疏忽,被解除了招待的负责人职务。15日羽柴秀吉传来求援的消息,17日织田信长命令光秀返回其属地阪本城并准备出战。5月26日,光秀领军来到丹波龟山城,做好了出战的准备。28,29日,他参拜了爱宕神社,并留下了“时在今日,天下当倾(时は今、雨が下しる、五月哉)”的名句。

  天正10年(1582年)6月1日,信长援军35000人出阵,其中包括出阵出云、石见的明智光秀军;自己仅带不到100人,从安土城出发,当夜织田信长下榻京都本能寺,召来国手日海和尚(即本因坊算砂)和鹿盐利玄对弈为戏。据说此局下出了罕见的三劫连环无胜负局,包括信长在内,观者皆惊。当日晚间,信长召来长男信忠欢宴,宴后信忠返回妙觉寺就寝。此时已有谋反之心的明智光秀回到居城和手下重臣斋藤内藏介利三、明智左马介光春等商议,认为自己取代信长的时机已经成熟。当夜,明智军13000余人出阵。第一队大将明智左马介光春四天王但马、村上和泉、三宅式部、妻木主计3700人第二队大将明智治左卫门藤田伝五郎、并河扫部介、伊势与三郎、松田太郎左卫门约4000人本队总大将明智光秀明智十郎左卫门、荒木山城守、荒木友之丞、诹访飞騨守、斋藤内藏介、奥田宫内、御牧三左卫门3200余人天正10年(1582年)6月1日半夜,明智军到达京都。明智左马介光春攻织田信长泊宿的本能寺,明智治左卫门攻二条城和织田信忠泊宿的妙觉寺,明智光秀坐镇三条堀河。本能寺更是被重重包围,第一重四天王但马,第二重村上和泉,第三重三宅式部;且本能寺周围所有的出口都有2~300人负责把守。6月1日子时,明智军完成包围工作。听到四周的动静后,小姓们开始骚乱。信长最初还以为是侍卫们吵架,刚才爬起身准备斥责,(就像当初今川义元遭遇偷袭时一样)忽听铁炮发射之声,阵阵鸣响--

  “定然有人反叛,去,看看叛者是谁?!”信长命令小姓森兰丸说。森兰丸出去了一会儿,匆匆跑回禀报:“是桔梗旗印,像是惟任日向守的部队!”信长大惊:“光秀吗……”“一定会失败”兰丸所指的,正是信长麾下大将明智光秀,他当时官位为正六位下日向守,因曾通过信长向朝廷求得“惟任”的古老姓氏,因此习惯被称为“惟任日向守”。知道明智光秀谋反后,织田信长亲自上阵,率小姓众奋战,但始终是寡不敌众。御马屋附近马郎、藤八、岩、新六、彦一、弥六、熊、小驹若、虎若等二十四人战死;御殿内小姓森乱、森力、森坊兄弟三人、小河爱平、高桥虎松、金森义入、菅屋角藏、鱼住胜七、武田喜太郎、大冢又一郎、狩野又九郎、蒲田与五郎、今川孙二郎、落合小八郎、伊藤彦作、久々利龟、种田龟、针阿弥、饭河宫松、山田弥太郎、祖父江孙、柏原锅兄弟、平尾久助、大冢孙三、汤浅甚介、小仓松寿等战死。织田信长见大势已去,切腹自杀,但奇怪的是在本能寺内竟然没有人找到信长的尸体。信忠率本队1500人前往救援其父失败,于京都二条城内自杀。就是这短短两三个小时改变了整个战国的历史。光秀之谋叛,普遍认为是临时起意,策划时间并不很长,但即便如此,以后事倒推,似乎也隐藏着许多不为当时人重视的蛛丝马迹。

2.png

  在受命西援羽柴秀吉,与毛利军对战后,明智光秀从安土返回自己的本城--近江坂本,五月二十六日再到丹波龟山。翌日,他前往爱宕山参拜,祈祷获胜。二十八日,在爱宕山威德院西坊中,召来著名的连歌师里村绍巴等饮酒唱和,这就是著名的《爱宕百韵》。当时光秀所做的连歌中有一句为“ときは今天が下しる五月哉”,意为:“这细雨绵绵的五月天啊。”然而,土岐在日语中的发音正是“とき”,而明智光秀即出身于土岐氏庶流,如果“とき”确为双关语的话,即可解释成:“五月间,土岐氏取得了天下!”

  据说连歌唱和时,光秀曾询问里村绍巴本能寺外濠沟的深浅,绍巴回答说:“只是普通寺庙,无濠--将军问此何意?”光秀笑笑,随即闭口不语。但他分明在进行凝重的思索,以致于吃粽子的时候,竟然出神得忘了剥除粽叶。当晚,光秀与绍巴同榻而眠,辗转反侧,隐有叹息声,绍巴问他,他却说是在思索诗句。

  六月一日,明智光秀返回龟山城,在此召集麾下最亲信的部将明智左马助秀满(光春)、明智右卫门尉光忠、藤田傅五、斋藤内藏助利三、沟口胜兵卫茂朝五人,说明自己的决心。并且直言相告:“如有异意,请斩光秀之首。”五人皆拜伏应允,并草就誓书、递交人质以表示自己的诚心。

  当日下午四时左右,明智光秀召集家中物头,告知说:“京都的森乱(即森兰丸)有信使来报,主公为了加强对中国地区用兵,要在京都检阅我家的军队。”于是立刻整队出发。但还有一种说法,明智军是先西进到山崎后,光秀才宣布“阅兵”的消息,于是大军转向前往京都。对于明智光秀的真实意图,普通士兵们是不了解的,他们也并不知道“阅兵”的借口,甚至其中许多人等到信长死亡,还搞不清内中真相。最先攻入本能寺的士兵之一、本城揔右卫门有介在回忆录中说:“那时,太合公(即羽柴秀吉)正在备中与辉元殿下对峙,明智率军驰援,本以为是前往山崎方向,不料却命令进京。因为那时家康公也到了京都,我等都认为这是针对家康公的。”

  士兵们认为是信长想要消灭德川家康势力,因此派明智光秀趁夜秘密进军前往京都。这可见即便最下层的兵卒,对于他们的领袖织田信长都报有一种怎样的观感--信长公是强大的君主,但他毫无信义,诛杀甚至谋杀盟友,对他来说并非不可理解之事。《耶稣会日本年报》中也说:“……命令把火绳都点了火,铳都上了扳机,长枪也整备好。部下疑惑这是打算做什么,有人认为明智受信长的命令,去杀信长的义弟三河之王(指家康)”。其实当时家康已经去往了堺,而并不在京都。

  据说明智军总兵力为一万三千人,分为三队:光秀本队自保津翻山,经水尾天皇陵至嵯峨野,在衣笠山麓的地藏院布阵;一队由明智秀满等率领,由山阴道经过老之坂,渡过桂川;另一队由明智光忠率领,从王子村取道唐柜岳,前往松尾的山田村。一方面,万余大军如果不分散行动,踪迹是不可能不被发现的,另方面,这说明光秀的目的并不仅仅在杀死信长一人,他还要趁此机会尽快控制京都和附近地区。

  明智本队进入山城国,在沓挂宿稍作休息时,光秀命令部将天野源右卫门领一队人马为先驱,将此地到本能寺路上有可能泄露本军行踪的行人全部捉拿或诛杀。天野源右卫门果然在京都七条口附近杀死了早起种瓜的二、三十个农民。

  明智大军进至桂川时,光秀终于下达了详细的命令:“都去掉马蹄上包裹的东西,士卒脱掉草鞋,换上足半,铁炮手把火绳切成一尺五寸长,并将两端都点燃。随时准备战斗!”渡过桂川后,他鼓舞士兵说:“从今日起,光秀殿下即将成为天下人,即便如提鞋的低贱之辈亦当欢欣踊跃,竭尽忠勇。吾辈士卒有两处目标(指信长下榻的本能寺,和信忠下榻的妙觉寺),树立武勋便在今日。有什么愿望现在尽可以说出来。有兄弟子嗣之人自不必担心无人继承家业,无兄弟子嗣之辈尽可从自己的亲属中选出关系亲近者继承家业。众人封赏之高下,全系尽忠之深浅!”然后一指远方:“前进,敌在本能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六月二日清晨,明智叛军把本能寺包围得水泄不通。当时跟随在织田信长身边的,只有小姓数十人。据说信长最初猜测道:“是城介有异心吗?”城介指的是秋田城介,也即其长男织田信忠,信忠近在咫尺,信长大概是想到了老丈人斋藤道三的往事,以为亲儿子想要夺权篡位吧。由此可见,他对光秀谋叛,是毫无心理准备的。

  战斗首先从马厩展开--大概光秀怕信长会夺路而逃,因此要先控制马厩。信长的小姓二十四人,包括矢代胜介、伴太郎左卫门、伴正林、村田吉五等,全都在此战死。此外,就寄宿或居住在附近的汤浅甚介、小仓松寿等人闻讯前来救驾,试图突入寺中,也都英勇牺牲。很快,织田信长本人出现在明智兵卒面前,他与最后的亲信森兰丸、森力丸、森坊丸、小河爱平、高桥虎松、针阿弥等人共同奋战,最后负伤退入内室。不久以后,内室燃起熊熊的火光,一代霸主就在烈火中灰飞烟灭,时年四十九岁。

  对于信长最后的死亡,各种记载都大相径庭。《信长公记》说:“信长公取弓放箭,仅仅放了两三发之后,弓弦崩断;再以长枪应战,结果肘部为敌长枪所伤。信长公自知不免,遂命令身旁的女性逃出。此时,御殿上已经烈火熊熊,难以见到信长公最后的身影,料想他已在御殿深处自尽。”

  弗洛伊士的《日本史》中则说:“执行这一特别任务的士兵一起进入内部,找到刚洗完脸和手,正用手巾擦身的信长,就直接一箭射中其背部。信长拔出箭,拿起一种像镰刀一般的长枪,名叫剃刀的武器迎战。据说战了很久,信长的腕部被铳弹击伤,就退入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在里面切腹了。又有人说他亲自在御殿上放火,被活活烧死了。然而因为火势太大,恐怕无法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死的了。”

  从明智方的角度来看,《翁草》中记载说:“信长公身穿白色单衣,先用弓箭迎敌,因弓弦崩断,便寻枪来战。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着红衣的女中取来去鞘的十文字枪,信长公持枪跃下广庭,与三人厮杀。三人一直把信长公逼到房间内,房间内的蜡烛还没有熄灭,信长公的身影映在障子上。安田作兵卫(即前面提到过的天野源右卫门)用长刃的枪照此影穿透障子刺去,刺伤了信长公的右腹。信长公遂入寝殿自尽。”

2.png

  信长在本能寺殒命的时候,其长男织田信忠就下榻在不远处的妙觉寺中,与本能寺直线距离不过600米。当时明智军并没有包围妙觉寺,信忠从匆匆赶来的京都所司代村井贞胜父子处得到谋叛的消息,立刻赶往京都二条御所。据说,信忠认为:“谋这等大逆的贼党们,必定已把守了各个要道路口,一旦途中遭遇就不妙了,还是不要作徒劳的移动。”因此没有及时逃往安土或其它坚固的城堡,这是织田信忠最大的失误。

  由明智光秀没有同时包围妙觉寺这点看来,光秀叛变的动机很可能是一时冲动。一五八二年五月是小月,只有二十九天,次日即为六月一日,明智光秀在二十八日举行连歌大会时还未决意弑君。这三天中,明智光秀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非弑君不可的事呢?而由明智光秀在本能寺事变之后的行动看来,他似乎也没渴望篡夺天下。事变当天他执拗地寻找信长尸体,下午才离开京都前往安土。只是通往安土的桥被信长家臣破坏,光秀只能回自己居城。回城后,光秀发出多封信件,收件人大部份是与信长敌对的大名,但众人因为于事前都没收到任何光秀欲叛变的内幕消息或知会(这在战国时代似乎是一种违反常理的行为),所以大部份人均作壁上观,按兵不动。

  二条御所是信长一力扶持的诚仁亲王的官邸,修建得相当坚固,信忠退守此地时,身旁从属大概有三到五百人。明智军很快就包围了二条御所,村井贞胜建议先让诚仁亲王一家退出御所,以免遭受池鱼之殃--“京都所司代村井殿下与嗣子(指信忠)在一起,依照他的进言,内里的儿子(内里指天皇,内里的儿子即指诚仁亲王)骑在马上,向外面街道上的明智军派遣了使者,质问他们想把自己怎么样,是不是要自己切腹。明智好象无意对殿下有任何举动,希望立刻就让殿下离开御所,只是为了防止城介殿下(指信忠)混在其中逃亡,就回复说马和车驾不能离开。内里的儿子得到报告后,就带着妻室一起上京去他父亲的皇宫了。”(《日本史》)亲王离开以后,明智军立刻对二条御所发起猛攻。知道已无幸免之理,织田信忠及其部下进行了殊死的抵抗,光在大门口就激斗了一、两个小时,使明智军付出了意料之外的惨重代价。然而众寡之势悬殊,明智军终于还是突破大门,把信忠逼退到大殿上。信忠及其兄弟胜长(信长第五子)往来奋战,据说信忠精通剑术,连斩明智方数员大将,勇猛仿佛当年的“强情公方”足利义辉。

  损失惨重的明智军,纷纷爬上二条御所旁太政大臣近卫前久官邸的屋顶,从这里居高临下,向信忠等人发射箭矢和枪弹。这一角度是信忠军所无法抵挡的,并且火器也引燃了御殿的大火,于是信忠吩咐部下镰田新介担任自己的介错,要他事后揭开走廊地板,把自己的遗体藏匿于其下,嘱咐完毕后就切腹自杀了。因此信忠的尸体并没有被明智军发现,而是与御殿一起在红莲烈焰中归为灰烬--享年仅二十六岁。

  在二条御所的战斗中,信忠方的死殁者除了信忠、胜长兄弟外,还有信忠的叔父津田又十郎长利、津田勘七、津田九郎二郎元嘉、津田小藤次等一门,村井父子三人(贞胜、贞成、传次),信长奉行众的菅屋长赖、福富平左卫门、野野村三十郎,马回众的团平八、斋藤新五郎、坂井越中、毛利新介等,或战死,或自尽。也有数人侥幸逃了出来,其中就包括信长的弟弟、大茶人织田有乐斋长益,据说他是从墙壁上架枪的孔洞中钻出去逃生的,为此,《当代记》说长益“为时人所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羽柴秀吉当时正包围清水宗治所在的备中高松城,与毛利军对战。由于阴错阳差,光秀派去毛利军的信使跑错阵营,使得秀吉在天正10年(1582年)6月3日即接到了信长的噩耗,匆忙与毛利求和。6日,在看到毛利撤军后也率军折回,12日进抵摄津。在那里与当地武将中川清秀、高山右近、池田恒兴等人会合,并与在界的织田信孝、丹羽长秀等会师进军京都。13日在山崎战役中击败光秀。秀吉在极短的时间内从中国地方撤回被称为“中国大返还”。

  当时丹羽长秀与织田信孝率领四国平定联军准备攻打长宗我部家。知道信长遇害的消息后,长秀和信孝决定先杀害信长侄子津田信澄。理由是信澄的父亲织田信行曾经多次背叛信长,最后遭信长谋杀,且信澄娶仇人光秀之女为妻。之后联军前去与羽柴秀吉军会合在山崎战役中击败光秀。

  光秀在6月3日,4日期间费力劝降诸方势力,尤其是女婿细川忠兴加入,但震摄于当时信长存活的市井传说(织田信长对背叛者的处置十分惨烈),以及对光秀背叛行为的不齿,多数部将选择按兵不动,少数支持者听到秀吉军回师的消息即撤军回师。6月5日光秀进入安土城。7日,朝廷派敕使拜访明智光秀,任命其为京都守护。9日正准备前往京都时接到了秀吉回师的消息后出兵山崎。由于兵单势微,加上多数部将选择支持打出讨逆叛徒口号的秀吉军,经过数日战事后光秀13日兵败天王山,当日深夜,在小栗栖被落武者狩刺杀。

  当时柴田胜家与佐佐成政一起,正在进攻上杉家的越中国鱼津城。面对上杉军的抵抗,无法撤退,天正十年(1582年)6月27日,羽柴秀吉便在清洲大会上力压柴田胜家,取得一匡天下的主动权。次年3月,羽柴秀吉便在“贱岳之战”中击破柴田胜家,攻陷北庄城。柴田胜家无奈切腹自杀,其妻阿市也随着北庄城的大火而逝。

2.png

  信长死于本能寺的消息传出后,围绕政权落入谁手的问题便在各大名之间展开了激烈斗争。本能寺之变时德川家康正在界市(又称“堺港”),因急取近道需经伊势返回三河,期间由服部半藏正成、茶屋四郎次郎等护送。期间忍者首领服部半藏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在其忠心护卫下经过长途跋涉的家康终于平安回到三河,免遭危难,为其日后统一日本建立德川幕府奠定了基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江户时期以来一直到昭和二次大战时期之小说一般都采用怨恨说作为题材,最重要的就是被解除招待德川家康的职务这一点。虽然很难辨明真伪,但作为理由,一般认为有以下几个:1、明智光秀本计划周到细心地招待家康,但是准备的菜肴中有恶臭的气味(亦有说因准备材料因天气关系而发出非腐烂的自然味道,信长在巡查厨房时发现,但不接受光秀解释,且褫夺其飨宴奉行一职)。信长怒道“你打算拿烂掉的菜来招待吗?”撤掉了菜肴,并罢免了光秀的接待职务。

  2、明智光秀在平定丹波国的时候,将其母(亦有乳母说)作为人质交给八上城,说服城主波多野兄弟前往信长处。然而信长杀害了兄弟俩人,结果在八上城的光秀的母亲也被杀害。3、信长下达要将光秀从原封国丹波国转封到尚是毛利氏领土的出云国与石见国。由于之前信长驱逐重臣林通胜与佐久间信盛,让光秀也有了失去领土被驱逐的危机感而心生不满。4、明智光秀作为幕府的役人,是坚定的幕府支持者,而织田信长废黜幕府将军足利义昭以及要求修改历法等藐视幕府的行为,让明智光秀认为其并非改革者,而是秩序的破坏者。

  5、在对待长宗我部家的立场上,光秀和信长持完全不同的态度。长宗我部元亲之子信亲与光秀麾下大将斋藤利三本是远亲,光秀利用这一层关系,说服信长招抚长宗我部氏,使其统合四国的军事,从侧翼夹击毛利氏。然而,长宗我部元亲烈火疾风般的四国统一战却引发了信长的不快,他转而支持赞岐的三好康长,还企图让三子信孝入继三好家,派信孝和丹羽长秀准备四国攻略,日后即由信孝接管长宗我部的原有领地。其实主从意见相左并没有关系,然而最初是光秀把长宗我部拉上信长的战车的,信长一脚把他踹了下去,事先却毫不征求光秀的意见,而且四国攻略也没有光秀的份,这使光秀既恼怒,又恐惧,害怕自己在信长眼中是一枚可以随时放弃的卒子。况且,前此羽柴秀吉自作主张地插手四国事务,派兵攻克了淡路岛,分明是在抢他光秀的风头,而自己竟要前往中国地区,听从羽柴秀吉的指挥。

  由此,光秀倍感耻辱,积怨甚深。但是,积怨说的依据大多是在江户时代之后出现的文稿,作为史料非常值得怀疑。对于光秀从何时决定谋反尚未定论,但是在龟山城出兵前,光秀在参拜爱宕神社时所咏的诗歌“时は今、雨が下しる、五月哉”(谐音:时在今日,天下当倾),似乎可以显示当时他已经下定了谋反的决心。

2.png

  此说是兴起的说法,是本能寺之变诸说中,比较有利的说法。朝廷黑幕说的基础建立在三职推任事件上。此事被记录在公卿劝修寺晴丰所写的“天正十年夏记”,原文:“廿五日天晴。村井所へ参后。安土へ女はうしゆ御したく候て、太政大臣か关白か将军か、御すいにん候て可然候よし被申候(しかるべくそうろうよしもうされそうろう)。その由申入候。”这段被称为三职推任事件的文章引起了立花京子、小和田哲男、今谷明、堀新等日本学者的注意。本文从不一样的角度解释,则出现两派相反的看法,分别列举如下:

  朝廷主动派,本派是小和田哲男、堀新等学者所支持的看法。1582年4月25日,信长消灭武田家后,朝廷派遣劝修寺晴丰跟织田家京都奉行村井贞胜提出希望织田信长从太政大臣、关白和征夷大将军中选择其中一个职位担任的想法。请村井向信长转达,让朝廷可以做好准备。信长主动派,本派是立花京子、今谷明等学者所支持的看法。1582年4月25日,信长消灭武田家后,透过其京都奉行村井贞胜向朝廷使者劝修寺晴丰提出织田信长希望能从太政大臣、关白和征夷大将军中选择其中一个职位担任的想法。请劝修寺向朝廷转达。

  朝廷主动或是信长主动派之后的发展都是一致的。1582年5月4日,劝修寺晴丰向信长表达天皇希望信长接任征夷大将军一职、开设幕府。已知此事的信长却刻意避而不见,并派森兰丸前去表达保留此事的态度。三职推任事件加上信长在1578年辞去右大臣事件、天正改元事件、正亲町天皇让位事件等多次双方冲突下,使朝廷认为拒绝开设幕府的信长有可能是想推翻原有的天皇制度,因而联合支持朝廷的明智光秀发动本能寺之变。

  2007年,根据‘兼见卿记’写成‘信长谋杀の谜’的桐野作人在采访中也说,他被人质问“朝廷黑幕说难道不是一种阴谋史观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关于明智光秀起兵的动机,有多种说法。例如怨恨信长,夺取天下的野心,守护朝廷等等,并没有统一的见解。本能寺之变事起突然,而且找不到任何明智光秀本人出现在本能寺或二条城的记录,明智光秀的幕后到底有没有黑手,谁该为织田信长之死负责。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