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州之役

明万历二十六年(公元 1598年),杨应龙公开作乱,明廷对杨应龙之乱举棋不定,未采取有力对策。因此应龙本人一面向明朝佯称出人出钱以抵罪赎罪,一面又引苗兵攻入四川、贵州、湖广的数十个屯堡与城镇,搜戮居民。播州之役是明朝万历年间镇压杨应龙叛乱的一场战争,被视为明神宗三大征之一 。

  万历三大征之播州之战:播州主要是指今天的贵州遵义,西汉的时候就开始设郡,唐乾符三年(876年),太原人杨端应诏带领谢、成、赵、娄、梁、令狐、犹、韦八大家族征讨南诏,平定南诏后,杨端奉命世代镇守播州。从那个时代起,一直到明万历年,杨氏家族代天牧守已历二十九世,700多年。

  到了万历年间,这种世袭的土司制度竟然跟这个时代不合拍,一方面是汉人势力不断向西南山区扩张,另一方面是西南少民为了保持传统的生活方式和政权运行模式而加以抵制,在此种意义下,任何朝廷与土司之间的冲突都可以看作这种时代背景的映衬。

  杨应龙是杨家第29代在播州的主政者,大明朝廷授予其播州宣慰使一职,杨应龙将有限的财力投入到播州本土的建设中去,所以深得苗人的拥戴,但这自然影响到了地方官府和其他土司的利益,无论是地方官府还是其他土司都将杨氏作为眼中钉,欲拔之而后快。但杨应龙对朝廷显得也很忠心,无论是征兵,还是伐木都十分的积极。

  杨应龙作为播州宣慰使,虽然身在贵州,但跟四川的关系更紧密,这自然引起贵州巡抚叶梦熊的不快,而叶梦熊却是个喜欢无事生非的主,他劾杨应龙“二十四大罪状”,涉及杨应龙用阉宦、造宫室、穿蟒袍、没收土司田地,实际上这些弹劾大都无中生有,或者鸡毛蒜皮。

  叶梦熊弹劾杨应龙的奏章到了朝廷,众人正讨论是否对杨应龙提请堪问,四川巡抚李化龙上疏暂免堪问,就这样李化龙暂时将杨应龙保了下来。

  杨应龙有一妾田氏,田氏跟应龙的正室张氏不合,便诬蔑张氏跟人有奸情,杨应龙以为真,便杀了张氏。张家在播州也属于土司旺族,张家人将杨应龙告到了贵州巡抚衙门,说杨应龙谋反。杨家与张家积怨已久,此次杀妻事件不过是这种积怨的一种爆发而已。

  这种机遇对叶梦熊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再次请求朝廷对杨应龙进行堪问,朝廷让杨应龙选择去四川或贵州听堪,杨当然选择去四川。杨应龙来到四川省府治所重庆,在那里,杨应龙对情况进行了陈述,四川方面让杨应龙交两万两银子赎罪,另外带兵5000去朝鲜灭倭,但杨应龙带兵走到半路上,朝鲜第一阶段的战争已经结束了。

  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四川巡抚李化龙去职,继任者王继光对杨应龙采取强硬态度,从此川黔两省对杨的态度空前一致,杨应龙的末日似乎将要来临。王继光重提要杨应龙去重庆堪问,此时政治气候已经转变,杨应龙当然不会前往。王继光便派总兵刘承嗣、参将郭成统兵三千前往进剿,官兵被杨应龙围困在板桥至娄山关之间的白石口,官兵死伤过半。

...查看更多

  杨文死后,其子杨邦宪接任播州土司之位。这时正值南宋末年,原先慑服于杨文的水西罗闽趁机入侵播州,攻破播州沿边的堡寨。杨邦宪发兵迎击罗闽,击退了罗闽对西部边境的侵犯。罗闽败退后,其主力又绕道顺乌江南岸而下,从播州南境潜渡乌江,插入驻扎在播州西部的主力军后方。罗闽军队在腹地突然出现,播州军民非常恐慌,但杨邦宪却并不慌张。他冷静地部署部将,召集驻扎在司城周边的军队,下达了“消灭敌军后才吃早饭”的命令。罗闽军队得知播州已有准备,担心陷入前后夹攻中,急忙退兵。杨邦宪亲率主力追击,在乌江边追上并攻击了正开始渡江的罗闽军队。罗闽大败,不少人马被江水冲走,斩首上千,并生擒了其首领罗汝。罗闽随后又召集全部兵马,入侵播州下邑黄平,再一次被杨邦宪所率播州军击败,并活捉了其首领阿鮓,但在数落了他的罪状后放了他。从此罗闽产生畏惧,不敢再进犯播州。随着南宋四川战区抗元山城的逐渐陷落,播州在宋廷心目中的地位也更加上升,播州被提升为播州路,将原先的珍州(今贵州正安一带)也划归播州管辖;杨邦宪被晋升为安远军承宣使、左金吾卫上将军、绍庆珍州南平安抚使。

  由于南宋气数已尽,原先效忠于宋廷的四川一些地方势力开始动摇,就连南宋四川制置使赵应定也暗中派人与元廷进行联络。元廷也开始着手招降包括播州、思州在内的仍在坚守的地方。宋恭宗德祐二年即元世祖至元十三年(1276年),元军扫平江南进宋都入临安(今浙江杭州),南宋实际已经灭亡,四川西南溪洞、思州田氏、播州杨氏于是陆续派出代表,向元廷表示投降归顺。次年,元世祖诏谕播州,杨邦宪奉播州地图和户籍上京,朝觐元世祖。元世祖任命杨邦宪依旧镇守播州,“拜龙虎卫上将军,侍卫亲军都指挥使,绍庆、珍州、南平等处沿边宣抚使,播州管内安抚使”。于是,播州正式纳入了元朝的疆土。

ac220b83a0b013f669c028_meitu_12.jpg

  在杨邦宪归顺元朝不久,播州与湖南之间发生了管辖疆土的争端。作为播州下邑的镇远和黄平,因为距离播州中心较远,播州的御前雄威军又主要驻扎在播州西北境和四川其他地方,所以该地由南宋京湖战区(今长江中游地区)的军队戍守。入元以后,元朝的湖广行省顺理成章地接管了这两个地方,并派兵驻守。杨邦宪联合思州土司田景贤上书元廷,想将这两个城邑收归播州,由播州军队驻守。元世祖没有同意播州军队接替元军驻守这两地的请求,但同意这两地名义上归属播州,命令驻扎在这里的军队不得骚扰播州和思州军民的生活。播州杨氏的统治从宋代顺利延续至元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杨应龙当时控制着经济发达的播州地区,拥有大量的庄园和纺织作坊,势力坐大后,他成了明王朝统治西南的潜在威胁。加之杨应龙平时骄横无度,欺压百姓,也确实授人以柄。但是,无论是大臣列举24罪状上书讨伐,还是被“缴至重庆听勘”,杨应龙总能化险为夷。不久,杨应龙又被朝廷革职,儿子杨可栋被押至重庆追赎,并死在了那里。恼羞成怒的杨应龙最终于明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公然起兵反明。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