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采石之战

  采石之战是宋、金战争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战役,南宋军民在虞允文的指挥下,力挫南侵金军主力,打破了完颜亮渡江南侵、灭亡宋廷的计划,加速了完颜亮统治集团的分裂和崩溃,使宋军在宋、金战争中处于极为有利的地位。

  宋金战争的一次著名战役。绍兴三十一年(1161)金海陵王完颜亮征调大军,分四路,企图一举攻灭南宋。金海陵王亮亲率主力,自南京开封府(今河南开封)出发,首攻宋淮西地区。宋两淮驻军仓皇退至长江南岸,金军长驱直入,进抵长江北岸,打造战船,准备自采石(今属安徽马鞍山市)渡江

image.png

  当时,宋建康府(今江苏南京)都统制王权因无能被罢官,所部一万八千人刚退至采石,接替王权的将领李显忠尚未到任,军无主帅,士气涣散,人心惶惶。中书舍人虞允文时任督视江淮军马府参谋军事,奉命督促李显忠赴任,并代表宋廷到采石慰劳军队。他在采石见形势危急,毅然召集张振、时俊等将领,宣布宋廷抗金命令,犒赏军队,动员将士决一死战。同时,又组织当地民兵和群众进行支援,使采石一带的防务顿形好转。金海陵王误认为宋军已败退逃散,江南岸无兵把守,遂于十一月八日督兵过江。宋军利用水军优势,在江中截断金军船只,并在船上诗歌释放霹雳炮,烟雾和石灰弥漫江面,使金军无法抵挡。宋军出动车船,船行如飞,船内踏车民兵精神振奋,呼声震天。金军败回北岸。次日,宋水军直迫长江北岸的杨林渡口,焚毁敌船,金海陵王被迫移军扬州,强令金军从瓜洲(今江苏扬州南运河入长江口处)渡江,为部下所杀,金军败退。南宋再度转危为安

image.png

  吴军方面——由两部分军队组成:1、 孙权所派遣由陆逊统率的抗蜀军:将领——大都督陆逊,兵力50000(《资治通鉴》、《三国志吴主传》、《陆逊传》均有记载),部将有:振威将军、固陵太守——潘璋,兵力5500人(本传记载本部兵加甘宁军——2500人);虎威将军——朱然,兵力5000人(本传记载督5000人,驻守江陵);建武将军——徐盛,兵力无记载;估计5000人左右;建忠中郎将——骆统,兵力5000人(本传记载本部兵3000加上凌统军);将军——鲜于丹,兵力5000人(本传记载226年本部5000人);偏将军——韩当,兵力2000人以上(本传记载曾统兵2000);平戎将军——步骘,兵力数千(本传记载为本部1000人加交州义士万人);安东中郎将——孙桓,兵力无记载;以其皇室亲族身份独守夷道,估计5000人以上;将军——宋谦,兵力无记载;估计5000人(曾击破蜀军5营),属于资力较老的将军;加上陆逊本部军(至少5000人,可能有万人以上)。可能还有史书未记载的其它将领,但估计不是重要将领。2、原在巫山、秭归一线的防御部队:将领——将军李异、刘阿,兵力无记载;由于此二将均不是很有名,估计兵力各数千——总兵力约5000人

image.png

  采石之战南宋取胜并非偶然。宋军大本营就在建康,离采石三十公里。从建康到镇江宋军有二十万。“中书舍人”虞允文被委任为督视江淮军马府的参谋军事,实际上表明南宋最高军事指挥已直接主持江淮作战。 (虞云国《细说宋朝》) 虞允文(率王权军)采石大捷的意义还在于迅速扭转胜负方。 金主完颜亮因瓜洲失利(不渡)而遭部下缢杀。 刘琦军(镇江)与杨存中之功为重。 虞允文有参与。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一介书生奉命前线劳军,率领1.8万名残兵打败40万大军,完颜亮被杀,这真正是“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这名叫虞允文的书生,虽然创造了非凡功绩,却少为人知,甚至可称为被遗忘的历史英雄。

  1、完颜亮率60万金军杀来

  南宋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九月,经过充分准备,完颜亮率60万大军(号称百万),在淮河上建造运兵浮桥。一个月后渡淮河,向南宋军队发动攻击,宋将王权放弃庐州南逃,刘琦放弃扬州败退,金军兵临长江北岸。

image.png

  宋高宗见状,再次展露“逃跑皇帝”本色,想跑到海上躲避,因宰相陈康位强力反对而没有成行。此时,完颜亮大军已达长江北岸的采石(今安徽马鞍山西南)。为配合主力的行动,另一路金军则攻打瓜洲。

  如何应对?宋高宗先是任命枢密院知事叶义问接管江淮军事,又让大将成闵、李显忠换下刘琦和王权,赴前线接管部队,并把刘琦和王权罢官。后来证明这一切应对的作用非常有限,真正发挥作用的,反而是看似一个多余的举动:慰军劳师。

  当然,如果换作另一个人劳军,也许确实是多余之举。但历史把一位叫虞允文的人推到前台,慰军劳师就成了具有决定性作用的举动。

  2、劳军书生临时充当指挥官

  虞允文,时任中书舍人,这是起草诏命的职位,但南宋时这个职位是虚职,多是对文人、书生官场地位的肯定。因此随后发生的事情,就更出乎人们意料:这个文弱的人,居然到前线就把一众武将降服。

  十一月十三日,虞允文第一个到达采石前线,被免职的王权已走,新帅李显忠还没到。宋军无将无帅,因为刚吃败仗,都无精打采地解除武装,坐在路边晒太阳。俗话说“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何况是败军。

image.png

  但虞允文不是一般的秀才,他来了前线就开始“说理”,而这个“理儿”说得实实在在,无一丝官腔:“我手里有两样东西,皇帝军令和大把银子,你们只有拼命立功,才有可能论功行赏。”

  也许从没见过这样的说理书生,大家回应:“我们和金兵决一死战”,并推举虞允文当主帅。没文化的人信任有文化的人,这是自古通理。但也有人表示担心:“你是来劳军的,没有督战任务,如有人告发你,肯定倍受责难。”虞允文回答很干脆:“国家面临生死存亡,我有必要管那些吗?我怎么能逃而远之呢?”

  3、书生布阵海战,有攻有守

  临时充当指挥官,虞允文率兵在江边布阵,其实也没有多少兵可布,他手下老弱病残加起来1.8万人,江对面的金兵多少?40万!这仗怎么打?在冷兵器时代,两军对决主要比的是什么?一句话:比得是谁的人多。但虞允文不这么想,他认为布阵是最主要的。

  他把宋军的五艘战船分列,两艘沿西岸并列航行,一艘驻扎中游,船内藏有精兵,另两艘隐蔽在小港中机动。家里没米,还要做出一锅象样的饭来,确实很难为虞允文。历史上有领兵多多益善的人,少有领兵少之又少而能打败强敌的人。虞允文是一个!

image.png

  相较于宋军,金兵阵势吓人:战役指挥所设在江边,在一个大高台上,分立两面绛色旗、两面五彩旗,中间有黄色房子,完颜亮盘腿坐在中间。按照金兵惯例,头一天就杀死白马、黑马各一匹用来祭天,早饭后下令第一个杀过长江的人奖黄金一两。

  4、再施“说理奇功”,让一名宋将青史留名

  虞允文刚布完阵,金兵已呐喊着杀过来,完颜亮站在指挥所上,摇着小红旗,指挥上百艘战船横渡长江。著名的100:5的战船大战开始了!很快,金兵冲到南岸的战船多达到70艘,宋军的战船只好向后退却。

  眼见要崩盘!虞允文是文人不是武将,冲锋陷阵不是他的本行,他的本行是——说理。他只能靠这个功夫来解决崩盘。于是他冲入阵中,找到宋将时俊,抚摸他的背说:“早听说过你胆识过人,要知道你背后站着的是你兄弟姐妹、儿女啊。”

  虞允文“说理”总是一句到心,先给时俊一个加持,你有能力有本事打胜仗,万一败了呢?那麻烦了,背后是你要保护的兄弟姐妹、儿女,失去你的保护,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金兵可不是来度假的,是来杀人的。

  时俊听完虞允文的话,挥舞双刀,率兵冲向金兵。史料对时俊的记载很少,唯一的这次亮相就青史留名了。还记得那艘驻扎在中游小岛上的战船吗?那是艘“海鳅船”,虽然小了点儿,但非常灵活,藏在舱内的精兵专门搞“暗杀”。

image.png

  此时,它杀出来冲向金军船队,许多船只被它撞沉。因为受水陆夹击,冲到长江南岸的金兵死伤过半。不过,因兵力悬殊过大,金兵直到天黑仍不断涌向南岸。

  5、真逃兵假援兵,吓退上万金兵

  如果只按人数的多少决定胜负,那么最后胜利者无疑是金兵。但战场往往不按常理出牌。面对不断涌来的金兵,虞允文也一筹莫展。但是历史再次证明:主角开了挂,老天也要来帮忙。

  之前,在光州打了败仗的一支宋军,此时溃逃到采石。虞允文马上抓住机会大做文章,他指挥这支败军的旗鼓手,从山后转悠出来,只干一件事:敲鼓!几通鼓下来,把金兵吓坏了:这是宋军的援兵到了!不知道来了多少人,快跑吧。

  虞允文一看这好办,命弓箭手一路追袭。冲杀上岸的4000多名金兵被杀,内有2个万户长,还活捉5个千户长、500多名士兵。一些没能上岸的金兵驾船往回跑,他们没死在宋军手上,被愤怒的完颜亮斩杀:我让你们是去打仗的,不是驾船一日游的。

  6、破夜袭、识反间计,一封信计杀叛将

  看过上述战役过程,也许有人把虞允文的胜利归结为两个字:运气。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不是能用“运气”解释的了:

  虞允文一边给皇上报捷,一边犒赏三军,不过在庆功宴上他说:“金兵大败,明天会来袭营。”半夜,吃饱喝足的部分宋军逆流而上,在上游埋伏。另有部分水军向北岸金兵渡口发动攻势,当然这是佯攻,目的是麻痹金兵。

image.png

  金兵果然上当,次日来袭营,被早有防备的宋军水陆夹击,击毁金兵战船300艘,全胜!虞允文再次报捷。这时,完颜亮懵了,对面宋军主帅是何方神圣?既然打不过你,咱来点儿阴招你防得住吗?

  于是,完颜亮写了一封信送给被免职的王权,送信人故意让宋军捉住,封上透露出与王权早有谋约的假象。搞文字,虞允文能输给你完颜亮吗?他父亲虞祺是北宋进士,官至太常博士;虞允文6岁张嘴就能来一段《九经》,7岁就下笔成文……

  所以,看到这封信后他马上发现漏洞,得出结论:“这是完颜亮反间计。”就写了一封回信:“王权已被军法处置,新帅叫李显忠,我劝你不要玩阴招,还是战场上面对面一决雌雄吧。”潜台词是就你那点儿墨水,还搞文攻?是不是明着打不过我们啊?

  完颜亮看到这封回信恼怒异常,做了两项决定:烧了自已的龙凤车;杀了梁汉臣、两名为金军造船的人。打不过对手,烧自己的龙凤车是何意?也许,是表示自断后路,告诫金兵只管向前冲吧。

  而被杀死的梁汉臣本在北宋为官,后投降金兵,这次渡江作战计划就是他提出来的。不过,为金军造船的两名工匠死得有点儿冤,你打不过人家,赖我造的船不好?

  采石之战

  7、瓜洲战役没开打,完颜亮就被自己人杀死

  打不过虞允文,完颜亮的办法是:走还不行吗?我去瓜洲,那里没有虞允文。只是他没想到虞允文早料到完颜亮的计划,马不停蹄赶赴瓜洲,一番布置后,就等着他到来。

  十一月二十七日,完颜亮来了。这次宋军的准备比采石充分,战船来回巡航,调头飞快,气势十足。一看宋军这个架式,金兵已猜出那个书生主帅又跑这里来了,惊恐异常,毕竟人都怕死,何况是刚从采石下来的败兵。

  完颜亮为鼓励士气,笑着对吓破胆的金兵说:“你们看到的,不过是纸船罢了。”但是士气没鼓起来,直接鼓跪了,一名金将跪着求告:“陛下,看这样子宋军早做好充分准备了,咱们还是退回扬州吧,攻打宋军要从长计议。”

  完颜亮可不听这一套,你小子给我泄气,杀了!这名将领反复谢罪哀求,完颜亮最后决定,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给我鞭打这小子50下。这下消气了吧?连命也报销了——当天,完颜亮被他的部下杀死。是啊,谁也不想明知是死,还要主动送命。

  采石之战,虞允文横空出世,客串三军主帅,证明不仅能文还能武,无论是战役还是战略,都是一流的。为什么一介书生能打败久经沙场的完颜亮?

  说实话,历史上有很多难以解释的事情,看虞允文的经历,采石之战前没有从军、治军的经历,更无带兵打仗的任何战功。但是1.8万人对战40万人,大胜!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历史上还有谁?

  可惜的是,虞允文的大名少有人知,采石之战从诞生之日就被忽视,岁月似乎把这段历史遗忘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完颜亮发动非正义的侵宋战争,遭到金统治区各族人民的强烈反对。金宗室完颜雍乘机夺取政权,黄河以北地区很快归附新皇帝金世宗。完颜亮得到知这一消息更加疯狂南侵。当时,他领兵驻扎在和州鸡笼山,决定于十一月初八日从采石(今安徽当涂北)渡江,再攻建康。虞允文是个书生,从来没有指挥过战争。但是爱国的责任心使他鼓起勇气。他立刻命令步兵、骑兵都整好队伍,沿江布阵,又把江面的宋军船只分为五队,一队在江中,两队停泊在东西两侧岸边,另外两队掩匿山后。敌军以为采石无兵,及近南岸,见宋军列阵相待,当涂人民观战助威者十数里不绝,方才大惊,欲退不能,只得前进。几百艘金军大船迎着江风,满载着金兵向南岸驶来。没有多少时间,金兵已经陆续登岸。虞允文命令部将时俊率领步兵出击。时俊挥舞着双刀,带头冲向敌阵。兵士们士气高涨,拼命冲杀。金兵进军以来,从没有遭到过抵抗,一下子碰到这样强大的敌手,就都垮下来了。江面上的宋军战船,也向金军的大船冲去。

image.png

  宋水军多踏车海鳅船,大而灵活,而金军船只底平面积小,极不稳便,宋船乘势冲击,就像尖利的钢刀一样,插进金军的船队,把敌船拦腰截断。敌船纷纷被撞沉。敌军一半落在水里淹死, 一半还在顽抗。太阳下山了,天色暗了下来,江面上的战斗还没有结束。这时候,正好有一批从光州 (今河南潢州)逃回来的宋兵到了采石。虞允文要他们整好队伍,发给他们许多战旗和军鼓,从山后面摇动旗帜,敲着鼓绕到江边来。江上的金兵听到南岸鼓声震天,看到山后无数旗帜在晃动,以为是宋军大批援兵到来,纷纷逃命。金军遭到意料不到的惨败,气得完颜亮暴跳如雷,将怒气全发泄在士兵身上,勒令第二天强渡长江,完不成任务者军法从事。次日,虞允文又派新盛率水军主动进攻长江北岸的杨林渡口。金船出港,宋军用强弩劲射,又使用霹雳炮轰击,又大败金军。完颜亮见渡江失败,只得退回和州,接着逃往扬州。

1541139857379152.png

  宋军在采石大胜之后,主将李显忠才带兵到达。李显忠了解到虞允文指挥作战的情况, 十分钦佩。 虞允文对李显忠说:“敌人在采石失败之后,一定会到扬州去渡江。对岸镇江那边没准备,情况很危险。您在这儿守着,我到那边去看看。” 李显忠马上拨给虞允文一支人马,由虞允文率领前往镇江。 镇江原来是由老将刘锜防守。那时候,刘锜已经病得不能起床了。虞允文到了镇江,先去探望刘锜。刘锜躺在床上,紧紧拉着虞允文的手,心情沉重地说:“国家养兵三十年,没有立过一点战功,想不到立大功的还是靠您这位书生,我们当将军的实在太惭愧了。” 虞允文安慰他一阵,就回到军营。他命令水军在江边演习。宋军制造了一批车船,由兵士驾驶,在江边的金山周围巡逻。金兵打了几次败仗,都害怕作战。有些将士暗地里商量逃走。完颜亮在进退无路的条件下,孤注一掷,命令金军三天内全部渡江南侵,否则一津处死。隔岸的宋军刚打了胜仗,士气商涨,严阵以待,金军强渡无望,而完颜亮一贯用法苛严,使金军将士进退两难。他们得知完颜雍已在辽阳称帝,并废完颜亮为庶人,便也思变,于27日清晨完颜元宜率军杀死完颜亮。十二月初,金军退走,宋军乘机收复两淮地区。之后,金世宗为了稳定内部,派人到南宋议和,宋金战争又暂时停了下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在南宋早期的历史上,随时可能南下的金兵都是临安君臣们的一块心病。虽然自己已经在南方获得了相对安稳的地盘,但心理恐惧却从靖康之变开始就是深埋心中。因而,任何对金国人的军事胜利,都会被视为不得了的事情。本文所说的采石之战,就是被这样渲染出来的大捷。

  战端重

image.png

  公元1161年,依靠篡位自立的金国海陵王完颜亮,在宋金停战若干年后再启战端。已经相当汉化的他,相比之前还保有女真传统习气的统治者来说,对南宋更为关注。因此,我们毫不奇怪他会选择踏上了南征之路,尝试独霸南北。

  除了安排自己亲率领的20万主力,由汴梁出发进攻江淮地区。他还结合之前宋金战争的经验,派兵进攻南宋的上游防线----川陕地区和中段防线荆湖地区。甚至于直接准备用水师从海路攻取临安城。

  面对危机 赵构往往首先想到求和与逃跑

  不过,宋高宗依然幻想议和。他认为只要宋朝对待金国态度足够谦卑,金人就找不到南下进攻的理由。结果等到金人南下,才被迫做出抵抗的样子,在各路部署兵马。其实,自己又私下里准备了船只,计划向过去那样流亡到福建或者四川。

  在金军的大举进击下,南宋国防压力陡增。由于名将刘锜驻防淮东,金国人对他多有畏惧,于是完颜亮先以偏师佯攻淮东。正当宋军在淮东准备迎敌时,完颜亮以20万主力直扑防线空口淮西。在顺昌之战立下赫赫战功的刘锜,此时年老体衰,难以如年轻时一般急行军机动。而且副手王权畏敌如虎,行军拖沓,结果导致金人趁着防线稀松,在北方军传统的南渡地点--涡口过淮河。

  刘錡虽然在扬州取得了皂角林之战的胜利,但由于友军的拖沓,他在淮河流域几乎成为孤军。于是且战且退,奉诏撤到镇江府,退保长江防线。后来,镇江府的宋军渡江,在瓜州附近发动进攻。又因为指挥混乱与将领冒进,变成惨败。全军只能退回建康府。

  金国与南宋的对峙形式

  在宋朝的两淮防线完全崩溃后,胡骑再次饮马长江。完颜亮亲自带着20万人到长江北岸的和州督战练兵,窥视江东。

  熟读汉人史书的金国君主深知,从汉末三国起,采石矶附近地区就是南北争夺的焦点。北方打军可以在巢湖打造战舰,操练水军。并从这里沿着河道进入长江,以南北过渡带适应南方水文气候。相比三峡和荆江江段,长江在采石江段的流向是转折后的南北流向,所以流速较为平缓。

  采石历来都是渡江作战的首选地点之一

  历史上,三国时期的东吴和魏晋,就在芜湖和采石一线进行过长期拉锯。后来,无论是侯景攻破石头城,还是隋朝灭亡南陈,包括宋太祖灭亡南唐,北方军都是从采石矶附近地区横渡长江。就是金国早期名将完颜兀术,追击宋高宗时的主要战役也和这里有关。

  所以好大喜功的完颜亮决定效法北朝前辈,从采石矶过江。而且完颜亮选择的冬季是北民南下的惯用季节。既可以避开了气候闷热、连降暴雨的夏季,也是长江水位低的枯水期。他在北岸的长江边架设起督战台,每天披挂黄金甲,带着5000能骑善射、搏斗的精锐卫队---紫绒硬军,耀武扬威。为了对未来俘获的南宋后妃们进行霸王硬上弓式的惩戒,他“贴心”地给南宋的刘贵妃准备了新的营帐和清洁被褥,谋划着给宋朝皇帝强行扣上绿色冠冕。

image.png

  十一月初八,完颜亮高调地登台亮相。金军杀黑马祭天,再把一头猪和一只羊投入长江之中祭祀江神。看到汉人民夫打造的数百艘船横亘在江上,完颜亮十分得意地对都督完颜昂与普卢浑表示:船只已经准备完毕,现在可以渡江了啊!

  但都督普卢浑分析认为,南宋水军的船只大而坚固,有的船只有巨轮驱动,机动性很好。由于长江正值枯水期,所以金人之前准备的大船难以运到长江流域。手头的多数船只主要是金军强拆民宅打造的平底沙船,便于越过江中的沙洲和泥泞区域。但它们太小,在北风影响下江面上显得结构脆弱。而且汉人民工的工作积极性很低,所以现在渡江还是有风险。

  南宋大型战船模型

  完颜亮听了知道有理,但是在完颜雍造反的谣言陆续传来后,前线开始军心不稳的。他只能依然表现强悍。但此时女真人,在历经了连年南下征战的消耗后,善战之士损伤较多。常年南下也让士兵思念故土,厌倦南方的闷热气候。从南方掠夺的财宝和美女,逐渐腐蚀了战马的铁蹄和男子汉的斗志。所以完颜亮深知,这支南下的女真大军,相比建国初期的队伍已经有所衰退。就连军中的两个都督,都想逃跑。

  这都被善于弄权的完颜亮看在眼里。他当晚就安抚两位都督,第二天还让地位较低的侍卫军官带人试探性过江,并立下了先渡江者奖励黄金一两的赏赐。就这样,金人用竖起红旗表示前进,倒下黄旗表示撤退,战舰浩浩荡荡杀出杨林口,进入长江之中。

image.png  

       临阵换帅

  虞允文原本并不是前去指挥战斗的

  在采石矶方向,宋朝派出虞允文前往芜湖。同时换下了畏敌如虎的淮西副帅王权,以经历传奇的“关西将军”李显忠取代之。但是在新旧将领交接的空档期,完颜亮正在组织如火如荼的渡江行动。

  虞允文刚到达采石附近,看到当地宋军士气低落,缺乏组织,于是宣布勇将“关西将军”李显忠替代无用的王权。但是此人尚未到达,虞允文主动承担起收集败军和宋军游勇,积极组织反击的重任。除官职和金钱的刺激外,虞允文不忘提醒宋军士兵,一旦放任金人过江,他们的家园将会毁于一旦,父老妻儿难以幸免。

  被过度神话的采石之战插图

  依靠奖励和劝导,本来就不想不战而降的宋军被勉强组织起来。虞允文把水师和水上义军的江河船队分为5部布置。由于采石矶江段是南北流向,所以东队负责与岸上宋军呼应配合,将金军逼上岸,让陆军解决。西队是面对金军船只的第一道防线,承受金人的第一波冲杀。中间船队作为作战力量,消灭江心的敌船。另有2队隐藏在港汊中,作为后备队使用。由于发现宋正规军的积极性依旧不高,虞允文动员了愿意保卫家园,而且熟悉本地水文的当涂县民兵驾驶战船。这在日后作战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宋军还在沙岸上凿沉废弃的船只,设置障碍物,阻止金人顺利渡江。在掩体之后才是迎接登陆对手的步兵。前排为长矛手和长斧手,后排是排成叠阵的弓弩手。至于各个丘陵和港汊地区,还有州县民兵巡逻,随时防止金人的突袭。骑兵作为机动支援力量,随时填补防线上的缺口。

  为了给金人造成宋军重兵在此集结的错觉,虞允文在江边丘陵虚设旗鼓,大张声势。这让金军有所忌惮,不敢一次性派重兵出击。但采石矶附近的宋军水陆军仅有3000多人,水师船只40-50艘,以及数千人踏车船夫。舰队核心是14-15艘船是海鳅船。它们有桨轮驱动,设有弩炮和单人投石器,船体有加固木板保护。仅用这些散兵和民军去抵挡住号称20万的金朝皇帝直属部队,前景依旧十分堪忧。

  作为宋军水战中坚的海鳅船

  江面激战

  金军的首次攻击以汉军为主

  十一月初八,完颜亮监督百艘沙船自采石西杨林渡向南岸进发,把战鼓敲得震天动地。他还派出汉人簽军为主的前锋,对宋军发动试探性进攻。金军战船纷纷跨江而来,涌向南岸,转眼间已有7艘运兵船就冲到了对岸。

  宋军一度被金人的阵势吓到,不由得斗志松动。但是在将领的监督和指挥下,全军避免了进一步的崩溃。率先登岸的部分金军,就受到了宋军弓弩的射杀。由于滩涂障碍物的阻拦让他们阵型破碎,结果这些人很快被岸上宋军围剿。

  宋军在水面战中优势巨大

image.png

  在长江江面上,东队和西队水师挡住了金军的初步攻势。主要由当地民兵组成的宋军中队,又突然驶入长江江面。那些海鳅船由熟悉本地水文的当涂民兵驾驶,负责开道。在冲击敌阵后,直接撞沉一些小船,将金人船队截成两截。然后将金船赶往岸边宋军或者长江下游,避免过分靠近长江西岸。并配合岸上宋军夹击南岸边的金人。由于冬天水源干涸,金船很容易在江边滩涂搁浅。

  每艘海鳅船上配有战士数十人,架有单人投石机--单梢炮,可以施放用陶瓷罐填封了铁屑、火药和砒霜等化学物的炮弹“霹雳炮”。虽然这种炸弹的爆破力有限,但可以迸裂出碎屑并制造的巨响。释放的毒烟雾和散布的石灰粉,对于敌人的视力、听力与心理,依生了巨大的干扰。

  宋朝战船上的单人投石机

  相比之下,金军小船为了运兵,所以搭载不了较重的器械,只能以弓箭作为远程手段。南宋水军会施放延迟爆炸的软包引信水雷“轰天雷”,可以在佯装败退时投入水中,突然杀伤追击中的敌船。战船上的宋军弩手也纷纷使用神臂弩杀敌。战船往往等待时机,一旦发现位置合适,就直接放下拍杆,用杆头的重锤或者凿头凿沉小型敌船。如果有小船上的金人想攀爬船舷,宋军就用钩枪将绳索推开,或者用斧头劈断绳索。由于船舷更高,甲板更宽阔,宋船是更加稳固的射击平台。所以宋朝水师可以与金人做长时间周旋。

  金人的沙船由于靠划桨驱动,水手又是临时拼凑起来的民夫,对于战场的嘈杂环境和死伤很不适应。他们在划桨中由于不断出现伤亡,使得船只动力受到了影响。船员们划桨的动作和节奏也都越来越乱。况且,这些划桨船的每条桨都只能由一个人操作。如果要提高航速,就必须增加划桨手或者水手多用力。但是人越多,就越容易出现用力不一致的情况,适得其反。

  金国汉军的小船在长江上无所适从

  宋军的车轮船,靠船舱内人力驱动的桨轮机动。船夫一起脚踩踏板就能驱动,所以不存在用力不齐,降低速度的问题。船体本身设有的保护,除非敌人登舰,水手基本不会受伤。

  最后,由于宋军船夫和士兵语言相通,指挥效率也比金军要高一些。不过,金军虽伤亡惨重,但在完颜亮的监督下,从早到晚仍激战不退,将陆战的顽强作风带到了长江上。宋军依旧有被翻盘的危险。

image.png

  到了天近黄昏的时刻,恰好有南宋淮西溃兵300余人自光州退至采石附近。虞允文授之以旗鼓,令其从山后转出,作为疑兵。金军以为宋援军赶到,外围的小船开始撤退,包围圈中的金军最终被宋朝一鼓作气歼灭。而海鳅船以施放弩箭和炮弹的形式追杀对手。

  当天夜里,虞允文和其他将领清点战果。在水师和陆军的加攻下,登陆长江南岸的金人约共有700--1000人被杀,斩杀的最高级军官是一个身披紫绒棉甲注丝战袍的万户。此外还生擒千户二人,女真兵30人,其余战死金军主要是汉人,还有一路上征调的民夫。

  尽管如此,一支由溃败部队和民兵组成的部队,能取得这样的战果已属不易。因而,后来在给朝廷上报战功时,被夸大为2700人,并被载入南宋国史。

  海陵王的全面溃败

  主动出击的宋朝水师

  考虑到女真军队核心依旧完好无损,实力可观,两军对比过于悬殊。虞允文判断,次日金军仍将进攻。于是,他计划主动出击,进一步断绝金人从采石矶渡江的可能性时间。不然,等到金人发现自己的虚实就难以收场。

  他趁着清晨大雾弥漫,在江雾中分出一队船只,由敢死士驾驶逆流而上。又以另一部兵力堵截金军进入长江的杨林口。 第二天上午,金军再次发起进攻。宋水军乘胜夹击。

  在杨林口,金军准备登船,但是遭到船上宋军的弩炮和炸弹攻击,迟迟难以靠近船只。宋军还顺势射杀了一些岸上的金军骑兵。宋军就这样封锁了河口,让金人无法继续增员采石矶的水师。附近的金人只好自己焚毁部分船只,先行撤退。最后,敢死士们也顺势放出了载满燃烧物的火攻筏,并发射霹雳炮等爆炸物,焚毁金船数百艘,断绝了金人从采石矶渡江的企图。

  金国的女真武士对江淮流域的战场依然无法适应

  完颜亮见强攻不成,大发雷霆。一边派人往宋营散布招降书,表示要与王权联络起事,想离间宋朝将领。然而他并不知道王权不在军队里。执掌军队的虞允文在回信中表示:王权已经不在了,您的信白写了。我们已经换了李显忠为将军,欢迎陛下来一决雌雄。完颜亮纵然愤怒,也对着滔滔江水无可奈何了。

  由于情报不对等造成的心理恐惧,加上宋军驾船技术和新技术的震慑,女真人对于长江天险更加畏惧。误以为采石矶驻扎的是宋军淮西主力,进而军心动摇。

  十二日,完颜亮在得知宋军在瓜州失败的战报后,决定前往扬州。在要地瓜洲渡江,继续南侵。但在此时,他的后院已经彻底起火。北方密报传来,各地的州县都对篡位的新皇帝完颜雍效忠。完颜亮自己的部下士气低落,成群逃离军营,北上寻找新出路。

image.png

  在川陕防线,金军遭到守将吴璘的顽强抵抗。他们不但进攻乏力,反而让宋军夺走了秦、陇、洮、兰等州县。金人退守凤翔府和大散关一线。在荆湖防线上,金军的粮草也被驻防的岳飞旧部焚毁。

  最震惊的消息是,完颜亮听到金世宗将年号定为大定之后,不禁心中一震。因为“大定”也是他统一天下后想使用的年号。感到天意捉弄的他决定铤而走险,让部队过江和宋人拼命,自己北上收拾局面。一旦南下的部队侥幸取胜,自己还可以占领江南立国。所以他颁布命令,一旦有士兵不持文书就北上,就要被斩首。驻扎在瓜州的金军必须在三天内过江。

  不过,此时南征军里的女真人对于新皇帝的登基充满期待,而且对于长江的恐惧在短时间内也难以客服。在这样的背景下,完颜亮让他们南下进兵,反而会适得其反。当时南宋在镇江府集结了号称20万人的队伍,初战取胜的虞允文也来到镇江。

  虞允文进入镇江

  最后时刻

  完颜亮在东线的布置最后全部落空

  在虞允文实地考察长江沿岸后,南宋间谍于十一月二十七左右,刺探到金军约在十二月一日过江的消息。所以宋军在镇江江畔修建堤坝、壕沟,还有鹿砦等反登陆工事。骑兵在长江南岸来回巡逻,随时侦查支援。

  间谍还发现金军正在从滁河放下船只进入长江。在瓜州,金军正在用民夫从陆地上运船过来,并在长江北岸修建干船坞。但是由于瓜洲江面狭窄,所以这些船甚至比采石矶之战中的金船更小。于是在众将建议下,南宋一面派水师骚扰金人的沿江攻势,一面打造了一些新的海鳅船。水师则在江面上操练演习,向金人示威。新造的车轮船绕着金山岛航行了三圈,运转自如,十分灵活。

  宋朝水师的船几乎控制了江面

  女真人对于这种从外部看不见船桨划动,却如此机动的船只感到不可思议,在岸上看的目瞪口呆。完颜亮看装作不屑一顾,说这只不过是纸船而已,一点就破。有将领表示南宋军队已经准备充分,而且装备精良,不是金人在短期内可以弥补的。完颜亮又要杀谏臣立威,在众人劝谏下才收手。

  但由于完颜亮想用连坐法惩戒逃兵,结果浙西都统制耶律元宜和蒙安唐括乌野谋划叛乱。他们告诉紫绒硬军去扬州东面的泰州去抢劫财富,并得到了皇帝的允许,就这样支走了完颜亮的贴身卫队。

  完颜亮的倒行逆施 引起了部下叛乱

image.png

  最后在十一月二十七日,耶律元宜带着叛军攻击海陵王的龙帐。完颜亮以为这是宋人劫营。但是当他看到箭矢落入帐篷时才意识到这是自己人叛乱,于是挥剑抵抗。但在被打倒后,遭到叛乱士兵的绞杀。最后,这个有着统一之志的皇帝,被新皇帝废为海陵庶人。

  几乎在政变发生的同一天,南宋水师在岳飞旧部李宝的带领下北上山东半岛,联合山东起义军展开行动。在从金军的汉人水手处得知女真人晕船,只能在船底卧病休息的情况后,南宋水军主动出击。二十七日凌晨,宋军发现金人船队后施放火箭,发射火雷,彻底焚毁了金朝用于偷袭南宋首都临安的舰队。

  宋军的偏师也在陈家岛击败了准备南下包抄的金国船队

  尽管如此,宋人也不得不承认,金军处变不惊,撤退时依旧十分有秩序。如果继续和他们对峙,恐怕还有很多恶仗要打。如果完颜亮后方稳固,金人很可能在南宋防线上发现新的弱点。之后的历史如何,也就很难估量了。

  这一平局背后,是宋高宗一心想建立自己的朝代,而不是北上夺回失地,恢复那个同名的前朝。而金朝则因为武力辐射,已经因为地理因素而达到了极限。南北双方的军力对比,虽然还是北强南弱。但是大家的军事力量都陷入了同步衰退的过程,形成了互相不能吞并对方的形势。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采石之战是南宋宋军抗金斗争的重要战役。此战由文臣虞允文指挥宋军打败金军,使金军未能如愿从采石矶渡江南侵。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