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阪七将星

1614-1615年间,德川方面发动冬之阵和夏之阵,旨在彻底消灭丰臣政权。大阪方面则招募各地的浪人入城助阵。在各地的浪人和丰臣固有的武士中,有七位文武双全的军略家,被后世称为"大坂七将星"。他们是:真田幸村、后藤基次、明石全登、毛利胜永、长宗我部盛亲、大野治房以及木村重成。

  明石全登(あかしてるずみ,1551——1618),是日本战国时代的武将,宇喜多家臣,明石景亲之子,主家内乱之后负责管理国政。

  关原之战中担任宇喜多军的先锋,后来进入大阪城,在大坂之战中率领天主教武士奋战,大阪七将星之一。天主教的洗礼名是基文尼·吉斯图(ジョパンニ?ジュスト)。

  宇喜多氏家臣,他是天主教徒,热心于天主教传播。在关原之战中,跟随宇喜多秀家以副将身份登场。战败以后,曾在黑田长政寄居。但是不久成为了浪人。

  1614年,大阪之阵之前,丰臣家招募浪人入仕,由于德川幕府开始打压天主教,加上他希望在八丈岛流放的宇喜多秀家归还,成为了丰臣家在大阪之阵中的主力人物。夏之阵败北以后,行方不明,在逃离外国,在大阪战死的不同说法,成为了战国之中一个谜之人物。当时德川家康为了找到明石全登,于是有“明石通缉”名句。

  一

  对于德川家康,笃信天主教的武士们无不痛恨有加,而明石扫部头全登就是作为天主教徒与德川家连续奋战的著名武士之一。

  明石全登,出生年月不详。我们只能知道,在关原之战以前,他是作为备前国的大名宇喜多秀家一门亲族,熊野保城主,领有3万3千石的封地。宇喜多秀家本身不是天主教徒,但对天主教在其领地内的传播也十分支持。在家督的带动下,宇喜多的家臣中有许多都改信了天主教,明石全登就是其中之一,他的教名有“约翰尼”(ヨハネ)、“乔安”(ジョアン)、“乔安尼”(ジョアニ)等说法。全登是个非常虔诚的教徒,经常有外国的宣教师来他的城中布道,而他的城中信教的居民也达到三千人以上。

image.png

  二

  明石全登的一生的转折点,是随着震动全日本的关原之战而到来的。

  随着太阁秀吉的阖然辞世,其谱代遗臣中文治派与武功派的对立愈演愈烈。而作为文治派之首、五奉行众之一的石田三成掌握着大阪的实权,拥戴太阁的幼子的秀赖,从而在斗争中占据了一定的上风。而以福岛正则、池田辉正为代表的曾以弓马为丰臣氏赢得天下的武将们当然不服,于是转而依靠丰臣家的外样大名中最有实力和声望的内大臣德川家康。双方争夺天下的斗争不可避免的要以战争的方式解决,战争的地点就在美浓国的关原,时间就是庆长五年,也就是1600年9月15日。

  作为秀吉托孤的重臣“御奉行众”(五大老)之一的宇喜多秀家,本身曾是秀吉的养子,自然义无反顾的加入了拥有“大义”名分的西军——石田三成方。作为家臣,明石全登也随军参战。

  关原之战在上午九时打响。宇喜多军共一万五千人,阵地处于西军的最前线,很快与东军的先锋福岛正则军展开激烈的战斗。双方厮杀在一起,长时间呈现胶着状态。

  下午一时,处于西军后方的主力部队小早川秀秋军突然叛变,转而从后方攻打西军阵脚。西军主将石田三成急忙撤退,而其他早已与德川家康暗中勾结的西军大名也纷纷易帜。正在前方苦战的宇喜多军顿时腹背受敌,陷入了混乱,纷纷溃散。

  宇喜多秀家面对西军令人扼腕的溃败,心痛不已,正要举刀自杀之时,猛地从乱军之中冲出一名黑脸大汉,大声喝道:

  “殿下,现在还不是死的时候!”

  此人便是明石全登。

image.png

  也许是全登的一声断喝断了秀家寻死的念头,这位西军的大将急忙在少量侍从的保护下撤离了战场,而明石全登则自告奋勇留下来担任危险的殿军任务,且战且退。很快,全登便陷入了敌军福岛、黑田、池田等队的层层包围之中,身边的士卒越战越少,自己也几乎绝望了。作为天主教的教义,自杀的行为是作为罪过而不能被允许的,死后也不能进天堂。因而全登决定冲入敌阵放手作战,只求一死。在他奋勇舍命的冲杀下,敌军死伤无数,但仍层层叠叠的包围上来……正在这危急时刻,敌军中突然传来了这样的喊声:

  “扫部殿,活下来才有机会吧!”

  说这话的人,便是战国有名的智将黑田官兵卫之子、东军的大将黑田长政。也许是同为信仰天主教武士之故,也许是敬仰明石全登的刚毅为人,黑田长政令部下闪开一条出路,满身是血的全登就此逃离了关原的战场。

  三

  从关原逃出的明石全登,已经无法再回到自己的领地,只能四处流浪,直到流落到筑前的福冈。当时,筑前正是黑田家的领地,全登为了躲避幕府的追查,便投靠了曾在关原放自己一条生路的黑田长政,寻求庇护。对于福冈之行,全登曾留下了“是主在指引着我……”这样的语言。

image.png

  当时,德川幕府正对黑田家有所猜忌,对此情形心知肚明的黑田官兵卫(当时已经把家督之位让出给长政)仍然极力的帮助全登,将自己知行地的一部分让给他,并把他当作长政的弟弟看待。这也许是这位著名的军师想要笼络猛将之心,或是爱惜猛将之才吧。总之,全登在筑前黑田家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但对于心怀执著信仰的全登来说,这样安逸的生活却让他有些迷惑——

  自己要在黑田家呆到什么时候?

  在天主的指引下来到筑州,只是为了自己能够安全的活下去么?

  主公宇喜多秀家已经作为西军的主将之一被幕府逮捕,流放到八丈岛正在受苦,天下的天主教徒和宣教师们正在被幕府迫害,自己又该怎么做呢?

  ……

  终于有一天,明石全登悄然的离开了黑田家,离开了筑前的土地,再次开始流浪的旅程,一直来到了自己的老家——备中的乡间隐居起来,等待着复仇机会的来临……

  一晃八年过去了,机会终于来临了。

  1614年10月,正当丰臣、德川两家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之际,早已渐渐被人们淡忘的明石全登出现在了大阪城下,作为浪人武士,加入了丰臣军。

  在当时,大阪的丰臣家为了和德川家康对抗而大规模招兵买马,吸引了天下众多的浪人武士前来投靠。进入大阪城的流浪武士们,无外乎抱有以下三种目的:或是为了扬名天下,抓住乱世中最后的机会成为名将;或是为了恢复自家原有的领地,复兴业已破落的家门;又或是贪图大阪方许诺的丰厚报酬,想要籍由战争之机改变自己潦倒的生活。

image.png

  而明石全登的目的却有所不同,进入大阪之后,他虽然受到大阪方相当的重视,作为高层将领参加了许多军议,却只向丰臣家提了两个要求。那就是:如果战争能取得胜利,首先要恢复天主教在日本的传播和百姓信教的自由,并允许外国的传教士来日本传教;另外,就是要把流放在荒岛上的主公宇喜多秀家迎接回本州,取消他的罪名,恢复其领地和声望。

  这就是明石扫部头全登的信念和理想——他没有为自己做任何考虑,一心所想的,是想再兴他过去的主公,和他心中的神。

  在他的心中,大阪之阵就是圣战。

  四

  1614年11月,大阪冬之阵开始。为了对抗德川军的包围之势,丰臣军在大阪城周围筑有许多工事和城砦。

  18日,德川方的蜂须贺至镇队的侦察兵发现,位于大阪城西南面木津村的木津川口有丰臣方的一座砦,虽然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但守备却十分薄弱。情况传达到了位于茶磨山的德川家康本阵。行事谨慎的家康唯恐有诈,在与军师本多正纯商议之后,决定派遣浅野长晟军、池田忠雄军、蜂须贺军采取三面合围偷袭的战术。

  但为了独占头功,蜂须贺至镇决定独自行动。本来与其他两军约定的次日凌晨六点行动,被蜂须贺至镇单方面提前行动了。凌晨三点,蜂须贺军3000士兵趁着夜色水路并进,夹击木津川口砦。这一冒险行动居然收到了奇效,毫无防备的大阪军在遭受夹击后很快溃散,德川军在大阪冬之战中先拔头筹。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得知蜂须贺军提前行动并取得头功的浅野军在慌乱间出发,在急于渡过木津川的时候发生了混乱,淹死了不少人,成为了德川军第一批阵亡者。

image.png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仗本该是明石全登为大阪方作战的初阵,因为木津川口之砦正是他所守备的阵地呀!可事有不巧,18日全登进大阪城参加军议,彻夜未归,临时指挥作战的是他的同族兄弟、毫无经验的明石全延,在加上兵力薄弱且疏于警惕,在蜂须贺军的夹击下便匆匆败退到下博劳的阵地去了。对于这次的失败,全登在很长时间内都懊恼不已。

  此后,明石全登在大阪军中表现活跃,参加了冬之阵的多次小规模作战。随着德川方欺骗性的和谈匆匆的结束,全登继续在夏之阵中担任了重要的役职,直到那最后一战的到来……

  五

  1615年5月7日,大阪夏之阵到了尾声,德川军向大阪城的南面发动了最后的进攻,困守大阪的武士们也迎来了他们最后的一战。

  由于在此前的战斗中,大阪方损失惨重,面对决战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胜算了。大阪城内人心浮动,军事会议已经相当混乱,众多武士人心惶惶。真田幸村和毛利胜永两位主要将领找到当权者大野修理亮治长,提出最后的作战计划——全军在天王寺、冈山口一带布阵,击溃敌军先锋,丰臣秀赖亲自出战,率军与德川家康本阵对峙,由明石全登率奇袭队迂回到家康本阵背面发动突袭,直接讨取家康的首级。

  这一战术,得到了大野治长的认可,并传达到了全军。

  当天夜里,真田幸村来到明石全登的部屋,向他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计划:

  “扫部殿,鄙人明日打算率军正面突击德川本阵,目标是家康的首级。相信其阵势必然十分坚固,家康本人也会躲避到阵营的最后面,鄙人仓促间恐怕难以成功。希望你能带领本队的三百精兵迂回到德川本阵的后方,从背面出击,攻其不备,定能讨取家康的首级!……扫部殿,全拜托你了!”

image.png

  幸村知道,城中最痛恨德川家的莫过于信奉天主教的武士们,任用他们作为敢死队突击,必能能获得好的效果。而关键时刻对明石全登的任用,也体现了幸村对这位猛将的信任和赏识。

  第二天凌晨,大阪方最后的名将们相继领军出发,各自前往自己的战场去了。

  明石全登并没有很早的出击。因为在前一天的军议上,丰臣秀赖打算在这最后一战亲征,全登应作为其随从出兵,一早便率领本队三百精兵在船场等待了。但这样的计划从一开始就是水中泡影,娇生惯养的贵公子秀赖,恐怕是连弓都拉不开的纨绔子弟,怎么可能亲临险境杀敌呢?他只是从城中传出命令——令明石队为游击队接应诸路人马。

  对这一结果心灰意冷的全登,决心执行当初和幸村所定下的计划,领军从后方突击德川本阵,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的家康的首级!

  六

  最后的天王寺决战,在正午开始。战争进行的异常惨烈,大阪军面对三倍于己的德川军,展现了惊人的气势,特别是真田幸村和毛利胜永的奋战,突破了德川军的层层防守,竟然杀至家康本阵的近前,甚至一度让人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到下午四时,胜负已分——真田幸村力战而亡,深入敌阵孤立无援的毛利胜永也开始退却,大阪军全面败退,气数已尽……

  而这些,是明石全登所不知道的。他没能亲历混乱的正面战场,只是听着不远处震天动地的喊杀声,匆匆的从德川军的右翼迂回至家康本阵的背后。

image.png

  此时,德川家康的本阵已经混乱,毫无队形可言。家康的旗本队逃散,其本人也不知所踪。明石全登加入战场后,先是协助毛利队撤退,又掉头回来追击已经溃散的越前藩松平忠直队,接着,又与包围上来的水野胜成队展开激战……明石全登丝毫不在意本军的兵少势微、孤军深入,他只有一个目标——找到乱军之中的家康,取下他的首级!

  但很快,全登发现敌军正无穷无尽的包围上来,同时,他也听到了真田幸村阵亡、大阪军全面撤退的消息……至此完全绝望的明石全登,并没有像其他残兵一样,回大阪城作负隅顽抗,而是奋力杀开了一条血路,逃离了天王寺的主战场,从此不知所踪了……

  大阪城破以后,德川军四处搜查,也没能找到明石全登的下落。有传闻说,他的首级被德川军武将水野忠成的家臣取得,并献给家康,但这一说法在检视首级的纪录中并没有体现。而且从江户时代初期,幕府方面多次组织的全国性的对明石全登的搜捕行动——“明石狩り”来看,德川家对这位天主教徒武士还是颇为忌惮的。

  后来,曾成功的从日本两次最大战役的战场逃脱的明石扫部头全登,则成了谜一样的人物,再也没有任何针对德川幕府行动。因此关于他的下落便有了许多的说法:有人说他从九州乘船去了外国,有人说他其实在大阪夏之阵中就战死了。虽然也一度有人相信,明石扫部仍然潜伏在备中的山里,伺机再率领教徒武士们展开圣战。但很快又有人反驳说这种说法不够可信,因为对于全登这样坚定的武士来说,是不能沉默的活着的。

  但对于明石全登本人来说,所有的说法都毫无意义。无论是关原的逃脱,备州的蛰伏,大阪的奋战还是最后的沉默,他都由他自己的理由,因为他说过:

  “是主在指引着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1614-1615年间,德川方面发动冬之阵和夏之阵,旨在彻底消灭丰臣政权。大阪方面则招募各地的浪人入城助阵。在各地的浪人和丰臣固有的武士中,有七位文武双全的军略家,被后世称为"大坂七将星"。他们是:真田幸村、后藤基次、明石全登、毛利胜永、长宗我部盛亲、大野治房以及木村重成。

image.png

  真田幸村

  真田幸村(1567-1615) (さなだ ゆきむら Sanada Yukimura),真田昌幸的次子。关原之战与父亲同在西军,战后被流放于纪伊九度山,逃脱后,投奔到大阪城。在大阪城战役中率士兵与德川的大军浴血奋战,因其战绩被称赞为"日本第一兵"。

image.png

  真田左卫门佐幸村,无论任何时候,只要提起1615年发生在日本大阪的那场终结战国乱世的大战,就必定要提到这个名字。这个信浓土豪的次子,没有显赫的家名,前半生也从没为任何大名立下过什么值得夸耀的战功,只因为在大阪城下的奋战,忽然在乱世的黄昏中点亮了自己的名字。他的将星之名在日本战国百余年乱世间虽然只短暂的闪耀了一瞬间,却由于那一瞬间的璀璨,而永远的在了所有人的心中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也是七将星中最有名的。

  后藤基次

  后藤基次(1560-1615)(ごとうもとつぐ Gotou Mototsugu)在大阪之阵中战死的诸多浪人武士之中,"二军师"往往是人们叹息感慨的焦点人物。其中的真田幸村以其最后决战中勇猛壮烈的冲锋行为而赢得了众多的赞誉,而后藤基次则因其与决战前一天在小松山战场的牺牲而引起了后人无数的叹息。

  事实上,从临敌作战奋勇冲锋的角度来讲,真田幸村以其神出鬼没勇猛无畏的战术闻名。而在行军布阵运筹帷幄方面,后藤基次则以其坚如磐石的高超兵法而得到了大阪军方更多的重视,从而成为大阪丰臣军的首席兵法家。

image.png

  后藤又兵卫基次,如果生在群雄并起的战国时代,必定会成为一位叱咤风云的名将,即便是在乱世的末期崭露头角,也掩盖不住其善战的光彩。

  然而,如果没有黑田长政的忌恨,他的战绩也就停留在侵略朝鲜的部将身份了,之后也许会在领地上安逸的渡过余生,子孙都平静的生活下去。但是命运给了他在人生的最后再起波澜的机会,让他乘着乱世最后的风云成为令人敬仰的大阪五人众之一,虽然壮烈战死,亦不失为是作为优秀武士更加完美的结局吧。

  明石全登

  明石全登( あかしてるずみ,罗马字:Akashi Teruzumi),生卒年不详,是日本战国时代的武将,父亲是明石景亲,基督教的洗礼名是基文尼.吉斯图(ジョパンニ・ジュスト)。大坂七星将之一。宇喜多氏家臣,他是基督教徒,热心于基督教传播。在关原之战中,跟随宇喜多秀家以副将身份登场。战败以后,曾在黑田长政寄居。但是不久成为了浪人。1614年,大阪之阵之前,丰臣家招募浪人入士,由于德川幕府开始打压基督教,加上他希望在八丈岛流放的宇喜多秀家归还,成为了丰臣家在大阪之阵中的主力人物。夏之阵败北以后,行方不明,在逃离外国,在大阪战死的不同说法,成为了战国之中一个谜之人物。当时德川家康为了找到明石全登,于是有"明石通缉"名句。

image.png

  毛利胜永

  毛利胜永(もうりかつなが,1577年-1615年6月4日),是战国时代、江户时代初期武将。丰臣家家臣。父亲是毛利胜信。在丰臣秀吉进行九州征伐后,父亲获得以小仓城为据点的十四万石。胜永拥有其中一万石。关原之战中,是西军,参与伏见城包围战和关原主战场的战斗。战败后,领地全部没收。后来在土佐国被山内一丰监视。直到1614年在丰臣秀赖招募浪人时偷走到大阪。参加了大阪之阵。在夏之阵道明寺之战中,和真田幸村联手各以三千兵击退了伊达政宗和水野胜成等数万德川大军。次日决战天王寺之役,在茶臼山前更数度以三千寡兵连破德川诸队,击杀了小笠原秀政和本多忠朝的德川军先锋。在真田幸村战死以后,开始撤退,后来与丰臣秀赖在城内一同殉死。大坂七将星之一。

image.png

  长宗我部盛亲

  长宗我部盛亲(ちょうそがべもりちか 罗马字:Chousogabe Morichika、1575年-1615年)是战国时代和江户时代初期的大名和武将,是长宗我部元亲的四子,幼名"千熊丸"。名字中的"盛"字取自秀吉家臣增田长盛。长兄信亲战死后,深受父亲的溺爱并继任了家督。1614年,当时被丰臣秀赖邀请进入大阪城,希望可以收复土佐一国,也召集了他的旧部加入。参加了大阪之阵,在冬之阵和夏之阵,表现相当活跃。尤其在夏之阵的八尾之战中,面对藤堂高虎的军队,成功地牵制,但是因为木村重成战死,迫不得以之下只好撤退。

image.png

  在天王寺最后决战中,盛亲战败后逃亡。5月11日,德川家康在京都逮捕了他。5月15日,于六条河原被斩首。

  大野治房

  大野治房(? - 1615年)是安土桃山时代到江户时代前期的武将。他是大野治长之弟,大野治胤(大野道犬)之兄。他与兄长一同侍奉丰臣秀吉、丰臣秀赖。1614年开始的大阪之战,他与其兄一样,是主战派的中心人物之一,并指挥战事。但是他对后来治长发出的退却命令无法服从,从此兄弟不睦。之后治长欲进行和睦交涉,也遭到他的反对。翌年发生治长暗杀未遂事件,他被怀疑是主谋。大阪夏之阵以后,带着秀赖的儿子丰臣国松逃出大阪城,被德川方逮捕后斩首。但是也有传说他其实逃跑了,于是幕府在1649年时基于这个传说而进行搜索的行动。

image.png

  木村重成

  木村重成(1593-1615) 木村长门守重成,丰臣家谱代家臣木村重兹之子,母亲是丰臣秀赖的乳母宫内局卿。由于母亲的关系,重成从小便随母亲居住在大阪城里,身为秀赖的乳兄

  弟,木村重成也是秀赖幼时唯一的玩伴,因为这层友谊,重成很早便当上秀赖身边的小姓。成年后的木村重成,出众的容貌被推崇为当世的美男子,性格沉着稳重,年纪轻轻便展露出一派大将之风。木村重成死后,他怀孕的妻子青柳在大阪落城前逃出投靠在近江的亲戚,后来产下一子,但青柳觉生无可恋也于一年后重成的祭日当天切腹自杀 ,而他们的儿子也就跟随亲戚改名为马渊源左卫门,血脉一直延续到今天。

image.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长宗我部盛亲(ちょうそがべ もりちか 罗马字:Chousogabe Morichika)是长宗我部元亲的四子。名字中的"盛"字取自秀吉家臣增田长盛。其身高也达180,在平均身高160的战国年代,可谓堂堂伟丈夫了,长兄信亲战死后,深受父亲的溺爱并继任了家督。

image.png

  在关原之战中,原本打算加入德川家康的东军,但是没有受到德川家康条件所吸引,加入了石田三成的西军。但是并没有积极作战。而是在自国处理了三兄津野亲忠的"谋反"(津野亲忠为元亲三子,过继到土佐七雄之一的津野家,因为继承权问题与盛亲不和)。直到后期,才有少量的战斗。西军败走以后。本来可以向井伊直政谢罪,但是他因为杀害了其兄津野亲忠,导致他失去所有的领地。

  八尾之战

  1614年,当时被丰臣秀赖邀请进入大阪城,希望可以收复土佐一国,也召集了他的旧部加入。参加了大阪之阵,在冬之阵和夏之阵,表现相当活跃。尤其在夏之阵的八尾之战中,击溃藤堂高虎队,但是因为同为互翼的木村重成队被井伊直孝队击溃而腹背受敌,迫不得已之下只好撤退。在决战的前一天晚上,大坂方进行了紧急的军事会议,但是由于开战以来连连受挫,已经损失了塙直之、木村重成、后藤基次、薄田兼相等多名大将,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而其中战斗力最强的土佐兵团也在八尾之战损失惨重,长宗我部盛亲本人心灰意冷决定不再出阵,实际上的军事会议已经十分混乱。

image.png

  天王寺决战

  在天王寺最后决战中,盛亲带领土佐兵团守卫大阪城做最后一道防线,傍晚战斗结束,大阪方主要将领(真田幸村、毛利胜永、渡边纪、大野治房等)几乎全部阵亡,而盛亲并没有选择继续抵抗,而是带着少数随从离开了大阪城,因为对于其他想为丰臣家尽忠的武士们来说,盛亲进入大阪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恢复长宗我部家族的声望和领地,而不是寻死。

  德川家康在京都逮捕了他。而后盛亲被绑在柱子上示众,就算到了这种地步,盛亲也没低下高傲的头颅,面对路人鄙夷的目光,盛亲用凌厉的目光回敬着这些人,午时由人送来的赤米做成的食物,盛亲看到以后大喊"即使是昔日的大将也要吃这种下等人吃的料理,不如早点杀了我好!"而此话恰恰被路过此地的巡视的井伊直孝听到,立刻令人为盛亲松绑,并安排其与自己一起进餐。

  后来盛亲还得到幕府二代将军德川秀忠的接见,并为盛亲安排毛皮坐垫。期间秀忠问过盛亲,"身为一军之大将,战败却没有自杀,真让人惊讶呀!"而盛亲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八尾之战本可取胜,可一只红甲骑兵突然出现在我部后方,谱代家臣30余人战死,想不败也不行了。"此时一旁的井伊直孝说道:"阁下所说的红甲骑兵乃是我家的赤备。"盛亲回道:"君侯乃名将之后,那我此败又复合言呢。"而后秀忠继续追问,盛亲大声说道"我乃一军之大将!轻易言死,乃普通武士做法!"

  后来秀忠让盛亲评论双方的东西方部队,盛亲说道:"德川军最大的功臣乃是令在下败走的井伊直孝殿,而丰臣方最大的罪臣就是在下。"

  德川秀忠爱惜将才,本想命盛亲出家保住性命,可被早已看透一切的盛亲一口回绝,于六条河原被斩首。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大阪夏之战结束后,天下的主人、大御所德川家康,据说曾经为两个敌人叹息过。一个,是在战场上一度令他失去镇静气度的"日本第一强兵"真田幸村,另一个,便是二十二岁的年轻武将木村重成。 木村长门守重成,生于1593年的摄津国。他的母亲便是作为丰臣秀赖乳母的宫内局卿,但谁是他的亲生父亲,却一直没有定论。

image.png

  木村长门守重成,生于1593年的摄津国。丰臣家谱代家臣木村重兹之子,母亲是丰臣秀赖的乳母宫内局卿。由於母亲的关系,重成从小便随母亲居住在大阪城里,身为秀赖的乳兄弟,木村重成也是秀赖幼时唯一的玩伴,因为这层友谊,重成很早便当上秀赖身边的小姓。成年后的木村重成,出众的容貌被推崇为当世的美男子,性格沉著稳重,年纪轻轻便展露出一派大将之风。

  成长历程

  子以母贵,重成从小就生活在大阪城里秀赖的身边,作为秀赖的小姓生活。而也许是由于同饮着一个女人的乳汁的缘故,重成和秀赖自幼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因此,在重成成年之后,往往能与其他重臣一起,参加丰臣家的重要会议。

  而重成本身也是一位才华出众的年轻人,他的相貌被评价为"肤色白净,黑眉如黛,双目虽细却炯炯有神……"。据说,他曾随淀姬身边重要的女管之一大藏局卿一起出使骏府,一路身着女装,都没有被人发现,因而被认为是当世的美男子。他的性格也以沉稳和忍耐而闻名,在十五六岁的时候就展现了大将应有的镇定和气度。

  初露锋芒

  随着丰臣家与德川家关系的日益险恶,终结战国乱世的大战渐渐临近,重成身为秀赖的小姓,作为年轻武士的命运也渐渐显露,无可逃避。终于,在1614年那次决定丰臣家命运的会议上,年轻的重成与大野修理亮治长一起坚决的主张开战,促使丰家真正的当权者、御母台淀姬下定了决心:"那就讨伐内大臣吧……"

  而当时的世上情形却不是淀姬这样的无知女子或是大野治长这样的弄臣所能掌握的,力量对比之悬殊他们心里也是清楚的,开战实在是愚蠢而又无奈的选择,以至于像片桐且元这样太阁时代的老臣也匆匆的逃离了大阪。而对于自幼生长在大阪的年轻武士木村重成来说,大义只有其唯一的归属,不能妥协,战斗也确实是唯一的选择,对于其结局,到是不用太在意了。

  关原之战后丰臣家已锐减至摄津、大和一带六十五万石,虽然如此已身任征夷大将军的德川家康仍旧无法放心,为了能放心地将家业传给子孙,家康暗中决定要在有生之年将丰臣家歼灭。首先他以供奉太阁秀吉的名义向淀君提议修缮方广寺大佛殿,然后藉学者林罗山与名僧以心崇传之口将新铸的大钟上的铭文:"国家安康,君臣丰乐。"八个字曲解为腰斩家康、丰臣再兴之意。

image.png

  出仕德川

  面对家康几近无理的刁难,木村重成和大野治长已猜出这是德川家康欲攻打丰臣家的藉口,於是一起向淀君进言主张决战,开始囤积粮秣、加固城防。

  十月一日,高寿七十三岁的家康在江户公布进攻大阪的命令,亲率二十万大军自骏府城出阵,浩浩荡荡地经东海道开向大阪城。为了与德川的大军抗衡,大阪方招募了包括真田幸村、后藤基次等浮野名将在内,总兵力达十三万人。

  在大阪冬之役中,年方二十一岁的木村重成首度被拔擢为一军之将,负责守备八丁目口的任务。当时德川家康命令麾下的佐竹义宣军攻打大和川上的今福堤,作为大阪方防备重地的今福堤在佐竹家重臣涉江政光的八千兵卒急袭下陷落,接获此一线报的木村重成迅速点齐三千兵马往今福堤杀去,为防有失后藤基次也出兵阻挡在今福堤对岸的上杉景胜军对佐竹军的支援,并派出一支三百人的别动队与木村军形成夹击之势让佐竹军心动摇。

  初上战阵的木村重成觊得佐竹军立足不稳之刻率军猛攻杀得佐竹军连连败退,尤其使丰臣军士气大振的是在与后藤基次进行夹击佐竹军混乱之时,木村重成竟然亲身杀到敌阵中军讨取了涉江政光的首级。就在木村重成要给佐竹军最后一击时,上杉景胜分军与堀尾忠晴部对联手来救佐竹义宣,由侧面对丰臣军发动攻击,而这时后藤基次也被洋枪射伤无法再战,木村重成只好放弃继续战斗的想法,撤回大阪城。

  今福堤之战是木村重成初次上战场,他出色的表现让秀赖感动地称呼他为"日本无双的勇士",授予感谢状,并将自己的名品肋差作为奖励赐给他。但是重成却能清醒地以"感状应给其他有特殊功绩的武将,我只是尽自己的本分而已。"推拒了奖赏。同时在这场战役之中重成清楚地感到自己的不足,此后多与真田幸村、后藤基次等久经战阵的名将请益以弥补自己战场经验的缺乏。

  十二月初,由真田幸村所筑且亲自镇守的小城真田丸挡住了德川大军连续八日的攻势,全军士气低迷。这是原本以为取大阪易如反掌的德川家康所料想不到的,先是在今福堤被木村重成和后藤基次来去如无人之境,之后真田幸村又如铜墙铁壁一般挡住了前进的道路。百般无奈之下家康提出和谈的提议,木村重成与真田幸村、后藤基次一班武将全部表达了强烈的反对之意,但是在家康对大阪城炮击攻心之术的奏效后,淀君匆忙地答应了家康提出的所有条件。

  十二月二十日,木村重成作为丰臣家的使者前往二条城与家康会晤,收取家康的议和誓时言,当场重成就在一众德川家重臣面前誓言以"血印如此不清晰的誓言,东军是否没有议和诚意。\" 这一席话使德川家臣十分震惊,为何明显居於下风的丰臣家使者竟敢如此嚣张,但家康仍然面不改色将印章重新按上交给重成,达成双方和睦的目的。

  翌年春季,木村重成迎娶了彼此间恋幕已久的七手组之一直野赖包的女儿青柳。不过新婚的喜悦并不长久,正如之前真田幸村、后藤基次等人的预料,家康的议和并非真心。两方和谈的条件之一是填平大阪城的护城河,可是德川军不但将护城河填平,连内城河、了望楼、围墙等防御措施也全部拆除,只留下了本丸。当大阪方派人去质问时,家康皆以假痴不癫的态度回应,一面说可能是部下弄错了,另一方面加紧命令手下拆除的工作。为此真田幸村等人只好尽快进行重新修筑城墙、了望楼的工程,但此一举动被家康指为浪人再度图谋不轨而撕毁和约。

  面对家康再次率领大军攻来,苦守防御力已大幅降低的大阪城并不明智,野战反而有致胜的机会。军议上后藤基次打算在大和的隘口小松山伏击德川军,而真田幸村则是希望在四天王寺一带与敌人决战。本来这两条战略都是十分可行的取胜办法,但因为双方的僵持不下,大野治长最后决定两种方案并行,这样过度的分兵反而导致战力无法集中而容易被各个击破。

  五月五日夜,得知家康确是从大和而来的丰臣诸将决定采用后藤基次的战略,全军於道明寺集合然后一举占据小松山,再伺机攻击德川本阵。后藤基次、真田幸村、毛利胜永等人在赶赴道明寺,木村重成也率领四千七百兵士与统率五千兵马长宗我部盛亲分别往若江、八尾进发,准备在德川军主力在道明寺迎战时,趁机由侧面进行突袭。

  激战而死

  出阵的前一夜,重成进入风吕洗浴时将自己的一缕头发混入香中焚烧以示自己的必死决心,然后将"道芝之露、木村长门"八个字刻入自己的佩刀上。到达若江后,当后藤基次部队与德川军开战的铁炮声响起,长宗我部盛亲也与数倍於己的藤堂高虎军交锋,藤堂军的部将多是当年盛亲在四国的部属这使在人数已处劣势的盛亲因为战术被洞悉而苦战,同时木村重成也遇到藤堂军的右翼部队,其副将藤堂良重率先攻向重成的部队但很快便重伤落马,之后双方展开混战,乱军之中木村重成下令铁炮全开将藤堂军右翼的主将藤堂良胜立弊当场。

  近午时刻,统领德川家赤备军团的井伊直孝加入参战,由於之前的作战木村军已有一定程度的疲劳,面对还是生力军的井伊直孝队两名先锋,庵原朝昌跟川手良利的突击不由得产生了混乱,在逐渐败退的局面中木村重成硬是发挥他的统率力整合手下兵士反攻使一向夸耀是德川军精锐的赤备井伊军死伤渐多,但天不佑木村重成,木村军的左翼遭到自吉田方向过来的榊原康胜攻击,全军崩溃,重成也在激战之中气尽力空而被庵原朝昌刺杀,首级也被井伊的家臣安藤重胜取得。享年二十三岁,法名智觉院殿忠翁英勇大居士。

  木村重成为了自己的主公或者说是好友秀赖而奋战,但终于不能力挽狂澜,所做的只能是为心中的大义壮烈而死,在乱世之末留下自己年轻的武名。

image.png

  战后,德川家康亲自监视敌方的首级。在看到木村重成的首级时,发现这个年轻人的头发显然是在上阵前经过了很好的修整,还故意用香熏过,依稀可见其生前的英俊相貌。家康睹物思人,回忆起木村重成生前的英姿,不由得在众人面前感叹道:

  "这个年轻人很有名将的潜质,如果能够很好的成长,将来也许会有所作为吧。如今却年纪轻轻就战死了,实在令人惋惜呀……"

  木村重成死后,他怀孕的妻子青柳在大阪落城前逃出投靠在近江的亲戚,后来产下一子,但青柳觉生无可恋也於一年后重成的祭日当天切腹自杀 ,而他们的儿子也就跟随亲戚改名为马渕源左卫门,血脉一直延续到今天。

  又过了一段时间,天下承平以久,却有人悄悄的在大阪城外为木村重成立了一座墓碑。当年那位充满坚定义理的年轻武士的精神,那座墓被人们称作"无念冢",他无法保护主公或好友秀赖虽然遗憾,但大阪人却记住了他。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在天王寺最后决战中,盛亲战败后逃亡。5月11日,德川家康在京都逮捕了他。5月15日,于六条河原被斩首。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