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继业者战争

  继业者(希腊语:Διάδοχοι)泛指承继人。在泛希腊历史中,专指亚历山大大帝死后互相竞争的承继人,希腊语专称为Επίγονοι。这是古希腊历史中希腊化时期──是很多希腊以外的民族接受希腊哲学与风格、希腊的文明生活及希腊的宗教观的时期──的开始。

  继业者战争是西方历史上一次著名的战争,先后持续了二十一年时,是希腊宗教和文化对外输出的过程。继业者战争简介明确指出这次战争是亚历山大大帝死后,国家的其他竞选者对王位展开争夺的战争。继业者战争共计发生四次,在给平民带来灾难的同时,由于人员的流动促进了各民族之间文化的交流。  

亚历山大四世

  亚历山大四世

  继业者战争简介里记载了四次战争,第一次继业者之战的发生是由于佩尔迪卡斯在攻打埃及时他的手下培松起兵叛变,后来佩儿迪卡斯被杀死。最后通过托勒密加以调解,培松与阿里达乌斯共同成为摄政王。其余变节者也得到分封。第二次继业者之战是卡山德对波利伯孔的战争,因为波利伯孔支持亚历山大四世。虽然卡山德战争一度处于下风,但最后取得胜利并控制了压力山大四世。第三次继业者之战发生在安提柯与托勒密之间,由于安提柯的军事力量强大,需要对外扩张,但是最后被古巴比伦击退,亚历山大四世也被杀死。第四次继业者战争是托勒密的对外扩张,攻打雅典后解放这里,与其余将领自立为王。

  以上四次战斗的简略描述就是继业者战争简介的主要内容,继业者战争持续了整整二十一年,但这也是西方国家文化交流的重要时期。四次继业者战争中人物关系复杂,势力交错纵横,与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非常相似,只是最后由于地形限制没能走到统一。 ...查看更多

  继业者战争是西方历史上一次著名的战争,先后持续了二十一年时,是希腊宗教和文化对外输出的过程。继业者战争简介明确指出这次战争是亚历山大大帝死后,国家的其他竞选者对王位展开争夺的战争。继业者战争共计发生四次,在给平民带来灾难的同时,由于人员的流动促进了各民族之间文化的交流。  

亚历山大四世

  亚历山大四世

  继业者战争简介里记载了四次战争,第一次继业者之战的发生是由于佩尔迪卡斯在攻打埃及时他的手下培松起兵叛变,后来佩儿迪卡斯被杀死。最后通过托勒密加以调解,培松与阿里达乌斯共同成为摄政王。其余变节者也得到分封。第二次继业者之战是卡山德对波利伯孔的战争,因为波利伯孔支持亚历山大四世。虽然卡山德战争一度处于下风,但最后取得胜利并控制了压力山大四世。第三次继业者之战发生在安提柯与托勒密之间,由于安提柯的军事力量强大,需要对外扩张,但是最后被古巴比伦击退,亚历山大四世也被杀死。第四次继业者战争是托勒密的对外扩张,攻打雅典后解放这里,与其余将领自立为王。

  以上四次战斗的简略描述就是继业者战争简介的主要内容,继业者战争持续了整整二十一年,但这也是西方国家文化交流的重要时期。四次继业者战争中人物关系复杂,势力交错纵横,与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非常相似,只是最后由于地形限制没能走到统一。 ...查看更多

  第一次继业者之战

  (前322年-前320年)

  未几,继业者之间出现冲突。佩尔狄卡斯与亚历山大的姊妹克利奥帕特拉结婚导致安提帕特、克拉特鲁斯、安提柯和托勒密联手叛变。

  战事正式爆发是因为托勒密骗去亚历山大的遗体,并将之运回埃及而触发的。虽然欧迈尼斯平定了小亚细亚的叛乱而克拉特鲁斯在战役中被杀,但却于事无补,皆因佩尔狄卡斯在进攻埃及时被自己的手下培松、塞琉古及安提贞尼斯(Aντιγενη?)变节杀害。

  托勒密与变节者达成协议,让培松和阿里达乌斯(Aρριδαιo?或Aριδαιo?,继业者之一,与国王同名)代替自己成为摄政王,但不久又与安提帕特在特里帕拉迪苏斯分封协议重新安排。安提帕特当上摄政王,并带同两位皇帝迁都马其顿。

  安提柯除了占据原来的弗里吉亚、吕基亚及潘菲利亚,再添上利考尼亚(Lycaonia)。

image.png

  托勒密保留了埃及,利西马科斯保留了色雷斯,而帕迪卡的三名变节者──塞琉古、培松及安提贞尼斯——分别获封巴比伦尼亚、米底及埃兰行省。前摄政王阿里达乌斯获封赫勒斯滂弗里吉(Hellespontine Phrygia)。安提柯被任命清剿帕迪卡的前党羽欧迈尼斯。

  实际上,安提帕特保持着他对欧洲的控制,而安提柯作为赫勒斯滂以东最庞大的军队的首领,他在亚洲拥有相同的地位。

  第二次继业者之战

  (前319年-前315年)

  前319年当安提帕特死后,战争随即再次爆发。

  安提帕特略过自己的儿子卡山德,宣布由波利伯孔继承摄政之位。波利伯孔与卡山德之间的一场内战随即在马其顿及希腊爆发。

  卡山德得到安提柯及托勒密的支特。波利伯孔虽然与欧迈尼斯结盟,但仍被卡山德逐出马其顿,带同亚历山大四世及其母亲萝珊娜逃亡到伊庇鲁斯。在伊庇鲁斯,他与亚历山大的母亲奥林匹斯(?λυμπι??)联军,一起攻回马其顿。

image.png

  他们与国王腓力三世及其妻子欧里狄克三世(Eυρυδικη)的军队相遇,军队因不愿和亚历山大的母亲及儿子战斗而即时背叛了腓力及欧里狄克,将他们二人留给了奥林匹斯,奥林匹斯毫不留情地将二人处死(前317年)。可惜未几,形势逆转,卡山德再次得胜,奥林匹斯被擒获及处死,卡山德控制着马其顿、儿皇帝亚历山大四世及其母亲萝珊娜。

  在东方,欧迈尼斯被安提柯的军队往东驱赶。在前317年帕莱塔西奈战役及前316年伽比埃奈战役的两场大战之后,欧迈尼斯最终在前315年被自己的银盾兵部队出卖而被杀,使安提柯无可质疑地控制着帝国在亚洲的领土。

  第三次继业者之战

  (前314年-前311年)

  这次战争,安提柯面对的是托勒密、利西马科斯及卡山德。安提柯这时候经已壮大得使别的统治者须对他忍让。安提柯进侵托勒密势力下的叙利亚,并围攻泰尔超过一年。安提柯与波利伯孔结盟。波利伯孔当时仍然控制着部份的伯罗奔尼撒,及宣称解放希腊以争取希腊人的支持。虽然卡山德很渴望和安条克议和,但在亚洲却有反对这独眼将军的战事,如托勒密进攻叙利亚并在前312年的加沙战役打败了安提柯的儿子德米特里,以及塞琉古巩固他在巴比伦从而达至亚历山大帝国东缘的控制。安提柯后来与托勒密、利西马科斯及卡山德达成和议,但他继续对塞琉古用兵,意图恢复对帝国东部的控制。前309年,安提柯进兵至围困巴比伦,但最终被塞琉士击败而被逼撤退。

  大概与此同时,卡山德谋杀了小皇帝亚历山大四世及其母亲萝珊娜,结束了统治马其顿达数世纪的阿吉德王朝。由于卡山德秘不发丧,那时候所有的将领仍以已死的亚历山大为国王,但个别的将领有称王之心己昭然若揭。

image.png

  第四次继业者之战

  (前308年-前301年)

  战争再次爆发。托勒密将势力抗展至爱琴海及塞浦路斯,同时塞琉古到了东方巡视以巩固他在亚历山大帝国东部庞大疆土的控制。安提柯重燃战火,派遣儿子德米特里重夺希腊。前307年,他取下雅典、赶走了卡山德派驻的总督?德米特里(Demetrius Phalereus)并宣称雅典重获自由。然后德米特里将矛头指向托勒密,他于前306年在萨拉米斯战役(Salamis)入侵塞浦路斯并击溃托勒密舰队。这次胜利之后,安提柯与德米特里一起称王,未几托勒密、塞琉古、利西马科斯及卡山德相继自立为王。

  前306年,安提柯企图进侵埃及,但暴风令德米特里无法为他补给,他祇好返回老家。这时候,卡山德及托勒密都变得较弱,而塞琉古却仍然占据东部,安提柯及德米特里转而眈视罗得岛。在前305年,罗得岛遭德 [3] 米特里围攻,托勒密、利西马科斯及卡山德同时派兵支援。最终,罗得岛人与德米特里妥协,他们承诺会支特安提柯及德米特里对付所有敌人,只除了他们的最大盟友托勒密。托勒密赢得“救星”(Σωτηρ)的称号,因他阻止了罗得岛的沦陷,但胜利最终还是属于德米特里的,因他可全力攻打希腊的卡山德。德米特里折返希腊,打败卡山德,并成立新的希腊联盟以保卫希腊城市对抗付所有敌人(尤其是卡山德)。德米特里便是联盟军的大将军。

image.png

  在这些战祸中,卡山德表面上是寻求和平,但安提柯却拒绝所求,而且德米特里入侵色萨利。在那里,德米特里与卡山德互相拉锯交战。这次,卡山德召来盟友支援,而利西马科斯的入侵安那托利亚,又逼使德米特里安离开色萨利及派遣军队到小亚细亚协助他父亲。在得到卡山得的帮助,利西马科斯得以在西安那托尼亚横行。但没多久(前301年),他被安提柯及德米特里孤立于伊普苏斯。塞琉古的介入至为关键,他在伊普苏斯战役(Ipsus)中及时到来拯救了利西马科斯且彻底摧毁了安提柯的军队。安提柯战死沙场,德米特里则逃回希腊以图保存实力。利西马科斯与塞琉古两人瓜分了安提柯留下的在亚洲的领土:利西马科斯接管了西小亚细亚,而塞琉古则接收其余的部分,只除了奇里乞亚及吕基亚分给了战役中有功的、卡山德的兄弟(Πλεισταρχο?)。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安提帕特遗命波利伯孔为国王近卫长官和摄政,其子卡山德为“御营千夫长”和第二摄政。卡山德对此并不满意,不甘屈居第二。他带着自己的亲信迁居乡下,勾结死党,并秘密派使者联络托勒密等各省的将领,以及希腊各城邦。为了防止猜疑,他组织了一次长期狩猎以遮人耳目。托勒密此时则派舰队进攻叙利亚和腓尼基。

  波利伯孔则与其亲信开会,召回亚历山大大帝之母奥林匹娅。奥林匹娅此前由于与安提帕特的矛盾而避居伊庇鲁斯。

  在亚洲,安提帕特之死引起了各地蠢蠢欲动。安提柯在卡帕多西亚打败了优美尼斯,接管了其部队,并降伏了皮西迪亚的阿尔塞塔斯和阿塔卢斯。他此时统率着由60000步兵、10000骑兵及30头战象组成的亚洲军队,所向无敌,而且有亚洲丰富的财富的支持,可以大批招募军队,所以他不把国王及其近卫长官放在眼里,决心夺取王位。

  这样,他派希尔洛尼穆斯出使优美尼斯,与其修好。并在亚洲各地驱逐敌对派的总督,安排自己的亲信当权。他与托勒密和卡山德建立了 联盟。三方暂时联合起来对抗波利伯孔和国王。这是个同床异梦的奇怪联合,因为安提柯一直是以统一帝国的摄政者自居的,托勒密和卡山德的割据野心则早已是昭然若揭了。但是,对三者来说除掉老波利伯孔是当务之急。

  波利伯孔并不示弱,他以国王的名义致信优美尼斯,策动优美尼斯反对安提柯。作为来自亚历山大大帝兄弟的号召,国王的信对军队影响很大,加上优美尼斯夺取了一部分亚历山大大帝在波斯波利斯发现的波斯帝国宝藏。所以优美尼斯能够从托勒密手中夺取腓尼基,并于318年春在那里为波利伯孔组建舰队。

image.png

  同时,波利伯孔宣布,曾被安提帕特下令军事占领的各希腊城邦都予以自由和自治。许多城市倒向波利伯孔,但雅典外港比雷埃夫斯依然支持卡山德。

  318年秋,安提柯的舰队在博斯普鲁斯海战中击败了波利伯孔的舰队。优美尼斯的舰队没有来支援波利伯孔,于是波利伯孔失去了爱琴海的控制权。但安提山不敢进军欧洲,而是要去腓尼基对付优美尼斯。这样,卡山德就成了获利者,他通过亚里士多德的一个学生、法勒隆的德米特里亚斯控制了雅典。317年春,他成了马其顿的统治者和腓力国王的摄政。

  波利伯孔带着罗克珊和小亚历山大母子逃奔伊庇鲁斯,与奥林匹娅及以伊庇鲁斯国王埃西达斯会合。虽然力量不强,但波利伯孔和伊庇鲁斯人却拥有一根杀手锏——小亚历山大毕竟是亚历山大大帝的合法儿子,对于马其顿人仍然富有号召力。317年10月,他们以闪电战攻入马其顿,由于摄政卡山德 正在忙于伯罗奔尼撒方面的战事,腓力三世及其妻欧律狄刻被迫亲征抵抗。这位名不副实的马其顿国王的软弱和不幸很快展现了出来,马其顿军队临阵倒戈,不战而降,腓力三世当即被擒,欧律狄刻在逃奔伯罗奔尼撒途中也被抓获。

  作为一个利欲熏心的铁腕太后和亚历山大大大帝之母,奥林匹娅对这个自己当年宫廷敌手的儿子是不会有什么怜悯之心的。腓力夫妇在经受了一段刑狱之灾后,就被处决了(前317年12月25日)。在他们之后,这位伊庇鲁斯女人又下令屠杀了包括卡山德的兄弟尼卡诺在内的上百名马其顿显贵子弟,并捣毁了伊奥劳斯的坟墓,因为据说正是安提帕特当年唆使他的这个儿子对亚历山大大帝下了毒。一时间马其顿上下哀鸣遍野,马其顿人不约而同的回想起了老摄政安提帕特的临终遗言:永远不要让妇人占据马其顿的王位。

image.png

  腓力三世的灭亡没有给卡山德的军队带来什么实质损害。他立即挥师北上,将奥林匹娅围困在了奥林匹斯圣山脚下的港口城市皮德纳。埃西达斯和波利伯孔没能解围,由于其残忍狂暴的行为而失去人心的奥林匹娅现在也不得不向卡山德投降了。卡山德却没有遵守先前的承诺,毫不容情的将这位亚历山大大帝的亲生母亲送上了断头台(前316年初)。同时落入卡山德之手的罗克珊和小亚历山大也在经历了几年朝不保夕的软禁之后死于卡山德的屠刀下。于是作为亚历山大异母妹妹帖萨罗尼卡的丈夫,后者就可以宣称现在它已经是马其顿王室唯一的健在的亲属成员了。

  公元前318年春爆发的第二次继业者战争,以两位傀儡国王腓力三世—阿里戴乌斯和小亚历山大及其摄政波利伯孔为一方,卡山德、托勒密、安提柯等将领为另一方。在亚洲,安提柯的主要对手是优美尼斯,优美尼斯是前任卡帕多西亚总督,在第一次继业者战争中站在当时的摄政帕迪卡斯一边。帕迪卡斯兵败被杀后,优美尼斯成功的抵挡住了安提柯的进攻,并在第二次战争爆发后加入了波利伯孔一方。在公元前318年春战争爆发前,安提柯就已经开始了对优美尼斯占据的诺拉城堡的围攻。

  319年夏,安提柯留下一支足够用来围城的部队之后,带着其余的军队离去。优美尼斯在城中拥有充足的基本物资。即使在围城之中,他仍保持着其一贯的东方贵族式的排场和自信。他大摆宴席招待自己的部下,充分表现着自己的大度和优雅。他本来就有着秀丽的外表和匀称的身材,丝毫也不像个身经百战的老兵。他算不上是个伟大的演说家,但从他留下的信函中,仍然可以看出他的能言善辩。

  到了前319年秋,安提柯获悉摄政安提帕特已死于马其顿,他的继任者和儿子不和的情况。安提柯认为这是自己夺取最高权力的良机,于是他派希耶洛尼穆斯去劝说优美尼斯,让他当着围城军队的面宣誓接受他提供的一份誓约,作为解除围攻的条件。(卡迪亚的希耶洛尼穆斯曾相继担任过优美尼斯、安提柯、德米特里乌斯、安提柯二世的幕僚,并撰写了一部记述后亚历山大时代的史书。)誓约仅仅在礼节上提到了国王,实际上完全是对安提柯个人的宣誓。但优美尼斯断然修改了这份誓约,宣誓只对国王和太后奥林匹亚效忠,而拒不承认安提柯。

image.png

  马其顿军队反而认为优美尼斯的这个版本的誓约更合理,于是他们撤下了围攻,反而要求自己的长官安提柯按这个誓约宣誓。同时,优美尼斯归还了城内的所有卡帕多西亚人质,作为交换,他从他的亚洲支持者那里获得了大批战马和辎重,重新聚集起了一支军队。他甚至还得到了从安提柯军中逃奔而来的1000骑兵。安提柯在得知自己军队在诺拉的表现之后大怒,下令继续围攻诺拉,并严厉警告了这支军队承认优美尼斯修改誓约的行为。

  战争全面爆发后,波利伯孔就成了安提柯的主要对手。所以他放松了对优美尼斯的追击,转而西进平定吕底亚,并在前318年秋击溃了波利伯孔的爱奥尼亚舰队。

  优美尼斯成功逃出小亚细亚之后,正式加入了保王阵营,他花了前318年的整个夏季在腓尼基组建海军。但是当安提柯征服了爱奥尼亚,回师东方之后,他被迫放弃了他的海军计划,带着波利伯孔以国王名义封给他的亚洲全军统帅头衔逃往美索不达米亚。但是当他抵达巴比伦时,总督塞琉古拒绝承认他的职权,并将他驱逐到了埃兰的首府苏萨。

  在苏萨,优美尼斯会见了帝国的东方诸总督。这些将领们名义上仍承认阿里戴乌斯国王,他们尚未卷入摄政和叛乱将领的斗争。此时,他们刚刚联合拥兵,击败了企图称霸东方诸省的米底亚总督培松的挑战,但他们还没有解散各自的军队。

  培松是马其顿东部埃奥迪亚的贵族克拉图阿斯之子。前326年,他曾作为三层桨战船司令负责建造计划航行印度河的船只。次年,他即升任亚历山大大帝的七名贴身侍卫之一。

  亚历山大死后,培松被任命为米底亚总督。米底亚是联接帝国东西部的枢纽,战略地位极为重要。由于培松的权力过大,他不得不将该省的北部让给波斯人阿特洛帕特斯。

image.png

  培松在亚历山大死后经历的第一个重大事件就是镇压东部老兵哗变。他在这一事件中的表现令摄政帕迪卡对他产生了怀疑。但帕迪卡没有力量削去他的米底亚总督之职,只有尽量对其加以控制。培松率部参加了帕迪卡斯讨伐波斯前卡帕多西亚总督阿里亚拉齐斯的行动。前320年夏,在第二次参加征讨埃及总督托勒密的战 役中,培松与安提贞尼斯、塞琉古一起发动兵变杀死了帕迪卡。在随后的讨价还价中,托勒密提名培松和阿里戴乌斯为新任帝国摄政。但在特里帕拉迪苏斯会议上做出的决议却是安提帕特成为新任摄政,安提柯为新任亚洲军队元帅。

  培松感觉自己遭到了欺骗。于是当他听说安提帕特死讯后,立即在东方发动了内战。帕提亚总督菲利普首先遭到他的攻击。他任命自己的兄弟尤达穆斯为新的帕提亚总督。但是东方总督们群起而攻之,将他逐出了帕提亚。如果不是优美尼斯的到来使东方诸总督转而迎战安提柯,培松就难以逃脱灭顶之灾了。

  安提帕特遗命波利伯孔为国王近卫长官和摄政,其子卡山德为“御营千夫长”和第二摄政。卡山德对此并不满意,不甘屈居第二。他带着自己的亲信迁居乡下,勾结死党,并秘密派使者联络托勒密等各省的将领,以及希腊各城邦。为了防止猜疑,他组织了一次长期狩猎以遮人耳目。托勒密此时则派舰队进攻叙利亚和腓尼基。

  波利伯孔则与其亲信开会,召回亚历山大大帝之母奥林匹娅。奥林匹娅此前由于与安提帕特的矛盾而避居伊庇鲁斯。

  在亚洲,安提帕特之死引起了各地蠢蠢欲动。安提柯在卡帕多西亚打败了优美尼斯,接管了其部队,并降伏了皮西迪亚的阿尔塞塔斯和阿塔卢斯。他此时统率着由60000步兵、10000骑兵及30头战象组成的亚洲军队,所向无敌,而且有亚洲丰富的财富的支持,可以大批招募军队,所以他不把国王及其近卫长官放在眼里,决心夺取王位。

image.png

  这样,他派希尔洛尼穆斯出使优美尼斯,与其修好。并在亚洲各地驱逐敌对派的总督,安排自己的亲信当权。他与托勒密和卡山德建立了 联盟。三方暂时联合起来对抗波利伯孔和国王。这是个同床异梦的奇怪联合,因为安提柯一直是以统一帝国的摄政者自居的,托勒密和卡山德的割据野心则早已是昭然若揭了。但是,对三者来说除掉老波利伯孔是当务之急。

  波利伯孔并不示弱,他以国王的名义致信优美尼斯,策动优美尼斯反对安提柯。作为来自亚历山大大帝兄弟的号召,国王的信对军队影响很大,加上优美尼斯夺取了一部分亚历山大大帝在波斯波利斯发现的波斯帝国宝藏。所以优美尼斯能够从托勒密手中夺取腓尼基,并于318年春在那里为波利伯孔组建舰队。

  同时,波利伯孔宣布,曾被安提帕特下令军事占领的各希腊城邦都予以自由和自治。许多城市倒向波利伯孔,但雅典外港比雷埃夫斯依然支持卡山德。

  318年秋,安提柯的舰队在博斯普鲁斯海战中击败了波利伯孔的舰队。优美尼斯的舰队没有来支援波利伯孔,于是波利伯孔失去了爱琴海的控制权。但安提山不敢进军欧洲,而是要去腓尼基对付优美尼斯。这样,卡山德就成了获利者,他通过亚里士多德的一个学生、法勒隆的德米特里亚斯控制了雅典。317年春,他成了马其顿的统治者和腓力国王的摄政。

  波利伯孔带着罗克珊和小亚历山大母子逃奔伊庇鲁斯,与奥林匹娅及以伊庇鲁斯国王埃西达斯会合。虽然力量不强,但波利伯孔和伊庇鲁斯人却拥有一根杀手锏——小亚历山大毕竟是亚历山大大帝的合法儿子,对于马其顿人仍然富有号召力。317年10月,他们以闪电战攻入马其顿,由于摄政卡山德 正在忙于伯罗奔尼撒方面的战事,腓力三世及其妻欧律狄刻被迫亲征抵抗。这位名不副实的马其顿国王的软弱和不幸很快展现了出来,马其顿军队临阵倒戈,不战而降,腓力三世当即被擒,欧律狄刻在逃奔伯罗奔尼撒途中也被抓获。

  作为一个利欲熏心的铁腕太后和亚历山大大大帝之母,奥林匹娅对这个自己当年宫廷敌手的儿子是不会有什么怜悯之心的。腓力夫妇在经受了一段刑狱之灾后,就被处决了(前317年12月25日)。在他们之后,这位伊庇鲁斯女人又下令屠杀了包括卡山德的兄弟尼卡诺在内的上百名马其顿显贵子弟,并捣毁了伊奥劳斯的坟墓,因为据说正是安提帕特当年唆使他的这个儿子对亚历山大大帝下了毒。一时间马其顿上下哀鸣遍野,马其顿人不约而同的回想起了老摄政安提帕特的临终遗言:永远不要让妇人占据马其顿的王位。

image.png

  腓力三世的灭亡没有给卡山德的军队带来什么实质损害。他立即挥师北上,将奥林匹娅围困在了奥林匹斯圣山脚下的港口城市皮德纳。埃西达斯和波利伯孔没能解围,由于其残忍狂暴的行为而失去人心的奥林匹娅现在也不得不向卡山德投降了。卡山德却没有遵守先前的承诺,毫不容情的将这位亚历山大大帝的亲生母亲送上了断头台(前316年初)。同时落入卡山德之手的罗克珊和小亚历山大也在经历了几年朝不保夕的软禁之后死于卡山德的屠刀下。于是作为亚历山大异母妹妹帖萨罗尼卡的丈夫,后者就可以宣称现在它已经是马其顿王室唯一的健在的亲属成员了。

  公元前318年春爆发的第二次继业者战争,以两位傀儡国王腓力三世—阿里戴乌斯和小亚历山大及其摄政波利伯孔为一方,卡山德、托勒密、安提柯等将领为另一方。在亚洲,安提柯的主要对手是优美尼斯,优美尼斯是前任卡帕多西亚总督,在第一次继业者战争中站在当时的摄政帕迪卡斯一边。帕迪卡斯兵败被杀后,优美尼斯成功的抵挡住了安提柯的进攻,并在第二次战争爆发后加入了波利伯孔一方。在公元前318年春战争爆发前,安提柯就已经开始了对优美尼斯占据的诺拉城堡的围攻。

  319年夏,安提柯留下一支足够用来围城的部队之后,带着其余的军队离去。优美尼斯在城中拥有充足的基本物资。即使在围城之中,他仍保持着其一贯的东方贵族式的排场和自信。他大摆宴席招待自己的部下,充分表现着自己的大度和优雅。他本来就有着秀丽的外表和匀称的身材,丝毫也不像个身经百战的老兵。他算不上是个伟大的演说家,但从他留下的信函中,仍然可以看出他的能言善辩。

  到了前319年秋,安提柯获悉摄政安提帕特已死于马其顿,他的继任者和儿子不和的情况。安提柯认为这是自己夺取最高权力的良机,于是他派希耶洛尼穆斯去劝说优美尼斯,让他当着围城军队的面宣誓接受他提供的一份誓约,作为解除围攻的条件。(卡迪亚的希耶洛尼穆斯曾相继担任过优美尼斯、安提柯、德米特里乌斯、安提柯二世的幕僚,并撰写了一部记述后亚历山大时代的史书。)誓约仅仅在礼节上提到了国王,实际上完全是对安提柯个人的宣誓。但优美尼斯断然修改了这份誓约,宣誓只对国王和太后奥林匹亚效忠,而拒不承认安提柯。

image.png

  马其顿军队反而认为优美尼斯的这个版本的誓约更合理,于是他们撤下了围攻,反而要求自己的长官安提柯按这个誓约宣誓。同时,优美尼斯归还了城内的所有卡帕多西亚人质,作为交换,他从他的亚洲支持者那里获得了大批战马和辎重,重新聚集起了一支军队。他甚至还得到了从安提柯军中逃奔而来的1000骑兵。安提柯在得知自己军队在诺拉的表现之后大怒,下令继续围攻诺拉,并严厉警告了这支军队承认优美尼斯修改誓约的行为。

  战争全面爆发后,波利伯孔就成了安提柯的主要对手。所以他放松了对优美尼斯的追击,转而西进平定吕底亚,并在前318年秋击溃了波利伯孔的爱奥尼亚舰队。

  优美尼斯成功逃出小亚细亚之后,正式加入了保王阵营,他花了前318年的整个夏季在腓尼基组建海军。但是当安提柯征服了爱奥尼亚,回师东方之后,他被迫放弃了他的海军计划,带着波利伯孔以国王名义封给他的亚洲全军统帅头衔逃往美索不达米亚。但是当他抵达巴比伦时,总督塞琉古拒绝承认他的职权,并将他驱逐到了埃兰的首府苏萨。

  在苏萨,优美尼斯会见了帝国的东方诸总督。这些将领们名义上仍承认阿里戴乌斯国王,他们尚未卷入摄政和叛乱将领的斗争。此时,他们刚刚联合拥兵,击败了企图称霸东方诸省的米底亚总督培松的挑战,但他们还没有解散各自的军队。

  培松是马其顿东部埃奥迪亚的贵族克拉图阿斯之子。前326年,他曾作为三层桨战船司令负责建造计划航行印度河的船只。次年,他即升任亚历山大大帝的七名贴身侍卫之一。

  亚历山大死后,培松被任命为米底亚总督。米底亚是联接帝国东西部的枢纽,战略地位极为重要。由于培松的权力过大,他不得不将该省的北部让给波斯人阿特洛帕特斯。

image.png

  培松在亚历山大死后经历的第一个重大事件就是镇压东部老兵哗变。他在这一事件中的表现令摄政帕迪卡对他产生了怀疑。但帕迪卡没有力量削去他的米底亚总督之职,只有尽量对其加以控制。培松率部参加了帕迪卡斯讨伐波斯前卡帕多西亚总督阿里亚拉齐斯的行动。前320年夏,在第二次参加征讨埃及总督托勒密的战 役中,培松与安提贞尼斯、塞琉古一起发动兵变杀死了帕迪卡。在随后的讨价还价中,托勒密提名培松和阿里戴乌斯为新任帝国摄政。但在特里帕拉迪苏斯会议上做出的决议却是安提帕特成为新任摄政,安提柯为新任亚洲军队元帅。

  培松感觉自己遭到了欺骗。于是当他听说安提帕特死讯后,立即在东方发动了内战。帕提亚总督菲利普首先遭到他的攻击。他任命自己的兄弟尤达穆斯为新的帕提亚总督。但是东方总督们群起而攻之,将他逐出了帕提亚。如果不是优美尼斯的到来使东方诸总督转而迎战安提柯,培松就难以逃脱灭顶之灾了。

  优美尼斯于是大力劝说总督们倒向波利伯孔和他一边,他宣称摄政派代表的是帝国的统一和马其顿正统王朝,而卡山德、托勒密和安提柯却企图破坏亚历山大大帝留下来的统一帝国。在他的努力下,这些总督们加入了摄政派。

  前316年6月,安提柯率军东征,优美尼斯暂时撤退了。8月,安提柯回到米底亚,计划稍作休整。但优美尼斯不给他机会。两军在伊斯法罕遭遇,但随后的战役打成了僵局,没有造成决定性的后果。

  前315年1月,两军在伊朗沙漠打响了第二场战役。但是,不久这场决战就变得毫无必要了。优美尼斯的马其顿老兵,虽然曾至少三次宣誓效忠他,却最终抛弃了他们英勇善战的亚洲人统帅。优美尼斯,此前一直在战场上占据优势,现在却被自己哗变的部下捕送给了安提柯。安提柯和德米特里乌斯父子都想赦免优美尼斯,但是军官们普遍要求消灭这个老对手。于是优美尼斯终于被处决了。

image.png

  战胜优美尼斯之后,安提柯成了亚洲帝国真正的主人。他攫取了帝国国库,把培松诱骗到他的宫廷来处决掉,并任命尼卡诺为新的米底亚总督。但由于孔雀王朝的崛起,印度河谷却失去了。他趾高气扬的班师回到巴比伦,对待巴比伦总督塞琉古如同臣隶。塞琉古看透了安提柯的野心,于是单骑逃往埃及投奔托勒密。他逃亡的仓皇程度及深远意义可以从以下一件事看出来:后来他发行了一种刻有他逃奔埃及时骑的马的硬币。安提柯随即任命原印度健陀罗总督、另一个培松为巴比伦总督。优美尼斯于是大力劝说总督们倒向波利伯孔和他一边,他宣称摄政派代表的是帝国的统一和马其顿正统王朝,而卡山德、托勒密和安提柯却企图破坏亚历山大大帝留下来的统一帝国。在他的努力下,这些总督们加入了摄政派。

  前316年6月,安提柯率军东征,优美尼斯暂时撤退了。8月,安提柯回到米底亚,计划稍作休整。但优美尼斯不给他机会。两军在伊斯法罕遭遇,但随后的战役打成了僵局,没有造成决定性的后果。

  前315年1月,两军在伊朗沙漠打响了第二场战役。但是,不久这场决战就变得毫无必要了。优美尼斯的马其顿老兵,虽然曾至少三次宣誓效忠他,却最终抛弃了他们英勇善战的亚洲人统帅。优美尼斯,此前一直在战场上占据优势,现在却被自己哗变的部下捕送给了安提柯。安提柯和德米特里乌斯父子都想赦免优美尼斯,但是军官们普遍要求消灭这个老对手。于是优美尼斯终于被处决了。

  战胜优美尼斯之后,安提柯成了亚洲帝国真正的主人。他攫取了帝国国库,把培松诱骗到他的宫廷来处决掉,并任命尼卡诺为新的米底亚总督。但由于孔雀王朝的崛起,印度河谷却失去了。他趾高气扬的班师回到巴比伦,对待巴比伦总督塞琉古如同臣隶。塞琉古看透了安提柯的野心,于是单骑逃往埃及投奔托勒密。他逃亡的仓皇程度及深远意义可以从以下一件事看出来:后来他发行了一种刻有他逃奔埃及时骑的马的硬币。安提柯随即任命原印度健陀罗总督、另一个培松为巴比伦总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至此,在亚历山大大帝死后约五十年,终于恢复了几分的秩序。托勒密统治埃及、称为柯里叙利亚的南叙利亚及小亚细亚南岸的多处领土,安条克统治帝国辽阔的亚洲领土,而马其顿及希腊──除了埃托利亚同盟──则归于安提柯。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