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玛雅人

  玛雅人(Maya peoples)是古代印第安人的一支,生活在墨西哥南部和中美洲北部,是美洲唯一留下文字记录的民族。他们构成了多样的美洲土著人民族。“玛雅”是为了方便而起的一个集体称号,包括为该地区贡献某种程度的文化和语言遗产的人。但其中也包括许多不同的人口、社会和种族群体,他们都有自己特殊的传统、文化和历史的特征。

  现代玛雅民族根据语言和地理可分为以下各支:

  尤卡坦玛雅人,居住于墨西哥尤卡坦半岛,延伸至伯利兹北部和危地马拉东北部;

  人数非常少的拉坎敦人(Lacandon),位于乌苏马辛塔河(Usumacinta)和危地马拉边界的一块南墨西哥领地,一小部分则居住在危地马拉和伯利兹;

  居住在危地马拉东部和中部高地的诸民族,包括基切人(Quiche)、凯克奇人(Kekchi)、皮科莫希人(Picomohi)、波科曼人(Pocomam)、乌斯潘特克人(Uspantec)、卡克奇克尔人(Cakchiquel)、楚图希尔人(Tzutujil)、萨卡普尔特克人(Sacapultec)和西帕卡帕人(Sipacapa);

  居住在瓜地马拉西部高地的诸民族,包括马姆人(Mam)、特科人(Teco)、阿瓜卡特克人(Aguacatec)和伊西尔人(Ixil);

image.png

  居住在瓜地马拉韦韦特南戈(Huehuetenango)省及其毗邻墨西哥地区之诸民族,包括坎霍瓦尔(Kanjobal)、莫托辛特莱克人(Motozintlec)、图赞特克人(Tuzantec)、哈卡尔特克人(Jacaltec)、阿卡特克人(Acatec)、托霍拉瓦尔人(Tojolabal)和丘赫人(Chuj);

  居住在墨西哥南部恰帕斯(Chiapas)州的佐齐尔人(Tzotzil)和策尔塔尔人(Tzeltal):包括恰帕斯州北部和塔瓦斯科(Tabasco)州操琼塔尔(Chontal)语和乔尔语的诸民族如乔尔(Chol)人,以及住在瓜地马拉东端、语言与前两种语言相近的乔尔蒂人(Chorti);

  居住在墨西哥中东部韦拉克鲁斯(Veracruz)州北部及其邻近的圣路易波托西(SanLuis Potosi)州的瓦斯特克人(Huastec)等。

  玛雅文化主要分为高地文化和低地文化两种类型,犹加敦人、拉坎敦人和琼塔尔—乔尔人的文化属低地文化;瓦斯特克人在语言和地理上属非玛雅文化;其他玛雅诸民族则居住在瓜地马拉高地,属高地文化。

image.png

  现代玛雅人主要从事农业,种植玉米、蚕豆、南瓜、可可、甘薯、辣椒、烟草、棉花等。聚居于一中心村周围的各个社区。中心村有公共建筑和住屋,在多数情况下,房屋空着;有时长期住人。社区居民除节日和集市外,住在各自的农舍。其服饰(尤其是妇女的服饰)大体仍为传统形式;男性较可能穿着现代成衣。家庭纺织业日趋式微,衣服大多是工厂织的布料缝制。使用锄头耕地,遇到硬土时改用铲子。犹卡坦人通常饲养猪和鸡,偶尔养牛以为农耕之用。工业极少,手工艺品通常只供家庭之需。部分经济作物或当地特产销售之后换取现金购买本地缺乏的物品。

image.png

  几乎所有的玛雅人都在名义上信仰天主教,但是一般带有当地宗教的色彩。其宇宙论是典型的玛雅形态,基督教的神圣人物通常与玛雅神祇混为一谈。大众的宗教基本上信仰基督教,作弥撒和庆祝各个圣徒纪念日。前哥伦比亚时代的本土宗教仍受家庭遵行。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无数文章和书籍描述备至的玛雅衰亡,已经成为了环保活动人士的生态寓言;玛雅速朽论和更新世过度杀戮论一样,都是此间人士津津乐道的关于人类超越自然极限的警世传说。

  “没有比这更能刻意打击玛雅考古学家的话语了。”玛雅考古学家大卫•韦伯斯特(David Webster)2002年坦承道。作为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一名研究人员,韦伯斯特承认,在自己“轻率的青年岁月里”,他往往会告诉同搭一班飞机的旅客,他是去发掘“某个古代玛雅中心的。而后完全可以预测的是,(对方会提出)这个令人畏惧的问题。如今,更为年长而明智的我通常会嘀咕一些语焉不详的关于‘业务’的事情,然后就一头埋进航空公司杂志里去”。

image.png

  韦伯斯特之所以回避这一问题,原因之一是其范围太广。

  问古玛雅出了什么事,就好像问冷战期间发生了什么事一样;这一主题太过庞杂,人们简直没法知道从哪里入手作答。与此同时,玛雅文明衰落之迅速而彻底,也正是自19世纪40年代外界首次发现尤卡坦半岛上这些被遗弃的城市遗址以来,它一直吸引着考古学界的原因。

image.png

  如今我们知道,玛雅文明衰落的速度并没有此前学者所相信的那么快、那么戏剧化,也没有那么普遍。尽管如此,按马萨诸塞州伍斯特(Worcester)县的克拉克大学地理学家比利•李•特纳(Billie Lee Turner)的观点,玛雅的衰亡在世界历史上依然是独一无二的。

  文明总有兴衰之时,但除了玛雅地区,没有任何其他已知大规模社会体系在解体之后,是被一片空白取而代之的。他说:“罗马帝国土崩瓦解的时候,意大利可没有因此被清空了——城市也没了,主要社会体系也垮了——一千多年。而这正是玛雅中心地带发生的事情。”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20世纪30年代,其时最著名的玛雅研究学家、哈佛大学的西尔韦纳斯•G. 莫利(Sylvanus G. Morley)认定并信奉了一个如今依然最广为人知的理论。该理论认为,玛雅社会的崩溃,源于玛雅人的发展严重超过了其所在环境的承载能力。

  在耗尽了资源库的库存之后,人们开始因饥饿和干渴而相继死去,幸存者大批逃离城市,于是这些被遗弃的城市也就成了对人类在生态学上傲慢自大可能导致的诸多危险的无声警示。

  当莫利提出这一理论的时候,该假说不过是一种预感。然而从那时起,专家对湖泊沉淀物中的花粉的科学测量显示,玛雅人的确砍倒了地区内的大片森林,他们把树木用作燃料,并将腾出来的土地用于农耕。森林覆盖面积的减少导致了大规模的水土流失和洪灾。

  于是,脚下农田越来越少、需要养活的人口却越来越多的玛雅农民,不得不以更高的强度来开垦肥力越来越差的土地。在第一波冲击(即公元800年至900年间,肆虐尤卡坦地区的百年旱期)面前,这个摇摇欲坠的体系脆弱不堪。不久之后,玛雅社会就走向了解体。

  无数文章和书籍描述备至的玛雅衰亡,已经成为了环保活动人士的生态寓言;玛雅速朽论和更新世过度杀戮论一样,都是此间人士津津乐道的关于人类超越自然极限的警世传说。

  克莱夫•庞廷(Clive Ponting)在其颇具影响力的著作《绿色世界史》(Green History of the World,1991年版)中写道,玛雅人“创建了一个取得伟大文化成就和智慧结晶的复杂社会,但是到头来却毁灭了他们自己创造出的事物。”

image.png

  在讨论玛雅衰亡的影响时,他问道:“在不断加大资源利用、不断向环境施压这一方面,当代社会难道就做得好些了吗?人类对于自己避免生态灾害的能力是不是过于自信了?”庞廷和其他学者认为,这些印第安人的历史,对我们应对如今的问题大有裨益。

  然而说也奇怪,环保人士居然同时把美洲原住民历史描绘成了一种与此相反的经验(即人类应如何与自然生活在精神平衡之中)的宝库。各地书店的书架上都沉甸甸地摆放着诸如《神圣的生态》《地球的守护者》《地球母亲的灵性》《原住民传统与生态学:宇宙学和共同体的交互存在》之类的书籍。

  对美洲原住民的如此认知广受赞同,以至于市面上存在着用来判定书籍是否正确反映了这种印第安人环境价值观的校验表。

  比如说,《原住民文化真实性准则》就评价了各种出版物对全部“主要的原住民文化”(可以想见,玛雅文化必在其列)所共有的“五大价值观”的描述,而“与自然友好相处”,即“尊重自然神圣的天然和谐性,并与之共生”,正是准则中列出的一大价值观。根据这些准则,出版物若想反映历史原貌,务必要把主要原住民文化描绘为“适度敬畏生命的恩赐”的群体。

  印第安人作为生态灾难典型和环保模范的这两种形象,并没有乍一看上去那么互相矛盾。二者都体现了霍姆伯格之误,即认为印第安人悬浮在时空之中,既不着一物也不受左右,如幽灵一般存在于这片山河之间的观点。

  本书的前两部分致力于讲述研究人员近期否认这一见解的两种不同方式。我指出,研究人员已经大大提高他们对1492年原住民人口的估值,并解释了这一做法的缘由;而后,我又揭示了为什么大多数研究人员如今相信印第安社会比人们此前设想的要起源得更早,发展得更复杂,技术造诣也更深。

  而在本部分中,我将阐述霍姆伯格之误的另一个方面,即认为原住民文化未能或无法掌控其居住环境的观点。印第安人没有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任何印迹的看法,是显而易见的一例。

image.png

  

  一个较为微妙的例子,则是认为印第安人的粗心大意最终使其走向了悲剧的假说。两个例子都把原住民描绘成为只会被动接受的民众,无论他们接受的是未受干扰的生态系统,还是由于改变生态系统而得到的惩罚。

  美洲原住民与其环境的互动关系和美洲原住民本身一样多元,但这些互动关系总是某种特定历史进程的产物。研究人员偶尔能较为精确地详述这一进程,玛雅文明即是一例。然而在更多情况下,人们只能摸清历史的大概轮廓,美国东部的重组过程就是如此。

  这两个范例,也正是我现在将转而讲述的两个主题。在这两个案例中,印第安人工程的规模都极其庞大,都是为达到其目的,而将大片山河予以重塑。

  在筛选诸多证据的时候,显而易见的是,多数印第安人都是极其积极的土地管理者;他们的活动对土地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们也确实有很多对我们大有裨益的经验教训,只是这些经验教训和一般人的想象有所不同。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玛雅人在天文、数学达到极高成就。通过长期观测天象,已掌握日食周期和日、月、金星等运行规律,在前古典期之末已创制出太阳历和圣年历两种历法,前者一年13个月,每月20天,全年260天;后者一年18个月,每月20天,另加5天忌日,全年365天,每4年加闰1天。每天都记两历日月名称,每52年重复一周,其精确度超过同时代希腊、罗马历法。数学方面,玛雅人使用“0”的概念比欧洲人早800余年,计数使用二十进位制。玛雅人的独特创造是象形文字体系,其文字以复杂图形组成,一般刻在石建筑物如祭台、梯道、石柱等之上,刻、写需经长期训练。现已知字符800余,除年代符号及少数人名、器物名外,多未释读成功。当时用树皮纸和鹿皮写书,内容主要是历史、科学和仪典,至今尚无法释读。

  玛雅人禁止金属作实际用途,认为金属和武器制造有关系,可能导致战争。金属仅用于农业、寺院建筑以及仪式的祭器。家庭用的刀以黑曜石代替。

  “车轮”是技术的起源。玛雅人会制造车轮,却未应用于实际生活,研究者大惑不解。尤其玛雅人不用车轮、家畜,更不用金属,建造巨石建筑,真的只用人力吗?在大型金字塔附近,并未有道路或水路可供运输,但有大型平坦的广场,因此有人怀疑玛雅人是否曾受到外星人的协助而建造金字塔?

image.png

  玛雅文明似乎从天而降,在最为辉煌繁盛之时,突然消失。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前,这个伟大而神秘的民族早已集体失踪,其异常璀璨的文化突然中断,给世界留下巨大的困惑。

  自从1839年美国约翰·斯蒂芬斯在洪都拉斯热带丛林中,首次发现玛雅古文明遗址以来,考古人员在中美的丛林和荒原共发现170多处玛雅古代城市遗迹——从尤卡坦半岛,南至危地马拉、洪都拉斯,直达安第斯山脉。玛雅民族在南美的热带丛林中建造了规模令人惊叹的巨型建筑。雄伟壮观的提卡尔城,其电脑复原图显现时,许多现代城市的设计师自叹弗如。建于7世纪的帕伦克宫,殿面长100米,宽80米;乌克斯玛尔的“总督府”,由22500块石雕丝毫不差地拼成精心设计的图案;奇琴·伊察的武士庙,屋顶已消失,尚存1000根石柱巍然耸立。

  对玛雅文化的进一步考察,发现几千年前的玛雅人有高超的数学造诣和独特的文字。而且奇琴·伊察、提卡尔、帕伦克等地的巨型建筑并非出自实际生活需要,而是严格依照玛雅历法建造。

  玛雅人的历法和天文知识究竟精确到何等程度?玛雅历法测算的地球年为365.2420天,现代测算为365.2422天,误差仅0.0002天,就是说5000年误差仅一天。测算的金星年为584天,与现代测算50年内误差仅为7秒。几千年前的玛雅人如何能有如此精确的计算?尚有一种特殊的宗教纪年法,一年分为13个月,每月20天,全年260天,称为“卓金历”。“卓金历”从何而来?实在令人不解!

  玛雅人至少在公元前4世纪就掌握了“0”这个数字概念,比中国人和欧洲人早了800年至1000年。玛雅人创造了20进位制计数法,数字演算可沿用到400万年以后。

  如此庞大的天文数字,只有在现代星际航行和测算星空距离时才用得上。而几千年前的玛雅人刀耕火种,用树叶遮体,用可可豆作媒介以物换物,如此的数字演算他们用得着吗?

image.png

  玛雅人的历法可以维持到4亿年以后,计算的太阳年与金星年的差数可以精确到小数点以后的4位数字,有自己的文字——用800个符号和图形组成的象形文字,词汇量多达3万个。有精美绝伦的雕刻、绘画和艺术。然而在这个登峰造极的高度文明诞生之前,玛雅人巢居树穴以采集为生,这样的原始部落为何突然产生如此高度的文明?即使到了16世纪,西班牙人在布满古迹遗址的尤卡坦半岛上看到的印第安人,还是以树叶遮体、住泥巴茅屋、以采集狩猎糊口。显然那种精确的天文历法和数学,那种令全世界景仰的文明、艺术,都远超出当地印第安土著几近原始生活的实际需求。

  玛雅人占领尤卡坦半岛、洪都拉斯、及危地马拉。其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鼎盛时期是公元600年至900年之间。尽管生活在农业发达时期,还是创造出许多纪念碑和仪式中心。建筑物的规模令人惊奇,宗教信仰纯朴简单。其建筑发展水平与同时代的其它民族相比是领先的。他们发明了一种独特书写语言,至今必须破译才能释读。现仅存四本玛雅人写的书籍,其它的都被视其为异端的欧洲人毁灭殆尽。

  宗教血祀

  玛雅人笃信宗教,文化生活富于宗教色彩。崇拜太阳神、雨神、五谷神、死神、战神、风神、玉米神等。太阳神居于诸神之上,被尊为上帝的化身。行祖先崇拜,相信灵魂不灭。首都即为宗教中心。

  现存的玛雅主要城市和主要祭祀中心以各式各样的金字塔形神殿或宫殿为其特色。神殿或宫殿以石灰岩块叠砌,装饰有华丽的叙事、礼仪和天文学的浮雕及铭文,确定了玛雅艺术在美洲原住民文化中的重要地位。

image.png

  玛雅文明的早期阶段围绕祭祀中心形成居民点,古典期形成城邦国家,各城邦均有自己的王朝。社会的统治阶级是祭司和贵族,国王世袭,掌管宗教礼仪,规定农事日期。公社的下层成员为普通的农业劳动者和各业工匠。社会最下层是奴隶,一般来自战俘、罪犯和负债者,可以自由买卖。

  1830年代首次对玛雅遗址作有系统的探勘,20世纪初期和中期解读了一小部分玛雅文字,此发现有助于理解玛雅宗教——以一个信仰各种自然界神祇的万神庙为基础,包括日神、月神、雨神和玉蜀黍神。祭司阶级负责主持一套复杂的宗教仪式。

  20世纪中叶,学者们误认为玛雅社会是由爱好和平的占星家和历法家形成的祭司阶级组成,玛雅人全身心投注于宗教和文化活动,不同于中部墨西哥好战残暴的诸帝国。

image.png

  至今逐渐解读出大约85%的玛雅象形文字,使我们对玛雅社会和文化有近乎真实的理解。玛雅人对敌对的玛雅城市发动战争并俘虏其贵族,俘虏受尽苦刑、遭切手刖足,最后送去祭祀诸神。

  仪礼性质的苦刑与活人献祭是玛雅社会基本的宗教仪式,被视为可以保证土地肥沃、表达对神祇虔敬心意。如果忽略仪式,则会引发世界失序与混乱。抽取人的血液被认为可以滋养神祇,是达成和神祇沟通不可或缺的;作为玛雅人和神祇中介的玛雅统治者,同样要经历仪式性质的放血和苦刑折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玛雅文字最早出现于公元前后,出土的第一块记载日期的石碑却是公元292年,发现于提卡尔。从此玛雅文字流传于以贝登和提卡尔为中心的小范围地区。5世纪中叶,玛雅文字普及整个玛雅地区,当时商业交易路线已经确立,玛雅文字循着此路线传播至各地。

  玛雅人使用的八百个象形文字,已有四分之一被语言学家破译。文字主要表示一周各天和月份的名称、数目字、方位、颜色以及神祇的名称。大多记载在石碑、木板、陶器和书籍上。书籍的纸张以植物纤维制造,先用石灰水浸泡,再置于阳光下晒干,因而纸上有一层石灰。虽然现代有二百万人说玛雅语,而且其文字中一部分象形和谐音字极像古埃及文字和日本文字,可能可以比较探讨其中的异同,但对整个玛雅文字的解译,仍然力有未逮。

image.png

  1963年,苏俄语言学者瑞·克洛鲁夫,成功地将碑文分门别类,以统计学的方式处理和分析,从不同的类别中,归纳相同的象形文字。玛雅文字不像英文用二十六个字母组成,每个字都有四个音节。克洛鲁夫成功破译几个文字。苏俄数学研究所的斯尔·索伯夫和巴基·由斯基洛夫使用电脑,利用庞大的资料文字(约十万字)成功解读一篇文章。德勒斯基的古文书有月食、恒星运行、结婚等记载;马德里的古文书有农耕、狩猎和雕刻等记录;巴黎的古文书记载历史真相。其基本内容有宗教仪式、气象和农作物等。

  金字塔

  玛雅的金字塔是仅次于埃及金字塔的著名建筑。埃及金字塔是金黄色的四角锥形。玛雅的金字塔稍矮,由巨石堆成,整个金字塔是灰白色的,不完全是锥形,顶端有一个祭神的神殿。玛雅金字塔四周各有四座楼梯,每座楼梯有91阶,4座楼梯加上最上面1阶共(91x4+1=365)365阶,正好是一年的天数。

image.png

  玛雅人非常重视天文学数据,建筑处处是关于天体运行规律的数字。除阶梯数目外,金字塔四面各有52个四角浮雕,表示玛雅的一世纪52年。

  玛雅的天文台建筑在巨大而精美的平台上,有小的台阶通往大平台,上面有一个半球型的盖子,窗户与门廊形成六条连线,其中至少三条与天文相关。其一与春(秋)分有关,另两个与月亮活动有关。

  凯若卡天文观测塔是遗迹中最大的观测塔,其它遗迹也有类似的建筑,在位置上与太阳及月亮对齐。

image.png

  以玛雅金字塔来说,巨大的石块如何切凿,搬运到丛林的深处,再把一块块十几吨的石块堆积起来,堆高至七十米处,没有先进的交通工具及起重设备,是难以完成的。而生活在丛林里的民族,为何花费如此巨大的人力建立一个天文观测网?历史记载,望远镜是伽利略十六世纪发明的,接着才有大型天文台出现,而天文观测网的观念是近代才出现的,如此的观念相当先进。由此可以肯定,玛雅人当时的天文科学与今天相比毫不逊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迄今为止,几乎整个玛雅文明都笼罩着一层难解之谜。有关九世纪时,玛雅灭亡的假设层出不穷,如洪水、地震、飓风等“天灾说”;瘟疫、集体中毒等“传染病说”;人口膨胀、反覆从事焚林耕作导致土壤贫瘠等“经济问题说”;外敌入侵、城邦战争、农民叛乱等“社会问题说”以及“集体自杀说”。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