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本战国三大奇袭战

日本战国三大奇袭战:河越合战,桶狭间合战,严岛合战.

  日本战国有三大经典奇袭战役,后北条三代家督氏康的河越夜袭,尾张国大魔王织田信长的桶狭间合战,还有就是号称“谋略之神”——毛利元就的严岛合战。

  这场战役发生在天文二十年,与毛利元就演对手戏的不是别人,正是有着“西国无双侍大将”的战国名人——陶晴贤。

  就像提起毛利元就就会提起有名的“三矢训”一样,只要一提到陶晴贤,想到的总会是下剋上。当年陶晴贤的主子大内义隆,传说就是因为生活太过腐败,每天只是沉醉于和歌和酒色,所以才被陶晴贤搞死,自己当了一把手。

image.png

  根据史料记载,陶晴贤长相俊美,所以才少年得志,再加上作战勇猛,曾经还和毛利元就联手搞过尼子家,所以才在战国乱世之际混出了一片天下。想来无论是头脑和武艺,都是一等一的人才。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狠角色,硬是被乞丐出身的毛利元就搞死了。而且还是在实力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以少胜多的。

  差多少?怎么赢的?都在下文。

image.png

  话说公元1551年,陶晴贤做掉了旧主大内义隆,拥立了大内义长为傀儡。另一方面,毛利家用计离间了尼子晴久与家臣的关系,后方威胁排除,在毛利两川的强力攻势下,强势扩张ing。

  1553年,由于石见国的求援,毛利家决定占领严岛,与陶晴贤开战。

  1555年九月,陶晴贤率领两万五千(通说)大军直逼毛利元就在严岛修筑的宫尾城,而毛利元就和自己的大儿子隆元,二儿子元春,带着3500人从银山城出发,汇合了三儿子小早川隆景的500人之后,一共是4000人,前往和陶晴贤决战。

  两万五对四千,傻子都知道没戏,陶晴贤根本都用不着围点打援,毛利军就会飞灰湮灭,全军覆没

  这时,就体现出了被后世日本人称为“谋略之神”的毛利元就的厉害了。

  其实从一开始宫尾城就是个幌子,派过去的援军也不过是走马灯似的转了一圈就跑了,目的只是为了唤起城中疲惫将士军兵最后一丝的战斗意志。

  就像是抗战电影里的那句经典台词——请你们再坚持最后五分钟!

  “五分钟”能干什么?答案是——奇袭。

  毛利元就和后北条一样,天赋树里面奇袭一支已经全都点亮了,只要让他们逮到一丝丝的机会,他都会飞起来咬你一口。

  九月三十日,天降暴雨,海上能见度极低,天地间充斥着一种肃杀的感觉。而就在这一片混沌之中,毛利元就的船只,已经悄悄靠近了敌军。

  据说,当时毛利元就手下的士卒表示天气不好不利于航行,不如等天气好了再打。结果毛利元就劈头就是两个嘴巴,大骂道:“八嘎呀路,就是要利用这风雨来隐藏我们的行踪,朗朗乾坤之下,你们是要去用血肉给数万敌军磨刀吗!”

  当夜,全部人员登岸,毛利元就吩咐将所有船只凿沉,背水一战

image.png

  次日,毛利军开始行动。由毛利元隆和吉川元春带队的两千人马突袭陶晴贤本阵,小早川隆景带人救援宫尾城,而海上,则有曾经被陶晴贤坑过的海贼和村上家的海军支援。而毛利家的海军则绕到了后面发动奇袭,烧毁船只无数。

  由于没有一丝防范,陶晴贤的军队如同一盘散沙,本阵被瞬间攻破,军兵四散奔逃,溃不成军,就算陶晴贤大声呵斥也已经无济于事。

  最终,毛利军获得了绝对的胜利,陶晴贤手下的三员大将两人互刺而死,一人切腹自尽,陶晴贤的尸体没有头颅,想来是切腹之后由家臣介错,然后埋葬,以免落入毛利之手。

  然而最终,陶晴贤的头还是被找到了,陶军最后的500残兵也在毛利次子吉川元春的包围下彻底被消灭,严岛合战正式结束。

image.png

  在这场奇袭战役的前奏中,即陶晴贤当上了大内家的实际掌权人之后,与毛利元就两人在政治和计谋上的碰撞就已经开始了,而且在种种历史记载之下,无不彰显着毛利元就高人一等的谋略诡计。

  这个从安芸小国,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用一场场出人意料的奇袭战,将自己送上了十国守护的宝座。

  严岛合战和其他两场经典奇袭战一样,毛利元就在这一场战役以后便有力地奠定了自己的地位,如同北条氏康和织田信长一样,毛利元就已经成为了当时日本中国地区最有利的战国大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双方的行动

  论智谋不在其祖父北条早云、父亲北条氏纲之下的北条氏康得知河越城被围困的情况后相当着急,但因为陷入了今川家和武田家夹击的局面下却也显得无可奈何。不过幸运的是,当时诹访地方的武田军与北信浓的强豪村上义清正陷入苦战中。武田信玄为了调回对战北条氏康的士兵增援信浓,便对北条家和今川家进行了调停。

image.png

  进退维谷的北条氏康开始与甲斐之虎武田信玄商谈议和结好的事,早有兼并骏河国野心的信玄告诉氏康"这个时候如果暂时放弃骏河而死守河越可能会更好的",并且还和氏康说"如果现在把侵占今川氏的骏河国地区归还给今川,那么将可以使今川军撤退"。北条氏与武田氏达成协议,而今川氏的今川义元有着想上洛的野心,且得到骏河下方富士川以东的骏河领地,有了好处又另有打算的今川家决定退兵,于是西方的威胁由此去掉了。

  两上杉氏还是使河越城处在他们的包围之下,企图等待河越城的兵粮断绝。氏康为了防备西部的今川氏而不得不仍然在骏河中部的长洼驻兵防御自己的背后,而后自己才能一心一意的率仅有的八千将士赶往东边救援河越城。当时足利晴氏围困河越城的东边,太田资正率军攻打河越城的北边,而城西和城南就由扇谷、山内两上杉氏的主力配合着笼城,氏康分析后想到是北条军无法直接救援河越城而与联盟军硬拼的胜算也不大,所以打算议和。

  氏康首先派遣使者向自己姑母的丈夫足利晴氏提出有议和的意愿,同时以「河越城开城投降,但必须保全所有将士的生命」为条件向上杉宪政提出了议和请求, 但见到氏康主动示弱的宪政和晴氏认为已经胜利在望,拒绝了氏康的请降。但这只是氏康的一个小小计策而已。长期的笼城使联军内部士气低落,他们就从外面召集妓女和商人消遣。河越城外成了联军歌舞升平的欢乐场。

image.png

  这时的氏康派遣密使潜入城中通知城主北条纲成,约定城内外同时起兵相互呼应,从而夹击联盟军。双方约定在20日的夜晚在城墙上点燃一支火把为暗号,大道庙、印浪、荒川、诹方等氏康麾下的北条武士则立刻率军冲入位于柏原的山内上杉宪政军本阵里,打乱联盟军的阵脚。这时的城内,站在迎风飘扬的黄色八幡大旗下的纲成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因为他们已经坚守了半年之久,而今没有退路了。

  当夜,北条军的奇袭开始了,纲成斩断城门的闸栏,向足利晴氏的阵地发动了急袭。此时,夜光笼罩着的武藏野大平原上,箭矢飞梭,刀枪挥舞,血--染红了土地,这里仿佛一下子变成了修罗炼域场。联盟军因为氏康已经提出和议的请求,战意全无,军心涣散,骄傲轻敌,在这完全意想不到的夜袭之下被打得狼狈不堪。扇谷上杉氏麾下有名的勇将难波田弹正奋勇拼杀,抵挡着北条军的突袭,希望难挽回败局,他就像一个阿修罗战神一般在城门口附近奋战着,最终他箭矢用尽、刀枪折断,跳入东明寺口的古井中身亡。难波田弹正的儿子隼人佐以及所率领的三千余上杉军也全部战死。

  为了完成父亲的遗志而希望夺回河越城的上杉朝定以及家老太田资赖也双双战死在乱军之中。从此扇谷上杉氏的家名断绝,扇谷上杉氏经此役而灭亡了。山内上杉氏的上杉宪政逃往古河公方的足利晴氏处避乱,结果纲成很快攻占了古河,宪政再次逃亡到了平井城。

image.png

  影响及意义

  这一次合战就此决定了关东地区的基本支配形势。原本臣服于上杉家的松山城、钵形城等附近的小城池就投降于北条氏了,另外多摩郡泷山城的大石氏、秩父郡大神山城的藤田氏也都望风而降了。氏康乘胜追击,攻克了宪政最后赖以栖身的平井城,宪政最终逃向了越后国,至此关东地区全部掌握在北条一族手中了。上杉氏至建长四年先祖重房公从下向随宗尊亲王就任镰仓将军,在关东地区立业生根以来,经南北朝时期、室町时代都战国初期一直都是颇具有实力的名门望族,可是现在却到了几乎快要灭族的困境之地。逃到越后的上杉宪政将"上杉"的姓氏以及关东管领的职位都交给了越后守护代长尾景虎(即后来的上杉谦信),并托付他一定要找北条氏报仇雪恨,从此以后宪政入道修行,后在"御馆之乱"因支持上杉景虎被杀。

  此后,长尾景虎接任了关东管领的职位,为了实现上杉宪政对自己的请求,屡次率军从越后南下,曾经数次与北条氏恶战,因此关东地区也就成了上杉氏、北条氏以及野心勃勃的武田氏角逐力量的舞台。直到登上关白之职的丰臣秀吉征伐小田原之后,关东地区才成为了德川家康的领地,关东八州才暂时摆脱了战火的焚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日本桶狭间之战,是一场充满了意外的战斗。这场战斗也让织田信长正式进入了争霸日本的序列中。不过这都是我们通过光荣游戏知道的,那么历史上的桶狭间之战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否真的是今川义元想要上洛而发动的一次战斗呢?

  1560年5月12日,今川义元率领2万5000军队从骏府出发,按照我们之前的了解是为了上洛。因为今川家和北条、武田均是盟友,没有后顾之忧。这个时候的织田家也不安稳,内乱不少,似乎是一个软柿子。但真实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image.png

  2万5000人的军队也许可以击败织田家,但是在织田家的大本营尾张和京都之间还有一个斋藤家。要知道织田信长也是在斋藤义龙死后,才对美浓发起进攻并吞并美浓。由此可见斋藤义龙并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而今川义元并不是什么无智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就上洛呢?

  其实今川义元发动军队的目的单纯的很,尾张有三座城倒戈到了三河国,而三河国虽然是德川家的领地,但德川家被今川家支配。所以尾张的那三座城等于臣服于今川家。不过织田信长是个狠人,他在鸣海城、大高城附近构筑了五处堡垒,将这三座城的粮道截断作为回应。

image.png

  今川义元率领的军队主要是为这三座城解围,因为从他一路上的军队配置就可以看出。今川义元的军队每经过一座城就会留下一两千的士兵,到达桶狭间的时候今川义元只剩下5000军队。

  而织田家在获得今川义元率军前来的消息后并没有做出什么决策。5月19日早上,信长接到大高城附近两处堡垒遭攻击的消息后,命侍童敲响手鼓,跳了一段能乐谣曲《敦盛》之后穿上盔甲,吃了碗泡饭然后骑马出发,总计6人。

image.png

  信长出发的时候大致是在凌晨4点,到达热田神宫的时候是8点(两者相距12公里)。虽然是在骑马,但速度和步行差不多,这个时候织田家的武将和士兵也陆续赶到。到了最后信长的军队大致是在3000多人。率领军队到达堡垒的信长军进行修整的时候,各守备队长也赶来,当然大高城方向的两个堡垒是派不出人了,因为已经被攻下。

  而守备队长受到信长激励竟然率领着300人的军队冲击今川家前锋部队,战斗的昏天暗地,当然是骗你们的,这300人的军队被今川前锋部队一顿痛殴,几个守备队长均阵亡。信长见到这种情况,立即率领军队移防。

  注意,这里和我们知道的有一点不同。我们知道的是信长移防后,是从高处袭击今川军。实际上,信长处于低洼地带。而今川军是在丘陵地带布置军队,而不是谷底。也就是说真实历史是调了个头。

image.png

  根据日本史学家藤本正行的研究,信长并不知道义元的位置,甚至认为义元是在大高城中。因为信长决定对今川义元发起进攻的时候,遭到家臣的反对,信长当即训斥:“敌方运军粮进大高城,又与我方两处堡垒苦战,此刻应已疲累得在城内休息,我们虽然人少,但没必要过于畏惧。”还另外说道具体的战术是:“敌方进,我们退。敌方退,我们进!”

  如果信长知道义元就在对面阵中的话,肯定就不会说上面那些话。而义元离信长有多远呢?就三公里。而信长也根本没说过“目标就是今川义元的头颅”这句话。根据考证,完全就是日本江户时代的小说家虚构的情节。而信长的目的其实非常简单,就是搅乱今川义元的前锋部队。

  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信长算得上是带有主角光环的人。因为当他率领军队开始进击的时候,桶狭间一带开始变天,狂风暴雨袭来。织田军背雨而行,而今川军面向暴雨。在狂风暴雨影响下的今川军阵势混乱,又遇到织田军的进攻,那个场景可想而知。

image.png

  信长的运气非常好,竟然看到了今川义元的轿子,这下信长知道这里就是今川义元的本阵。立即命令分散的军队聚集起来,对今川义元展开攻击。

  这个时候今川义元身边只有300骑兵,在面对优势的织田军攻击下,没有抵抗多久,因为寡不敌众。周围的今川军又陷入混乱中。没有任何支援的今川义元就这么倒在了桶狭间。

  织田信长取得了争霸天下第一次辉煌的胜利,但这个胜利完全就是建立在运气的基础上。因为从织田信长分散兵力进行攻击来看,他只是想打一场击溃战,逼退今川义元即可。没想到钓到了今川义元这条大鱼。主角光环果然牛!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严岛合战是日本战国三大奇袭战之一。其余两个分别为:河越夜战、桶狭间之战。 严岛又名宫岛,是个周长30.9公里,面积仅30.17平方公里的小岛,距离对岸的大野,也不过1.8公里而已。昔日平家曾在此修建了严岛神社,岛遂以社名。

image.png

  这场决定毛利、陶两家命运的大战以毛利方的获胜而告终,但是毛利赢得如此之惊险, 陶军在兵力占绝对优势下败的如此之狼狈,都是战国时期难得一见的经典战役。毛利以不到敌五分之一的兵力取得完胜的战绩也只有织田信长在桶狭间合战的表现可与之相媲美。

  毛利元就对陶晴贤首级进行的首实检于十月五日在廿日市的撄尾城举行。随着陶晴贤的死去和陶家在严岛的惨败,防长丰筑掀起了离反的风潮。元就更是抓住这个机会展开防长攻势,两年内将大内义长逼死在且山城。毛利家取代了大内家在中国地区的地位,而尼子随着晴久的去世和幼君义久的继位走上了灭亡的不归路。自此,中国地方的战国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河越合战是日本战国三大奇袭战之一。其余两个分别为:严岛合战、桶狭间合战。河越城位于整个武藏国的中心地带,武藏野大平原的北部,在西面和南面是地势平坦的平原一直向远方延伸与东边荒川沿岸的低地相连接。小田原城的北条氏将河越城看作自己进图天下的第一步,在击败关东上杉氏后成功夺得河越城的控制权。但此举引起周边大名的不安,于是在北条氏康接任死去的父亲北条氏纲继承家督后,今川家、武田家、关东两支上杉家的军事力量怀着各自的如意算盘联盟后共同对抗北条氏,声势浩大的上杉联军将河越城团团围住。

image.png

  这一次合战就此决定了关东地区的基本支配形势。原本臣服于上杉家的松山城、钵形城等附近的小城池就投降于北条氏了,另外多摩郡泷山城的大石氏、秩父郡大神山城的藤田氏也都望风而降了。氏康乘胜追击,攻克了宪政最后赖以栖身的平井城,宪政最终逃向了越后国,至此关东地区全部掌握在北条一族手中了。上杉氏至建长四年先祖重房公从下向随宗尊亲王就任镰仓将军,在关东地区立业生根以来,经南北朝时期、室町时代都战国初期一直都是颇具有实力的名门望族,可是现在却到了几乎快要灭族的困境之地。逃到越后的上杉宪政将"上杉"的姓氏以及关东管领的职位都交给了越后守护代长尾景虎(即后来的上杉谦信),并托付他一定要找北条氏报仇雪恨,从此以后宪政入道修行,后在"御馆之乱"因支持上杉景虎被杀。

  此后,长尾景虎接任了关东管领的职位,为了实现上杉宪政对自己的请求,屡次率军从越后南下,曾经数次与北条氏恶战,因此关东地区也就成了上杉氏、北条氏以及野心勃勃的武田氏角逐力量的舞台。直到登上关白之职的丰臣秀吉征伐小田原之后,关东地区才成为了德川家康的领地,关东八州才暂时摆脱了战火的焚烧。

  桶狭间之战(日语:桶狭间の戦い)是一场发生于1560年(日本永禄三年)战国时代日本的战役。

  东海道大名今川义元亲自率军攻入尾张国境内,在今爱知县名古屋市一带,遭织田信长领军奇袭本阵阵亡。战后,原本称霸东海道的今川氏从此没落,而获胜的织田信长则在中日本和近畿地方迅速扩张势力,奠定其日后掌握日本中央政权的权力基础。

  桶狭间合战是日本战国三大奇袭战之一。其余两个分别为:河越合战、严岛合战。

image.png

  桶狭间合战最大的影响便是织田信长的崛起和今川一族的没落,此战役也改变了日本战国初期群雄割据的格局,天下渐渐向着少数大名对抗的时代迈进。

  织田信长用奇袭方式取得了战役的胜利,通过此战役当时年仅二十七岁的信长确立了自己的霸业根基,此后便开始了"天下布武",最终成为日本战国时代最强的霸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桶狭间合战是日本战国三大奇袭战之一。其余两个分别为:河越合战、严岛合战。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