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陶顿战役

  1461年3月29日,决定英格兰命运的时刻,终于到来。双方几乎是同时出动,朝着对手的营地前进。兰开斯特王朝一边的总指挥,是年轻的萨默塞特公爵亨利·博福特。他的部队经过了沿途的搜罗和四处的征集,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号称多达20万人。实际上,兰开斯特军的数量不会超过3万5千,但已经多于约克军。同样,虽然约克军也号称有20万军队,但实际兵力在30000人左右。全英格兰五分之三的贵族,在当天出现于陶顿的战场上。

  英国玫瑰战争中的决定性战役,发生于1461年3月29日,约克派大获全胜,是蔷薇战争中伤亡最惨重的会战,使得兰开斯特家族几乎遭受灭顶之灾。

  英国玫瑰战争中的一次战役,发生在1461年3月29日,约克派在大风雪中获胜。为玫瑰战争伤亡最惨重的战役。

  兰开斯特家族的进击

  约克公爵三世理查·金雀花被亨利六世的王后安茹的玛格丽特在韦克菲尔德战役击溃,约克本人阵亡,死后其首级被挂在约克郡城门上示众,佩戴了一顶纸王冠。 玛格丽特王后的的苏格兰部队进军伦敦,再次与约克派战于圣奥尔本斯,这次凶悍的沃里克伯爵也被击溃。

  准备决战

  幸运的是,玛格丽特却没有直接南下伦敦。她带着部队北上返回了之前打下的邓斯泰。一方面下令收拢四处洗劫的部队,一方面向首都伦敦派出的使节。要求议会和当地的指挥官打开城门,迎接她和国王的到来。

image.png

  不久,兰开斯特军队再次开始南下。不过玛格丽特并不想太刺激伦敦城里的各种派系,整支军队就在没有遭遇任何抵抗的情况下,缓缓前进。在9天里只走了20英里。王后希望以此威慑还在伦敦的约克党人,留出足够的时间给他们选择投降或者逃跑。结果出乎她的意料,议会与地方官依然抵制兰开斯特家族的军队,拒绝为国王开门。玛格丽特手里的这支军队,由于劣迹斑斑而被拒之门外。

  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约克军队飞快地从威尔士方向赶来,在上次战败后的第12天就抵达伦敦。玛格丽特得到消息,才后悔莫及。兰开斯特人曾尝试进攻伦敦,但当他们看到守军严密防御后,选择了放弃。玛格丽特只能带着军队再次北上。她决定召集一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兰开斯特家族部队,来彻底摧毁约克家族与议会的势力。

  伦敦城内的约克人也没有闲着。过去对于老公爵理查提出王位要求反应冷淡的沃里克伯爵此时正在议会中奔走,以期望更多人能够支持公爵爱德华成为国王。为了安抚那些自觉良心不安的人,爱德华表示将会对亨利六世进行特赦。于是在3月4日,这位才继承公爵爵位一个月的年轻人,又在议会支持下举行了一个简短的临时登基仪式,在威斯敏斯特即位,成为了新的爱德华四世。英国历史上的约克王朝,也就在这样的混乱局面中开始。

  当然,所有人都清楚,北方的兰开斯特家族绝不会轻易屈服,一场大战很快就要来临。爱德华四世和沃里克在之后的十多天里,尽可能的补充军备与粮秣。伦敦的国库、议会的财政支持、城内的储备物资、富庶的英格兰南部工商业团体以及繁荣的对欧洲大陆贸易,都让约克军队在后勤补给方面超过了对手。这个优势在之后的战役中,将会成为决定成败的关键因素之一。

  那些被派驻在伦敦的盔甲制造商和他们的代理人,也因为战争的持续不断而发大财。玫瑰战争自爆发以来,战役规模则在日渐扩大。这让骑士甚至普通士兵对于盔甲的需求,都远远大于和平年代。而质量最好、最时髦的米兰式板甲,已经供不应求。意大利商人在海对岸的佛兰德斯开设了大量新的甲胄制造场,以便将更多高质量板甲,更快的倾销至英格兰。这些新式板甲因为在形制上与早先的米兰式板甲有明显的不同,因而被称为“哥特式板甲”。

  无论是约克人还是兰开斯特那边,都在尽全力添置哥特式板甲。相比之下,坐拥伦敦的约克家族因商人阶层的支持,比对手更容易得到更多的优质装备。

image.png

  绝命追击

  3月19日,完成休整的约克军队在爱德华及得力干将沃里克的率领下,离开伦敦。临行前,新国王再次下令特赦部分兰开斯特家族的追随者,以此来瓦解对手的阵营。情报显示,玛格丽特正在逃往约克郡的路上,沿途不断有兵员加入她的军队。此外,更有数目庞大的兰开斯特家族追随者,从西面和北面赶到她的位置集中。

  爱德华一面火速追击,一面也向约克家族一边的各势力下达了动员令,要求他们集中手里的军队来与他汇合。之后的日子里,约克军队兵分三路前进。主力部队由爱德华自己亲自率领,沿着去往约克郡的大道前进。沃里克伯爵的叔叔富康伯格,带领的一支部队,在半路上加入了他的队伍。他是一位参加过英法百年战争的老兵,经验丰富。沃里克自己则率领一支部队在爱德华主力部队的西面,穿越整个英格兰中部,沿途搜罗他们的支持者加入。诺福克公爵则在主力部队的东面行军,公爵本人也在沿途征集支持者加入军队。

image.png

  3月28日,约克人的先头部队抵达了艾尔河。他们发现渡口的桥梁,已经被兰开斯特军队破坏。当约克士兵动手修复桥梁时,由克利福德率领的500名兰开斯特后卫部队,突然从附近杀出,将大吃一惊的对手赶回了对岸。随后赶到的约克爱德华,下令主力军发起渡河攻击。对面的兰开斯特人数虽少,却占据着已经被修复的桥梁。在这个狭窄的空间内,数目再多的约克人也只能分批过来,遭到克利福德部队的迎头痛击。

  爱德华于是让富康伯格带着自己的部队,和骑兵一起绕道进攻。后者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可以涉水渡河的浅滩。兰开斯特一边已经在此派驻了防御兵力,但他们没有料到约克军队那么快就发现了这里。在守军还没有开始还击之前,约克人的包抄部队就冲过了河。他们汇同在桥梁附近的友军一起,夹击克利福德的部队。混战中,一支箭射穿了克利福德的喉咙。失去指挥官的兰开斯特守军四处奔逃,最后被渡河追击的约克军全部杀死。

  于是,爱德华率军渡过了艾尔河,在舍尔本村附近建立了营地。兰开斯特军队则在2英里之外的陶顿村北部扎营。约克郡已经近在咫尺,他们再也跑不动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1461年3月29日,决定英格兰命运的时刻,终于到来。双方几乎是同时出动,朝着对手的营地前进。

  兰开斯特王朝一边的总指挥,是年轻的萨默塞特公爵亨利·博福特。他的部队经过了沿途的搜罗和四处的征集,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号称多达20万人。

  实际上,兰开斯特军的数量不会超过3万5千,但已经多于约克军。

  同样,虽然约克军也号称有20万军队,但实际兵力在30000人左右。

  全英格兰五分之三的贵族,在当天出现于陶顿的战场上。

  上午9点,英国本土诡异多变的天气开始发作,漫天大雪伴随着强风肆虐整个战场。飞扬的雪花,很快形成厚厚的积雪,使得双方的视线都变得模糊不堪。

  萨默塞特率领兰开斯特主力部队,位于全军的中央阵线。右翼部队由诺森伯兰伯爵亨利·珀西指挥,他同样和约克家族有着杀父之仇。在左翼,指挥官是艾克塞斯公爵亨利·霍兰德,他的家族一直是兰开斯特阵营的死忠。整个兰开斯特大军背靠着身后的山坡,同时利用两侧隆起的山地作为侧翼屏障。每个分队身后都部署有一支预备队,全军的最后面还有一支总预备队。萨默塞特还派出了一支骑兵部队,埋伏在了右翼远方的山地林间。指挥这支骑兵部队的是鲁斯领主,他曾经在杀死老约克公爵的战斗中指挥骑兵突袭。

image.png

  对面的约克军则处于缺兵少将的状态。不仅因为他们可以动员的力量少于兰开斯特家族,还因为在东部征兵的诺福克公爵,仍在赶来参战的路上。他手里的5000军队,爱德华当下是用不上了。

  25000名约克士兵,只能背靠南面的山地,拉长阵线,与对面的敌军保持一致。尽管在部队的纵深上不如兰开斯特军队,还是在第一线的身后都部署了预备队。爱德华亲自指挥着中路的主力。足智多谋的沃里克伯爵指挥着左翼。身经百战的富康伯格,负责指挥约克军的右翼,进攻将首先由他指挥的分队进行。

  两支军队在大雪中逐渐靠近,形式对于约克一方来说却是稍稍有利。因为强风主要从南面吹向北方,他们正好处于顺风位置。富康伯格首先展开了试探性攻击,下令弓箭手部队前出。在通常作战的射程外,先释放一轮弓箭。结果弓箭借着劲风,直接落入了兰开斯特人的队列。被大风暴雪吹的睁不开眼的兰开斯特军,在一片杂乱无序中射出了自己手里的箭。接着,恐惧感从左翼蔓延到了全军,其他分队也跟着不明就里的开始射击。

  然而和约克人的重型箭矢相比,财力不足却又要短期内大力扩军的兰开斯特人,给弓箭手装备的都是轻型箭矢。在逆风情况下,由于自身重量不足,射程大受影响,这些箭都落在了50码之内的地上。富康伯格已经让自己的弓箭手退回原先的位置。约克全军都没有继续射击,静静地目睹对手的箭矢,白白浪费在雪地上。随着时间的持续,大雪有所缓和,兰开斯特弓箭手的箭矢却也消耗殆尽。

image.png

  富康伯格看准时机,下令约克右翼部队再次展开攻击。全队稳步上前,弓箭手在进入射程后张弓射击。从他的分队开始,约克军队整条战线从右到左依次前进。他们对面的兰开斯特部队,无论是哪个部分,都因为没有箭矢而成为了站在的活靶子。在约克人的长弓射杀下,伤亡惨重。当约克人的箭矢逐渐耗尽,他们已经前进到了距离兰开斯特战线50码的位置。弓箭手们纷纷捡起前面落在地上的箭矢,再次返还给对手。不甘心继续坐以待毙的兰开斯特军,忍不住开始了绝命冲锋。

  埃塞克斯指挥的兰开斯特左翼,首先冲上去和富康伯格的约克右翼扭打成一片。两伙人用剑、双柄斧和戟对砍,不少人被直接掀翻在地。萨默塞特指挥的中路接着杀到,他们在近距离内又遭遇了对面长弓火力的一次近距离射击,不少人缺少优质护甲的弓箭手和平民步兵损失很大。其他人却顾不得帮助他们,义无反顾地踏了过去,和爱德华分队的士兵混成一团。兰开斯特一方虽然损失已经远远大于约克军,但因为人数上的优势,还是给约克的阵线造成了巨大冲击。要不是约克军在之前的弓箭射击中占到太多便宜,他们的战线可能已经被猛攻的兰开斯特人扯裂。

  但最为糟糕的还是沃里克的左翼部队。由于之前的持续前进,他的分队已经离开了原先的位置。当珀西的兰开斯特右翼部队冲上来与他们肉搏时,埋伏了很久的鲁斯率领兰开斯特骑兵,顺利的从侧后方杀了过来。在兰开斯特右翼的步骑配合打击下,沃里克的左翼节节败退,一些丧气的士兵甚至已经丢掉武器逃跑,整个分队危在旦夕。

  关键时刻,爱德华从中路的血腥肉搏战中脱身,迅速带着预备队赶往就要崩溃的左翼。国王和援军的出现,让渐渐不支的左翼士气大振。爱德华就这样稳住了局面。这一路的士兵重新向着西面组成了防御队列。

image.png

  3小时内,大批带着贵族血统的战士与他们的平民同僚一起血洒战场,血水与汗水的味道混在了一起,在这个空间狭小的地方发酵出令人作呕的战争气息。双方的体能都已经过了极限,唯有依靠意志力在咬牙坚持。

  最终,姗姗来迟的诺福克公爵和他的5000东部援军,突然出现于战场上。他们沿着伦敦去往北方的罗马大道赶来,进入战场后,直接攻击了兰开斯特左翼部队。这一重击让后者的意志力彻底崩溃。接着,连环效应从左到右影响了全军。兰开斯特军队在一瞬间被击垮了。他们丢盔卸甲地向后方奔逃,结果又被追兵从身后射来的箭矢击倒。侥幸逃到北面的残兵,还需要涉水渡过库克河。结果是下水的逃兵,再次被约克人从高处射下的箭矢击杀。河面上很快出现了一座可怕的尸体浮桥。

  约克人又马不停蹄地一路向北,将留守在营地和约克城里的兰开斯特人也一并杀死。42名在战场上被俘或者投降的兰开斯特贵族军官,也被约克人处以极刑。夺回约克城的爱德华,终于见到了父亲和弟弟的头颅。由于一直悬挂在城头,已经开始腐烂。这些悬挂首级的位置,全部被兰开斯特家族的战死者替代。

image.png

  10小时后,陶顿战役的全部战斗才宣告结束。萨默塞特公爵和艾克塞斯公爵侥幸从乱军中逃脱,追上了由约克郡向北逃跑的亨利六世与安茹的玛格丽特。一行人直接逃往苏格兰避难。其余的残存势力,也都纷纷退回了自己在北部和威尔士地区的老巢,无力再战。

  两军共有28000人阵亡。玫瑰战争也由于约克家族的胜利而暂时告一段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从1455年开始,玫瑰战争见证了亨利六世国王和失宠的约克公爵理查德之间的王朝冲突。亨利容易精神错乱,他的事业主要是由他的妻子安茹的玛格丽特倡导的,她试图保护他们的儿子,威斯敏斯特的爱德华的长子权利。1460年,约克派军队赢得了北安普顿战役并夺取了亨利,战争升级。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理查德试图在胜利后夺取王位。在他的支持者的阻挠下,他同意了剥夺亨利之子继承权的协议,并表示理查德将在国王死后登上王位。

image.png

  玛格丽特不愿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于是在英格兰北部集结了一支军队,以重振兰开斯特王朝。1460年末,理查德向北进军,在韦克菲尔德战役中被击败并被杀。玛格丽特的军队向南挺进,在第二次圣奥尔班斯战役中击败了华威伯爵,并收复了亨利。在向伦敦挺进的过程中,她的军队被伦敦议会阻止进入伦敦,因为他们害怕遭到抢劫。由于亨利不愿用武力进入这座城市,玛格丽特和议会开始了谈判。在这段时间里,她得知理查德的儿子爱德华,马奇伯爵,在威尔士边境附近的摩梯末十字路口击败了兰开斯特军队,并与华威军队的残余力量联合。

image.png

  由于担心这对他们的后方构成威胁,兰开斯特军开始向北撤退,沿埃尔河沿一条防御线撤退。从这里他们可以安全地等待北方的增援部队。沃里克是一位老练的政治家,他把爱德华带到伦敦,并于3月4日加冕为爱德华四世国王。为了保卫他新赢得的王位,爱德华立即开始向北方的兰开斯特军队发起进攻。从3月11日出发,军队在沃里克、福康堡勋爵和爱德华的指挥下向北行进。此外,诺福克公爵莫布里也被派往东部各县增援。

image.png

  随着约克家族的推进,萨默塞特公爵博福特指挥兰开斯特军队开始为战斗做准备。离开亨利,玛格丽特和爱德华王子在约克,他部署他的部队之间的村庄萨克斯顿和托顿。3月28日,在内维尔和克利福德勋爵的带领下,500名兰卡斯特人在费里布里奇袭击了约克派的一个分队。在费茨沃特勋爵的带领下,他们压倒了所有的人,把那座桥固定在了埃尔河上。得知此事,爱德华组织了一次反击,派沃里克去攻打渡船桥。为了支持这一推进,福康伯格奉命在卡斯尔福德上游四英里处过河,攻击克利福德的右翼。

image.png

  虽然沃里克的攻击基本上被控制住了,但当福康伯格到达时,克利福德被迫后退。在一场连绵不断的战斗中,兰卡斯特人被击败了,克利福在廷代尔附近被杀死了。渡口重新被占领后,第二天早上,圣枝主日,爱德华穿过了河,尽管诺福克还没有到达。意识到前一天的失败,萨默塞特将兰开斯特的军队部署在一个高地上,它的右方停泊在科克贝克河上。尽管兰开斯特兰人占据了有利的位置,在数量上也有优势,但天气对他们不利,因为风吹在他们脸上。这是一个下雪天,这吹在他们的眼睛里的雪和有限的能见度。

image.png

  在南方,老练的福康伯格推进他的弓箭手并开火。在强风的帮助下,约克派的弓箭落在兰开斯特郡的队伍中,造成人员伤亡。兰开斯特弓箭手的箭被风阻,落在敌人的防线之外。由于天气的原因,他们看不见这一点,所以他们把箭都掏光了,没有一点效果。约克派弓箭手再次向前推进,他们收起兰开斯特的弓箭,将它们射了回来。随着损失的增加,萨默塞特不得不采取行动,命令他的部队向前挺进,并高喊亨利国王。

image.png

  他们冲进约克派阵营,慢慢地开始把他们往后推。在兰开斯特右侧,萨默塞特的骑兵成功地击退了对方,但当爱德华换兵挡住了他们的进攻时,威胁被遏制住了。关于这场战斗的细节尚不清楚,但大家都知道,爱德华在战场上飞来飞去,鼓励他的手下坚守阵地战斗。随着战斗的激烈进行,天气变得更糟,一些临时的休战被召集来清除前线的伤亡人员。由于爱德华的军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诺福克中午之后到达时,他的命运得到了支撑。加入爱德华的右翼阵营后,他的新部队开始慢慢扭转战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约克公爵爱德华于1461年1月进进伦敦,并发布成为爱德华四世国王,然而就在此时,安茹的玛格丽特在第二次圣奥尔班斯战争击败了爱德华的拥戴者沃里克公爵理查·内维尔,救出了亨利六世。此刻爱德华必须击败玛格丽特王后的雄师,否则他将失落往王冠和头颅。由于爱德华和玛格丽特都在忙着争夺撑持者,增添自身气力,双方的军队直到1461年3月29日才正式在陶顿和萨克斯顿村庄之间的高地上相遇。

  按照那时纪年史家的记录,双方军力共计10万人,现代史学家估量的最低军力为共计2万8千人,一般估量为8万人摆布,几乎整个英格兰都受到此次战争的影响,很多人以为这是英国本土发生的最大规模战争。15世纪英国军队的首要远程兵器是弓箭,手炮有必然的应用,但受到经济等题目的限制所以并不普遍,只是零星分布在弓箭手中心。此时的军队已经拥有越来越多的火炮,不外威力尚较为有限,同时受天气影响很大。这些火器的巨高声响能对敌军的士气造成严重冲击,并为己方短兵相接的士兵供给火力撑持。

image.png

  此时军队的主体近战气力是挥舞长柄武器的步卒,他们都在箭雨下与仇敌作战。爱德华四世的军队主体是沃里克的军队,这位爱德华四世的主要撑持者在2月份曾经两次击败兰开斯特党,而且阻止了仇敌对伦敦的围攻狡计,约克党的军队还有许多威尔士边区的自愿兵,这些人历来是约克公爵的支撑者。玛格丽特王后的军队主若是从英格兰北部征募而来,他们的残忍无情已经污名昭著,此时的战斗已经分歧于曩昔,双方都习惯于正法被俘的贵族和随从,而非换取赎金,殛毙又引来敌方齐截的报复,战争烈过活益升级。

  爱德华四世的前军批示是他的叔叔福康伯格私生子,他身经百战,熟悉战术,此时饬令自己麾下全数弓箭手射一轮箭然后停止,因为约克军处在上风的有利位置,同时雪中视线不清,兰开斯特军在受到箭雨冲击后马上做出了错误的反映,在萨默赛特的呼吁下,他们最先还击,因为看不清敌人,所以兰开斯特军弓箭手们不竭射箭,很快就用光了箭枝。看到对面箭雨稀少,约克军弓箭手们最前进前辈步,他们从头还击敌人,同时捡起了适才对方射过来的箭枝。

image.png

  在对射中落于下风,兰开斯特军的前军起头愤慨地冲锋,双方起头了血腥的厮杀,6至7千名威尔士人在安德鲁·特罗洛普率领下与萨默赛特的7千人一路冲上前,如铁拳一般冲散了爱德华四世的左翼,此时假如兰开斯特军另一翼的诺森布兰公爵起头进攻,敌人或许将全线解体,可是他没有前进,约克军的右翼无缺无伤。

  爱德华此刻知道自己的军队命悬一线,他策马冲向掌旗头,下马持剑喊道:本日将与麾下勇士同生共死,于是他站在旗号下面临兰卡斯特军旗的迫近。几个小时曩昔,双方仍然纠缠在一路,挥舞着钩镰、长戟、阔剑和各类火器互相劈刺捅砍,双方都勇猛异常,满腔仇恨。直到诺福克公爵的援军终极赶到,天平才倾向了爱德华一方,诺福克呈而今费里布里奇标的目的,他冲向了兰开斯特军左翼:

  最后兰开斯特的阵线溃散了,士兵们进手下手逃跑。约克军紧追不舍,兰开斯特残军退向塔德卡斯特村庄,却发现前方是科克河阻拦,这条河并不宽,但河水很深。恐怖的奋斗在河干发生了,在河岸被困住的兰开斯特军无处可逃,只能跳进冰冷的河水中,无数人淹死了。

image.png

  1461年圣枝主日的黄昏,成千上万的尸身倒在约克南部的村庄间,积雪被鲜血染红,这是英格兰历史上最血腥的一日,不外,亨利六世和玛格丽特王后逃走了,他们往苏格兰而往。这样一来,陶顿战役仍然没有解决争斗,英格兰依然有两个国王传布鼓吹主权,只要两人共存一日,和平便远远无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10小时后,陶顿战役的全部战斗才宣告结束。萨默塞特公爵和艾克塞斯公爵侥幸从乱军中逃脱,追上了由约克郡向北逃跑的亨利六世与安茹的玛格丽特。一行人直接逃往苏格兰避难。其余的残存势力,也都纷纷退回了自己在北部和威尔士地区的老巢,无力再战。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