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条顿堡森林战役

  条顿森林战役是西方历史学家最爱讨论的战役之一,因为它是古罗马最强盛的时代所遭到的最惨痛的失败,而参加战役的罗马军人是罗马军中最强捍的百战精英,他们久经沙场是著名古罗马统帅提比略(第二代古罗马皇帝)苦心培训的勇士,他们的战争技艺那是相当高的,但是却败在"野蛮人"的手下,它为我们提供了以弱胜强的一个决佳战例,因为此战役强大的古罗马停止了大规模的扩张,西方文明的版图大致形成。

  前1世纪恺撒占领高卢使得日耳曼人成为罗马人的直接邻居。这个接触始终不和平。恺撒于前55年和前53年渡莱茵河对日耳曼人进行惩罚性进攻,但恺撒还是将莱茵河看作日耳曼人和罗马人的边界,而此后的莱茵河边境依然不和平。罗马皇帝奥古斯都决定将驻扎在高卢的士兵迁移到莱茵河。但莱茵河边境依然不稳定。

  奥古斯都因此改变了他的策略。从前12年到前9年他的养子尼禄·克劳蒂乌斯·杜路苏斯多次对日耳曼人进攻。他征服了多个日耳曼民族。但这些民族不是真的投降罗马帝国。前8年杜路苏斯在撤退时从马上摔落负伤死亡。他的兄弟提庇留从前8年开始恢复杜路苏斯的进攻。4年他征服了至此为止一直反抗罗马的切鲁西人。为了继续向易北河进发,罗马人在莱茵河东建立了一系列城市。今天德国黑森州的一些城市的名字来自于拉丁文。

  公元6年,罗马人企图从美茵茨出发进攻位于今天波希米亚的一个王国。但这个行动半途而废,因为在今天的匈牙利爆发了动乱。虽然如此罗马人依然将到易北河的日耳曼地区看作他们的一个省。

  日耳曼人的抵抗似乎被消灭后,普布利乌斯·昆克蒂利乌斯·瓦卢斯受命在被占地区引入罗马的法律和收税。他在那里同时是省长和莱茵河军团的最高指挥官。瓦卢斯在此前在叙利亚就已经获得了一个残暴贪婪的名声。他的统治很快就激起了日耳曼人的反抗。他下令严惩反对罗马的人,而他引入的税在日耳曼人眼里非常不公平。对日耳曼人来说,只有奴隶才交税。

image.png

  在这种情况下切鲁西贵族阿尔米纽斯得以团结多个日耳曼人部落。阿尔米纽斯本人拥有罗马公民权甚至是罗马骑士。他利用瓦卢斯对他的信任而将瓦卢斯引入一个圈套。

  战役地点条顿森林位于现在德国西北部的利伯郡,这个地名保留到今天。条顿森林是一块高地,其中河谷纵横。地势起伏很大,不少地段道路在峡谷中穿行。这里生长着高大茂密的橡树林,灌木很少,人马可以在林中穿行无阻。条顿森林的地貌到今天都没有多少改变,地图上显示的一些地名,比如“胜利场"( das Winnefeld), “白骨巷"( die Knochenbahn),和“杀戮谷"( der Mordkessel),还能让我们依稀看到当年血战的影子。

  日耳曼统帅

  直接指挥这场经典战役的"蓝方统帅"是日耳曼英雄阿尔米纽斯(阿米尼乌斯)也被叫做“阿明”或“赫尔曼”,他是切卢斯克人,在指挥这场历史性的战役时,年仅25 岁。贵族出身的父母在罗马担任人质期间生下了他,其童年和青年期也是在罗马度过的。在敌国的首都,这个年轻的日耳曼人认真地钻研了罗马军队的战术。

  后来他回到故乡,按照罗马帝国对待蛮族的惯例,被委任统率切卢斯克族的友军,辅助罗马军队维护日耳曼尼亚行省的治安。公元7年,他随同提比略到今波斯尼亚地区平乱 ,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实战,由于表现英勇,被授予罗马公民权。提比略甚至还许诺将来封他为骑士,这已经是 一个蛮族出身的军官所能获得的最高荣誉了。然而,地位和财富都不能动摇阿米尼乌斯对本民族自由事业的热 爱,但他却很小心地不让别人发现这一点。

image.png

  罗马帝国统帅

  当公元7年提比略离开日耳曼尼亚之后,屋大维皇帝委任自己的亲信、他以前死对头安东尼的孙子、时年53岁的普布里乌斯·奎因克提里乌斯·瓦卢斯为日耳曼尼亚行省总督。此人曾经在北非和西亚指挥过多次 战役,军事经验十分丰富。此时,日耳曼尼亚的局势看起来已经基本平静了,所以瓦卢斯放松了警惕,没有像几位前任那样恩威并施,而是仗着自己显贵的身份和辉煌的功绩,在当地作威作福,四处摊派苛捐杂税,强抢 民女。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瓦卢斯的部下纷纷效仿他们的统帅,军纪迅速败坏,整个日耳曼尼亚行省民怨 鼎沸。但在罗马强大的兵威之下,这些日耳曼人暂时还敢怒不敢言。在公元8年秋天回到日耳曼尼亚的阿米尼乌 斯看到这种情况,感到机不可失,就开始积极联络其它西日耳曼部落,准备发动罗马人所谓的“叛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条顿堡森林战役是屋大维皇帝一生中最惨痛的失败,在得知这不幸的消息后,他一连几个月 不理发,不刮胡须,不洗脸,整天一副如丧考妣的尊容。像个丢失了心爱玩具的孩子那样,他反反复复地对着 空中喃喃自语:“瓦卢斯,瓦卢斯,你把我的军团还给我!”这句话成为未来欧洲君主战败后的口头禅。幸好 ,奥古斯都的失态只是暂时的,皇储提比略很快带了6个军团去增援莱茵战区。连同当年被瓦卢斯留在那里的两个军团,罗马帝国总兵力的四分之一都聚集在此。提比略不愧是久经沙场的常胜将军,他的战术细致而谨慎, 不急于求成,先巩固住莱茵河两岸,然后再逐步向前推进,积小胜为大胜。公元12年,他被召回罗马,得到了 凯旋式和胜利勋章的荣誉。然而,日耳曼尼亚行省的大部分地区已经在事实上独立。当地的新任总督是提比略 的侄子、日耳曼人的第一位征服者德鲁苏斯之子日耳曼尼库斯,这个与对手阿米尼乌斯同龄的年轻将领要比他 的叔父大胆得多,他于公元14年从今荷兰鹿特丹附近出发,经海上入维斯河,逆流而上,深入敌境,在次年夏 天以万分沉痛的心情凭吊了条顿堡森林战场,并掩埋了部分早已化为白骨的尸体。此后,他更加猛烈地向敌人 进攻,终于在公元17年5月26日于安格里瓦尔瓦战役中为瓦卢斯报了仇:阿米尼乌斯只身逃走,他怀孕的妻子图 斯内尔达被俘虏,瓦卢斯所部三面罗马军团鹰旗中的两面也被缴获。不过,屋大维已经听不到这胜利的消息了 ,这位罗马帝国的开国皇帝于公元14年8月19日在诺拉城与世长辞,提比略如愿以偿地成为奥古斯都的接班人。在不知不觉中,他也开了个恶劣的先例:从此之后,莱茵河前线的将领频繁地被士兵们拥立为皇帝,原因很简 单:为了抵御日耳曼人的入侵,那里云集着全帝国最精锐的军团。

image.png

  作为一位日耳曼专家,提比略深知在那里作战是多么得不偿失:当地湿冷的气候不适合罗马人定居, 也没有什么值得开发的自然资源,征服它却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因此,在安格里瓦尔瓦战役后,日耳曼尼库 斯被立即调往西亚,并在两年后神秘地死在那里。很多人说,提比略一直在嫉妒自己这位侄子兼养子的军事才 华,并应该为他的死负责。不管怎样,提比略即位后在日耳曼尼亚执行的新战略相当成功。他敏锐地看到,罗 马帝国真正的危险不在于西日耳曼部落的独立,而在于它们的统一。 而且果然在几百年后,罗马因日耳曼的分支哥特人而衰弱分裂,以后的西罗马更是被哥特人所灭。

  在条顿堡森林战役中罗马丧失了三个军团(约25000士兵),这三个军团此后出于迷信(罗马人认为不祥)从未组建,在罗马的数十个军团史上被彻底终结。这样罗马向东发展的计划就在9年结束了,到民族大迁徙为止日耳曼人受罗马的影响甚小。从此罗马与日耳曼彼此相安无事了一百多年。

  条顿森林战役是西方历史学家最爱讨论的战役之一,因为它是古罗马最强盛的时代所遭到的最惨痛的失败,而参加战役的罗马军人是罗马军中最强捍的百战精英,他们久经沙场是著名古罗马统帅提比略(第二代古罗马皇帝)苦心培训的勇士,他们的战争技艺那是相当高的,但是却败在"野蛮人"的手下,它为我们提供了以弱胜强的一个决佳战例,因为此战役强大的古罗马停止了大规模的扩张,西方文明的版图大致形成。

image.png

  时至今日,阿米尼乌斯依然被誉为日耳曼民族的解放者。马丁·路德曾经满怀敬意地说:“我从心底爱这位赫尔曼。在条顿堡森林深处,矗立着阿米尼乌斯高达53米、手举利剑的青铜雕像。它自公元1838年开始建造, 直到1875年才竣工,前后共耗时37年。我们不应忘记,就在这期间,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于色当会战中俘虏了 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并在巴黎加冕为德意志皇帝,由此开始了日耳曼地区新的辉煌。在纳粹党执政期间,阿 米尼乌斯更是被奉为最伟大的德意志民族英雄之一。的确,如果没有他指挥的条顿堡森林战役,欧洲乃至世界 的历史必将被完全改写:罗马帝国也许会统一整个欧洲,民族大迁徙即使仍然会发生,其过程和结局也肯定将 和后来的截然不同了。无怪乎有些历史学家诙谐地说:“老天爷在公元9年9月9日的这一场大雨,彻底改变了人 类历史的进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条顿堡森林外条顿堡森林围歼战发生在公元9年,时值罗马北部边界战争时期,是罗马帝国皇帝屋大维同被征服的日耳曼行省之间的一场战争。因为战争是在条顿堡森林进行的,因此称为条顿堡森林围歼战。

image.png

  公元前27年,屋大维当上了罗马帝国的皇帝后,便开始了大规模的军事扩张。为了确保罗马边界的安全,屋大维于公元前24年开始进行东征。他们每到一处,都进行残酷的军事掠夺,罗马人的暴行激起了菜菌河沿岸的日耳曼人的反抗。作为一个顽强好战的部族,日耳曼人坚决抵抗来犯的罗马侵略者,曾连续几次打垮了屋大维的军队,对屋大维构成极大的威胁。

image.png

  直到公元前7年,罗马军在屋大维的养子提比略的带领下,才最终打退了日耳曼人的进攻。战胜日耳曼人以后,提比略把莱茵河到易北河流域的全部地区都设立了行省,以方便对被征服地区的部族进行控制,同时把这些行省交给了罗马执政官瓦鲁斯,自己则于公元前4年前往德意志。提比略撤走后,日耳曼行省再一次举起了反抗的大旗,瓦鲁斯不得不率领军队镇压。公元9年,双方在条顿堡森林展开了一场殊死的激战,这就是著名的条顿堡森林围歼战。

image.png

  罗马人一向不敢小瞧日耳曼人,因为日耳曼一向是他们最头疼的问题。所以,这一次日耳曼行省的叛乱他们更是不敢轻视。罗马执政官瓦鲁斯亲自率领三个军团和九个辅助队前往日耳曼行省围剿叛军。日耳曼人做好了充分的战争准备,他们故意把罗马人引到了地势险要的条顿堡森林,利用熟悉的地形将瓦鲁斯的军团层层围困,然后在部族首领阿尔米尼乌斯的带领下,向被围困的罗马军团发起了猛烈的进攻,罗马人遭到了沉重的打击,瓦鲁斯全军覆没。日耳曼人在忍受剥削和侮辱之后,终于迎来了胜利。

image.png

  瓦鲁斯在条顿堡森林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罗马以后,屋大维恨得咬牙切齿。据说,他愁得一连好几个月不整衣冠,有时候还疯狂地失声大叫“瓦鲁斯,还我军团”。由此可见条顿堡森林之战的惨败对罗马人的打击。条顿堡森林围歼战沉重地打击了罗马人,使得他们再也没有能力对日耳曼发动大规模的军事进攻,罗马的军事扩张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日耳曼人重新夺回了属于自己的土地,日耳曼行省彻底从罗马分裂出来,罗马的北部边疆只能确定在沿菜茵河与多瑙河以南的地区。此后,它的整个疆域基本上稳固下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公元9年,3个最精锐的罗马战斗军团和他们的辅助军团,有多达3万多人进入了条顿堡森林地区。

  阿米尼乌斯(日耳曼部族首领)声称条顿堡森林地区发生叛乱,他引导罗马人去平息叛乱。然而,阿米尼乌斯是一个叛徒,附近没有叛乱,阿米尼乌斯是罗马人的仆从军的一员,他获得了罗马公民的身份并且系统的接受了罗马的军事教育,这也使得他能够成功的欺骗到罗马人,罗马人在森林中穿过的道路很适合伏击。

image.png

  罗马军团和他们的辅助部队在泥泞不堪的环境中行军,大多数人在这样的环境中缺乏战斗经验。他们的盔甲和武器变得异常潮湿而沉重,弓箭因为受潮而变得几乎毫无用处,罗马人引以为豪的军团建制也暂时失灵了,他们甚至都没有派出侦察兵去探听前方道路。而且天气变得异常糟糕,无情的大雨倾泻而下,浓雾弥漫在整个森林间。3月份的情况完全是就是一团糟。3月份,军团的队列被拉长到15到20千米之间。在这个森林地区,当它受到日耳曼战士的攻击时,他们手持轻剑,大的长枪和窄短的短矛进行反击。攻击者包围了整个罗马军队,并向入侵者下了标枪。阿米尼乌斯回忆起他在罗马接受的军事教育,他非常理解他的敌人的战术,并能通过使用集结起来的优势兵力来对抗分散的罗马军团,从而有效地对抗他们。

  而罗马人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当面之敌是一个在罗马人统治下由德国部落组成的联盟。阿米尼乌斯基于对罗马军团战术的了解和对莱茵森林里的环境他给他的部队装备了轻便干燥的软甲,这支日耳曼野蛮人联盟给罗马军团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原始的长矛像倾盆的大雨一样从天而降。然而这支罗马军团毕竟训练有素,他们经历一番血战之后逐渐收拢部队,在夜晚时分扎住营寨。但是夜里依旧不平静,士兵们只能躺在那里,滂沱大雨把他们淋得湿透了,整个晚上,日尔曼部落联盟组织起几次小规模的骚扰让罗马人知道他们还在那里而不得入眠。

image.png

  第二天早晨,他们来到了威恩山北部的一个中立的国家,靠近现代的奥斯特卡佩尔镇。成千上万的人在他们从森林里出来之前就被杀了。然而不久,他们又被迫再次进入森林,整天行军,直到进入漆黑的黑夜。随着他们继续前进,他们的道路变得越来越窄。浓密的树木在一边,另一边是沼泽。然后他们注意到一条穿过小路的壕沟,还有一堵巨大的墙在附近。他们直接进入另一个埋伏!日尔曼的部落开始不断的从墙后丢出长矛。罗马人孤注一掷地试图冲击这堵墙,但他们失败了。与此同时造成了更多的死亡。

  面对几乎是雪崩式的失败,罗马骑兵抛弃了昆斯提利斯瓦鲁斯和他们的战友。军团长草草撤退,但并没有逃脱不可避免的危机。被日尔曼骑兵所超越,他们被杀到最后一个人。剩余的罗马人在日尔曼的一次次冲击之中都被杀了。在这个时候瓦鲁斯自杀了,剩余的罗马指挥官投降了。然而并非所有人都是孬种,有一个人拒绝这样做。他和他残余的部队战至筋疲力尽,但是毫无用处。如果他们战死了,那么他们就会尽可能多地杀死日尔曼野蛮人。他们很快就被消灭了。看到这一勇敢的努力,已经投降的军官对自己的投降感到羞愧,并自杀了。任何罗马幸存者都被拖走,用作祭祀。他们被扔进锅里煮熟,他们的骨头被用来雕刻或作为仪式的工具。

image.png

  回到罗马,奥古斯都的头撞在他的宫殿墙壁上,大声呼喊:“昆斯,把我的军团还给我!” 这一直被视为罗马最大的失败。尽管在战役之后的几年中,罗马人成功地进行了多次战役和突袭,但他们再也没有试图征服莱茵河以东的日耳曼领土。日耳曼部落在特顿堡森林中战胜罗马军团的胜利,将对古日耳曼人和罗马帝国的后续历史产生深远的影响。现代历史学家普遍认为,阿米尼乌斯的胜利是“罗马最伟大的失败”,这是在军事史上记载的最具决定性的战役之一。从15世纪罗马考古资源的重新发现开始,在特顿堡森林的战役被认为是罗马帝国扩张到北欧的一个关键事件。这一理论在19世纪流行起来,成为德国民族主义神话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条顿森林战役是古罗马最强盛的时代所遭到的最惨痛的失败,而参加战役的罗马军人是罗马军中最强捍的百战精英,他们的战争技艺那是相当高的,但是却败在"野蛮人"的手下,此战役使强大的古罗马停止了大规模的扩张,西方文明的版图大致形成。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