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五·一五事件

  五一五事件是日本历史事件,1932年(昭和7年)5月15日以海军少壮军人为主举行的法西斯政变。 政变者袭击首相官邸、警视厅、内大臣牧野伸显邸宅、三菱银行、政友会总部以及东京周围变电所。首相犬养毅被杀

    建川回去以后的9月22日,关东军总参谋长三宅光治、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作战参谋石原莞尔,和奉天特务机关长、刚被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任命为“奉天市长”的土肥原贤二,还有关东军参谋片仓衷大尉(陆大40期),就开了一个会,讨论下一步怎么办。

  这个会议,后来被指定为甲级战犯、由于自杀而未被追究的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陆大19期)居然没有参加。从这个事实也可以看出日本陆军的指挥系统了。

  板垣说明了内阁和参谋本部的态度,片仓说明了来往电报。东京首先反对扩大事态,但是表扬了关东军的战果,到底什么意思?

  土肥原说了第一句话:“要一口气解决满蒙问题,只有建立一个以日本为盟主的满蒙五族共和国。”

  这就是石原一直主张的,结果这次会议上五个参谋通过了一个《满蒙问题解决策略》,主要内容是:“在我国的支持下,领有东北四省和蒙古,以宣统帝为首树立支那政权。”以关东军意见的形式上交陆军省和参谋本部。

  这个《解决策略》基本上反映了石原当时的思想,也就是使满洲独立,为他的所谓“日美最终战争”服务。

  石原的思想也是逐步形成的,而且在不断变化。石原是一个幼年学校出身的军人,就算是天才,也是皇军参谋型的天才,超越不了皇军参谋的根本局限。其实发动“满洲事变”,在他来说,一开始只是作为关东军参谋从对苏战略考虑出发,想把满洲作为前线基地的单纯军事上的考虑。

  石原最早的考虑并不是“满蒙独立”,而是日本直接军事占领。他在1930年5月的《满蒙问题私见》中还在说,“我怀疑支那人是否有建设近代国家的能力,不如在我国的治安维持下让他们自然发展”,从这里可看不出以后鼓吹的“王道乐土”、“五族协和”的甜言蜜语,而是赤裸裸的以军事占领的方法来统治满洲,和当时的朝鲜、台湾一样。

  但是石原的这个想法很当然地被军部否决了,当时的军部还知道一点什么叫做“冒天下之大不韪”,还记得甲午战争之后逼日本交出已经到手了的辽东半岛的“三国联合干涉”,知道那行不通。

  这样石原莞尔才退一步去搞“满洲独立”的。这个《满蒙问题解决策略》就有这样的句子:“含泪退到满蒙独立国家案来。”中国人应该知道一个事实:扶持“满洲国”,已经是皇军参谋们退了一步了!

  在“满洲事变”以后很久,在石原莞尔心中,还是对军部不让他们军事占领满洲全境而耿耿于怀,念念不忘他的武装占领计划。

  那么石原莞尔又是什么时候开始才醉心于这个“满洲国”的呢?说来有趣,那还是在石原莞尔调离关东军的1932年8月以后。一般的看法,是在1932年石原莞尔认识了后来出任“满洲国”监察院院长的于冲汉以后,从于冲汉那儿批发来的“保境安民,东三省分离”的思想。也就是说,在“九一八”事件时,石原莞尔虽然主张搞“满洲独立”,但其实还是想军事吞并东三省。“独立”只不过是一种权宜的妥协方案。

  话说回来,那陆军省和参谋本部就会同意石原和板垣们的这个《满蒙问题解决策略》?再说上面还有内阁呢。没事,那位政变专家桥本欣五郎在积极配合。不是说政府有可能反对吗,那就把政府去掉算了,桥本策划的“十月事件”就是直接为了配合石原的。虽然政变流产,但政府因为再三的政变丑闻也倒了台。接着上台的是犬养毅内阁。

  犬养毅是孙中山的老友,这次当上首相也是偶然再加上偶然。本来77岁的犬养毅已经宣布从政界退休,因为当时的政治空气已经是军国主义清一色了,那位山县有朋就曾经公开说过:“不听我话的就头山满和犬养毅”。但是犬养毅的选民不服,犬养毅辞职后举行的选举,大家选出来的还是犬养毅。加上田中义一又突然莫名其妙地死了,犬养毅这就莫名其妙地当上了政友会总裁,这次内阁倒台,大家指望能够靠犬养毅和中国国民党的关系来解决满洲问题,这才推他当了首相。

  犬养毅上台以后,拒绝了军部的成立“满洲国”的要求,并且通过自己的渠道和中国国民党开始谈判。上次说到“田中奏折”的时候,提过那位言必提“我是帝国主义者”的森络,那位森络其实原来也支援过孙中山,但那时已经完全变成了右翼。犬养毅托森络来盯和国民党的谈判,可森络把来往的电报全给压下来了。那边谈了些什么,到现在都还是个谜,因为森络1932年底就见天照大神去了。

  犬养毅算看出来了,有这批青年参谋在,日本迟早得完蛋,得想想法子。可他那个法子也太书呆子气,什么人不能找?他跑去找上原勇作,就前面说过的找到政府死穴的那位陆军元帅,给了他一份30人的名单,让上原勇作去找天皇商量,免了他们的官。这边又把他的计划告诉了那个森络,你说军部能不知道?

  军部暴跳如雷,认为犬养毅是在侵害“统帅权”,终于在1932年下手暗杀了犬养毅首相,是为“五一五事件”。那个书呆子,在被别人打了黑枪以后,还要佣人把凶手叫来,说“让我和他谈谈”,还在梦想说服那些疯子。

  张学良的50万东北军未作任何抵抗,让出了东北。张学良本人则是连他老爷子张作霖的尸首都不要了,后来还是关东军作战参谋辻政少佐帮他下的葬。

  也不要说张学良一无遗憾,他对东北视之如粪土,唯有一件事耿耿于怀:他的金银珠宝。1931年12月,张学良向日本首相犬养毅去信,哀求犬养毅帮忙向关东军疏通发还被关东军扣押的私人财物,在信中还先附上了一张作为谢礼的支票。落到关东军手里的财物还想讨回,也只能说张少帅的弱智了。这封信被军部查知,结果张学良的钱没有回来,军部主谋的五一五事件,暗杀犬养毅首相的理由之一就是“和张学良交通,接受张学良的贿赂”。犬养毅是想对那些凶手们解释这件事。

  “五一五事件”在日本政治史上是一个很大的事件。随着犬养毅首相的被暗杀,政党政治也一命呜呼了,以后的内阁永远是“举国内阁”,唯军部马首是瞻。像后继首相斋藤实一上台,就赶紧承认了“满洲国”政策。

  顺便说一下,上世纪末在非洲、波黑等战乱地区,经常可以看见一位跑来跑去救助难民的老太太,联合国难民救济署前高级专员——绪方贞子,她就是犬养毅首相的曾孙女。可见好人真有家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历史上的今天】1932年5月15日,日本海军少壮派法西斯军官发动武装政变,称“五·一五”事件。

QQ截图20180515091631.png

  1930年前后,日本经济危机日趋严重,社会动荡不安。军部与民间法西斯相互勾结,标榜改造国家并以恐怖手段加速法西斯化。1932年2月海军法西斯军人古贺清志、中村义雄与桔孝三郎为首的爱乡塾等民间法西斯组织制定政变计划,图谋分4路袭击首相官邸、内大臣官邸、政友会总部和三菱银行,再占领警视厅、破坏变电所,在黑暗中建立法西斯独裁。5月15日采取行动,杀死总理大臣犬养毅,其他袭击目标大部未实现。政变失败后,为首分子向宪兵队自首,仅受到较轻的处罚。报刊对其在军事法庭上的辩护词大肆报道,助长了法西斯分子的气焰。

  犬养内阁垮台后,短暂的政党政治结束,军部乘机加紧干预政治,加快法西斯化的步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最终,法院以“爱国忧国之至情,有可鉴赏之处”为由,判处主犯三上卓15年监禁,其他人等只轻判了10年及以下徒刑。一帮军人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刺杀国家领导人,本属大逆不道的死罪,但只要高喊爱国,便是“政治正确”,可供“鉴赏”。

image.png

  “摧毁一切现存的丑恶制度!伟大的建设之前都需要彻底的破坏!”

  这句话并非来自中国人熟悉的文革时代,而是出自1932年5月14日发布的《日本国民檄文》,作者为海军中尉三上卓。就在第二天,他将子弹射入时任首相犬养毅的太阳穴,日本近现代史上著名的“五一五事件”爆发。

  三上卓曾誓言:“愿赤手空拳,为世之先驱,与诸君一起点燃昭和维新的火炬!”昭和维新,就是他不惜以血腥谋杀来极力推动的所谓“国家改造运动”。

  三上卓出生于1905年,没有什么显赫家世,虽然考取精英荟萃的海军兵学校,也许正由于精英荟萃,他的能力难以出众。

  后来接受谋杀案审讯时,他声称:“读到第二、第三年,我对应试教育、填鸭教育颇感不满,教育必须要以精神修养、人格陶冶为主。”这话听起来不无道理,但极端激进的思想也初露端倪。

  三上卓还坦白自己读军校时的想法:“将来海军士官若想统帅部下,必须对社会情况有所考虑。”

  那他年轻的时候,日本社会是什么样子呢?

  一战期间,日本靠着给欧洲各参战国贩卖军需陡然发家,但国家经济高速发展的红利并没能惠及底层民众,导致贫富差距逐渐拉大。眼看着富商巨贾灯红酒绿,大多数百姓却苦不堪言,同样出身低微且最不受重视的下层军人,自然对财阀富商们抱有深深的敌意。

  财阀不可靠,年轻人便转而期待名声良好的政治家。但1929年世界经济大萧条爆发,日本经济连年遭受重创,无论哪个党派执政,国家都是一片混乱,军部高层更是充斥着人事斗争,连政治家与高层军人都不再为人所信。

  不过没关系,日本人还有一个终极信仰:天皇。

  “须举国无一人反对才可定下国论,在全日本国民大同团结的基础上奏请发动天皇大权,奉天皇之名建立国家改造的根基。”

  语出《日本改造法案大纲》,作者是法西斯主义思想家北一辉。

  在北一辉看来,明治时期,日本天皇与国民一体同心,上下相通;现在却有财阀与官僚上下相蒙,以至于问题丛生;天皇是“太阳”、百姓是“大地”,政治家与官僚是阻碍阳光普照大地的“云”。

  为了清除“君侧之奸”,重拾“维新精神”,北一辉提出:由天皇授意民众发动政变,中止宪法三年,改为实行军管。

  表面上看,这份提案是要建立平等社会,但动听的口号背后,唯一的实质精神是实行军管,无限扩大军队权力。在北一辉的思想影响下,日本海军的“国家改造运动”组织“王师会”设立,三上卓成为其主力干将。

  1930年5月端午节,恰逢日本签订《限制和削减海军军备条约》(通称《伦敦海军条约》),三上卓非常气愤,挥笔写下十段四句诗歌,第二段写道:

  “掌权者在上位狂傲,却无诚意为国担忧;财阀以富而骄傲,却无心为社稷着想!”

  换言之,只要有“诚”、有“心”的“我们”登上高位,自然就会国泰民安,风调雨顺。这种过度简单化的思维模式结果只能是催生民粹主义,当权政客无法满足他们的诉求,民粹主义的另一个极端产品便出现了。

  1932年初,激进佛教僧侣井上日召组织了“血盟团”,列出一份包括十个人的刺杀名单。2月9日,前大藏(财务)大臣井上准之助遇刺;3月5日,三井财阀总帅团琢磨遇刺。很快,日本警方逮捕井上日召,将“血盟团”连根拔起。

  “血盟团”覆灭,与其交情甚笃的“王师会”坐不住了,他们决定于5月15日袭击东京各个政府关键部门,对重要人物实行刺杀,首相犬养毅正是此次行动中权位最显赫的受害者。刺杀结束之后,参与的军人按照预先约定全体自首。

  对包括三上卓在内的谋杀嫌疑犯审判之时,奇怪的一幕突然出现:一份35万人的签名血书送到东京,要求法院将嫌疑犯从轻发落。最终,法院以“爱国忧国之至情,有可鉴赏之处”为由,判处主犯三上卓15年监禁,其他人等只轻判了10年及以下徒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结果,5月26日成立以海军大将斋藤实为首的所谓“举国一致”的内阁,政党内阁时代结束。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