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易京之战

  袁绍于此战中成功统一河北,再无后顾之忧,并兼并公孙瓒的军队和获得公孙瓒在易京囤积的三百万斛军粮,实力大增,意欲南向以争天下。

  中国东汉末年,割据冀州等地的袁绍率军于汉献帝建安二年至四年(197—199)攻灭易京(今河北雄县西北)公孙瓒军的作战。汉献帝建安三年(198年),袁绍率兵攻公孙瓒。公孙瓒只守不攻,袁绍遂设下伏兵。公孙瓒中伏后,心知必败,逃回城中自杀。

image.png

  背景

  公元192年(初平三年),袁绍在界桥之战中击败公孙瓒。公孙瓒败走勃海还蓟(今北京西南)后,虽有反击幽州牧刘虞的胜利,被朝廷封为易侯,但受袁绍及刘虞旧将的合击,屡战屡败,公元195年(兴平二年)退至易,屯田稍得自支。一年之后,击破袁将麴义。

  易地南临易水,公孙瓒令挖壕沟十道环绕,堆积山丘(称“京”)高各五六丈,上筑营驻兵。中心山丘高达十丈,其上建楼,公孙瓒自居,置铁门,呈送文书系绳引上。城内储谷300万斛。公孙瓒欲长期固守再相机出击。袁绍致书劝和,公孙瓒置之不理。袁绍又遣将进攻,连年不能克。

  就写信给公孙瓒,想与他解开过去的仇怨,互相联合。公孙瓒不予理睬,反而增强防备,他对长史、太原人关靖说:“如今四方龙争虎斗,显然没有人能连年坐在我的城下相守,袁绍能对我怎么样!”袁绍于是大举增兵,向公孙瓒进攻。在此之前,公孙瓒据守各地的将领中,有人被敌军围困,公孙瓒不肯救援,他说:“如果救了这一个人,会使其他将领以后依赖救援,不肯努力奋战。”

image.png

  过程

  长驱直入

  公元198年(建安三年),袁绍倾力进攻。公孙瓒派到南境营寨防守的将领,自知坚守不住,又知必定不会有人援救,于是有的投降,有的溃散。袁绍大军长驱直入,到达易京城门。公孙瓒派儿子公孙续向黑山军的将领们求援,并准备自己率领精锐骑兵出城,奔往西山,带领黑山军反攻冀州,切断袁绍的退路。关靖劝阻公孙瓒说:“如今将军部下将士无不怀着离散之心,所以还能坚守,只是因为顾念全家老少都在这里,而且依赖将军在此主持大局。继续坚守,拖延时日,或许能使袁绍知难自退。如果将军舍弃他们,率兵出城,后方无人作主,易京的陷落,便指日可待。”公孙瓒于是放弃出城打算。袁绍大军逐渐进逼,公孙瓒部众日益窘迫。

  攻破易京

  公元199年(建安四年)春天,黑山军首领张燕与公孙续率兵十万,分三路援救公孙瓒,张燕的援军还未到,公孙瓒秘密派使者送信给公孙续,让他率五千铁骑到北方低洼地区埋伏,点火作为信号,公孙瓒打算自己出城夹击袁绍围城部队。袁绍的巡逻兵得到这封书信,袁绍就按期举火,公孙瓒以为援军已到,就率军出战。袁绍的伏兵发动进攻,公孙瓒大败,回城继续坚守。袁绍围城部队挖掘地道,挖到公孙瓒部队固守的城楼下,用木柱撑住,估计已挖到城楼的一半,便纵火烧毁木柱,城楼就倒塌了。袁绍用这种方法逐渐攻到公孙瓒所住的中京。

image.png

  斩杀公孙

  公孙瓒自料必定不能幸免,就绞死自己的姊妹、妻子儿女,然后放火自焚。袁绍催促士兵登上高台,斩公孙瓒。田楷战死。关靖叹息说:“以前,如果不是我阻止将军自己出城,未必没有希望。我听说君子使别人陷入危难时,自己一定与他分担患难,怎么能自己独自逃生呢!”就骑马冲入袁绍军中而死。公孙续被匈奴屠各部杀死。

  袁绍拥有冀、青、并州及幽州大部,成为当时中国北方最强的割据势力,并开始了大举南进的准备。

  结果

  袁绍于此战中成功统一河北,再无后顾之忧,并兼并公孙瓒的军队和获得公孙瓒在易京囤积的三百万斛军粮,实力大增,意欲南向以争天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一)袁绍接管冀州

  袁绍觊觎冀州,由来已久。袁绍曾对曹操说:“吾南据河,北阻燕、代,兼戎狄之众,南向以争天下,庶可以济乎?”应该承认,袁绍的战略是有见地的。“冀州,天下之重资也”,“带甲百万,谷支十年”,在东汉历史上就是光武帝刘秀据以龙兴凤翔、平定天下的革命圣地,是有历史成功经验的。后来的事实发展也表明,袁绍举冀州之众南下逐鹿中原,成功的概率原本很大,只是惜败于官渡之战而已。

  Tips:《史记•夏本纪》记载:「禹行自冀州始」,即大禹治水从冀州出发,历经十三年,「开九州,通九道,陂九泽,度九山」,「以告成功于天下,天下于是太平治」。大禹分天下为九州,即冀、兖、青、徐、扬、荆、豫、梁、雍,其中,冀州乃九州之首

  于是,在反董卓联盟瓦解之后,袁绍立即将猎杀的目标指向了冀州牧韩馥。这时候,发生了两件不利于韩馥的大事:一是冀州大将麴义反叛,投奔了袁绍;二是公孙瓒举大军南下攻入冀州,与韩馥在安平一战,公孙瓒据以威震塞外的“白马义从”名不虚传,韩馥大败。韩馥顿时陷入了内外交困的境地。

  话说韩馥当年来到冀州当州牧,虽说是中央下来的挂职干部,但依据当时豪族社会的惯例,在具体行政事务方面必须依靠当地豪族出身的士大夫。韩馥大概觉得当地人不可靠,于是另辟蹊径,任用提拔了自己的一大批老乡来到冀州当官。这里有一个很容易被忽略的事实:韩馥是豫州颍川郡人。在汉末三国时代,颍川是一个人才辈出的人杰地灵之所,荀彧荀攸郭嘉陈群、钟繇、辛毗、徐庶,这一个个响亮的名字皆出自此郡。韩馥任用了一大批颍川人来冀州任职,主要代表人物有荀谌、辛评、郭图等。荀谌是荀彧同族,荀彧曾应召来到冀州,可能就是荀谌叫来的。辛评是辛毗的同族。而郭图,很可能是郭嘉的同族。

1538449534484112.png

  颍川集团形成后,在冀州始终具有重大影响,直到袁氏政权彻底覆灭为止。这里要说明的一个问题是,韩馥在冀州的统治,似乎是同时依靠颍川集团和冀州本土集团,但以颍川集团为优先。这就导致了冀州集团的人对韩馥不满,审配田丰“不得志于韩馥”,朱汉“为馥所不礼,内怀怨恨”,可见韩馥与冀州士人的关系是很紧张的,同时,韩馥所依靠的颍川集团在袁绍到来后,纷纷投入了袁绍的怀抱。这样一来,韩馥在冀州就彻底被孤立起来,事实上成了光杆司令。袁绍个人比韩馥有魅力,这是颍川集团倒向袁绍的原因之一,但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

  汝南邻近颍川,且同属豫州,袁绍与颍川集团也可以说是同乡。

  于是,冀州士人与颍川士人在拥护袁绍的问题上达成了一致,他们共同派出颍川大世族的代表荀谌,向韩馥发出了委婉的最后通牒。荀谌的话说得很客气,大谈“让贤”的道理,但其背后隐藏的巨大势力的威慑却足以使韩馥惊悚不安。韩馥的想法,可能是公孙瓒超乎想象的强大真的让他失去了信心,也可能是他想先把袁绍推到前台应付公孙瓒的危机,等袁绍解决公孙瓒后,他再来解决袁绍。不管如何,韩馥果然让出了冀州牧的印绶,袁绍接管冀州。不久之后,韩馥在一个诡异的场合自杀,从政治舞台上永远消失。

  (二)界桥之战

  韩馥是在公孙瓒的军事压力之下被迫将冀州交给袁绍的,所以袁绍并不是坐享其成,而是临危受命。袁绍接管冀州的时候,正是公孙瓒势力最鼎盛的时期。能不能打败公孙瓒,是关系到袁绍能不能在冀州站稳脚跟的首要问题。

  然而,公孙瓒岂是易与之辈?公孙瓒长期在蓟辽一带与鲜卑、乌桓作战,组织了一支专骑白马的“白马义从”为核心的突骑部队,曾经威震塞北,鲜卑、乌桓等游牧骑兵都要避其锋芒。并且,当初讨伐董卓时,公孙瓒的堂弟公孙越与袁绍部将周昂发生冲突,公孙越在战斗中中流矢而亡,公孙瓒大怒,几乎要与袁绍反目。而袁绍为了稳住公孙瓒,维持联盟大局,将渤海太守的职位让给了公孙瓒另一个堂弟公孙范。公孙范颇有将才,率渤海郡兵南下青州击破黄巾军的残余部队,一时兵威大盛。公孙瓒携此兵威,南下来争冀州,可谓来势汹汹。公孙瓒在南下之前就已任命严纲为冀州刺史,可见公孙瓒根本没把韩馥放在眼里,攻打冀州是稳操胜券、志在必得。

  公孙瓒没有想到的是,突然杀出了袁绍这匹黑马。袁绍毫不示弱,提冀州之众,正面迎敌,在界桥南十二里击破公孙瓒三万大军,阵斩公孙瓒所任命的冀州刺史严纲。在后续战斗中,袁绍一度被公孙瓒的两千突骑兵包围,在敌箭如雨的情况下,田丰拉着袁绍躲到空墙里,袁绍脱下头盔甩到地上,豪言:“大丈夫当前斗死,而入墙间,岂得活乎?”主帅勇猛,将士大受鼓舞,袁绍军士气大振,强弩兵奋发神勇,杀伤极多,加上悍将麴义的凉州骑兵配合夹击,公孙瓒大败,白马义从的神话随之结束,以“散去”告终。

image.png

  (三)公孙家后院起火

  公孙瓒在界桥之战中失败,丧失了白马义从等精锐部队。但他在幽州的地盘还在,手里也还有一些兵力,还没有完全失败。公孙瓒回到幽州后,幽州牧刘虞趁公孙瓒兵败之际,举兵袭击公孙瓒,结果反而被公孙瓒打败。由此可见公孙瓒此时虽然实力大损,但仍保有较强的部队。

  刘虞兵败后被公孙瓒生擒。正好此时朝廷派使者来给刘虞和公孙瓒封官,公孙瓒遂借口刘虞曾与袁绍共谋称帝,借朝廷使者名义,以谋反之罪将刘虞处斩。

  白马义从

  按《后汉书·公孙瓒传》载,公孙瓒出生于一个累世二千石的大豪族,但“瓒以母贱,遂为郡小吏”,这是说公孙瓒的父亲虽然是州郡的大官,但其母亲地位不高,可能是其父亲家里的丫鬟、婢女之类的。大概是其父亲一时兴起,“宠幸”了其母亲一个晚上,生下了公孙瓒。所以公孙瓒的出身算不上很好,其“母贱”的缺点在当时讲究家族出身的社会环境里更是容易被人瞧不起。也正是因为这样,公孙瓒与其他幽州豪族的关系并不好。尤其是在公孙瓒与刘虞的竞争中,面对刘虞高贵的皇室血统,公孙瓒的出身简直被碾成渣,所以幽州豪族大多对刘虞有着天然的亲近感(刘虞为人仁厚,有长者之风,也是原因之一),而对公孙瓒则嗤之以鼻。与此相应,公孙瓒对幽州豪族采取的也是极端敌视的政策。《三国志·公孙瓒传》注引《英雄记》载:“(公孙)瓒统内外,衣冠子弟有才秀者,必抑使困在穷苦之地。”又载公孙瓒在打败刘虞之后,“杀害州府,衣冠善士殆尽”。这里的“衣冠子弟”、“衣冠善士”指的都是幽州本地的豪族。

  公孙瓒本来就已经和幽州豪族形同水火之势,现在公孙瓒又杀了幽州豪族奉为精神偶像的刘虞,可就在幽州捅了马蜂窝了。刘虞的从事(州牧属官)鲜于辅、鲜于银、齐周(均为幽州渔阳郡人),阎柔(幽州广阳郡燕国人)纷纷起兵反对公孙瓒。公孙瓒长期在边塞与乌桓、鲜卑作战,杀人无数,阎柔利用乌桓、鲜卑人与公孙瓒的仇恨,召集了一支数以万计的乌桓、鲜卑人部队,来势不小。此时,袁绍亦派出麴义及刘虞之子刘和率兵北上援助鲜于辅、阎柔,与公孙瓒任命的渔阳太守邹丹在潞县(今北京市通州区以东附近)大战,邹丹战败被杀。

  潞县既失,幽州州治所在的广阳郡蓟县(今北京市)顿成危城(敌军都打到通州了,北京城还能守吗?)。公孙瓒数战不利,率兵出城转移到易县(今河北省雄县!雄县!雄县!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在易县修筑围堑十重,在围堑中心筑京(用土堆成的高台),高五六丈,又在京上建楼(以箭楼为核心的营寨),楼高十丈,以铁为门,又令诸将每家各建高楼自守,楼以千计,这一套以众多楼橹和重重堑壕组成的立体防御系统,号称“易京”。公孙瓒对他所设计的易京十分满意,声称:“昔谓天下事可指麾而定,今日视之,非我所决,不如休兵,力田蓄谷。兵法,百楼不攻。今吾楼橹千重,食尽此谷,足知天下之事矣!”从公孙瓒的话中,可见其在易京不仅是军事防御,而且屯田积谷,作了长期固守、观衅待变的打算。

1538449571970663.png

  公孙瓒为何选择在易县筑城

  那么,公孙瓒为何选择在易县建筑易京作为据点呢?分析起来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易县地理位置特殊,有易于防守之地利

  易县位于河北最大的湖泊白洋淀之北岸,南有易水(今称大清河),北有巨马水(今称拒马河)环绕,再加上公孙瓒人工修筑的围堑十重,既可以防守来自南面的进攻,也可以防守来自北面的进攻。当时公孙瓒同时面临着南面袁绍和北面阎柔的威胁,选择在易县修建据点,是为了防备袁绍与阎柔的南北夹击。而且,易县的地势低洼,周边河流众多,除了易水和巨马水以外,还有顺水、卢水、泒水、圣水等多条河流流经(据考证,当时的河流水量远大于现在的河流水量),此种地势不利于骑兵展开。公孙瓒在界桥之战战败后,已丧失骑兵作战优势,而袁绍所依赖的麴义的部队,阎柔所依赖的乌桓、鲜卑部队,都以骑兵为主力,公孙瓒选在易县防御,正可以抵消袁绍和阎柔的骑兵作战优势。易县在北宋时期是杨延昭镇守“三关”的所在地,三关即瓦桥关、益津关、淤泥关,从三关的关名来看,都与水有关,都是依靠水势来进行防守的。北宋正是以此水上地形优势来抵消辽国的骑兵优势,实际上也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号称“水上长城”。因此,公孙瓒在易县修筑易京并据以防守,是具有很大的地利优势的。

  (二)易县是公孙瓒的侯爵封地

  公孙瓒在界桥之战后,仍受到当时朝廷的重视,被封为易侯(封地在易县,为县侯)。东汉至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豪族多有建造坞堡的习惯做法,坞堡的地点,或在其家乡故里,或在其封侯之地。例如董卓被封为郿侯(封地在京兆府郿县),即在郿县建造“郿坞”,城墙高厚七丈,十分坚固。公孙瓒的易京高五六丈,坚固程度或许不如郿坞,但其规模之大,有数千楼橹、十重围堑,则是郿坞所不能比拟的。

image.png

  (三)易县契合谶纬预言

  在公孙瓒转移到易县之前,有童谣云:“燕南垂,赵北际,中央不合大如砺,惟有此中可避世。”东汉时期盛行谶纬预言之术,且常常将其牵强附会于现实政治之中。易县位于幽州和冀州的交界之处,正当童谣中的“燕南垂,赵北际”,其位于河北平原的中心,正当“中央”,其四周河流交分,中为低洼原野,正当“不合大如砺”,因此公孙瓒相信“惟有此中可避世”。这一童谣的编造者,或许是想形容易县的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足以割据一方、独立于世,但被公孙瓒套用到自己身上,可谓是阴差阳错。

  公孙瓒之死

  袁绍当然不能坐视公孙瓒在易京筑城屯田练兵,遂尽起冀州之众,来围攻易京。最终,公孙瓒被袁绍打败,身死族灭。问题主要出在公孙瓒身上,自己作死,把手上的一副好牌彻底打烂。

  (一)管理失当,没有发挥易京作为防御系统的作用

  易京中有楼橹千重,若能相互应援,形成防御系统,是很难攻克的。但公孙瓒有一个奇葩的观点,他认为诸将若受到攻击,其他将领不能去救,如去救,则受攻击之将领寄希望于救援,必不力战,所以,诸将要独立作战,不能相互救援。这样一来,就相当于把楼橹千重的易京分解成了一个个独立的小山寨,不能发挥整个防御系统的作用。而且,诸将在面临袁绍军的进攻时自知公孙瓒必不来救,往往望风而降。公孙瓒对易京管理失当,自己作死,自然是死得快。

image.png

  (二)听信谗言,不敢主动出击,丧失战略主动权

  公孙瓒本是有些军事才能的,他虽然说过要固守易京的话,但其实他是不甘心的。他曾打算亲自带领所剩不多的突骑兵,联合黑山黄巾军,深入迂回冀州,切断袁绍后路。这一计划虽然有些冒险,但总比困守一城一地要好得多。然而,长史关靖对公孙瓒说:“今将军将士,皆已土崩瓦解,其所以能相守持者,顾恋其居处老小,以将军为主耳。将军坚守旷日,袁绍要当自退;自退之后,四方之众必复可合也。若将军今舍之而去,军无镇重,易京之危,可立待也。将军失本,孤在草野,何所成邪!”公孙瓒听信了关靖的话,遂不敢出兵。据《三国志·公孙瓒传》注引《英雄记》,关靖本是一介酷吏,好谄媚而无大谋。此种人物为公孙瓒所信幸,亦无怪乎公孙瓒之亡。

  (三)行事不密,通信被袁绍截获

  公孙瓒在固守易京的同时,派其子公孙续前去联络黑山黄巾军,请求支援。黑山帅张燕亲率号称十万的大军来援。援军未至,公孙瓒已知晓消息,乃作书于公孙续,约定内外夹攻的时间和信号。然而,送信人刚出易京,就被袁绍的人截获,袁绍将计就计,命陈琳伪作公孙续回信给公孙瓒,约定如期举火为号。届时,袁绍军果然举火,公孙瓒以为救兵已至,开门出战,结果不但没有救兵,而且还中了袁绍的埋伏,公孙瓒大败而归,最后的一点兵力丧失殆尽。此时,袁绍军开始挖地道突破重重楼橹,直达公孙瓒所居的“中京”之下。公孙瓒自知败局已定,乃尽杀妻儿,引火自焚而亡。

image.png

  公孙瓒建造易京据以自守,本已尽得地利之先,但因为自身的原因,有天堑而不能守,终至败亡。可见成大事者,不光要有天时地利的优势,人本身的因素也十分重要。

  易京所在的易县就是今雄安新区之雄县,此地不惟邻近京津,而且位于华北平原中央,是黄河以北不多见的有大湖大河的聚水生财之地,可谓已尽得地利。但其将来之发展,仍有赖于人的因素,领导者的管理决策是否科学、是否具有进取精神、能否广泛吸纳真正的人才等等,都影响着雄安新区未来发展前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这是一个战火纷飞的时代,东汉未期,稍有实力的地方人物都起兵以期一分天下,天下一时之间群雄逐鹿,著名的易京之战发生在汉献帝在位的建安二年到四年,也就公元197年—公元199年,共三年的时间。

image.png

  公元192年开始,当时的北方强权人物袁绍在界桥打败了另一个地方群雄之一的公孙瓒,后来袁绍和公孙瓒军队之间的战争总是公孙瓒在不断地战败,公元195年,公孙瓒退到易这个地方,并加强防守,多种粮食,来迎接袁绍的挑战。

  易一面临水,公孙瓒在易的中心堆得很高为京,他把易京修得非常结实,高大的城楼加上坚固的城门,外面挖了十道壕沟,也设十道防线,易京里有大量的粮食储备,自己坚守在易京之中,来往的书信都用绳子传递。

  公元197年,袁绍开始攻打易京,总是攻它不下,袁绍写信给公孙瓒,无论是劝和还想联合,公孙瓒依靠自己固若金汤的防守对袁绍爱理不理。公元198年,袁绍就倾所有的兵士去进攻易京,易京前面的将领知道自己坚持不住,而公孙瓒也不会来救他,无心恋战,易京前面防线一步步溃败。公元199年春天,袁绍还设计诱出公孙瓒,败了的公孙瓒又缩回易京城里。到了易京,袁绍的军队开始了地道战,从下面向易京里挖地道,挖到城楼下面,用火攻烧毁了城楼,一直攻到公孙瓒住处,公孙瓒自杀身亡,袁绍成为了北方群雄中的老大。

image.png

  东汉后期,汉王朝的统治十分薄弱,大小武装之间还在不断抢夺地盘,著名的易京之战正发生这个时期,易京之战的两个主角是袁绍和公孙瓒。易这个地方南面靠着易水,公孙瓒在易的周围挖了十道挖壕,设立了防守关卡,一层一层包围着中心,把中心堆得很高,称之为京。

image.png

  公孙瓒住在京里,上面建了城楼,装上了坚硬的铁门,城里储存了很多的粮食,文件的传递用绳子上下传送。公孙瓒就坐在这个固若金汤的易京中,防守着公孙瓒的进攻。并且公孙瓒守地将领中,有被敌人包围的,公孙瓒怕手下将领不努力奋战,他不会出手相救,让将领独立抗敌。

  袁绍久攻不下,写书信给公孙瓒劝和或联合,公孙瓒都不理会他。对于公孙瓒,袁绍开始全力去进攻,公孙瓒外围的将领坚守不住,又无援兵,或逃或降。公孙瓒让人去请援兵,不想书信落入袁绍手中,袁绍设计诱出公孙瓒,公孙瓒吃了个大败仗,逃回城中继续坚守。袁绍在城下的部队上面攻不下来,就开始挖掘地道,挖着挖着,找到了到公孙瓒的城楼,用木头柱子顶住,再向上挖,大概挖到城楼的一半时,就用火烧毁木柱,火光冲天,城楼烧塌了。袁绍在下面不停挖地道,攻到了公孙瓒的住所,最后公孙瓒自杀身亡。袁绍的势力范围大大扩大了,他野心勃勃地准备继续向南扩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中国东汉末年,割据冀州等地的袁绍率军于汉献帝建安二年至四年(197—199)攻灭易京(今河北雄县西北)公孙瓒军的作战。汉献帝建安三年(198年),袁绍率兵攻公孙瓒。公孙瓒只守不攻,袁绍遂设下伏兵。公孙瓒中伏后,心知必败,逃回城中自杀。

  背景

  公元192年(初平三年),袁绍在界桥之战中击败公孙瓒。公孙瓒败走勃海还蓟(今北京西南)后,虽有反击幽州牧刘虞的胜利,被朝廷封为易侯,但受袁绍及刘虞旧将的合击,屡战屡败,公元195年(兴平二年)退至易,屯田稍得自支。一年之后,击破袁将麴义。

  易地南临易水,公孙瓒令挖壕沟十道环绕,堆积山丘(称“京”)高各五六丈,上筑营驻兵。中心山丘高达十丈,其上建楼,公孙瓒自居,置铁门,呈送文书系绳引上。城内储谷300万斛。公孙瓒欲长期固守再相机出击。袁绍致书劝和,公孙瓒置之不理。袁绍又遣将进攻,连年不能克。

  就写信给公孙瓒,想与他解开过去的仇怨,互相联合。公孙瓒不予理睬,反而增强防备,他对长史、太原人关靖说:“如今四方龙争虎斗,显然没有人能连年坐在我的城下相守,袁绍能对我怎么样!”袁绍于是大举增兵,向公孙瓒进攻。在此之前,公孙瓒据守各地的将领中,有人被敌军围困,公孙瓒不肯救援,他说:“如果救了这一个人,会使其他将领以后依赖救援,不肯努力奋战。”

1538450069396056.png

  过程

  长驱直入

  公元198年(建安三年),袁绍倾力进攻。公孙瓒派到南境营寨防守的将领,自知坚守不住,又知必定不会有人援救,于是有的投降,有的溃散。袁绍大军长驱直入,到达易京城门。公孙瓒派儿子公孙续向黑山军的将领们求援,并准备自己率领精锐骑兵出城,奔往西山,带领黑山军反攻冀州,切断袁绍的退路。关靖劝阻公孙瓒说:“如今将军部下将士无不怀着离散之心,所以还能坚守,只是因为顾念全家老少都在这里,而且依赖将军在此主持大局。继续坚守,拖延时日,或许能使袁绍知难自退。如果将军舍弃他们,率兵出城,后方无人作主,易京的陷落,便指日可待。”公孙瓒于是放弃出城打算。袁绍大军逐渐进逼,公孙瓒部众日益窘迫

  攻破易京

  公元199年(建安四年)春天,黑山军首领张燕与公孙续率兵十万,分三路援救公孙瓒,张燕的援军还未到,公孙瓒秘密派使者送信给公孙续,让他率五千铁骑到北方低洼地区埋伏,点火作为信号,公孙瓒打算自己出城夹击袁绍围城部队。袁绍的巡逻兵得到这封书信,袁绍就按期举火,公孙瓒以为援军已到,就率军出战。袁绍的伏兵发动进攻,公孙瓒大败,回城继续坚守。袁绍围城部队挖掘地道,挖到公孙瓒部队固守的城楼下,用木柱撑住,估计已挖到城楼的一半,便纵火烧毁木柱,城楼就倒塌了。袁绍用这种方法逐渐攻到公孙瓒所住的中京。

image.png

  斩杀公孙

  公孙瓒自料必定不能幸免,就绞死自己的姊妹、妻子儿女,然后放火自焚。袁绍催促士兵登上高台,斩公孙瓒。田楷战死。关靖叹息说:“以前,如果不是我阻止将军自己出城,未必没有希望。我听说君子使别人陷入危难时,自己一定与他分担患难,怎么能自己独自逃生呢!”就骑马冲入袁绍军中而死。公孙续被匈奴屠各部杀死。

  袁绍拥有冀、青、并州及幽州大部,成为当时中国北方最强的割据势力,并开始了大举南进的准备。

image.png

  结果

  袁绍于此战中成功统一河北,再无后顾之忧,并兼并公孙瓒的军队和获得公孙瓒在易京囤积的三百万斛军粮,实力大增,意欲南向以争天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汉献帝建安三年(198年),袁绍率兵攻公孙瓒。公孙瓒只守不攻,袁绍遂设下伏兵。公孙瓒中伏后,心知必败,逃回城中自杀。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