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沂岭杀四虎

  李逵上得梁山,想到母亲在家乡受苦,就向宋江请了假,下山去搬母亲上梁山。又碰到官府通缉他只好背上母亲赶路,。母亲口喝,李逵把她安顿在山岭上,自己盘过两三处山脚,到一座庙里拿石头香炉到山下溪里弄了一点水。回来却发现母亲不见了,只找到草地上一团血迹。等到寻到一个大洞口,只见两个小虎儿,在那里舐着一条人腿,李逵才意识到自己的母亲被老虎吃了第一只是在进攻中被搠死的,第二只在逃走中被搠死的。不同。那第三只,又不一样:李逵却钻入那大虫洞中,伏在里面,等到那母大虫张牙舞爪望窝里来,把后半截身躯坐到洞时去。李逵“放下朴刀,跨边掣出腰刀”:把刀朝母大虫尾底下,尽平生力气舍命一戳,正中那母大虫粪门。李逵使得力重,那刀把也直送入肚里去了。李逵却拿了朴刀,就洞里赶将出来。那老虎负疼直抢下山石岩下去了。

  李逵简介 李逵是中国古典小说《水浒传》中的重要人物,也是元杂剧“水浒戏”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生得粗壮黝黑,绰号“黑旋风”。沂州沂水县百丈村人氏。因为打死了人,逃了出去,遇到赦宥,流落在江州当牢子。为了解救宋江戴宗,李逵与众人大闹江州,上了梁山。惯使一双板斧,梁山排座次时,位列第二十二位,是梁山第五位步军头领。

  《黑旋风沂岭杀四虎》选自于《水浒传》第四十三回《假李逵剪径劫单身 黑旋风沂岭杀四虎》。

  李逵上梁山后,看到其他兄弟们纷纷回家去接父母同来山寨里快活,想起来自己当年在村里杀了人,逃跑在江湖上,多年不曾回家,不知道老母亲怎么样了。就急忙忙回家去接老娘。同乡人朱贵在他上路之前劝他路上不要喝酒,免得惹事。还有要走大路,因为小路上常有老虎出没。

  李逵回到家,发现老娘已经因为思念他而双目失明。就骗她说自己已经做了官,要来带娘过上好日子,没想到这个时候哥哥李达正好回来。当年李逵打死了人,李达受了不少的连累,经常被打。现在见到李逵就像见到仇敌。告诉娘说李逵现在是反贼,不能让他带你走连累我们。但是李达没有李逵凶猛,打架打不过他,就跑掉去搬救兵来捉拿李逵。李逵留下一锭50两大银给做长工的哥哥息事宁人,背起老娘就顺小路跑了。没有听同乡朱贵的话走大路。

  李逵慌不择路,走到天黑,娘说口渴的要死了,李逵就把娘放到山岭的一块大石头上,然后去找水。他在山脚小找到一条小溪,但是没有盛水的容器可以带给娘喝,就又越过几个山坡,找到一个破庙,把香炉从底座上砸下来去盛水给娘喝。但是走回去发现石头上不见了娘。地上有血迹。李逵顺着血迹追寻,发现一个洞里,2只小老虎在添一条人腿,明摆着是老娘的腿。李逵气得毛发倒竖,一口气杀了两个小老虎。这时母老虎回窝了,但是她进洞的姿势很特别,屁股先进来,李逵就趁这个机会,一刀插进了母老虎的屁股,连刀把都插进去了,母老虎逃窜出去很快就死了。公老虎又回来了,看见李逵,一下就飞窜向李逵。李逵在他飞起的那一刻,用腰刀公老虎的身下一刀划过去,给公老虎开膛破肚,杀死了他。 就这样,李逵一口气杀死一家大小四个老虎。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水浒传》的一百单八将无一例外都有绰号,绝大多数人在江湖成名已久,一出场就有了威名赫赫的绰号。偶有例外如鲁达,在落发之后也有了花和尚的诨号。

  最为特殊的是武松,他是没有绰号的,历经了景阳冈打虎、斗杀西门庆、醉打蒋门神、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等一系列事件以后,武松最后才在张青的店里勉强混了个行者的名号。

blob.png

  武松在整本书中所占篇幅仅次于宋江,为何迟迟不能有绰号?因为有一个人比他先出场,把名号占住了,他就是打虎将李忠

  李忠是濠州定远人,会些枪棒功夫,走江湖卖艺为生,因为体格长大,人称打虎将。

  李忠打过虎吗?没有。他觉得无妨,就算学了丐帮擒龙功,也擒不了龙。

  李忠曾经路过华阴县,在史家庄混了口饭吃,当了九纹龙史进的开手师父。教了史进一阵,他将平生所学倾囊相授,眼看史进青出于蓝,自己教无可教,便自觉离开。

blob.png

  一晃多年,史进已经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九纹龙,到渭州寻师时逢着鲁达,二人一见如故,相约吃酒,路上遇见一个使枪棒卖药的,这人就是灰头土脸的李忠。

  史进尊师重道,口称师父,李忠却不敢以师自居,还礼称贤弟。

  这个江湖,还是讲实力的。

  鲁达三拳两脚,赶走了李忠的顾客,李忠敢怒不敢言,只能陪着二人去吃酒。

  潘家酒楼上,鲁提辖为金翠莲强出头,自己送了五两银子不够,问史进借了十两。手伸到李忠面前时,李忠哆哆嗦嗦掏出了二两纹银。

blob.png

  “也是个不爽利的人。”鲁达把这二两银子丢还了李忠。

  这一丢,胜过打骂,直让人无地自容,李忠又能如何呢?只得讪讪地把银子收起来。

  史进有偌大的史家庄,家财万贯,鲁达也身居提辖,按月拿俸,他却只是个跑江湖卖打药的而已。

  次日,渭州发生了一件大事,鲁提辖拳打镇关西,逃之夭夭。

  李忠因为昨日那一顿酒,渭州也不能待了,望青州而去。

  路经桃花山,忽逢强人剪径,自称小霸王周通,李忠心下胆寒。与那小霸王一交手,不想对方武艺更加不济,李忠尽展平生所学,将周通打倒在地。

  那一阵威风,真是不输武二郎在景阳冈。

blob.png

  自此,周通尊李忠为寨主,李忠莫名其妙坐了桃花山的第一把交椅。

  打虎将上了桃花山,幸好桃花山没有虎。

  周通从大当家降级成了二当家,平日清闲了很多,心思也就多了起来,很快便看上了桃花庄上的大小姐。

  一日,周通兴冲冲地告诉李忠,自己要下山到桃花庄去入赘。

  挥手送别以后,李忠羡慕不已。桃花庄房舍百间,良田千亩,仓廪丰实,还有如花美眷。

  晚间,周通鼻青脸肿上了山来,告诉李忠,洞房里有个赤条条的胖大和尚。

  出来混,最重要的是义气,李忠跨着马,提着枪,带着一大队小喽啰,威风凛凛,浩浩荡荡地来到了桃花庄,然后一桩跪在了鲁智深的面前。

  这世界真是小!

blob.png

  李忠恭恭敬敬地将鲁智深请上了山,好酒好肉招待了几天,然后鲁智深偷了他们的酒器,跑了!

  李忠望着空荡荡的桌子,长叹一声,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此后,桃花山陷入了长久的宁静之中,打家劫舍,至少比江湖卖艺痛快得多。

  也不知桃花开了几转,败了几回,忽然一天,一位小喽啰偷了一匹马上山,真是千里名驹,踢雪乌骓。

  李忠看着这马,心中十分欢喜,只是他尚不知道,这匹马之前是在呼延灼的胯下。

  很快,呼延灼带着青州军马排在了桃花山下,周通下山,六七个回合被打得落花流水抱头鼠窜

  李忠得知以后,问周通:“当年我打赢你,打了多少个回合?”

  周通摆着手指头,算了半天说:“七百四十六。”

  李忠心头猛的一跳,说:“去二龙山找那个胖和尚吧!”

  鲁智深仗义,不计前嫌,兵进桃花山。李忠得知大喜,挺枪上马,先去会会呼延灼。

  大当家就是大当家,李忠比周通英勇得多,在呼延灼双鞭下撑了足足十个回合,才调转马头,抱头鼠窜。

  最后,李忠在二龙山、白虎山和梁山的带领下,赢了这场仗,连呼延灼也落草为寇。

  赢了这场仗,桃花山却再也回不去了。

blob.png

  梁山聚义厅,众好汉落座,李忠战战兢兢地说:“在下李忠,曾任桃花山寨主,江湖人称打虎将。”

  话音未落,忽的传来一阵哈哈大笑,众人一看是行者武松,笑得东倒西歪

  众人面面相觑,忽然又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原来是黑旋风李逵,笑得乾坤颠倒。

  李忠后来默默地退出了聚义厅,去了鸭嘴滩小寨,守着深夜时的一弯冷月,守着黄昏时的粼粼波光。

  天降石碣,梁山大聚义,在桃花山坐第一把交椅的李忠,如今坐第八十六把交椅。

  李忠曾经的徒弟史进,座次比他高六十多位。李忠双手仅仅把着交椅的扶手,脸上挂着笑,周通拍拍他的肩膀说:“大哥,你别伤心。”

  李忠一巴掌拍在周通脑门上说:“我笑得这么开心,哪里有伤心?你读过书吗?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

  李忠这话说得慷慨激昂,忽然发现不远处的病大虫薛永青眼虎李云朝他拱了拱手。

blob.png

  两赢童贯,三败高俅,李忠夹杂在一众好汉中,也算立了些不痛不痒的功劳。如果所有人都立了功,那就等于没立功。

  梁山招安以后,李忠跟随宋卢二位先锋,征战南北,又立了些不咸不淡的功劳。

  独松关之战,厉天闰一招斩了小霸王周通,李忠毕竟高明一点,负伤而逃。

  昱岭关之战,史进、石秀陈达杨春、李忠、薛永六名好汉,误入埋伏,一齐死在了庞万春的箭雨之下。

  英雄如史进,懦弱如李忠,都化作了黄土一抔。

blob.png

  金銮殿上,谁是忠武郎,谁是义节郎,又何足道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水浒中打虎的好汉不少,武松李逵解珍解宝都曾经杀死过老虎。如果仅仅从打虎的数量来看,似乎李逵占据了优势,他不仅仅是杀虎,而且一下就杀了四头,而武松只打死一头,解珍解宝两兄弟也打死过一头。但是这两兄弟和李逵武松都不一样的是,他们本事就是冲着老虎去的,也就是说他们是主动杀虎,而且带着武器,下了陷阱,苦守了三天,当老虎中了毒箭之后,他们才抓住老虎,可以说他们不是打虎,而是捡了一头死老虎,因为没有难度,所以没有讨论的必要。

blob.png

  而李逵和武松都是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突然遇到老虎,这个时候他们就面临非常大的考验,不仅仅是因为老虎的凶猛,可能发动的对他们的攻击,最关键时,当一个非常大的威胁降临的时候,对人的心理素质、临场反应、所采取的对应措施、以及胆量和胆略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blob.png

  对于普通人来说,当突然遇到老虎这样的猛兽时,出于人性和本能,第一反应应该就是逃跑或者躲避,保住自己的小命永远是第一要务。因为我们潜意识里自然会分析出自己的力量和老虎力量的差距,这种差距在物理层面上是不可弥补的,也是难以跨越的,所以面对老虎逃命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但是李逵和武松则完全不一样,当他们面对老虎的时候,他们选择的是主动出击,向虎而行,对虎亮剑,和对方进行正面较量。

  虽然从数量上看,李逵当时杀了四头老虎,可谓十分彪悍,但是从整个过程来看,虽然杀了四头老虎,但却不如武松打死的这一头,因为武松的难度更大。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不妨从水浒传原著中去找答案。

  当时李逵背着老娘慌不择路,一直走到天黑还在赶路,他一心想赶紧把老娘背到梁山。但是出发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吃的喝的什么都没有,经过这一路急行,老娘口渴了,于是李逵救把老娘放在一块大石头上,自己去找水喝。从这点来看,其实李逵也算是有孝心,很在乎老娘的感受,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他们深处山林,会遇到猛兽攻击。果然,当李逵找到水回来的时候,娘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滩血迹。

blob.png

  李逵怒了!李逵疯了!李逵万分痛苦!

  他本来是要接老娘上山享福的,但是没想到老娘竟然不在了,这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娘亲,怎么对自己哥哥交代,梁山好汉又会如何看自己?所有的愤怒和痛苦都化成报仇的力量,他顺着血迹找到了老娘的腿,看到两只小老虎正在吃老娘啊,李逵不由分说,用刀一下就杀了两只幼虎,而恰好这时母老虎回来了,母老虎是退着进来,所以李逵二话不说,用刀直接捅进老虎屁股里,老虎受痛飞奔出去,挂了。这时公老虎也回来了,直接扑向李逵,李逵直接用刀顶住老虎腹部划过,老虎肚子被划开,直接挂了。

  从李逵杀四虎来看,基本上没有费什么周折,完全不像武松那样,又是拳打脚踢,把老虎的头按到泥土里,地上都打出一个洞来,打得老虎七窍流血,最后活生生地被拳头打死。

  为什么说李逵杀了四虎还不如武松打死一头老虎呢?有三个理由。

  一是李逵手中有武器,他的刀子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他能够面对老虎一刀毙命,而不是像武松那样一开始只有一根木棒,后来木棒都断了,只有靠拳头,拳头再硬也不如刀子,武功再高也不如火炮。二是虽然他杀了四虎,但是有两头幼虎,而那头母老虎也是被他捅死的,真正交战的只有那头公虎,这个时候再次显示他有刀的优势,一刀就杀了老虎。三是李逵是在老娘被吃的情况下的复仇,有满腔的怒火,人在极为悲痛的情况下会爆发出自己想象不到的力量,而武松当时还喝了酒。

  所以综合这三点可以得出,李逵杀四虎不如武松打一虎。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水浒传》是我国四大古典名著之一,作者以其高超的艺术笔触为读者勾勒出许许多多栩栩如生的古代英雄形象。《黑旋风沂岭杀四虎》选自于《水浒传》第四十三回《假李逵剪径劫单身黑旋风沂岭杀四虎》。

blob.png

  概述/黑旋风沂岭杀四虎

  李逵上得梁山,想到母亲在家乡受苦,就向宋江请了假,下山去搬母亲上梁山。又碰到官府通缉他只好背上母亲赶路,。母亲口喝,李逵把她安顿在山岭上,自己盘过两三处山脚,到一座庙里拿石头香炉到山下溪里弄了一点水。回来却发现母亲不见了,只找到草地上一团血迹。等到寻到一个大洞口,只见两个小虎儿,在那里舐着一条人腿,李逵才意识到自己的母亲被老虎吃了第一只是在进攻中被搠死的,第二只在逃走中被搠死的。不同。那第三只,又不一样:李逵却钻入那大虫洞中,伏在里面,等到那母大虫张牙舞爪望窝里来,把后半截身躯坐到洞时去。李逵“放下朴刀,跨边掣出腰刀”:把刀朝母大虫尾底下,尽平生力气舍命一戳,正中那母大虫粪门。李逵使得力重,那刀把也直送入肚里去了。李逵却拿了朴刀,就洞里赶将出来。那老虎负疼直抢下山石岩下去了。

blob.png

  原文/黑旋风沂岭杀四虎

  比及赶到董店东时日已平西。迳奔到家中,推开门,入进里面,只听得娘在床 上问道:“是谁入来?”李逵看时,见娘双眼都盲了,坐在床上念佛。李逵道: “娘,铁牛来家了!”娘道:“我儿,你去了许多时,这几年正在那里安身?你的大哥只是在人家做长工,止博得些饭食,养娘全不济事!我时常思量你,眼泪流干,因此瞎了双目。你一向正是如何?”李逵寻思道:“我若说在梁山泊落草,娘定不肯去;我只假说便了。”李逵应道:“铁牛如今做了官,上路特来取娘。”娘道:“恁地好也!只是你怎生和我去得?”李逵道:“铁牛背娘到前路,觅一辆车儿载去。”娘道:“你等大哥来,商议。”李逵道:“等做甚么,我自和你去便了。”

  恰待要行,只见李达提一罐子饭来。入得门,李逵见了便拜道:“哥哥,多年不见!”李达骂道:“你这厮归来做甚?又来负累人!”娘便道:“铁牛如今做了官,特地家来取我。”李达道:“娘呀!休信他放屁!当初他打杀了人,教我披枷带锁,受了万千的苦。如今又听得他和梁山泊贼人通同,劫了法场,闹了江州,现在梁山泊做了强盗。前日江州行移公文到来,着落原籍追捕正身,要捉我到官比捕;又得财主替我官司分理,说:‘他兄弟已自十来年不知去向,亦不曾回家,莫不是同名同姓的人冒供乡贯?’又替我上下使钱。因此不官司仗限追要。见今出榜赏三千贯捉他!-----你这厮不死,却走家来胡说乱道!”李逵道:“哥哥不要焦躁,一发和你同上山去快活,多少是好,”李达大怒,本待要打李逵,又敌他不过;把饭罐撇在地下,一直去了。李逵道:“他这一去,必报人来捉我,是脱不得身,不如及早走罢。我大哥从来不曾见这大银,我且留下一锭五十两的大银子放床上。大哥归来见了,必然不赶来。”李逵便解下腰包,取一锭大银放在床上,叫道:“娘,我自背你去休。”娘道:“你背我那里去?”李逵道:“你休问我,只顾去快便了。我自背你去,不妨。”李逵当下背了娘,提了朴刀,出门望小路里便走。说李达奔来财主家报了,领着十来个庄客,飞也似赶到家里,看时,不见了老娘,只见床上留下一锭大银子。李达见了这锭大银,心中忖道:“铁牛留下银子,背娘去那里藏了?必是梁山泊有人和他来,我若赶去,倒他坏了性命。想他背娘必去山寨里快活。”

blob.png

  众人不见了李逵,都没做理会处。李达对众庄客说道:“这条牛背娘去,不知往那条路去了。这里小路甚杂,怎地去赶他?”众庄客见李达没理会处,俄延了半,也各自回去了,不在话下。这里只说李逵怕李达领人赶来,背着娘,只奔乱山深处僻静小路而走。看看天色晚了,李逵背到岭下。娘双眼不明,不知早晚,李逵自认得这条岭唤做沂岭,过那边去,方有人家。娘儿两个趁着星明月朗,一步步捱上岭来。 娘在背上说道:“我儿,那里讨口水来我也好。”李逵道:“老娘,且待过岭去,借了人家安歇了,做些饭罢。”娘道:“我日中了些干饭,口渴得当不得!”李逵道:“我喉咙里也烟发火出;你且等我背你到岭上,寻水与你。”娘道:“我儿,端的渴杀我也!救我一救!”李逵道:“我也困倦得要不得!”李逵看看捱得到岭上松树边一块大青石上,把娘放下,插了朴刀在侧边,分付娘道:“耐心坐一坐,我去寻水来你。”李逵听得溪涧里水响,闻声寻路去,盘过了两三处山脚,来到溪边,捧起水来自了几口,寻思道:“怎生能彀得这水去把与娘?”立起身来,东观西望,远远地山顶见一座庙。李逵道:“好了!”攀藤揽葛,上到庵前,推开门看时,是个泗洲大圣祠堂;面前只有个石香炉。李逵用手去掇,原来是和座子凿成的。李逵拔了一回,那里拔得动;一时性起来,连那座子掇出前面石阶上一磕,把那香炉磕将下来,拿了再到溪边,将这香炉水里浸了,拔起乱草,洗得干净,挽了半香炉水,双了擎来,再寻旧路,夹七夹八走上岭来;到得松树边石头上,不见了娘,只见朴刀插在那里。李逵叫娘水,杳无踪迹。叫了一声不应,李逵心慌,丢了香炉,定住眼,四下里看时,并不见娘;走不到三十余走,只见草地上团团血迹。李逵见了,一身肉发抖;趁着那血迹寻将去,寻到一处大洞口,只见两个小虎儿在那里一条人腿。李逵把不住抖,道:“我从梁山泊归来,特为老娘来取他。千辛万苦,背到这里,倒把来与你了!那鸟大虫拖着这条人腿,不是我娘的是谁的?”心头火起便不抖,赤黄须早竖起来,将手中朴刀挺起,来搠那两个小虎。这小大虫被搠得慌,也张牙舞爪,钻向前来;被李逵手起,先搠死了一个,那一个望洞里便钻了入去。李逵赶到洞里,也搠死了。李逵却钻入那大虫洞内,伏在里面,张外面时,只见那母大虫张牙舞爪望窝里来。李逵道:“正是你这孽畜了我娘!”放下朴刀,跨边掣出腰刀。那母大虫到洞口,先把尾去窝里一剪,便把后半截身躯坐将入去。李逵在窝里看得仔细,把刀朝母大虫尾底下,尽平生气力,舍命一戮,正中那母大虫粪门。

blob.png

  李逵使得力重,和那刀靶也直送入肚里去了。那母大虫吼了一声,就洞口,带着刀,跳过涧边去了。李逵拿了朴刀,就洞里赶将出来。那老虎负疼,直抢下山石下去了。李逵恰待要赶,只见就树边卷起一阵狂风,吹得败叶树木如雨一般打将下来。自古道:“云生从龙,风生从虎。”那一阵风起处,星月光辉之下,大吼了一声,忽地跳出一只吊睛白额虎来。那大虫望李逵势猛一扑。那李逵不慌不忙,趁着那大虫势力,手起一刀,正中那大虫颔下。那大虫不曾再掀再剪:一者护那疼痛,二者伤着他那气。那大虫退不彀五七,只听得响一声,如倒半壁山,登时间死在下。那李逵一时间杀了母子四虎,还又到虎窝边,将着刀复看了一遍,只恐还有大虫,已无有踪迹。李逵也困乏了,走向泗州大圣庙里,睡到天明。次日早晨李逵来收拾亲娘的腿及剩的骨殖,把布衫包里了;直到泗州大圣庙后掘土坑葬了。李逵大哭了一场,

  肚里又又渴,不免收拾包里,拿了朴刀,寻路慢慢的走过岭来。只见五七个猎户都在那里收窝弓弩箭。见了李逵一身血污,行将下岭来,众猎户了一惊,问道:“你这客人莫非是山神土地?如何敢独自过岭来?”李逵见问,自肚里寻思道:“如今沂水县出榜赏三千贯钱捉我,我如何敢说实话?只谎说罢。”答道:“我是客人。

  昨夜和娘过岭来,因我娘要水,我去岭下取水,被那大虫把我娘拖去了。我直寻到虎窝里,先杀了两个小虎,后杀了两个大虎。泗州大圣庙里睡到天明,方下来。”众猎户齐叫道:“不信你一个人如何杀得四个虎?便是李存孝和子路,也只打得一个。这两个小虎且不打紧,那两大虎非同小可!我们为这个畜生不知都了几顿棍棒。

  这条沂岭,自从有了这窝虎在上面,整三五个月没人敢行。我们不信!敢是你哄我?”李逵道:“我又不是此间人,没来由哄你做甚么?你们不信,我和你上岭去寻着与你,就带些人去扛了下来。”众猎户道:“若端的有时,我们自重重的谢你。是好也!”众猎户打起忽哨来,一霎时,聚三五十人,都拿了挠钓棒,跟着李逵,再上岭来。此时天大明朗,都到那山顶上。远远望见窝边果然杀死两个小虎:一个在窝内,一个在外面;一只母大虫死在山边,一只雄虎死在泗州大圣庙前。众猎户见了杀死四个大虫,尽皆欢喜,便把索子抓缚起来。众人扛抬下岭,就邀李逵同去请赏;一面先使人报知里正上户,都来迎接看,抬到一个大户人家,唤做曹太公庄上。那人曾充县史,家中暴有几贯浮财,专在一乡放刁把缆;初世为人便要结几个不三不四的人恐唬邻里;极要谈忠说孝,只是口是心非。当时曹太公亲自接来,相见了,邀请李逵到草堂上坐定,动问杀死虎的缘由。李逵却把夜来同娘到岭上要水,...... 因此杀死大虫的话说了一遍。众人都呆了。曹太公动问:“壮士高姓名讳?”李逵答道:“我姓张,无名,只唤做张大胆。”曹太公道:“真乃是大胆壮士!不恁地胆大,如何杀得四个大虫”!一壁厢叫安排酒食管待,不在话下。且说当村里知沂岭杀了四个大虫,抬到曹太公家,讲动了村坊道店,哄得前村后村,山僻人家,大男幼女,成群拽队,都来看虎,入见曹太公相待着打虎的壮士在厅上酒。数中有李鬼的老婆,逃在前村爹娘家里,随着众人也来看虎,认得李逵的模样,慌忙来家对爹娘说道:“这个杀虎的黑大汉,便是杀我老公,烧了我屋的。他叫做梁山泊黑旋风。”爹娘听得,连忙来报知里正。里正听了道“他既是黑旋风时,正是岭后百丈村打死了人的李逵。逃走在江州,又做出事来,行移到本县原籍追捉。如今官司出三千贯赏钱拿他。他走在这里!”暗地使人去请得曹太公到来商议。曹太公推道更衣,急急的到里正家里。里正说:“这个杀虎的壮士正是岭后百丈村里的黑旋风李逵,见今官司着落拿他。”曹太公道:“你们要打听得仔细。倘不是时,倒惹得不好。若真个是时,却不妨,要拿他时也容易。只怕不是他时难。”里正道:“见有李鬼的老婆认得他。曾来李鬼家做饭,杀了李鬼。”曹太公道:“既是如此,我们且只顾置酒请他,问他今番杀了大虫,还是要去县里请功,还是要村里讨赏。若还他不肯去县里请功时,便是黑旋风了,着人轮换把盏,灌得醉了,缚在这里,去报知本县,差都头来取去,万无一失。”众人道:“说得是。”里正与众人商议定了。曹太公回家来款住李逵,一面且置酒来相待,便道:“适间抛撇,请勿见怪。且请壮士解下腰间腰刀,放过朴刀,宽松坐一坐。”李逵道:“好,好。我的腰刀已搠在雌虎肚里了,只有刀鞘在这里。若开剥时,可讨来还我。”曹太公道:“壮士放心。我这里有的是好刀,相送一把与壮士悬带。”李逵解了腰间刀鞘并缠袋包里,都递与庄客收贮;便把朴刀倚过一边。曹太公叫取大盘肉,大酒来。

blob.png

  并里正猎户人等,轮番把盏,大碗大盅只顾劝李逵。曹太公又请问道:“不知壮士要将这虎解官请功,只是在这里讨些发?”李逵道:“我是过往客人,忙些个。偶然杀了这窝猛虎,不须去县课请功。只此有些发便罢;若无,我也去了。”曹太公道:“如何敢轻慢了壮士!少刻村中剑取盘缠相送。我这里自解虎到县里去。”李逵道:“布衫先借一领与我换了盖。”曹太公道:“有,有。”当时便取一领青布衲袄,就与李逵换了身上的血污衣裳。只见门前鼓响笛鸣,都将酒来与李逵把盏作庆,一杯冷,一杯热。李逵不知是计,只顾开怀畅饮,全不记宋江分付的言语。不两个时辰,把李逵灌得酩酊大醉,立脚不住。众人扶到后堂空屋下,放翻在一条板凳上;就取两条绳子;连板凳绑住了;便叫里正带人飞也似去县里报知,就引李鬼老婆去做原告,补了一张状子。此时哄动了沂水县里。知县听得,大惊,连忙升厅

  问道:“黑旋风拿住在那里?这是谋叛的人,不可走了!”原告人并猎户答应道:“见缚在本乡曹大户家。为是无人禁得他,诚恐有失,路上走了,不敢解来。”知县随即叫唤本县都头李云上厅来分付道:“沂岭下曹大户庄上拿住黑旋风李逵。你可多带人去,密地解来。休要哄动村坊,被他走了。”李都头领了台旨,下厅来,点起三十个老郎士兵,各带了器械,便奔沂岭村中来。这沂水县是个小去处,如何掩饰得过。此时街市讲动了,说道:“拿着了闹江州的黑旋风,如今差李都头去拿来。”朱贵在东庄门外朱富家,听得了这个消息,慌忙来后面对兄弟朱富说道:“这黑又做出事来了!如何解救?宋公明特为他诚恐有失,差我来打听消息。如今他拿了,我若不救得他时,怎的回寨去见哥哥?似此似此怎生是好!”朱富道:“大哥,且不要慌。这李都头一身好本事,有三五十人近他不得。我和你只两个同心合意,如何敢近傍他?只可智取,不可力敌。李云日常时最是爱我,常常教我使些器械。我却有个道理对他,只是在这里安不得身了。今晚煮三二十斤肉,将十数瓶酒,把肉大块切了,将些蒙汗药拌在里面,我两个五更带数个火家,挑着去半路

  里僻静等候,他解来时,只做与他酒贺喜,将众人都麻翻了,放李逵,如何?”朱贵道:“此计大妙。事不宜迟,可以整顿,乃早便去!”朱贵道:“只是李云不会酒,便麻翻了,终久醒得快。还有件事。倘或日后得知,须在此安身不得。”朱贵道:“兄弟,你在这里卖酒也不济事。不如带领老小,跟我上山,一发入了夥。论秤分金银,换套穿衣服,却不快活?今夜便叫两个火家,觅了辆车儿,先送妻子和细软行李起身,约在十里牌等候,都去上山。我如今包里内带得一包蒙汗药在这里;李云不会酒时,肉里多糁些,逼着他多些,也麻倒了。救得李逵,同上山去,有何不可?”朱富道:“哥哥说得是。”便叫人去觅下一辆车儿,打拴了三五个包箱,在车儿上;家中物都弃了;叫浑家和儿女上了车子,分付两个火家跟着车子,只顾先去。且说朱贵,朱富当夜煮熟了肉,切做大块,将药来拌了,连酒装做两担,带

  了二三十个空碗;又有苦干菜蔬,也把药来拌了;恐有不肉的,也教他着手。两担酒肉,两个火家各挑一担;弟兄两个自提了些果盒之类四更前后,直接将来僻静山路口坐等。到天明,远远地只听得敲着锣响,朱贵接到路口。且说那三十来个士兵自村里吃了半夜酒;四更前后,把李逵背剪绑了解将来。后面李都头坐在马上。看看来到前面,朱富便向前拦住,叫道:“师父且喜,小弟将来接力。”桶内舀一酒来,斟一大锺,上劝李云。朱贵托着肉来,火家捧过果盒。李云见了,慌忙下马,跳向前来,说道:“贤弟,何劳如此远接!”朱富道:“聊表徒弟孝顺之心。”李云接过酒来,到口不吃。朱富跪下道:“小弟已知师不饮酒,今日这个喜酒也饮半盏儿,”李云推却不过,略呷了两口。朱富便道:“师父不饮酒须请些肉。”李云道:“夜间已饱,吃不得了。”朱富道:“师父行了许多路,肚里也了。虽不中,胡乱请些,以免小弟之羞。”拣两块好的递将过来。李云见他如此,只得勉意了两块。朱富把酒来劝上户里正并猎户人等,都劝了三锺。朱贵便叫士兵庄客众人都来酒。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黑旋风沂岭杀四虎》选自于《水浒传》第四十三回《假李逵剪径劫单身黑旋风沂岭杀四虎》。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