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约克镇战役

约克镇围城战役或称约克镇战役(Battle of Yorktown)爆发于1781年,乔治·华盛顿将军率领的美军和罗尚博伯爵带领的法军联手围攻困守约克镇的英军(由查尔斯·康沃利斯将军指挥),并最终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在美国独立战争中,通常认为这场战役是最后一场陆上大型战斗。在康沃利斯的军队投降之后(这是英军主力第二次投降,第一次是柏戈因在萨拉托加战役后的投降),英国政府决定进行谈判并结束这场战争。

  约克镇战役简介中的重点就是作战双方猛烈的炮火攻击和作战策略。这次战役对阵的双方是英国和法美联军。当时的美国是英国的殖民地,这场战役就是美国争取独立过程中最大型的一场正面反攻战役。最后的胜利使美国真正的得到独立,也拉开了美洲独立的序幕。  

约克镇战役画像

  约克镇战役画像

  约克镇战役简介中提及作战双方的兵力对比,英国当时的军事力量远超美国。而在法国美国决定合作之前,法国正好被英国打败。法国决定撤退,跟美军汇合。法美联军由华盛顿领导,当时两军在作战计划上有所争执,华盛顿坚持攻击纽约,但是经过一番商讨分析众人决定向约克镇出发。当时法美联军和英国军队兵力对比是3:1。人数占优的情况下,重要的就是作战策略。华盛顿带领着法美联军一路向约克镇进发,但是他之前并没有告知大部队他们的目的地,而远在法国的克林顿一直以为法美联军要来攻打纽约。所以他将大部分兵力布置在纽约,放松了约克镇的兵力部署。

  法美联军从威廉斯堡出发,包围约克镇。法国率先占领左方,美国占领幸运的右方位置。之后法美联军一起在约克镇旁边度过了28个夜晚,华盛顿侦查下来的结果是他们可以通过连续炮轰攻下约克镇。法美联军的工兵队在为下一步作战修建桥梁。

  约克镇战役简介中提到克林顿虽然私信约克镇守城将军将会有5000人来增援,但是还是赶不上法美联军的速度。法美联军加强战壕,两军分别镇守。最后成功逼迫英国投降。 ...查看更多

  约克镇战役简介中的重点就是作战双方猛烈的炮火攻击和作战策略。这次战役对阵的双方是英国和法美联军。当时的美国是英国的殖民地,这场战役就是美国争取独立过程中最大型的一场正面反攻战役。最后的胜利使美国真正的得到独立,也拉开了美洲独立的序幕。  

约克镇战役画像

  约克镇战役画像

  约克镇战役简介中提及作战双方的兵力对比,英国当时的军事力量远超美国。而在法国美国决定合作之前,法国正好被英国打败。法国决定撤退,跟美军汇合。法美联军由华盛顿领导,当时两军在作战计划上有所争执,华盛顿坚持攻击纽约,但是经过一番商讨分析众人决定向约克镇出发。当时法美联军和英国军队兵力对比是3:1。人数占优的情况下,重要的就是作战策略。华盛顿带领着法美联军一路向约克镇进发,但是他之前并没有告知大部队他们的目的地,而远在法国的克林顿一直以为法美联军要来攻打纽约。所以他将大部分兵力布置在纽约,放松了约克镇的兵力部署。

  法美联军从威廉斯堡出发,包围约克镇。法国率先占领左方,美国占领幸运的右方位置。之后法美联军一起在约克镇旁边度过了28个夜晚,华盛顿侦查下来的结果是他们可以通过连续炮轰攻下约克镇。法美联军的工兵队在为下一步作战修建桥梁。

  约克镇战役简介中提到克林顿虽然私信约克镇守城将军将会有5000人来增援,但是还是赶不上法美联军的速度。法美联军加强战壕,两军分别镇守。最后成功逼迫英国投降。 ...查看更多

  约克镇围城战役或称约克镇战役(Battle of Yorktown)爆发于1781年,乔治·华盛顿将军率领的美军和罗尚博伯爵带领的法军联手围攻困守约克镇的英军(由查尔斯·康沃利斯将军指挥),并最终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在美国独立战争中,通常认为这场战役是最后一场陆上大型战斗。在康沃利斯的军队投降之后(这是英军主力第二次投降,第一次是柏戈因在萨拉托加战役后的投降),英国政府决定进行谈判并结束这场战争。

image.png

  9月26日,运输船带着火炮、攻城器及由艾尔克指挥的法国步兵和突击队抵达切萨皮克湾北端,这为华盛顿带来了7800名法军、3100名民兵及8000名大陆军。9月28日清晨,华盛顿指挥部队从威廉斯堡出发并包围了约克镇。法军取得了左方的阵地,而美军则取得了荣誉的右方阵地。康沃利斯拥有一链包含七座堡垒以及由防御工事相连的炮台群,可用来防卫位于格洛斯特点的狭窄约克河。这天,华盛顿在侦查过英军的工事之后,认定他们可以透过连续轰击来迫使英军投降。 美军和法军度过了28日的夜晚,而工兵团则利用此时建立了通过沼泽的桥梁。一些美军士兵则狩猎野猪来吃。

  9月29日,华盛顿的部队更加靠近约克镇,而英国炮兵也开始炮轰那些步兵。虽然英军火炮一整天里不断向美军开炮,但却只造成轻微的伤亡。在美军步枪射手的射击下,黑森猎人便被换了下去。

  除了在约克镇西边的的燧发枪团堡垒及东边的9号及10号堡垒外,康沃利斯下令其他部下撤出所有外围防线。[1] 由于克林顿寄信给他说一星期内将会有5000人的援军赶来,于是康沃利斯命令部下占领所有约克镇周围的防御工事,也希望到来的援军能够加强防线。美军和法军占领了英军所放弃的防御工事之后,也开始在那里建立他们的炮台。在拥有了英国外围防御工事后,联军的工兵开始在其之上设置火炮。他们努力地工作以便加强战壕强度。英军也持续加强他们的防线。

  9月30日,法军进攻英国燧发枪团的堡垒。法军在持续两小时的前哨战中,遭受一些损失后被击退。10月1日,联军从英军的逃兵得知英军为了保存他们的粮食,屠杀了数以百计的马匹并弃置在海滩上。美军阵营将数以千计的树木砍掉,以用来加强他们的防御工事。战壕的准备工作也已开始。

  由于联军开始将火炮布置在火力范围内,于是英军持续炮轰他们。这时英军又提升了火力强度,并让联军遭受较严重的伤亡。尽管一些官员向他表示敌军的火力持续增强,华盛顿将军依然持续探访前线。10月2日晚间,为了掩护骑兵护送猎食步兵团抵达格洛斯特,英军发动了一次强大的火力做为掩护。3日,在伯纳斯特·塔尔顿指挥下的猎食步兵团冲出,但随即遭遇了由马奎斯·德·乔易斯率领的洛赞的军团及约翰·美瑟的弗吉尼亚民兵。英军的骑兵很快就被击败,并退回他们的防线,并损失了50人。

  10月5日,华盛顿几乎已经完成建立第一条战壕的准备。是日晚上,工兵和地雷工兵持续地工作,并以湿的沙块来标记战壕的路径。

image.png

  10月6日入夜以后,部队在暴风雨中挖掘第一道战壕。华盛顿隆重地用斧头挥出建立壕沟的第一步。壕沟大约有2,000码(1,829米)之长,从约克镇一路延伸到约克河。有一半的壕沟是由法军所控,而另一半则为美军控有。在法军防线北边的末端处,又另外挖掘了一道壕沟以便炮轰河上的英军舰队。法军奉命向英军发起一次佯攻以分散后者的注意力,但是英军从法军逃兵口中得知了计划,并将炮火转向进攻燧发枪团堡垒的法军。

  10月7日,英军发现联军新的战壕正好在滑膛枪的范围外。在接下来的两天之内,联军成功把大炮拖到战线上。而英军看到此状后,其火力首次减弱。

  10月9日,法军和美军所有的火炮皆到位。美军共有3门24磅炮、3门18磅炮、2门八英寸榴弹炮及6门臼炮。下午三点,法军的枪炮开攻势,并迫使英国护卫舰瓜德罗普岛号驶离约克河,以及自行凿沉来避免被掳获。下午五点,美军也开始炮轰。华盛顿开了象征的第一炮,而该炮弹正好落在用餐英国军官的桌上。联军的炮火开始摧毁英军的防线。华盛顿下令彻夜炮轰,使英军无法进行维修。所有在左翼英军的炮火很快地便沉寂下来。英国士兵开始在他们的战壕破坏帐篷,且开始大批逃亡。港口中的英国舰队也因一些从城市飞过的炮弹所击伤。

  10月10日,美军在约克镇发现了一栋大房子。由于相信康沃利斯就在该处,他们便瞄准它并迅速将其摧毁。康沃利斯自行凿沉在港口内一打以上的船只。法军开始炮轰英军船只,炮轰期间直接命中英国战舰查隆号,使其起火燃烧后,更延烧到周围两三只船舰。康沃利斯从克林顿得到消息,英国舰队于10月12日离开,但是康沃利斯回应说,他将无法支撑多久。

  10月11日晚间,华盛顿命令美军挖掘第二道战壕。虽然这使他们又向英军战线推进了400码(366米),但却不能延伸到河流,因为在那里有两个英军堡垒──9号和10号堡垒。整个夜里,英军依旧在原先防线等待,因为康沃利斯并未发现新的一条战壕正在挖掘中。12日曙光乍现前,联军部队都已驻扎在新的战线上。

  英军投降

  联军在获得新的火炮之后,向约克镇发射的火力又再度加强,更甚以往。康沃利斯和其手下讨论战局,并同意他们的情形是绝望的。

  10月17日早晨,挥舞着白旗的官员带着一名鼓手出来。轰炸停止了,该名官员被蒙上双眼并被带到联军阵营。谈判从10月18日开始,英军派出两位代表,分别是汤玛斯·当达斯中校及亚力山大·罗斯少校,美军代表为约翰·劳伦斯,法军代表为马奎斯·德·诺厄利斯。 为确保联军不在最后一刻分崩离析,华盛顿下令给予法军享有参与移交程序的每一步。

  投降条约签署于1781年10月19日。所有康沃利斯的部队皆被称为战俘,但被保证会在美军阵营受到良好的对待,而军官们则被保证在释放后可返回家中。下午两点,联军进入英军据点,法军在左,美军在右。英军和黑森佣兵则行军于中,而此时英军的鼓手及吹笛者正奏著"世界上下颠倒了"。 英军在投降前数小时内被告知将会拥有新的制服,直到被奥哈拉将军所阻止。有些士兵摧毁他们的火枪,其他的不是全身淋湿就是呈现醉态。8,000名部队、214座大炮、数千支火枪、24艘运输船以及不计其数的马车与马匹被俘。

  康沃利斯拒绝正式会见华盛顿,同时也拒绝出席受降典礼,并以生病为由推拖。于是只好由查里斯·奥哈拉准将带着宝剑去向罗尚博投降。罗尚博摇摇头并指向华盛顿。奥哈拉将宝剑献给华盛顿,但遭后者拒绝,同时华盛顿还示意副官本杰明·林肯前去接受。在众目睽睽之下,英军一个个走出,并放下手臂走在法美联军之间。此时,驻扎在河另一端的格洛斯特的英军也随之投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查尔斯·康沃利斯,第一代康沃利斯侯爵,KG,PC(Charles Cornwallis,1st Marquess Cornwallis,1738年12月31日-1805年10月5日),又译康华里和康华利等,英国军人、殖民地官员及政治家。

  1738年12月31日生于英国伦敦,早年曾参与七年战争,1776年前往北美参加美国独立战争,1778年起出任北美英军副总司令,1780年攻陷革命军据点查尔斯顿,同年8月在卡姆登战役击溃查尔斯顿的革命军余部。1781年在约克镇战役大败后率大军投降,标志着英军在美国独立战争中大势已去。

  1786年至1793年出任印度总督,任内参加第三次英迈战争,1792年战胜。1793年颁布别称"康沃利斯法规"的《永久居留法》。1795年以军械总局局长身份加入内阁。1798年获任命为爱尔兰总督。1802年代表英国与法国的拿破仑签订《亚眠和约》。1805年再度获委任为印度总督,同年7月于加尔各答上任,但这时他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容乐观。10月5日于印度加济布尔病逝,终年66岁。

image.png

  康沃利斯在1738年12月31日生于英国伦敦高尚住宅区格洛斯维诺广场(Grosvenor Square),翌年1月15日受浸于汉诺威广场的圣乔治教堂,父亲为第五代康沃利斯勋爵(1700年-1762年),而母亲伊莉莎伯·汤森(Elizabeth Townshend,?-1785年)是前内阁重臣第二代汤森子爵之女,汤森子爵本身是前首相罗伯特·沃波尔爵士的妹夫。康沃利斯祖居萨福克郡,家族为当地名门望族,祖上曾先后追随查理一世及查理二世,家族屡有成员出任下议院埃尔(Eye)选区议员,至于他的其中两位叔父腓特烈·康沃利斯(Frederick Cornwallis,1713年-1783年)及爱德华·康沃利斯(Edward Cornwallis,1713年-1776年)曾分别任坎特伯雷大主教及直布罗陀总督。

  康沃利斯在家中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六,同时是家中长子,他的其中一位胞弟威廉·康沃利斯爵士(Sir William Cornwallis)为皇家海军上将。康沃利斯早年就读于伊顿公学,在校内曾玩曲棍球时遇上意外,弄伤眼部,以致终身视力轻微受损,他后来升读剑桥大学卡莱尔学院。在1753年,其父获晋封成为第一代康沃利斯伯爵(1st Earl Cornwallis),他作为长子亦从父亲取得礼节性子爵封号,是为布罗姆子爵(Viscount Brome)。康沃利斯毕业后旋于1757年12月8日以准尉(Ensign)身份加入第1步兵围队,并且前往时值七年战争的欧洲大陆,由此展开其军事生涯。

  在欧洲大陆,康沃利斯曾于意大利都灵的军事学院接受军事训练,另外亦曾驻守德意志地区。1758年至1759年,他在当地担任英方将领格兰比侯爵(Marquess of Granby)的副官,后又于1759年参与明登战役(Battle of Minden)。明登战役后,康沃利斯购得第85步兵军团的上尉职务,并返回英国加入该军团。在1760年1月25日,他当选下院埃尔选区议员,但他在下院的时间相当短暂,不久以后就随军重返欧陆,并于1761年成为第12步兵团的中校。他在兵团中率领一支小队,曾带领小队于1761年7月参与威林豪森战役(Battle of Vellinghausen),此后他一直留守德意志地区,期间曾参与零星战事,还获擢升为中校。

  在1762年7月,康沃利斯得知父亲已在同年6月23日逝世而动身返回英国,世袭父亲的伯爵爵位,成为第二代康沃利斯伯爵(2nd Earl Cornwallis)。他因其贵族身份而随即丧失下院议席,后于同年11月首次出席上议院会议。在上议院,康沃利斯成为辉格党罗金汉侯爵的支持者,但事实上他坚持独立形象,在议会内不随党派投票,不过他仍在1765年3月连同另外五名贵族向政府的《印花法案》投反对票,反对向英属北美十三州殖民地开征直接税。尽管如此,康沃利斯仍然获得英皇乔治三世的信任,并在同年7月获委为寝宫侍臣,至8月进一步获委为英皇副官。不过在1766年3月,康沃利斯投票反对罗金汉政府的《声明法案》,不满英国国会获得权力就任何事务为北美殖民地立法;他后来又在1769年下院米德尔塞克斯选举争议中支持激进派候选人约翰·威尔克斯的当选有效,但这都不减乔治三世对其信任。

  在1766年3月,康沃利斯获得第33步兵团的上校职务,同年停任英皇副官,自1769年至1770年出任联合爱尔兰副司库(Joint Vice Treasurer of Ireland)。在1770年11月21日,康沃利斯又获委任为枢密院顾问官,同年12月起出任伦敦塔总管,至1775年更获军方擢升为少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英军投降之后,华盛顿派遣泰奇·塔尔葛曼向大陆议会回报胜利。经过了跋山涉水,他最终抵达了费城,那里早已为此庆祝多日。华盛顿率军回师新温德瑟,并在那驻扎到1783年9月3日的巴黎和约签订为止,英美两国正式地结束战争。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