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克雷西战役

克雷西战役 (Battle of Crécy),发生于1346年8月26日,英军以英格兰长弓大破法军重甲骑士与十字弓兵。克雷西战役可以说是一场以弱胜强的典型例子。战斗中英国长弓兵起了关键作用 (若英军没有长弓兵 不知道会被法军虐成什么样 ) 从此欧洲各国均开始训练长弓兵 十字弓的时代就此完结。

  克雷西战役 (Battle of Crécy),发生于1346年8月26日,英军以英格兰长弓大破法军重甲骑士与十字弓兵。

  战前形势

  1346年盛夏 英国国王爱德华三世率领12000名英军为支援盟友度过诺曼底海峡 他的老对手—法国国王腓力六世热情的接待了他 在克雷西与法国35000人的大军遭遇 法军兵多将广 但以重装骑兵为主 只有6000名热那亚雇佣弩兵 而其他步兵大部分是征召兵 没有太强战斗力 克雷西这种森林地形 不适合重装骑兵作战而且法军的骑士仗着自己装备精良相当自负 根本瞧不起以步兵为主的英军。

image.png

  相比之下 英军主要以长弓手为主 其余的是由英格兰骑士和少量威尔士长矛兵组成 且占据地形优势 居高临下(PS:南朝鲜度百科说英军20000对法军60000 反正都是1:3)

  战前部署

  英国军队

  爱德华三世将自己的部队安排在克雷西村庄前的一座小山上 这样可以居高临下 此山前面正对着一条法军的必经之路 爱德华三世将自己的部队分成三队 前两队分别由黑太子爱德华和诺萨顿伯爵指挥 整个英军阵线的两翼和中央都配制长弓手 英军的地形极为有利 不但居高临下 两侧还有村庄掩护(详细请看地图)更有大片森林掩护 长弓手还在阵地前布置了大量拒马。

image.png

  法国军队

  腓力六世国王将6000名热那亚雇佣弩兵安排在战线最前方 法军步兵仅随其后 骑兵还没有到达 腓力六世在以往和爱德华三世的对抗中都十分谨慎 他想在骑兵到来之后再进攻 但在部下的请战要求下勉强发动攻击 这样 法军在骑兵没有完全到达时就发动了攻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克雷西战役 (Battle of Crécy),发生于1346年8月26日,英军以英格兰长弓大破法军重甲骑士与十字弓兵。

  战役过程

  爱德华三世让大部分英格兰骑士下马作战 排成6-8列队纵身的紧密队型。

image.png

  开战时间大概是下午4点 法军用热那亚雇佣弩兵率先发动攻击 这些轻步兵阵型松散又是雇佣军 远不是当时在世界上无敌的长弓兵的对手 他们未进入射程是就发动了攻击 结果大多数箭都没飞进英军阵地

  法军还有一个弱点 那就是他们在逆光的状态下进行射击的 (PS:相信开车的人都知道 夕阳某些时候比正午的阳光更晃眼) 相比之下 英军的攻击则有效的多 长弓是用紫杉木做的 紫杉木非常坚固 做弓箭非常适合 在射程上和威力和地势上占尽了便宜 几轮射击后 法军弩兵死伤惨重 其余的都跑的比子弹还快 只不过是在逃跑时。

  法军第2阵地主要由征召的矛兵组成 这些人无组织无纪律 战斗力更傻了 但战前叫嚣的最欢的就是他们 步兵叫喊着开始冲锋 但是和逃跑的弩兵撞在一起 混乱不堪 长弓手自然喜欢他们密集的阵型 他们将法军当成兔子一样射 法军一个个倒下 死伤惨重 侥幸上来的法军步兵也不是英国下马骑士的对手。

image.png

  战况至此 腓力六世让法军第一批骑士开始冲锋 尽管法军装备精良 但是骑兵在冲锋时防御也是最弱的时机 在长弓箭雨下死伤惨重 更惨的是法军骑士和溃退的矛兵撞在了一起 他们也未能冲到英军前面。

  当然 法国有欧洲最精锐的重骑兵 法军骑士都是精英 战斗力很强 有几次也冲到英军面前 但是装备了骑枪的骑兵虽然增强了冲锋威力 但是却降低了肉搏能力(当然 下马骑士则相反 下马骑士不但擅长冲锋和肉搏 而且战斗力比骑兵更强) 而英国拥有欧洲最精锐的重装步兵和下马骑士 而且还有地形优势及一些擅长对付骑兵的威尔士长矛兵 就算法军骑士冲上来 在冒着箭雨 逆光 无地形优势和无法完成冲锋的情况下 当然只能被英军步兵一个个剁成肉酱 法军的16次冲锋均被打退 腓力六世负伤被迫撤退 克雷西战役以法军的惨败告终。

image.png

  战役结果

  英军:

  阵亡2名骑士 40名重骑兵和长弓手 100多名步兵

  法军:

  阵亡11位贵族 1513名骑士 5000多名重骑兵和10000名以上的步兵

  克雷西战役可以说是一场以弱胜强的典型例子。

  战斗中英国长弓兵起了关键作用 (若英军没有长弓兵 不知道会被法军虐成什么样 ) 从此欧洲各国均开始训练长弓兵 十字弓的时代就此完结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以下是克雷西会战过程。英军和法军在克雷西相遇,英国的兵力大大弱于法国。在这场战役中,英国步兵是联合兵种中的主要作战力量,发挥出色,打破了重骑兵不可战胜的神话。与法军相比,英军拥有更加优秀的队形。英军的紫衫长弓可以打断重装骑士的冲锋阵型,让对方陷入混战。

image.png

  英国指挥官把英军平均分成了三部分,让大部分英国骑士下马作战,排成6-8列紧密队形。下午四点开战,法国的热那亚弩兵率先发动进攻。这些弩兵不是正规军,远不是英国长弓兵的对手。而且法军还有一个弱点,他并是在逆光的情况下发动射击。相比之下,英军的作战有效地多。长弓用牢固的紫杉木做成,在威力和地形上占据优势。几番射击后,法国弩兵损失惨重。

  法军第二阵地的矛兵也是临时组建而成, 看见这样的阵仗当即傻眼,与逃跑的弩兵冲撞在一起。英国长弓手依靠密集的阵型将法军个个射杀。法国国王让骑士开始冲锋。尽管装备优良,但是骑兵在冲锋时防御能力较弱,死在了英国的长弓箭下。法国的轻骑士与逃窜的矛兵撞在一起,未冲到英军阵地。

image.png

  法国的重骑士都是战斗力高强的精英,他们能够冲到了英军面前。但英军有着重装步兵和长矛兵,尽管法国骑兵冲到了英军面前,但没有地形的优势以及逆光的影响,法国骑兵都被刺成了肉酱。法军的十六次冲锋都被英军打退,法国国王负伤撤兵。这就是克雷西会战过程。

  克雷西会战结果是由英军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英军阵亡了两名骑士,四十名长弓手,一百多名步兵。法军阵亡了十一位贵族,一千五百余名武士,五千余名重骑兵和一万步兵。在克雷西会战中,英军以少胜多。英军的长弓在战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自此之后欧洲开始训练长弓兵。

  在威尔士亲王回营后,国王拥抱他,赞叹他,并表示他不愧是帝国之子。克雷西战役开始于下午三点,晚上才结束。克雷西地区多雾,英国人发现许多敌人都在雾色中迷了路,之后用计将法国人引入埋伏。英国人将得到的法国军旗挂在高地上,所有被假旗欺骗的法国人都被杀害,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image.png

  英国人为这样的屠杀做辩护,说以前法国国王也对英军下过类似的命令。但当时真实的原因是很可能当时英国人不愿意受到战俘的拖累。据估计,战役一天和随后的一天,共有一千二百名法国骑士、一千四百名绅士、四千名士、三万名低等级士卒殒命。许多法兰西大贵族也战死沙场。波西米亚国王和马略卡国王也没有逃脱厄运。相比法国人的损失,英国人可以用微不足道来形容。英军只有少数士兵伤亡,这充分证明了爱德华的部署多么精妙。克雷西战役带给了法国全方位的溃败。

  在战役后期,法国的骑士精神让人动容。在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法军一直在尝试进攻。直到深夜,法国的十六次进攻全部被英军打退。法国国王带着七零八落的部队明白已经不可能挽回败局了。这就是克雷西会战结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英国人在斯鲁伊斯海战的胜利,仅仅为漫长的百年战争开了一个不错的好头。但此时距离真正意义上的重大胜利还差的很远。英国人必须在陆上战场取得一次对法国人的大胜,而克雷西之战正是他们所期望的结果。法国人在战役之前的大部分时间里不可谓计划不周全、准备不充分,然而许多偶尔因素交织在一起,最终促成了法国人失败的必然。

image.png

  斯鲁伊斯海战大胜带来的战场优势,仅仅一个月后就因为弗兰德斯军队在Saint-Omer要塞外的败退变成了一株无花果。盟友弗兰德斯人自此对任何入侵法国本土的行动都保持绝对的消极,直接导致爱德华雄心勃勃的1341年攻势胎死腹中。想要对法兰西王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看来只能另选它途。

  恰好此时,布列塔尼公爵家爆发了继承纠纷。虽然法王菲利普六世先声夺人,监禁了英格兰争取的候选人蒙特福德伯爵约翰,爱德华三世仍然派出英军登陆布列塔尼,对抗菲利普三世支持的候选人布洛瓦伯爵查理。1342年9月30日,正在围攻莫莱的英军截获了布洛瓦伯爵正带领援军赶来的消息,指挥官威廉.波鸿果断率英军主力1500多人连夜转移阵地。在查理来袭方向上,他们背倚树林,为辎重提供了一个天然的庇护所,骑兵的马匹也可以便利地系在树干上。全军横跨道路,依托丘陵,前挖壕沟,占据了一个坚固的防御阵地,并摆开了英军招牌式的弓箭手下马重骑兵鹤翼阵。

image.png

  面对严阵以待的英军,查理明智地命令重骑兵舍弃战马,在热那亚弩手的支援下,以密集阵型推进。敌军进入射程(200码左右)后,英军弓箭手立即开始从两翼射出密集的箭矢,很快压制了热那亚弩手的反击。英军重骑兵随后也击退了被箭矢打乱阵型的法国重骑兵。

  见前锋败阵,查理命令二线重骑兵发起骑马冲锋。英军弓箭手再次大显神威,将法军战马成片射倒,瓦解敌军攻势于接触之前。败阵的法军前锋和二线部队,其规模都超过了英军全军,而英军弓箭手,由于之前围攻战的消耗和补充不及的原因,随身都只有36支箭矢。所以在击破法军骑兵后,他们开始前出到阵前拔取箭矢。见此情景,查理果断下令严阵以待的法军第三线骑兵发起冲锋,并伺机开始从两翼包抄英军。知道自己已经占了大便宜,也明白手下无力再战,威廉.波鸿率领英军且战且退,避入森林。鉴于己方伤亡很大,布洛瓦伯爵查理当夜下达了撤退命令。

  此战是百年战争的第一次陆上战役,但因规模不大,所以知名度不高。英军在此战中基本沿袭了哈利敦山战役围点打援,抢占有利地形防守反击的战术思路,鹤翼阵对法军的有效性也得到了考验,战术上更加自信。

  另一方面,教训也是深刻的。面对国力雄厚、兵力强大,又特别能死扛苦战的法国人,英军携带的箭矢数量明显过少。而要携带更多的箭矢而又不至于过分影响行军速度,增大马匹的配置比例就势在必行。

  至于法国人,他们这一仗的亮点下马突击并没有收到效果,也自然引不起重视。更糟糕的是对于热那亚弩手,虽然热那亚队长Grimaldi自己都在书信中承认不敌英格兰弓手,法国人却不知吃了什么迷魂药,还是坚定相信享誉欧陆的热那亚筋角弩压制还籍籍无名的简陋长弓不存在问题,就此埋下更大惨祸的种子。

  莫莱战役后,爱德华三世亲率5000援军,也赶到布列塔尼。兵力增强的英军随后开始围攻瓦納(Vannes),并放出大量劫掠分队,英军重骑兵和骑乘弓手四出抄掠粮秣,焚毁村落庄园,既为围城壕沟中的友军带回补给,也向布列塔尼民众捎去了明确的信息:法王无力保护你们,想过安稳日子就效忠英王。

  对此,法王菲利普六世指派诺曼底公爵约翰(未来的法王约翰二世)率军救援瓦納。1343年1月,面对严阵以待的英军,谨慎的约翰选择了撤军。当月19日,在阿维尼翁教廷的调解下,布列塔尼争端双方达成了一个有效期至1346年9月30日的停火协议,布列塔尼东北部效忠法国支持的查理,西南部则忠于英格兰撑腰的约翰(本人还在巴黎的牢里),双方都自称布列塔尼公爵。

  虽然和法兰西王室达成了协议,赢得了时间巩固自己窘迫的财政,但爱德华三世清楚得明白时间并非自己的盟友,坐等协议到期,只会被势大体沉的法国碾压至死。

  1345年夏,借着约翰越狱和戈德弗雷男爵的领主寻求庇护这两个由头,爱德华三世打破停火协议,计划向法国发起三头蛇攻势。但弗兰德斯贵族们的不配合,使爱德华准备亲自指挥的南部攻势首先流产。

  英军在布列塔尼的远征也开局不利,两场围攻战都以失利告终,并在查理公爵绝对优势兵力压迫下撤向沿海。6月9日,英军总指挥汤姆森.达格沃思爵士在莫莱附近的圣波尔莱昂村遭到查理率领的骑兵部队突袭。汤姆森临危不乱,率领自己的180名精锐扈从迅速抢占附近高地,随后一天的恶战中,英军精锐弓箭手扈从配合下马重骑兵打垮了接近自身十倍的法军步骑反复突击,直到夜幕降临法军撤退。

  此战虽然规模很小,但无论战略还是战术意义都非常显著。战略层面上它对查理的声誉造成了不小的损害,布列塔尼战场再次被拉回对峙僵局,战术层面上它是英格兰战术体系在百年战争的第一次野战胜利,完全展示了应用得当、配合同步的精锐骑乘弓箭手扈从、重骑兵所拥有的战术威力。

  在加斯科涅战场,一直遭受法军蚕食的卫戍部队,在得到本国2000名援军后,转守为攻。首先收复要冲博尔吉拉克,并于10月21日,兰开斯特伯爵指挥下,凭借漂亮的夜间行军和弓箭手支援下的骑兵突袭打垮了法军近7000人的多波洛克围城部队。

image.png

  布列塔尼和加斯科涅英军的奋战,为英格兰赢得了主动出牌的宝贵战机,爱德华三世终于可以在1346年实现安茹王室的夙愿——重返诺曼底。7月12日, 750多艘舰船跨过海峡,将1万5千名英军送上瑟堡东南18英里处的St Vasst la Hogue海滩。

  爱德华三世虚晃弗莱忙和加斯科涅一枪,而突然登陆诺曼底的行动,固然避开了法国及其盟友舰队的威胁,打了菲利普6世一个措手不及。但诺曼底领主们对安茹王室已经丢掉整整140多年领主权的嗤之以鼻,却使得这次宏大的行动注定只能是一次快速扫过法国腹心地带的战略破袭。这种战略中,机动速度是比兵力数量更关键的因素,爱德华为此特意打造了一支骑兵比例远超常规的精锐远征军,步兵与骑兵比例接近1:1。

  在深入内陆前,英军展开成正面宽达数英里的斜行阵,由重骑兵和骑乘弓箭手组成的各分队。其中最大的一支分队由流亡的戈德弗雷男爵指挥,包括500名重骑兵和1000名弓箭手,前出到主力前方30多公里处。英军就像庞大的水母一般扫过科朗坦半岛乡间,制造出巨大的焦土带,触手一般的骑兵分队则一边制造零星的破坏,一边为主体反馈情报信息,并击溃法军零星分散的海岸卫戍部队,突袭夺占重要的枢纽桥梁。

  登陆12天后,远远伸出的“触手”在卡昂捉到了最肥的香饵——罗伯特.波特兰元帅,他是戈德弗雷男爵的死敌,两人曾在法王御前拔剑动武。缺兵少将、城防未备的法国元帅两天后向英军投降。

image.png

  得益于契约系统的引入,此时的英军,虽然表面上仍由大大小小的领主、郡县分队和雇佣兵联队拼凑而成。但都被框入义务、装备、酬劳明确的金钱雇佣关系之中,英王可以借助“罚没薪饷”的大棒威力,压服骜不驯的大小爵爷们,按照战场的需要将这些力量重新打散编组。可以说,除开兵力的来源基础仍是人身土地依附的封建结构外,英军已经进入了两个世纪后的近代雇佣军阶段。而他们的对手,虽然也以类似的契约系统为主组建野战军,但却存在不规定服役时限的巨大漏洞。刚刚拿到王位的瓦卢瓦家族,对于封建制度发源地兼骑士之国的各路大小诸侯,其控制力也远远无法比拟久经考验的安茹王族,发挥不出契约大棒的真正威力。克雷西战役,即将成为这种代差浮出水面的第一个舞台。

  深入内陆后,英军开始收拢兵力,减缓推进速度,水母巨大的身体渐渐缩成了一根刺向巴黎的长矛。只有无数根触手依然在外围活动,不断制造破坏和反馈情报——包括法军在巴黎和亚眠大规模集结,以及法王请出圣丹尼斯战旗的关键消息。圣丹尼斯战旗,也译红色王旗,只有在王国遭到外敌入侵时才能从圣丹尼斯大教堂请出,表明决一死战,不留俘虏!

  抵达埃尔伯夫后,英军开始放出更多的分遣队,探查法军的塞纳河防御,对多个渡口、桥梁发起试探性突袭。在塞纳河南岸开出长达30公里的焦土带后,英军终于在8月9日抢占了拉罗什居永附近的渡口,可惜的是,这个渡口过小,无法让英军全军安全快速渡河。8月13日,英军的一些骑乘分队逼近到巴黎西南方几公里处,火箭焚毁农庄的烟柱,让巴黎城陷入了恐慌,菲利普6世不得不抛下正在塞纳河南岸集结的野战军,赶回王都稳定人心。

  乘着骑兵分遣队制造的混乱,英军在15日突袭普瓦西,借助有利地势搭起栈桥,开始穿越塞纳河。被英军分遣队扰乱了视线的菲利普6世对此没能做出及时反映,他派出的截击部队16日赶到普瓦西对岸时,遭到完成渡河的主力英军迎头痛击。爱德华三世一直留在塞纳河南岸等待巴黎外围的分遣队赶回,和他们一起最后渡河。

  得知英军渡河成功后,菲利普6世立即派出步兵北行追赶,但因为英军还有一支骑兵分队在向西南方的沙特尔佯动,法国国王本人和全部骑兵又在巴黎停留了一天。确信英军主力已北上开向索姆河流域,菲利普6世命令毁掉巴黎西面塞纳河上的桥梁,以防英军别动队折返。在这一番折腾后,法军全军终于踏上了追赶英军的道路。法国骑兵在一天内疾驰55公里,在8月22日赶到亚眠,与这里集结的法军和德意志盟军会师。法军兵力顿时膨胀到英军的三倍多,圣战旗上绚烂的太阳,点燃了这一地嗜血武夫的复仇怒火,一股脑追上英国人砍个干净的冲动,就此取代谨慎而细致的战略布势,法军的心理,开始严重失衡。

image.png

  可是追上英国人,却已是嘴上容易而已。尽管有法国人焦土战略的迟滞,凭借众多重骑兵和骑乘弓手的出色发挥,英军击退了法军先遣队的两次大规模袭扰,于22日进抵索姆河河岸。英军派出骑兵先遣队抢占索姆河上的四座桥梁,其中以蓬雷米的战斗最为激烈。戈德弗雷男爵指挥手下猛扑大桥守军,幸而波西米亚国王约翰率领法军骑兵前锋及时赶到,才将英军堵了回去。

  英军沿河一路探查,虽然对阿布维尔的突袭又以失败告终。但在24日凌晨,他们还是先法国人一步赶到了布隆奎塔格渡口。8时左右水位下降后,英军骑兵打头,开始涉过宽阔坚实的白垩岩河床。渡河中,英军遭到了Godemar du Fay率领的3500多名法军先遣队截击。热那亚弩手的致命弩矢射倒了不少挣扎渡河的英军。在徒步弓手还困于水中高举长弓和箭囊无法还击时,英军骑乘弓箭手及时救场。他们策马入水,在河中张弓还击,压制了热那亚人。徒步弓手涉上浅滩后,也开始投入战斗,终于彻底打哑了热那亚十字弩,人多势重的英军重骑兵乘机一拥而上,将法军全线打垮。

  在英军顺利渡过索姆河一个多小时后,先是波西米亚国王率领的骑兵先锋,紧接着是菲利普6世统帅的法军主力,赶到了布隆奎塔格渡口南岸,但已经上涨的汹涌河水让他们只能望河兴叹。权衡再三后,菲利普6世率军转进阿布维尔休整,在这里,无论英军下一步是转向西北海岸登船返回英国,还是穿越山林兵行东北汇合弗兰德军队,法军都能迅速出发截击。

  25日,法军一边放出斥候探查英军动向,一边汇合陆续赶到的德意志、意大利盟友。其中的大佬包括:

  罗马王查理(此时的波西米亚王太子,后来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4世)

  马略卡(Majorca)国王杰米(Jaime I)1世

  萨伏伊(Savoy)伯爵路易

  埃诺(Hainault)伯爵约翰

image.png

  法军兵力进一步暴涨,阿布维尔周边无法容纳,后到者只能前往5公里外的圣里基耶。在实力雄厚的“国际友人”簇拥下,菲利普6世的压力也进一步暴增——再像以前那样放跑英国人,年轻的瓦卢瓦王室铁定沦为半个欧罗巴眼中的软蛋!

  26日破晓,借助晨曦之光,阿布维尔的法军看到了西北方地平线上升起的滚滚烟柱。英国人一定在海岸一带,随时会登船逃走,此刻已容不得丝毫犹豫!菲利普6世立即集结阿布维尔周围法军,拔营挺进。王家传令兵向圣里基耶一路狂奔,叫醒沿途扎营的军队,呼喊出发的命令。

  经过数小时匆匆行军,靠近浓烟四起的努瓦耶尔镇时,法军前锋遇上了先前派出的斥候,他们带回的消息令人郁闷:海岸上半个英国佬都没有,海平线以内半条敌船的鬼影都不见!

  意识到自己判断失误,菲利普6世马上下令:全军右转,方向东北,穿过森林,全速追上去!

  菲利普六世一直期望用自己的精明指挥来协调整支大军

  如果此时从高空俯瞰下去,我们一定会见到这样一幅令人终身难忘的景象:

  从索姆河上阿布维尔向海岸蜿蜒10多公里的一条装甲大蛇,突然掉转它寒光闪闪的蛇头尖牙,一头窜上东北方广袤克雷西森林中依稀可见的罗马古道。不过笨粗的身躯显然比不上敏捷的蛇头,在转向中渐渐挤成一团,仿佛生吞了一只羊羔般鼓胀起来。而在这只越来越丑恶的大蛇下方,沿阿布维尔到圣基耶尔的索姆河支流,众多小蛇蜿蜒而出,钻入森林,汇入大蛇的身躯,让这只大蛇显得越发混乱、狂躁……

  这次大转弯彻底毁灭了法军本来还算井然有序的行军纵列。其灾难性,大概只有400多年后洛伊滕会战奥地利军被普鲁士军突袭左翼时匆忙做出的敌前大转向堪与比肩。但讽刺的是,如此精妙的扰敌行动,却只是英军骑乘分队的无心插柳之作。

  时钟拨回两天前,在布隆奎塔格渡口,一部分法国河岸守军被打散后慌不择路逃到了西北方的努瓦耶尔镇。英军休斯.德斯潘塞爵士的骑乘分队很快追踪而至,将小镇付之一炬。接下来两天里,爵士的分队马不停蹄地穿过拉布罗耶、Rue和勒克罗图瓦,在索姆河入海口留下了一个漂亮的U型运动轨迹。他们沿途搜索海平线内己方舰队踪迹,绞杀逃散的法军残兵,顺带烧杀抢掠。照惯例,“缴获物”的2/3会归弓箭手们本人所有,剩余1/3才需上交分队指挥官、总指挥和国王,比起虚无缥缈的上帝和民族,这些实惠更能刺激底层官兵奋勇战斗、满载而归。

  在拉布罗耶和勒克罗图瓦眼巴巴望了半天大海之后,英国人不得不放弃登船返家的打算。弗兰德斯军攻击边境要塞不下后全军折返的消息也在此时传了过来,爱德华三世的心情顿时跌到了谷底。经过近一个半月的高强度行军和战斗,英军体力已经见底,骑乘分队勉强能行动,徒步步兵则完全无法前行。在中世纪糟糕的山林土路上,他们的鞋底很快磨光磨坏,打上了水泡。英军已经无法像之前一样小队四出骚扰,大队昼夜强行,要钻出身后庞大法国野战军的血盆大口,钻过边境密密麻麻的要塞群抵达弗兰德斯,根本是不可能的!

  既然跑不掉,爱德华三世决定干脆不跑了,挑个好阵地,堂堂正正打一场名誉之战。好在周围以前是英国的领土,爱德华三世多年前打猎时就已经相中了一块好阵地。25日,英军全军开出勒克罗图瓦,穿过克雷西森林中的罗马古道,奔向克雷西。

  26日,英军起了个大早,从容部署起鹤翼阵。由于法军迟迟不现身,他们又仿照过去苏格兰人的做法,乘机在阵地前挖出了无数1英尺见方的绊马坑。全军在正午时分批离开阵地用餐休息,离开者将武器盔甲置于脚下,以便返回时不致弄乱战斗位置。

  英军巩固阵地恢复体力时,菲利普6世率领的法军。如前所述,正在克雷西森林中上演拙劣的大转弯闹剧。到午后3点左右,法军以热那亚步兵为主力的先锋抵达枫丹,迎面刺眼的阳光中,他们看到了西北方山脊上严阵备战的英军。这令热那亚步兵队长卡洛.格里马尔迪和欧东内.多利亚震惊不已。为了追上“仓皇逃命的”英军,他们这一天一直在喝骂手下加快步伐。

  接到前锋反馈的消息,菲利普6世立即命令全军停止前进,并召来主要将领开会。返回的侦察分队指挥官报告说英军阵地坚固,最好等到明天再发起进攻。谨慎的一派建议让全军继续北行,进驻奥蒂河上的主要枢纽拉布罗耶城堡,掐断英军北进的线路。更多的人则建议立即发起正面进攻。

  帐内争议正酣,帐外却已然失控暴走。早就完全失去行军秩序的法军中军步骑兵无视元帅、队长们四处阻止,推着热那亚步兵一股脑涌向英军。

  “杀呀,杀呀,杀光英格兰叛贼!!!”听着帐外此起彼伏的喊杀声,菲利普6世领悟了目前的境况。5时左右,他策马冲到阵前,对着法国元帅们怒吼:“以上帝和圣丹尼斯的名义!派出热那亚人!开战!”

  接下来发生的事已经有众多书籍描述,笔者这里不再大篇幅赘述。简单概括,就是疲惫不堪、失去盾手掩护的热那亚弩手,首先被英军弓箭手清理出场。然后法军骑兵妄图凭借自己的绝对数量优势压垮英军,在根本没有统一指挥的情况下对着英军阵地乱冲一气。其中规模较大的冲锋就有15次。被英军形似猎箭箭头的箭矢射中的成千匹法国战马,或在剧痛中发狂乱跳,或瑟瑟发抖原地逡巡,让场面更加混乱。

image.png

  最后随着圣奥利弗兰姆战旗和瓦卢瓦王旗被夺,艾诺伯爵强行拉走菲利普6世,这场在法国一方视点中比起神圣战役更像流氓群架的大悲剧勉强算是散了场。夜里还有一些掉队的法军陆续赶到战场,不明就里的他们在“同胞”眼皮下面钻进灌木丛倒头大睡,次日早晨被回过神来的“同胞”砍得鸡飞狗跳

  克雷西战役,让法国在这场本来信心十足的战争中第一次交上了噩运,也让英国人开始确信:缘于在法兰西权利的正义,英格兰人乃是尊崇天主的意志,并蒙天主赐予力量对抗法兰西人。

  战略大师利德尔.哈特秉持间接路线战略思想,一直对爱德华三世直攻敌人腹心的大远征战略没有好评。讽刺的是,此次战役中英格兰重骑兵和骑乘弓箭手的侦察破袭,屡次实现了利德尔.哈特关于在战斗开始前,就让对方心理失衡的核心追求。最后还为英军造成了未战先胜的完美局势。或许,我们可以换个思路,这样评价爱德华三世的这场骑马大远征:战略上的直接路线,战术上的间接路线。

  至于爱德华三世的将才,则一方面让我们不得不又一次感叹“拿破仑爱用福将”这句话的真理性,同时也赞叹他眼光的犀利。

image.png

  如果这次英军还是和以往对战苏格兰人,还有莫莱战役时一样人均50多支箭矢的话,那法国人虽混乱但规模绝对铺天盖地的攻势必将在英国人耗尽弹药后瞬间卷没势单力薄的英军。对此,爱德华三世从远征开始储备大量备用箭矢,到在英军阵线后方用四轮马车构筑车营囤积箭矢,再到用骑马的仆役不断给战斗中的弓箭手输送弹药。项项举措,精心准备。

  法国人疯狂零散的攻势,让他的精心计划大展拳脚。乘着法军冲锋的断档,英军不断补充弹药,以新的密集箭雨,迎战法军新的攻势。个别军事史学家认为,这场战役中,英军弓箭手可能人均发射了150多发箭矢,这是一个将再无来者的恐怖数据。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战斗中英国长弓兵起了关键作用 (若英军没有长弓兵 不知道会被法军虐成什么样 ) 从此欧洲各国均开始训练长弓兵 十字弓的时代就此完结。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