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乌孙国

  乌孙人是汉代连接东西方草原交通的最重要民族之一,乌孙人的首领称为“昆莫”或“昆弥”。 公元前2世纪初叶,乌孙人与月氏人均在今甘肃境内敦煌祁连间游牧,北邻匈奴人。乌孙王难兜靡被月氏人攻杀(据《汉书·张骞传》),他的儿子猎骄靡刚刚诞生,由匈奴冒顿单于收养成人,后来得以复兴故国。根据考古学家发现的乌孙古墓群和其他遗迹表明,从天山以北直至塔尔巴哈台,东自玛纳斯河,西到巴尔喀什湖及塔拉斯河中游的辽阔地区,均为当时乌孙人的牧地,其政治中心在赤谷城。南北朝时,乌孙与北魏关系密切。辽代曾遣使入贡。如今是哈萨克族的一个大部落。乌孙人是受塞种人影响很深的操突厥语的古代民族,乌孙人以游牧的畜牧业为主,兼营狩猎,不务农耕。养马业特别繁盛。

  昆弥,一译昆莫,古代中国西域乌孙王国的名号。 自汉宣帝甘露元年起,乌孙有大小二昆弥,均受汉王朝册封。

 史记

  《资治通鉴.卷二十七. (汉)中宗孝宣皇帝下甘露元年》:乌孙狂王复尚楚主解忧,生一男鸱靡,不与主和,又暴恶失众。汉使卫司马魏和意、副侯任昌至乌孙。公主言:“狂王为乌孙所患苦,易诛也。”遂谋置酒,使士拔剑击之。剑旁下,狂王伤,上马驰去。其子细沈瘦会兵围和意、昌及公主于赤谷城。数月,都护郑吉发诸国兵救之,乃解去。汉遣中郎将张遵持医药治狂王,赐金帛。因收和意、昌系琐,从尉犁槛车至长安,斩之。

  初,肥王翁归靡胡妇子乌就屠,狂王伤时,惊,与诸翎侯俱去,居北山中,扬言母家匈奴兵来,故众归之。后遂袭杀狂王,自立为昆弥。是岁,汉遣破羌将军辛武贤将兵万五千人至敦煌,通渠积谷,欲以讨之。

1409628764986_meitu_7.jpg

  初,楚主侍者冯??,能史书,习事,尝持汉节为公主使,城郭诸国敬之,号曰冯夫人,为乌孙右大将妻。右大将与乌就屠相爱,都护郑吉使冯夫人说乌就屠,以汉兵方出,必见灭,不如降。乌就屠恐,曰:“愿得小号以自处!”帝征冯夫人,自问状。遣谒者竺次、期门甘延寿为副,送冯夫人。冯夫人锦车持节,诏乌就屠诣长罗侯赤谷城,立元贵靡为大昆弥,乌就屠为小昆弥,皆赐印绶。破羌将军不出塞,还。后乌就屠不尽归诸翎侯民众,汉复遣长罗侯将三校屯赤谷,因为分别其人民地界,大昆弥户六万馀,小昆弥户四万馀。然众心皆附小昆弥。

   为什么乌孙的“国王”还要分大小?

  乌就屠(?-前30年),是乌孙昆弥翁归靡的儿子,前53年,杀死昆弥泥靡。由于他不是楚公主刘解忧所生,他阻止刘解忧的儿子元贵靡继承昆弥之位。汉朝遣破羌将军辛武贤,备边乌孙。刘解忧的侍女冯嫽晓以利害,劝说乌就屠。乌就屠同意和解。汉朝以元贵靡为大昆弥,乌就屠为小昆弥,皆赐印绶,大昆弥户六万余,小昆弥户四万余,但人心向小昆弥乌就屠。汉朝倾向于大昆弥,前30年,大昆弥已经是元贵靡的孙子雌栗靡的时候,乌就屠去世,儿子拊离继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乌孙人是汉代连接东西方草原交通的最重要民族之一,乌孙人的首领称为“昆莫”或“昆弥”。 公元前2世纪初叶,乌孙人与月氏人均在今甘肃境内敦煌祁连间游牧,北邻匈奴人。乌孙王难兜靡被月氏人攻杀(据《汉书·张骞传》),他的儿子猎骄靡刚刚诞生,由匈奴冒顿单于收养成人,后来得以复兴故国。

  公元前177~前176年间,冒顿单于进攻月氏。月氏战败西迁至伊犁河流域。后老上单于与乌孙昆莫猎骄靡合力进攻迁往伊犁河流域的月氏,月氏不敌,南迁大夏境内,但也有少数人仍然留居当地。在塞种人与月氏大部南下以后,乌孙人便放弃了敦煌祁连间故土,迁至伊犁河流域与留下来的塞种人,月氏人一道游牧。从此乌孙日益强大,逐渐摆脱了匈奴的控制。根据考古学家发现的乌孙古墓群和其他遗迹表明,从天山以北直至塔尔巴哈台,东自玛纳斯河,西到巴尔喀什湖及塔拉斯河中游的辽阔地区,均为当时乌孙人的牧地,其政治中心在赤谷城。南北朝时,乌孙与北魏关系密切。

10439669_640x640_0_meitu_9.jpg

  辽代曾遣使入贡。如今是哈萨克族的一个大部落。乌孙人是受塞种人影响很深的操突厥语的古代民族,乌孙人以游牧的畜牧业为主,兼营狩猎,不务农耕。养马业特别繁盛。昭苏县是古代乌孙国故地,自西汉神爵二年(公元前60)起,就统属于汉朝在西域设置的西域都护府,迄今两千多年,一直是祖国西北边陲重地,历史上扼东西陆路交通要冲,夏塔古道、木扎尔特隘口,就是祖国内地经伊犁,通往中亚、西亚各地以及南疆的交通孔道。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期,昭苏县便是乌孙国的游牧地,出产良马。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到乌孙,回程时,乌孙国王猎骄糜曾派遣使者携带礼品马数十匹前往中原。汉武帝得到乌孙马,高兴地赐名“天马”。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乌孙族属向有数说

  一、匈奴人说。此说强调乌孙人"不田作种树,随畜逐水草",与匈奴人同俗,但乌孙王室始终与匈奴人保持密切的联系,尽管有时亦兵戎相见。

  二、突厥人说。主此说者有俄国突厥语学家B.B.拉德洛夫、日本学者白鸟库吉等人。所持理由,一是乌孙人与突厥人开国始祖的传说均与狼有关;二是乌孙人称国王为昆莫或昆弥,王族贵人的名字多以"靡"字收尾,以及见于记录的少数乌孙语均属于突厥语族;三是突厥阿史那氏系乌孙人的后裔;四是乌孙人分布的区域恰为后来突厥族兴起的基地。

  三、东伊朗族说。20世纪30年代以来,苏联一些考古学家以A.H.伯恩什坦为代表认为乌孙人很可能属于东伊朗族。特别是从50年代起,苏联考古学界有更多的学者认为乌孙人是东伊朗族塞人(即中国史籍中的塞种人,亦称塞人)的一支,塞卡文化与乌孙文化是一种文化的两个阶段。乌孙人于西汉初期至南北朝初期游牧于天山以北伊塞克湖南岸至伊犁河流域一带,国都赤谷城位于伊塞克湖南岸,另说在纳林河畔。

  乌孙人的种属不清楚,提到乌孙人种族形态学的资料很少。唐代颜师古对《汉书·西域传》作的一个注中提到“乌孙于西域诸戎,其形最异,今之胡人青眼赤须状类弥猴者,本其种也”。按此说法,乌孙人应为赤发碧眼、浅色素之欧洲人种。

A4G5SL7300B70003_meitu_11.jpg

  乌孙人西迁前居于河西地区。迄今为止河西走廊地区出土的先秦时代人类学材料都无例外地显示出蒙古人种支系类型的特点。这说明乌孙人西迁之前.在河西地区居住的是蒙古人种集团,与史书所记乌·孙人的人类学特征矛盾。与甘肃相邻的新疆东部如哈密地区发现有公元前10~公元前5世纪人类骸骨,经研究为欧罗巴人种。比较合理的解释是,乌孙人或许与新疆东部的古代欧罗巴人种有关,他们也许是从新疆进入河西的。

  中外学者比较了苏联中亚地区和我国天山以北地区乌孙时代的人类学材料,认为形成乌孙民族的人类学类型的大人种基础是欧罗巴人种。人类学材料还说明,乌孙人有许多类型,乌孙人与天山地区塞人似为同一种民族集团。乌孙人不能简单地直接与今天哪个民族挂上钩。

  游牧民族

  公元前2世纪初叶,乌孙与月氏均在今甘肃境内敦煌祁连间游牧,北邻匈奴。乌孙王难兜靡被月氏攻杀(据《汉书张骞传》),他的儿子猎骄靡刚刚诞生,由匈奴冒顿单于(公元前209~前174在位)收养成人,后来得以复兴故国。公元前177~前176年间,冒顿单于进攻月氏。月氏战败西迁(西迁时间另有两说:一说为公元前3世纪末;一说为公元前174~前161匈奴老上单于时),至伊犁河流域,赶走久在当地游牧的塞人。后老上单于与乌孙昆莫猎骄靡合力进击迁往伊犁河流域的月氏,月氏不敌,遂步塞人后尘亦南迁大夏境内(另说约在公元前139~前129年间),迁至伊犁河流域与留下来的塞人、月氏人一道游牧。

  乌孙昆莫猎骄靡感念匈奴单于救护自己的恩德,却又不愿长此蜷伏于匈奴肘腋之下,因此当张骞奉汉武帝命前来向他建议返回敦煌祁连间故地,以便与汉朝共同对付匈奴的时候,他曾坚决谢绝,可是在他了解到汉朝国富兵强以后,又愿与汉朝联姻,得藉汉朝以自重。汉武帝元封年间(公元前110~前105)以宗室刘建之女细君为公主下嫁昆莫,赠送甚丰。匈奴听到乌孙与汉朝联姻以后,亦遣女与昆莫成婚。昆莫以细君为右夫人,以匈奴女为左夫人。匈奴尚左。昆莫左胡妇而右细君,显然是因为他仍畏惧匈奴的缘故。乌孙族有这样的习俗:妇女可以改嫁丈夫的兄弟、子孙或其它亲属。细君为人懦弱,年事已高的昆莫出于善意,劝她改嫁他的孙子军须靡。细君上书请示汉朝皇帝,汉廷为了实现与乌孙合力对付匈奴,命其遵照乌孙习俗行事。细君与军须靡成婚后,生一女,不久病逝。汉又遣楚王刘戊之孙女解忧与军须靡成婚。解忧公主生性泼辣,决意为完成汉与乌孙合力制服匈奴的使命效力。昆莫死,军须靡立。军须靡继位以前也娶过一位匈奴女,生子泥靡尚幼,而军须靡病危,遗嘱由其叔父之子翁归靡摄政,等到泥靡年长立为昆弥。翁归靡摄政后,号肥王,解忧又与肥王成婚,生有三子二女,长子名元贵靡。

...查看更多

  乌孙西迁前,游牧于敦煌、祁连一带,接近中原地区,受汉文化影响,官制制定上有参考汉制。

  昆莫(昆弥、昆靡):乌孙之王。三个称谓都是一样,“莫”与“弥”可以互换,“弥”与“靡”是同音字。“昆”、“莫”、“弥”、“靡”是乌孙语音,在古突厥语或今天的维吾尔及哈萨克社会中,“昆莫”、“昆弥”及“昆靡”可以解释为“天子”,“靡”是“昆靡”的简称,乌孙统治者借天神之说驾驭臣民,所有乌孙统治者名字之后都有“靡”一字。昆靡拥有强而有力的权威与及享有甚高的尊严,掌握全国的政治、军事及经济文化之权。

  相大禄:据章太炎考证,“相”是中原的丞相,“大禄”是“相”的乌孙语音,并称“相大禄”。相大禄位高权重,不但掌管行政,而且有兵权,职权相当于秦代的丞相及太尉。

A6GOIGFF00B70003_meitu_14.jpg

  左、右大将:与匈奴相同,以左为尊,左大将在右大将之上。乌孙左、右大将相当于匈奴左、右贤王以下的左、右蠡王,左、右大将均由王族成员担任,握有一定数量的的军队。

  侯:又名翕侯,全国共三人,是地方的军政长官。乌孙翕侯与大月氏翕侯同样是部落首领,不过前者的实力比后者弱小,没有割据一方。

  左、右都尉:与秦的卫尉相似,《汉书·百官公卿表》:“卫尉,秦官,掌宫门卫屯兵”。

  大监:乌孙设大监二人,职权应该与秦的御史大夫相似,掌管律法。

  大吏:共一人,管理官员事务。

  舍中大吏:大吏的属官。

  骑君:职权不明

  译长:掌管翻译事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乌孙跟匈奴一样,实行收继婚,是原始部落群婚制的遗存。群婚制没有配偶的观念,妇女属于整个部落的男子。寡妇由继承者(继子)或夫家亲属收继。主要原因有三:

  1、乌孙各部落散落在辽阔的草原上,相隔甚远,西域诸国之间又常有征战,因此乌孙人对外非常封闭,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则非常紧密。

  2、不同部落的男女甚少有机会接触,令丧偶的妇女改嫁困难,大多被夫家的部落成员收继。

  3、在乌孙,生产以家族为单位,收继婚的实行保持家族完整和稳定。倘若继承者的生母年纪老迈,她常会由继承者负责赡养;年轻的就会在夫家家族内改嫁。

3a2be8dde71190ef99046af0cd1b9d16fcfa60c5_meitu_16.jpg

  蒙古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赫哲族藏族满族等中国北方和中亚的游牧民族中,收继婚是常见习俗。哈萨克人公开说马死后皮归主人,兄死后妻子归弟。还有十世纪的乌古斯人,即是土库曼人,乌孙人也有此习惯。朝鲜人的前身扶余人与高句丽族也有妻其寡嫂的习惯(曾经是高句丽早期最好的婚姻型态)。

  西汉刘邦与匈奴冒顿单于安排王室和亲并互称兄弟。刘邦死后冒顿写吕后求婚。吕后大怒,想杀使臣并发兵征讨。大臣季布借白登之围的例子指出攻打匈奴的风险后,她改写信婉拒,冒顿于是以两国习俗不同给自己下台阶。后来汉朝嫁乌孙的细君公主解忧公主和嫁匈奴的王昭君,在原任丈夫死后都按照习俗改嫁了继位的前王之子(细君公主再嫁的是其孙)。

  这一现象在五胡十六国时期较为突出,如北齐等鲜卑人建立的政权中,皇帝宠幸先帝妃子的也有出现,这为当时的南方汉族政权所诟病,但实际上这是当时少数民族政权的习俗。

  同辈或不同辈的收继婚是蒙古族的传统,在元朝被保留。蒙古人内部的收继婚多为合法,但受汉族影响有所松动,例如女方有守节不嫁的选择,排除了男方有妻、年龄相差悬殊等情况。汉人出于传统习俗则强烈反对收继婚,政府因此也有限制。例如元文宗至顺元年(1330年)下敕:“诸人非其本俗,敢有弟收其嫂、子收庶母者,坐罪”。

  满族传统上有娶兄弟寡妻、亲母以外的亡父遗孀等习俗。例如孝庄太后改嫁多尔衮的野史说法虽无证据,在当时的习俗下是可行的。然而清朝建立以后,在汉文化的影响下,也开始禁止转房婚。

  高句丽族有"兄死妻嫂"(如山上王续娶兄长故国川王之妻),寡妇改嫁,均属常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冯嫽,生卒年不详,西汉著名女政治家、外交家,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外交家。太初四年(前101年),随公主刘解忧远嫁和亲到乌孙国。由于她多才多智,成为刘解忧的得力助手。后嫁给乌孙右大将。她在协助刘解忧加强汉朝同西域诸国之间的友好关系方面,作出很大贡献,深得西域各国人民的敬服,因此尊称她为冯夫人。

  随主西行

  汉武帝时,汉朝对长期南下侵扰的匈奴,接连进行大规模军事反击;同时,汉武帝为了结成对抗匈奴的联盟,便与西域诸国中最强大的乌孙国(在今新疆伊犁河流域)联姻。

  元封六年(前105年),汉武帝将侄子江都王刘建之女刘细君作为和亲公主,嫁给乌孙国王猎骄靡。猎骄靡死后,刘细君依照乌孙国风俗,再度嫁给猎骄靡之孙、继任乌孙国王军须靡(继位前担任岑陬之职)。

  太初四年(前101年),刘细君去世,汉武帝再以楚王刘戊的孙女刘解忧为公主,嫁给猎骄靡。冯嫽作为刘解忧的侍女,跟随刘解忧同去乌孙国。

  尊称冯夫人

  冯嫽生性聪慧,知书达理,善写隶书,与刘解忧相互慰勉,立志安居乌孙,不负使命。冯嫽常驰马牧场,出入毡帐,只用几年时间,便已通晓西域的语言文字及风俗习惯。

  不久,冯嫽遵朝廷之命,以使节身份代表刘解忧访问邻近各国。向各国国王赠送礼品,宣扬汉朝教化。各国君臣见汉朝以女子为使,大方谦恭,善于辞令,与人交谈时连翻译都不用,惊奇之余,啧啧夸赞,尊称她为冯夫人。

7_meitu_23.jpg

  游说乌就屠

  乌孙国右大将(名不详,右大将为其官职,地位仅次于相和大禄)喜爱冯嫽多才多艺,聪慧漂亮,求娶为妻。冯嫽从两国友好大局出发,欣然同意,自此,汉朝与乌孙友情日增。到汉宣帝执政之际,乌孙发生内乱。朝廷原本想让外甥元贵靡(刘解忧之子)继承王位,不料北山大将乌就屠杀死国王,自立为王。汉宣帝得报后,急令破羌将军辛武贤率领一万五千兵马进驻敦煌,准备讨伐乌就屠。西域都护郑吉考虑汉军道远兵疲,胜负难料,建议朝廷派使与乌就屠谈判,劝其让位。郑吉知道冯嫽善于外交,就推荐由她当此重任。

  值此危难之时,冯嫽欣然受任,她的丈夫右大将与乌就屠关系很亲密,所以她和乌就屠也算很熟悉,于是开门见山对乌就屠说:“将军夺了王位,似是可喜,然喜中不可无忧。如今汉朝大军已至敦煌,将军区区兵力,岂不是以羊群搏猛虎?”

  乌就屠听了甚为惶恐,沉吟不语。冯嫽晓之以理:“汉与乌孙亲如一家,若两国开战,百姓遭殃,将军也必身败名裂,望三思而行。”乌就屠自知远不是汉军对手,最终让步说:“愿听夫人劝告,让位于元贵靡,但求汉朝给个封号。”

  冯嫽爽快答应,并又悉心劝慰一番。

  汉宣帝得知冯嫽出使告成,十分高兴,他对冯嫽也只是闻其名未见其人,诏令冯嫽回国。冯嫽回到阔别四十年的故都长安时,汉宣帝令文武百僚在城郊迎接。京畿百姓闻讯,不期而集,争睹女使者的风采,人山人海,道路堵塞。当日,汉宣帝在宫中召见,亲自询问详情,冯嫽奏告劝导乌就屠经过,建议给予封号以安其心。汉宣帝盛赞其远见卓识,欣然采纳,并封她为正使,谒者竺次、期门甘延寿为副使,再次出使乌孙。

  冯嫽乘坐驷马锦车,手持汉节,召乌就屠到长罗侯常惠的驻地赤谷城,宣读诏书,立元贵靡为大昆弥(乌孙王号),乌就屠为小昆弥。

  靠着冯嫽奔走斡旋,终于化干戈为玉帛,消除汉朝与乌孙之间的一场杀伐。

  甘露三年(前51年),刘解忧的大儿子元贵靡,小儿子鸱靡先后病死。元贵靡死后,其子星靡即位。当时刘解忧亦是年近七十岁的老人,她非常思念故土,于是给汉宣帝上书,希望能在生前回国,归葬在汉朝土地上。汉宣帝考虑到她大半生身居异域,为国操劳,有功于汉室,就派人把刘解忧和冯嫽一起接回长安,并以公主之礼照顾刘解忧的饮食起居。对冯嫽也以厚禄优礼相待。黄龙元年(前49年),刘解忧病逝,以公主之仪安葬。

  再踏征程

  星靡生性懦弱,继位后因治国无方,致使乌孙局势再起动荡。冯嫽虽身居长安,却心系乌孙,上书汉元帝请求再为汉使,出使乌孙镇抚星靡。汉元帝准奏,选派一百名士兵的队伍护送冯嫽第三次出使乌孙。

  冯嫽以她的威望与才干,游说乌孙各方消释嫌隙,精诚团结,帮助星靡治国安民,乌孙得以国泰民安,汉朝与乌孙的友好关系也因此得以继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汉代有两位公主嫁到了乌孙,细君公主解忧公主,先后在乌孙生活了多年。新疆伊犁河谷一带就是当年乌孙人生活的地方。

  《汉书·西域传》记载,细君公主出嫁时,汉武帝“赐乘舆服御物,为备官属侍御数百人,赠送其盛。”细君公主到达乌孙后,猎骄靡封她为右夫人,随从工匠为她建造了宫室。

  作为一个游牧民族,乌孙人是逐水草而居的,没有留下什么建筑古城。但在伊犁河上游的特克斯河北岸,一座汉式建筑的古城被人发现,随后引起人们无限探究。

  发现博斯坦古城

  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所辖的特克斯县,是个深藏在天山深处有灵性的小城,城市按《易经》八卦建筑,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八卦城。

  出特克斯县城西南不到10分钟的车程,就到了博斯坦村。再在村里的土路上行驶一段路,车就停在了一个缓坡上。

  那些游荡的马匹和牛羊在树林的阴凉处安静地吃着草,丝毫没有发现我们。翻过一个高两米左右的铁丝网,再往前走上大约五百米,我们就站在了一片残缺不全的土墙面前。

  随行的当地人告诉我们,这就是博斯坦古城了。古城现在的面积在一百亩左右,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保护单位。

  博斯坦古城坐落在特克斯河北岸,坐北朝南。走进城内,已经无法看清楚任何城市的构造了,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没有。放眼望去,城内满眼荒芜,野草丛生。只看到古城呈长方形,前门的痕迹非常清晰,而且轮廓较大。

rdn_5664e26c79783.jpg

  2006年,为了申报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特克斯县向全县居民普及文物知识,希望居民提供各种有价值的文物线索。特克斯县第一中学校长塔西波拉提想起他家附近有一座古城,小时候他经常和伙伴们去那里玩耍。塔西波拉提说:“那时候,我们在古城里常能捡到一些陶片、瓦罐之类的东西,有时还能捡到骨头呢!”

  塔西波拉提向县文物管理部门报告了古城的线索,引起文物管理部门和城建部门的重视,他们请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进行现场勘察。随后,根据考古学的命名原则,专家们将这座古城定名为“博斯坦古城”。

  博斯坦古城遗址外城墙有三面保存完好,其中南、北城墙长206米,西城墙长162米。东面城墙的位置现存两米多高的阶地。西墙正中和南墙东头各有一个缺口,宽6米有余,似为城门之所在位置。

  古城遗址的发现引发了人们无数的猜测与想象。蓝天白云,草原旷野,陌上烟雨千年,古城究竟缘起何处?古城紧邻特克斯河河畔,而古代乌孙人习惯住毡房,临河而居符合汉人“住房子”的生活习惯。看来,这极有可能是一座汉人的城池。博斯坦古城会不会就是当年为细君公主建造的宫室呢?

  从古城的建筑模式上看,它应属于汉代。另外,20世纪有人曾在这座古城里发现一件风格别致的瓦当。瓦当中间类似八卦,而外部则像一朵莲花,特别像道教所说的“八卦鱼”,周围和莲花瓣的边缘都有连珠纹,极具汉代道教风格。

  照此推测,古城以前应建有道教的建筑。道教的建筑很有可能是跟随细君公主远赴乌孙的工匠所建造的。

...查看更多

  国学大师章炳麟所著《訄书》里有一篇史学论文,是关于西域古代官制的。这篇论文虽然只有457个字,但它却解决了我国二千多年来学术界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即乌孙的职官大禄。

  乌孙是我国古代部族名,也是古国名。其职官始见于《史记·大宛列传》。该传说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时(前119年)到达伊犁河流域的乌孙国,了解到乌孙王“有十余子,其子曰大禄,强,善将众,将众万余骑别居。”自古以来,有不少学者为《史记》、《汉书》作注作疏,但对大禄一职均未做探讨,直到1899年章太炎先生发表了这篇论文,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章太炎先生这样解释大禄一职的含义:一、大禄为乌孙股肱贵臣,相当于内地的丞相,居三公之位,权力很大,居一公位,大总录二公事;二、相大禄为一职,大禄为乌孙语,相为中原地区语,即大禄从主人,相从中国;三、大禄渊源于尧时的职官大麓。乌孙曾在河西走廊驻牧很长时间,至汉文帝(前179—前157年在位)时,才西迁伊犁河流域重新立国。河西离陕西、河南不远。光辉灿烂的中原文化影响到这个地方,于是乌孙的官制中便有了大禄。

201602191350305b5f8_550_meitu_35.jpg

  官制是政治制度的主要内容之一,设官分职自古就有。然而,时移势变,官制之沿革,政典之损益,除旧布新,不知凡几,尧舜禹汤和周王朝前期的典章制度到了孔子(前551-前479年)时几乎丧失殆尽,所以孔子称“天子失官,学在四夷”,得到四夷中去寻觅了。

  章太炎先生是在查阅了大量史书的基础上,才得出乌孙大禄就是尧时大麓的结论。他先是从以下文献中考查大麓的渊源和职权:

  1.《虞书·舜典》:虞舜所据侧陋,身又微贱,尧听说他有聪明才智,将使之继已帝位,历试于诸所难之事,虞舜考试成绩优秀,尧很任他,任命他为大麓,“内于大麓”,“麓”,录也。纳舜使大录万机。2.《尚书大传》:尧提拔舜为大麓,郑玄注曰:“麓者,录也”,“尧聚诸侯命舜陟位居摄,致天下之事使大录之。”3.《新论》:“昔尧试舜于大麓。麓者领录天下事,如今之尚书官矣,宜得大贤乃知可使处义持平。”4.刘昭《百官志》引《论衡·正说》:尧老求禅,四岳推荐舜,尧任命舜为大麓。“言大麓,三公之位也,居一公位,大总录二公事。”

  然后,章先生引用了下面三条资料来推断乌孙职官大禄即尧时职官大麓:

  1.《隋书·西域传》高昌国:高昌王于“坐室画鲁哀公问政孔子像。国内有城十八。官有令尹一人,次公二人,次左右卫,次八长史,次五将军,次八司马,次侍郎、校郎、主簿、从事、省事”。高昌国位于今新疆吐鲁番地区,460年建立,至640年灭亡。其国居民大部分是汉魏以来屯戍西域的汉人后裔。该国用周朝时期楚国的官职令尹作为国王下面的最高军政长官。高昌国时,西域与内地的交通隔绝,其官制还采用内地古时官号。如此一比较,便可知乌孙国采用尧时大麓职官的原因了。

  2.《周官》。《周官》即《周礼》,亦称《周官经》或《周官礼》,是周代典章制度的集结与规划。南北朝隋唐时的高昌国以使用周朝时的“令尹”职官,作为光宠;那么,乌孙国使用尧时职官大麓也就很正常了。

  3.扬子云(扬雄)喜识绝代《方言》。《方言》的全称是《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十三卷,九千字,为通释古代方言之书。此书为汉语方言学的第一部著作,也是训释古代经籍的重要工具书。乌孙国虽无自己文字,但有自己的语言,章太炎先生认为若扬雄从方言学角度来研究乌孙职官大禄,肯定会有圆满的答案的。

  “大禄”与“大麓”同为职官,职权相当,译音正同,说明章太炎先生的观点是正确的。

  章太炎先生的这篇论文言简意赅,短小精炼,可谓价值连城。然而,“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这篇论文自发表至今已有114年,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令人扼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从公元前53年起,乌孙有了大小昆弥两个王统,分疆而治。二者都是内讧迭起、变乱丛生。终前汉之世,汉朝皇帝和西域都护尽力设法为乌孙排难解纷。《汉书·西域传》总结这一情况说,从乌孙分立两昆弥后,“汉用忧劳,且无宁岁”。明帝永平十七年(公元74)与章帝建初八年(公元83),乌孙仍有大小昆弥之分。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