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国三夫人

  以应仁元年(公元1467年)的应仁之乱为开始,到元和元年(公元1615年)的大阪夏之战,日本经历了一百四十八年的战国时代。风云变迁的时代里,各位武将谋臣为了自己的领土与权势浴血奋战。其中,织田信长,前田利家,丰臣秀吉更是以自身的武略功绩而留名后世,他们的共同点除了身为一代武将应有的智谋和武艺之外,还有一直留在他们身边的女人们。她们和战国时代的众多武家女子一样,以自己的坚强意志和兰质慧心来竭尽所能帮助自己的主君,在历史上留下的痕迹不多,只有后世缅怀为“战国三夫人”。

  斋藤归蝶(1535年-1612年)。又称“浓姬”,是日本战国时期大名织田信长正妻。父亲为斋藤道三,母亲为正室小见之方。1549年时,嫁给织田信长做正室。由于她从美浓嫁来,后来她被通称为浓姬,也被称为鹭山殿。由于母亲小见之方本姓明智,因此有说法指出她与明智光秀是表兄妹的关系,但这个说法只是部分学者的推测,并没有实据。浓姬虽是当时著名的美女,但不能生育。与丰臣秀吉之妻宁宁以及前田利家之妻阿松并称“战国三夫人”。

blob.png

人物生平

  名字由来

  归蝶于天文四年(1535年)出生,此时她父亲尚名长井利政,是他派人暗杀了长井长弘,夺其领地,自名长井,为了躲避长井一门的报复,他逃到主君赖艺的居城大桑城。天文二年(1533年)他娶了东美浓惠那郡明智城主·明智骏河守光继的女儿小见之方为正室,此时利政四十岁,小见之方二十一岁。

  两年之后,小见之方诞下长女,名为长井归蝶,意为绮丽的蝴蝶。

  天文七年(1538年)九月浓州守护代斋藤利良病死,长井利政改名斋藤秀龙,成为美浓守护代,三岁的归蝶也随父名为斋藤归蝶。

  天文十一年(1542年)他进攻主君赖艺的居城大桑城,将赖艺流放,从此奠定了他“美浓之蝮”的称号。

  嫁与信长

  斋藤道三号称美浓的蝮蛇,以阴谋盗国闻名天下,原来他只是个山城卖油商人出身的,在侍奉了美浓的守护土岐家后,依靠高明的权谋术获得了重用,后来在天文十一年(1542年)把主公土岐赖艺赶出领地并取而代之,成为美浓一国的国主。之后流浪尾张的土岐赖艺不甘心失败,请求织田信长的父亲信秀出兵复国,从此展开了尾张美浓两国间长达数年的战争。由于信秀与道三都十分善战,谁也未能取得决定性的战果,使得局势变成了僵持的状态。几年过去了,双方都认识到再继续下去并没有益处,于是在天文十七年 议定了归蝶与信长的婚约,借此平息两国间的战事。

  天文十八年二月二十四日,归蝶来到尾张与信长举行婚礼,自此改称浓姬,意思是美浓来的公主。据说她出嫁临行时,道三曾送给归蝶一把短怀刀,对女儿说:如果信长真是传说中的大傻瓜,那么就用这把刀杀死他。而浓姬的回答却是:或许这把刀也会刺向父亲呢。这段逸话非常有名,凡涉及这段历史的小说和时代剧里,都以重笔墨来描写当时的情景。生长在乱世中最具代表性的下克上武家家庭,归蝶对于自己在权力漩涡中扮演的角色了然于胸

  擅长谋略的道三是把女儿当作间谍来使用的,而信长反过来利用翁婿关系寻求来自美浓的支援。谁更有实力,对方就会成为自己的饵食,联系这种关系的媒介就是归蝶。然而明晰一切的归蝶,并不会简单服从其中某一方,她会以她自身的意志来决定未来的命运,作为战国时代的女子,这种独立性与魄力是绝无仅有的,而这也正是其本身的魅力所在。道三之所以如此宠爱浓姬,独将其视为掌上明珠百般呵护,与浓姬的聪慧和独立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

blob.png

  政治婚姻

  归蝶与信长的婚姻生活,也一直是后世感兴趣的话题。被政治婚姻绑在了一起的少年少女,各自心中对隐藏的利益关系又非常了解,个性也都是不输给对方的强悍和高傲,确实是非常奇妙的组合。她与其说是内助,倒不如说是信长的战友。由于斋藤道三对自己儿子义龙并不满意,有意将美浓一国送给女婿信长,从此引来杀身之祸,在长良川之战中战死,在道三临死时,立下遗书,将美浓送给了女婿,并要其替他报仇。这遗书给予了信长进攻美浓的正当理由,由此踏出天下布武的第一步,信长后来便以为道三报仇为名,屡屡与斋藤家战争,终于在1567年时得到美浓。

  但是从此以后,浓姬的消息在历史上可以说是完全消失。有说法是信长得到美浓之前已经亡故;也有说法是在安土时期,归蝶作为安土殿成为安土城的女主人而退居幕后,或信长将其送回到美浓明智家。由于她虽然美丽但是不能生育,在信长的私生活里,信长的侧室生驹吉乃比浓姬更加重要,但浓姬一直保持着正室的地位。而日本史书往往对没有生育的大名的妻妾记载资料很少,以至于她完全没有被记载。

  据山冈庄八的小说《织田信长》所写,在本能寺之变时,浓姬与信长共生死,但这并不是事实,因为据记载,当时在本能寺遇害的女性是一位叫阿能局的侍女,恰好“能”与“浓”的发音相同,就被拿来作文章了。而在本能寺事变时随众逃出来的女眷们,后来都被送回安土城;而后依照当时的惯例削发为尼,再后来,蒲生贤秀与蒲生氏乡父子则从安土城将信长的妻妾都迎到日野城去。在这些妻妾中,有一位叫“安土殿”的,后来在清州会议后由织田信雄以六百贯知行奉养照顾;而这个安土殿后来在庆长十七年(1612年)亡故,享年七十九岁,法名“养华院殿要津妙法大姊”,葬在京都的大德寺总见院。

  由于信雄不可能无缘无故照顾一位和自己没血缘的父亲妻妾,因此有些人认为所谓的安土夫人就是信长的正室浓姬。不过信长另外有一位侧室阿锅也是在这一年过世,也葬在大德寺总见院,因此也有人不认同这个养华院是浓姬。虽然如此,浓姬的后半生依然是一个谜团,除了她是斋藤道三之女、嫁给信长又无子之外,其它的可以说是令人一无所知。

blob.png

  历史评价

  以应仁元年(公元1467年)的应仁之乱为开始,到元和元年(公元1615年)的大阪夏之战,日本经历了一百四十八年的战国时代。风云变迁的时代里,各位武将谋臣为了自己的领土与权势浴血奋战,但是另一方面也同时为江户德川幕府对日本的最终统一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其中,织田信长,前田利家,丰臣秀吉三人的夫人,斋藤归蝶(织田信长)前田松(前田利家)浅野宁宁(丰臣秀吉),更是以他们的以自己的坚强意志来承担和兰质慧心来竭尽所能帮助自己的主君,她们和战国时代的众多武家女子一样在历史上却留下的不多的痕迹,只有后世缅怀为“战国三夫人”。

  由于归蝶并未给信长留下子嗣,她以后的经历鲜为人知,只能根据传说而猜测。浓姬的下落最可信的有三种说法:一是在信长得到美浓之前已经亡故;二是信长将其流放回到美浓明智家;三是一直保持正室的地位,化名“安土殿”,受到织田信雄的照顾,庆长十七年(1612年)过世,法名“养华院殿要津妙法大女市”,葬在京都的大德寺总见院。

  无论是自身的传奇经历还是父亲与夫君的辉煌历程都给归蝶的一生增添了绚丽的色彩,她的不羁与坚强,在那个男子做主的时代中犹如破茧而出的绮丽蝴蝶,在烈火硝烟中华丽飞舞。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以应仁元年(公元1467年)的应仁之乱为开始,到元和元年(公元1615年)的大阪夏之战,日本经历了一百四十八年的战国时代。风云变迁的时代里,各位武将谋臣为了自己的领土与权势浴血奋战。其中,织田信长,前田利家,丰臣秀吉更是以自身的武略功绩而留名后世,他们的共同点除了身为一代武将应有的智谋和武艺之外,还有一直留在他们身边的女人们。她们和战国时代的众多武家女子一样,以自己的坚强意志和兰质慧心来竭尽所能帮助自己的主君,在历史上留下的痕迹不多,只有后世缅怀为“战国三夫人”。

  总评

  战国

  戦国时代(せんごくじだい),简称战国,战国一词出自甲斐国(今山梨县)大名武田信玄所制定的分国法“甲州法度之次第”第二十条;其开头就记着“天下战国之上”。换言之,生处在被后人称为“战国时代”的人们,当时已有“如今是战国之世”的认知了。

  严格说来,战国并非正式的历史名词,一般用来称呼室町时代爆发之应仁之乱后到安土桃山时代之间(也有把江户时代初期列入的说法)百多年间政局纷乱、群雄割据的日本历史。

  在这个时代,以幕府将军(也称作征夷大将军)和幕府分封在各地的守护职威信下滑,原本辅佐守护的守护代、各地土豪、甚至平民崛起成为大名。各地大名进而称霸一方,甚至于成为掌控天下的“天下人”,都成为可能。

  另外,此时日本与欧洲人之间的贸易交流正式展开,基督教和火枪的引进改变了社会和战争型态。到了战国中、后期,过往封建制度下的农奴地主关系也逐渐遭到破坏。

  混乱超过百年,出现六位能征惯战、影响大局演变的著名武将,他们分别是:前三雄今川义元、北条氏康、武田信玄;后三雄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

  “战国三大枭雄”:斋藤道三、北条早云、松永久秀,其实毛利元就也可算是一雄。

  以织田信长为首的各国大名逐渐摆脱以往的兵农合一制度,改采以现金雇用职业军人(武士)为其作战。同时,早期各诸侯的国人土豪联合体制也逐渐转型成集权独裁的军国政体。于是大规模的会战成为常态,统一的新幕府也自战火中历练。

  三夫人

  为战国时藩主及武将中杰出人物织田信长、前田利家、丰臣秀吉之妻,分别斋藤归蝶、前田松、浅野宁宁。

  斋藤归蝶

blob.png

  名字由来

  归蝶于天文四年(1535年)出生,此时她父亲尚名长井利政,是他派人暗杀了长井长弘,夺其领地,自名长井,为了躲避长井一门的报复,他逃到主君赖艺的居城大桑城。天文二年(1533年)他娶了东美浓惠那郡明智城主·明智骏河守光继的女儿小见之方为正室,此时利政四十岁,小见之方二十一岁。

  两年之后,小见之方诞下长女,名为长井归蝶,意为绮丽的蝴蝶。

  天文七年(1538年)九月浓州守护代斋藤利良病死,长井利政改名斋藤秀龙,成为美浓守护代,三岁的归蝶也随父名为斋藤归蝶。

  天文十一年(1542年)他进攻主君赖艺的居城大桑城,将赖艺流放,从此奠定了他“美浓之蝮”的称号。

  少女时代

  那时候,尾张的织田信秀与美浓的斋藤道三互相虎视眈眈,这两人亦都是能征善战的名将,相互对峙多年。与此同时,织田信秀不断受到来自远江的强敌今川义元的威胁,道三又对疑似土歧氏出身的儿子义龙颇多顾忌,在这种情况下,两家决定暂时和解。

  天文十七年(1548年),他把斋藤归蝶嫁给织田信秀的长男织田信长,退出稻叶山城隐居鹭山,任长子义龙为家督。

  天文十九年(1550年)在常在寺出家后,正式称斋藤山城守入道道三。

  其实当时织田信长有着“尾张的大傻瓜”的恶名,蝮蛇的打算是先利用联姻平稳局面,然后再用女儿为内应,里应外合的歼灭尾张织田家。

  有一种传说,在女儿出嫁前,道三把一柄短刀交给归蝶,示意她在时机成熟时,刺杀自己的丈夫信长,归蝶却笑笑回应父亲:“我将去好好观察那个大傻瓜,说不定某一天,我反过来会把短刀插入父亲的胸口。”这一年,归蝶年仅十三岁,正式成为织田归蝶。

  而另外关于这件事的传说,是信长使用反间计,向归蝶散布假消息,指出斋藤家有人会谋反,结果归蝶把这假消息写成信送回娘家给父亲,使道三将无辜的家臣杀害。

  因为归蝶从美浓嫁来,通称浓姬,也称鹭山殿。在这位浓姬的促成下,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斋藤道三在美浓与尾张交界的富田正德寺会见女婿织田信长,这个一改往日的傻瓜习气,英姿焕发的女婿得到了道三的赞赏,使得道三在会后感叹:“以后我的儿子只配在女婿门口系马为奴。”这句话预言了之后信长的远大前途,也激起了斋藤义龙的不满,为以后的长良川之战埋下隐患。

  长良川之战,道三败亡,之后的十年里,经历了桶狭间合战、斋藤义龙病死等事件后,信长仍无法实现占领美浓进而夺取天下的志愿。

  事件

  据说《尾张阵中记》也记载他常半夜登上天守阁眺望北方。一夜,妻子浓姬问道:“殿下在这里看什么?”信长狼狈地回答道:“啊!星辰、北斗……”“您是在眺望稻叶山的白色城楼罢!”夫妻两人会意地相视而笑

  在美浓出身的妻子指点下,信长对西美浓稻叶、安藤、氏家三豪族进行了策反工作,终于在永禄十年八月(1567年)攻克了稻叶山城,并听从高僧泽彦的教诲改名为“岐阜”。

  由于织田归蝶并未给信长留下子嗣,她以后的经历鲜为人知,只能根据传说而猜测。浓姬的下落最可信的有三种说法:一是在信长得到美浓之前已经亡故;二是信长将其流放回到美浓明智家;三是一直保持正室的地位,化名“安土殿”,受到织田信雄的照顾,庆长十七年(1612年)过世,法名“养华院殿要津妙法大女市”,葬在京都的大德寺总见院。

  无论是自身的传奇经历还是父亲与夫君的辉煌历程都给归蝶的一生增添了绚丽的色彩,她的不羁与坚强,在那个男子做主的时代中犹如破茧而出的绮丽蝴蝶,在烈火硝烟中华丽飞舞。

  前田松

blob.png

  身世

  天文十六年(1547年),阿松于尾张国海东郡出生,生父为篠原一元,主计,织田信秀家臣,在天文十八年(1549年),第二次小豆坂合战的翌年太原雪斋围攻三河安详城的战役中战亡。

  其母竹野氏在丈夫战死后又改嫁给高田直吉。因为母亲改嫁的关系,阿松被送到母亲的姐姐长龄院的夫家前田家,被利家的父亲前田利昌收为养女,从此与前田利家以兄妹的身份生活在一起。前田利家为利昌第四子,幼名犬千代。天文二十年(1551年)正月,前田利家15岁时出仕织田信长,知行50贯。八月元服,改称孙四郎利家。翌年的萱津之战为其初阵。

  永禄元年(1558年),11岁的阿松嫁给前田利家,从此名为前田松,阿松容姿美丽,开朗喜欢交际,而且爱好读写书画,是和歌和武艺都兼备所长的小姐。此时前田利家20岁,改名又左卫门,因为枪术过人,人称“枪之又左”。

  永禄二年(1559年)阿松12岁,长女阿幸出生,但是也就是这年,前田利家因为私怨怒斩十阿弥,被信长罢免,于热田松冈氏、三河林家寄食。利家追放期间,阿松的经历无法细查,但是应该是生活在荒子城中抚养女儿阿幸。

  但是利家的苦日子并不长,在永禄三年(1560年)前田利家22岁时候,跟随信长于桶狭间之战立下军功被赦免其罪,允许返回织田家,阿松与利家再度团聚。

  子女

  永禄二年(1559年)阿松12岁,长女阿幸出生。

  永禄五年(1562年)正月,15岁的阿松生长男前田利长,利长后来继承了前田家。

  永禄六年(1563年)阿松16岁,次女萧出生。利家的父亲利昌在桶狭间合战战死后,本来是由利家的长兄前田利久继承前田家,但是在永禄十二年 (1569年)十月,织田信长命令利家继承前田家家业,利久被迫离开尾张荒子城,利家遂为家主,阿松的地位也随之提高。

  元龟三年(1572年),阿松25岁,三女麻阿出生,此女以后做了丰臣秀吉的侧室。此时前田利家屡建战功,阿松和木下藤吉郎的妻子宁宁在织田军营中是近邻,两人经常隔着“一道木槿的绿篱”聊天,关系十分亲密友好,为以后前田利家成为丰臣政权的“五大老”之一也奠定了人际上的基础。

  天正二年(1574年),阿松27岁,四女豪姬出生,此女成为丰臣秀吉的养女,并在以后嫁给他的养子也是同为“五大老”的宇喜多秀家。豪姬性格坚强头脑聪慧,在关原合战前后始终不屈服于德川家康(是我夫人美美的的偶像~~~)由此也可以窥其母上的教导与典范作用。同年,信长第五女永姬出生,后为利长的正室,以后的玉泉院。

  天正五年(1577年),阿松30岁,五女与免出生,但是15岁就去世了。

  天正六年(1578年),阿松31岁,产下二男利政。

  天正八年(1580年),阿松33岁,七女千世出生(六女菊为侧室所出),后为细川忠隆之妻。

  天正十一年(1583年), 在这之前政治发生了变化,本能寺事变已经发生,羽柴秀吉与柴田胜家意见不和导致矛盾激化,而利家在践岳之战中选择了倒向秀吉,这种正确的选择,也不能不说与阿松和宁宁年轻时候结下的深厚友谊有关,而在柴田胜家和前田利家失利的时候,是阿松毅然担当起了会见前来府中议和的秀吉的重任。

  晚年

  还有一个关于阿松的小插曲,就是天正十二年(1584年)利家担任总大将在能登末森城与佐佐成政对抗时,利家当时拼命敛财,阿松半开玩笑的劝诫着“不如只带金银,把枪扔掉好了……”反映了阿松大将般的气度。

  庆长四年(1599年), 61岁的前田利家病死,号“高徳院桃云净见大居士”,此时阿松52岁,出家法号“芳春院”。

  此时的政治局势也是一触即发,第二年,即庆长五年(1600年)爆发关原大合战,而此时却盛传嫡男前田利长反对德川家康的留言,这时,芳春院挺身而出,主动作为人质来到德川的居城江户,稳住了家康的疑心。

  元和三年(1617年),70岁的芳春院去世,纵观她的一生,她为了前田家尽心养育了二男六女,并为了前田家贡献自己全部的智慧和谋略,扶植出前田家这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成就了利家辉煌顶点的“加贺百万石物语”。

  浅野宁宁

blob.png

  高台院湖月尼

  天文十七年(1548年),宁宁(也作祢祢)在尾张朝日村出生,生父是播磨出身的织田家武士杉原定利,生母杉原朝日,是杉原家利之次女。在幼年,宁宁和妹妹被送到姨母七曲殿处抚养,即浅野长胜家,而浅野长胜是织田家的弓箭手,所以她相当于生活在织田家。宁宁的幼年经历和松夫人有很大程度的相似,这样的过早离开亲生父母的回忆也许正是日后二位夫人成为亲密好友的前奏。

  永禄四年(1561年),宁宁遇到了决定她命运的男子,26岁的木下藤吉郎,并与之结婚。当时的木下藤吉郎只是足轻,而且出生微寒,宁宁与他的生活十分贫苦,以至于时常需要向隔壁的松夫人借东西。

  但是战国乱世中不会让有才能的人沉寂下去,元龟四年(1572年)木下秀吉(1568年曾改名为木下秀吉)因为建成墨俣一夜城及攻打浅井长政和朝仓义景有功被赐与近江小谷城,并改木下姓为羽柴。天正二年(1574年),羽柴秀吉把身在岐阜的宁宁接到在琵琶湖畔的长滨建造的城堡居住。浅野宁宁的才干

  居住在长滨时候的宁宁,一直在帮多次远征的秀吉处理家中政务,运用自己善于识人的长处推荐给秀吉很多人才,并且极力帮助他们排忧解难,加藤清正和福岛正则就是二个例子,所以在她荣尊北政所的时候,身边围绕着一批说是忠于秀吉毋宁说是忠于宁宁的将领,但是基于个人感情的原因,她所重视的武将大都为尾张出生。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事变,羽柴秀吉迅速与毛利氏议和,折回京都,并通过山崎之战,贱岳之战,小牧·长久手之战(宁宁生父木下定利在此次战役中战亡)取得政治主导权,在织田信长之后成为统一日本的继承者。

  天正十三年(1585年)羽柴秀吉任关白,按照惯例,关白的正室夫人被称为北政所。天正十四年(1586年)秀吉被赐姓丰臣并就任太政大臣,此时宁宁也晋升为从一位,成为实际上日本地位最高的女性。她的名字也和其他贵族女子一样被称为宁子,宫廷的正式书信公文上,则写作“丰臣吉子”。

  但是北政所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无忧无虑,因为有一个女人时时刻刻都在妨碍着她,这就是阿市与浅井长政的女儿,茶茶,嫁给丰臣秀吉后被成为淀姬或者二之丸夫人的一位美女。

  淀姬的势力来自于丰臣秀吉的宠爱和围绕在她周围以石田三成为首的近江文官们,这也不是没有理由的。淀姬有着来自战国第一美人阿市遗传的美貌,和浅井家的血统,前者是秀吉宠爱她的直接原因,而后者则成了这些大都是浅井旧部的江北人慰藉自己感情的解释。淀姬的势力造成的影响给北政所造成了威胁,而且淀姬是丰臣秀吉唯一的亲生儿子丰臣秀赖的生母,而北政所却没有生育子嗣。

  庆长三年(1598年8月18日),太阁丰臣秀吉在伏见城病死,这意味着丰臣秀赖会继承丰臣政权,那么围绕在淀姬周围的一帮近江人将会取代跟随秀吉打天下的尾张武士,成为丰臣家的势力中心。

  北政所是个颇具豪侠气质的女性,对于和秀吉一起创立的丰臣政权,她的观点是“宁毁己手,毋与他人”。于是,庆长五年(1600年)的关原大合战,北政所支持的是德川家康,小早川秀秋的倒戈,也是早就受到了北政所的示。

  江户时代的儒学家曾说过这样内容的话:“北政所的才气,导致了丰臣家的灭亡。”德川家康也十分尊敬这位北政所。在关原之战胜利后,庆长十年(1605年)宁宁出家,号高台院,家康在京都东山山麓专门造了高台寺,供宁宁静修。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在日本历史上那个残酷的乱世战国,无数武家女子的命运都难以自我掌控,时代将她们的命运与她们丈夫的命运牢牢捆绑在一起,同荣共辱,所以她们唯一能做的事便是用自己坚强的意志,独有的智慧竭尽所能去帮助自己的夫君立足于那个风起云涌的乱世,而阿松则是这诸多女人中的一个。

blob.png

  阿松很小的时候父亲便战死了,后来母亲改嫁,于是阿松便被送到姨母长龄院的夫家前田家所在的荒子城中生活,被前田利昌收为养女,跟随后来的夫君前田利家一同长大。

  阿松11岁时嫁给了前田利家,从此改名为前田松。

  在阿松12岁时,长女阿幸出生了,但是利家却因为杀了人被上司织田信长流放,阿松只能在家中独自养育女儿。后来利家跟随织田信长参加桶狭间之战立下军功被赦免其罪,才得以回家与阿松团聚。

  阿松从小就长的十分漂亮,而且性格开朗,总是给人亲和力,又有很强的交际能力,所以人缘很好。

  当时,前田利家与木下藤吉郎(丰臣秀吉)都效力于织田信长,而且他们更是左邻右舍,以致阿松与宁宁常有来往,宁宁时常因为家贫向阿松借衣物食品,而阿松也时常慷慨解囊,提供物质帮助,所以两人在年轻时便结下了亲密的友情,日后前田利家能成为丰臣政权的“五大老”之一,不得不说,阿松在其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在改变日本战国历史走向的本能寺之变发生之前,阿松一直都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她为前田利家生了许多孩子。而在明智光秀发动本能寺之变,杀掉织田信长后,天下时局顿时发生巨大变化,当时织田信长在击败强大的武田家后,已经是公认的天下人,统一战国日本指日可待,然而明智光秀背叛织田信长却让局势变幻莫测。

blob.png

  织田信长死后,织田家一时群龙无首,羽柴秀吉(丰臣秀吉)与柴田胜家的矛盾公开激化,最后兵戎相见,前田利家最后选择支持秀吉,以致于秀吉能击败以柴田胜家为首的织田家大佬,成为织田信长天下的继承人,而前田利家最后选择倒向秀吉,其中或许有妻子阿松的缘故,因为在此之前,阿松与宁宁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

  在丰臣秀吉死后,前田利家被任命为五大老,辅佐丰臣秀吉唯一的儿子丰臣秀赖,以制衡势力强大的德川家康。然而没过多久,前田利家也相继病逝,德川家康再也无人制衡,政治局势一触即发,以德川家康为首的东军与以石田三成为首的西军在美浓国关原地区爆发大合战,最终德川家康胜出,取得了日本天下的统治权。

  关原大合战爆发之时,流传着阿松的长子前田利长反对德川家康的流言,德川家康由此起疑,前田家一时间陷入危机,为了安稳德川家康,阿松挺身而出,主动前往江户成为人质,从而打消了德川家康的疑心。从这件事中,我们不难看出,正是阿松的勇敢使得前田家避免了一次危机。

blob.png

  纵观阿松的一生,自11岁嫁给前田利家以来,一生都在为自己的夫君,以及夫君的家族付出,贡献了一个女人全部的智慧和谋略,不仅如此,她还为前田利家开枝散叶,生下二男九女,致使前田家成为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前田家的辉煌始于这位贤惠能干的妻子,阿松的美德与智慧得到后人称赞,也由此同织田信长的夫人斋藤归蝶,以及丰臣秀吉的妻子浅野宁宁并列为日本战国三夫人。

  还有一件关于阿松的轶事,有一次,丈夫前田利家担任总大将,在能登末森城与佐佐成政对抗时,前田利家当时拼命敛财,阿松半开玩笑地说道:“不如只带金银,把枪全都扔掉好了。“

  从这件人物轶事就能看出,阿松这位温柔贤惠的妻子,其实也有大将般的气度。

  女人的温柔固然能讨得男人的欢心,但如果有时一个女人能表现出一个男人的气魄与风度来,却能叫人刮目相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宁宁(1547年-1624年10月17日),是丰臣秀吉的正妻,也叫“於祢”或“祢祢”,宁宁一直被视为丰臣家武断派精神领袖,虽终身未育,但却一直作为母亲照顾着丰臣秀吉培养的年轻武士们,支持着秀吉的霸业。秀吉成为关白后,被称为“北政所”。过世后,就葬在京都的高台寺,法名高台院湖月尼。宁宁与织田信长正妻斋藤归蝶以及前田利家之妻阿松并称“战国三夫人”。

blob.png

人物生平

  初嫁秀吉

  宁宁生于1549年,在尾张朝日村出生,生父是播磨出身的织田家武士杉原定利,生母杉原朝日,是杉原家利之次女。在幼年,宁宁和妹妹被送到姨母七曲殿处抚养,即浅野长胜家。浅野家是织田信长的步卒头目,当时丰臣秀吉也是个小步卒身分,双方同样住在尾张清州城邑。

  浅野长胜很中意秀吉,在宁宁十四岁那年,让宁宁嫁给二十五岁的秀吉。基于这缘份,令长胜的子孙于日后成为安艺广岛四十二万石大名家门,可见长胜当时并没看错人。日本史上的著名事件「忠臣藏」主角赤穗浅野家,正是长胜的后嗣之一。

  婚礼于永禄四年(1561年)八月举行,过程非常简素,只是在浅野家茅草屋内的泥地铺上木板和草席,两人对饮交杯酒而已,证婚人是秀吉的同事前田利家、阿松夫妻。利家虽然比秀吉小一岁,但这时跟阿松已是婚后第四年,所以就婚姻历来说,算是秀吉的前辈。当时的秀吉只是足轻,而且出生微寒,宁宁与他的生活十分贫苦,以至于时常需要向隔壁的松夫人借东西。

  居住在长滨时候的宁宁,一直在帮多次远征的秀吉处理家中政务,运用自己善于识人的长处推荐给秀吉很多人才,并且极力帮助他们排忧解难,加藤清正和福岛正则就是二个例子,所以在她荣尊北政所的时候,身边围绕着一批说是忠于秀吉毋宁说是忠于宁宁的将领,但是基于个人感情的原因,她所重视的武将大都为尾张出生。

  永禄四年(1561年),正是织田信长在“桶狭间之战”击败今川义元的第二年,也就是织田信长自一名默默无闻的地方豪族跃升为受人瞩目的战国大名那个时期。之后,秀吉受到信长青睐,腾捷飞升。婚后十三年,秀吉三十八岁,宁宁二十七岁那时,秀吉已成为近江琵琶湖长滨城(滋贺县)十二万石大名城主身分了。在织田信长所有家臣中,秀吉是继明智光秀之后第二个成为城主身分的人。

  成为城主身分的秀吉,由于宁宁迟迟无法生孩子,便开始惹草沾花,弄小纳妾。身为正室的宁宁当然很不高兴,她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女子,何况她跟秀吉在当时算是非常罕见的自由恋爱夫妻。

  战国乱世中不会让有才能的人沉寂下去,元龟四年(1572年)秀吉因为建成墨俣一夜城及攻打浅井长政和朝仓义景有功被赐与近江今滨城。天正二年(1574年),秀吉把身在岐阜的宁宁接到在琵琶湖畔的长滨建造的城堡居住。

  天正四年(1576年),信长的安土城竣工,宁宁准备了贺礼前往安土城向信长道贺。这时,宁宁可能向信长抱怨了丈夫的种种风流行为,结果,信长于日后写了一封致谢信给宁宁,信中特别提到:“致弥弥:你送来的礼品实在太丰盛了,要回礼也回不了,所以这次就不回礼了,算我欠你的。许久不见,在我印象中本就是十分的美丽的你,已经是二十分的美人了,像你这样才貌兼备的美女,藤吉郎还一再抱怨有所不足,实在是胡言乱语。你们家那只秃头老鼠(秀吉)是再怎么找也不可能找到第二个如你一般的妻室了。所以,你尽可大放宽心,开开朗朗的做你的正室(当然要有偏房才称得上是正室),要有主妇的风范,不要被人讥讽你善妒。照顾老公是妻子的任务,你可要有大家风范地尽到责任。你可以把这封信拿给秀吉看……信长”

  这封信给了弥弥很大的支持,以后经常用这封信来向秀吉炫耀,但她也不得不在实质上做出让步。这封信不是后人小说家或说书人创作的架空资料,而是货真价实的史料,由此可见,织田信长不但是位一飞冲天的伟人,也是位尊重女性地位的男人。不过,带着贺礼去向信长道贺新城竣工的宁宁,看来也不是个普通妻子,竟然敢在庆喜筵席上向董事长(信长)诉说丈夫(总经理)包了几个二奶之事,而且那个好色的丈夫并非一般的薪水阶级小员工,而是辅助信长统一天下。自此以后,尽管秀吉依旧到处猎艳,宁宁却不再跟侧室争风吃醋,一切充耳不闻。

blob.png

  关白之妻

  婚后二十一年,信长过世,秀吉成为信长的后继者。第三年七月,也就是宁宁三十八岁那年,秀吉操纵朝廷由武家升任为摄政关白,而宁宁也被尊称为“北政所”。“北政所”本来是历代摄政关白第一夫人的尊称,自从宁宁登上这个宝座以来,日本史上的“北政所”便成为宁宁的专用名词。

  宁宁四十一岁那年,朝廷又封她为从一品官位,对女性来说,这是可望不可求的最高官位。以宁宁的个性来说,她或许不怎么在乎这种官位,然而在老百姓眼中看来,她的地位已经稳如泰山,不可动摇了。虽然秀吉那时已有数不清的侧室,而且所有侧室都是出身高贵的大家闺秀,只有宁宁出身贫贱,却没人会否定她的第一夫人的存在价值。

  而秀吉虽然是“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茶茶”,但也不会因为如此便忽视宁宁,反而处处把这位糟糠之妻捧上天。例如茶茶生下丰臣秀赖后,秀吉让儿子称呼生母茶茶为“母亲大人”,称呼宁宁时则是“大母亲大人”,而且在写给宁宁的信中,也明确说明“在我喜欢的女人中,茶茶是次于你的女人”。秀吉的意思是说,他再怎么宠爱茶茶,茶茶的地位也永远敌不过宁宁。又例如1590年攻打小田原城时,秀吉召唤了茶茶到阵地歌舞作乐,那时也是拜托宁宁下令让茶茶赴战场。

  虽然夫妻俩同样出身贫贱,但秀吉对自己的出身家门怀着不能自拔的自卑感,晚年让书记撰写自传《关白任官记》时,故意在文章内表明自己的母亲是中纳言公卿的女儿,在朝廷内侍奉天皇时怀了孕,生下的正是自己。秀吉的意思是,他其实是天皇的私生子(当然完全是一派胡言)。宁宁却完全不隐瞒自己的出身家门,在侍女面前跟秀吉聊天或吵架时,都用尾张方言,有某侍女留下记录说,因为双方都用方言,所以没有人听得懂关白夫妻俩到底在吵些什么。

  一五九八年三月十五日,秀吉在京都醍醐寺举办了生前最后一场大规模的赏花宴会,正室和侧室当然也各自乘著豪华轿子参加宴会。这时的轿子入场顺序也在事前便订好了:

  第一顶:北政所(宁宁)。

  第二顶:西丸夫人(茶茶)。

  第三顶:松丸夫人(京极龙子)。

  第四顶:三丸夫人(织田信长的女儿)。

  第五顶:加贺夫人(加贺大纳言前田利家的女儿)。

  第六顶:大纳言殿夫人(前田利家的妻子阿松)。

  除了前田利家的妻子阿松是例外,其他都是秀吉宠爱的正室及侧室,而各位夫人的轿子入场顺序也正表明了秀吉对各位夫人的宠爱程度。宴会途中,发生了“抢酒杯事件”。简单说来,便是秀吉喝下第一杯喜酒后,将酒杯传给宁宁,宁宁喝毕后,打算传酒杯给下一位夫人时,结果茶茶和松丸两人竟吵起架来,争著要喝第三杯。不用我明讲,大家也知道吧,茶茶和松丸表面上虽然只是抢酒杯而已,其实暗地是在抢侧室夫人地位。最后还是宁宁聪明,临机应变,发挥了第一夫人的魄力,将酒杯传给前田利家的正室阿松,不但当场解决了侧室争宠问题,也向众侧室以及陪臣显示了第一夫人的威严。

  赏花宴会两个月后,秀吉一病不起,该年八月十八日撒手尘寰,享寿六十二。而跟秀吉当了三十七年夫妻的宁宁,此时也已经五十二岁了。

  秀吉死后,宁宁跟茶茶开始敌对起来。说是敌对,其实并不正确,对宁宁来说,茶茶的年龄相当于自己的女儿,何况秀吉在生前把正室和侧室的地位分得一清二楚,茶茶从未也不敢轻视宁宁的存在。祸根是家臣。

  以现代用词来形容的话,丰臣秀吉算是暴发户,身边没有代代相传的死忠家臣,因此秀吉过世后,丰臣家臣集团便分裂为二。一是尾张派的加藤清正、福岛正则等人,这些老功臣是自秀吉还未登上龙门之前,便随同秀吉在战场出生入死一直守护秀吉的武官派;另一则是秀吉成为近江长滨大名之后才登用的近江派,这边是擅长经营领地的石田三成、大野治长等文官派。

blob.png

  秀吉逝后

  随著秀吉的地位愈高,武官派也愈被冷落一旁。秀吉过世后第二年,茶茶和秀赖搬进大阪城,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下大饼继承人,而扶助秀吉成为天下人的糟糠之妻宁宁,则落发为尼迁居至京都三本木。在外人看来,等于茶茶凭藉儿子秀赖赶走了宁宁,而武官派追随宁宁,文官派则追随茶茶,如此一来,彼此间不发生冲突才怪。

  躲在一旁当黄雀偷笑的人正是德川家康。家康以秀赖的监护人为由,住进大阪城西丸,表面上看似在辅助茶茶,暗地里却孜孜向宁宁的武官派伸出援手。之后便是“关之原合战”,石田三成派组成西军向家康率领的东军挑战。按理说,宁宁这边的武官派应该站在西军那方,然而,他们却加入了东军,福岛正则甚至主动成为东军先锋队。

  “关之原合战”只打了半天便决定天下的关键球,正是本来归属西军的小早川秀秋。若非小早川临时倒戈,从背后袭击西军,家康的东军也不可能轻而易举便夺得天下大饼。这个小早川秀秋正是宁宁的外甥,秀吉曾收他为养子,或许当时打算让他继承自己的地位,没想到秀吉最后又转念把关白地位让给自己的外甥丰臣秀次。而茶茶正是在这时期生下了秀赖。

  既然有了亲生儿子秀赖,那么,对秀吉来说,不管是宁宁的外甥小早川或自己的外甥秀次,二者都是绊脚石。因此秀吉先把秀秋送进小早川隆景(鸟取县、岛根县、冈山县、广岛县、山口县之五县霸主毛利元就的三男)家当养子,其次再以谋反之由让外甥秀次切腹,并杀死所有相关亲人。总之,倘若当初是秀秋继承了关白地位,后果大概也跟秀次一样。

  本来是丰臣秀吉家臣的武官派和小早川为何会归附家康这方的东军呢?不用说,幕后指使人当然是宁宁。“关之原合战”之后,丰臣家自二百万石的天下人沦落为六十万石的大名。换句话说,是宁宁扶助丰臣秀吉成为天下人,但最后也是宁宁让丰臣家走上没落之途。 宁宁是个聪明的女性,她明白茶茶与秀赖母子必定敌不过家康,因此曾受家康之托当使者,进大阪城劝导茶茶母子以臣下之礼归附德川幕府。假若茶茶母子当时首肯,丰臣家便极有可能以大名身分一直维持家门直至幕末时代。然而,傲骨的茶茶最终还是决定与儿子焚于大阪城内。家康虽然灭了丰臣氏,但是宁宁却以善终而退,她晚年落发出家,据说还经常受到家康的照顾。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戦国时代(せんごくじだい),简称战国,战国一词出自甲斐国(今山梨县)大名武田信玄所制定的分国法“甲州法度之次第”第二十条;其开头就记着“天下战国之上”。换言之,生处在被后人称为“战国时代”的人们,当时已有“如今是战国之世”的认知了。严格说来,战国并非正式的历史名词,一般用来称呼室町时代爆发之应仁之乱后到安土桃山时代之间(也有把江户时代初期列入的说法)百多年间政局纷乱、群雄割据的日本历史。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