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凉州三明

  “凉州三明”是指东汉末期同属古凉州人的三位杰出的军事将领:皇甫规、张奂与段颎。皇甫规字威明,张奂字然明,段颎字纪明。因为三位的表字都有个“明”字,又都几乎同时在治羌中立功扬名,故而在当时,“京师称为‘凉州三明’云。 这三个人,对羌战争都有过很杰出的战绩,在羌人中也都很有威名。但是,这三个人在剿抚方面则分为两个阵营。皇甫规、张奂赞同抚,而段颎则赞同剿。

  张奂(104年—181年),字然明。敦煌渊泉人(今甘肃安西县东)人。东汉时期名将、学者,凉州三明之一。汉阳太守张惇之子。

  少年时师从太尉朱宠,学习《欧阳尚书》,又自行删减《牟氏章句》。在东汉对外战争中功勋卓著,多次以恩安抚、招降外族,使得北方宁静一时。后入朝,为宦官所利用,率军前往进击窦武。事后自责不已,拒受封侯。拜少府,迁任大司农,又上疏为窦武等人伸冤。不久迁太常,因得罪宦官被诬陷罢免。最终回乡教授弟子,不再出仕。光和四年(181年)去世,终年七十八岁,遗令素服薄葬。

  师从朱宠

  张奂字然明,祖籍敦煌渊泉,父亲张惇曾任汉阳太守。张奂在少年时游学三辅,师从太尉朱宠,研习《欧阳尚书》。张奂认为《牟氏章句》重复的话较多,于是自行删改,从四五十万字减为九万字。

  后被大将军梁冀征辟,于是将删减过的《牟氏章句》上奏给汉桓帝,桓帝下诏交给东观。不久因病离职,又被举为贤良,策试得第一名,被擢拜为议郎。

  镇压叛军

  公元155年(永寿元年),调任安定属国都尉,属国都尉的驻地在安定郡三水县(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同心县东)。张奂到职不久,南匈奴统治者左薁鞬台耆与且渠伯德等七千余人起兵反汉,进攻南匈奴伊陵尸逐不单于居车儿的单于庭美稷(今内蒙古准格尔旗西北),东羌也出兵响应,进攻张奂的驻地。时张奂营垒中只有二百多人。

  张奂听到叛军进攻的消息后,便马上带领军士出击。当时一些军吏认为力不敌众,叩头阻止,张奂不听,便率兵进屯长城。这时他一面收集兵士;一面派遣将领王卫招降东羌。汉军很快占据了龟兹,断绝了南匈奴与东羌的交通,诸豪相继率众降张奂,同汉军共同攻打薁鞬等所率的南匈奴叛军,不断取得胜利。且渠伯德十分惶恐,便率众向张奂投降,这样安定郡内的各族人民又获得安宁的和平生活。

  智降匈奴

  公元158年(延熹元年),朝廷调张奂担任使匈奴中郎将,进驻南单于庭美稷,代表中央政府负责匈奴事务。同年,南匈奴诸部在休屠各的率领下起兵反汉,与乌桓、鲜卑攻掠沿边九郡,火烧度辽将军驻曼柏(今内蒙古东胜北)的军门,引屯赤阬,与张奂率领的汉军,烟火相望,汉军感到惊恐。

  这时张奂安坐帐中,若无其事地与弟子讲诵儒家经典,使治军稍安。他采用了和平的手段,诱降了乌桓;对南匈奴诸部叛军,采用袭击战略,将其击败,诛杀了休屠各部首领,余众皆降。又率南匈奴单于袭破了攻掠汉边的鲜卑,使东汉王朝的北部沿边地区暂时得到安宁。

  实施仁政

  公元159年(延熹二年)八月,桓帝在宦官单超等协助下,清除了大将军梁冀集团。梁冀及妻孙寿皆自杀;梁、孙两家内外宗亲都弃市;公卿、列校、刺史、二千石牵连致死者数十人;故吏宾客免黜者三百余人。张奂过去曾在大将军梁冀府中作过属吏,这次他以梁府故吏被免官禁锢。在免官禁锢中,几乎所有旧交都不敢出来为他说一句话,只有中郎皇甫规先后七次向朝廷荐举他。

  公元163年(延熹六年),被任命为武威郡太守,在武威期间,他实行了平徭均赋,使人民的赋役负担有所减轻;同时他又革除民间陋习。以前民间凡是二月和五月出生的孩子及与父母同月生者,全部处死。张奂到任后,一面晓之以义,指出这纯是妖忌;另一方面又严加赏罚,于是风俗遂改。由于张奂办了这些好事,百姓便为其立生祠,以示爱戴。

  平息叛乱

  同年,由于张奂政绩卓著,朝廷调他担任度辽将军,进驻曼柏,代表朝廷处理鲜卑、乌桓事务。数年间幽、并二州,清静无事。

  公元166年(延熹九年)春,又调张奂任九卿之一的大司农,掌管国家经济。这时北部边境的鲜卑,听到张奂的调离消息,便勾结南匈奴、乌桓数道入塞,或者五六千骑兵,或者三四千骑兵,开始攻掠沿边九郡,杀害百姓;同年秋,鲜卑又率八九千骑兵入塞,联结东羌、沈氐、先零等共攻张掖、酒泉,北方沿边地区深受其害。

  为了平息叛乱,朝廷仍以张奂为护匈奴中郎将监督幽、并、凉三州及度辽、乌桓二营。南匈奴和乌桓听到张奂率兵到前线时,便率众二十万口投降。张奂诛其首恶,对降众采取安抚办法。惟独鲜卑率众退走出塞。

...查看更多

  皇甫规(104年—174年),字威明。安定朝那(今甘肃灵台)人 。东汉时期名将。家族世代武官,祖父皇甫棱,曾任度辽将军;父亲皇甫旗,任扶风都尉。

  皇甫规有见识,熟习兵法。为泰山太守时,成功平定叔孙无忌起义。后历任中郎将、度辽将军等职,多次击破、降服羌人,并缓和汉羌矛盾,与张奂、段颎合称“凉州三明”。官至护羌校尉。熹平三年(174年),皇甫规逝世,享年七十一岁,获赠大司农。 其侄皇甫嵩,为平定黄巾之乱的名将,官至太尉。

  皇甫规一身清正,廉洁奉公,刚直不阿,不畏权奸,曾数次遭权幸奸党的陷害,但仍毫无畏惧,刚正不渝。他爱才惜才,荐贤委位,当年迈时即举荐才略兼优的张奂代替自己的职务。

  他开设学馆十四年,以《诗》、《易》教授门徒。并提出了百姓是水,君主为船的一系列概念,很有警世意义。

  小露身手

  皇甫规出身将门世家,祖父皇甫棱,曾任度辽将军;父亲皇甫旗,任扶风都尉。

  公元141年(永和六年),西羌大肆侵略三辅地区,又包围安定,谋犯长安。征西将军马贤率十万大军征剿,不克。皇甫规此时虽为布衣,见马贤战术错误,料其必败,于是上书说明情况。

  不久,马贤果然中伏,在射姑山为羌军围歼,马贤及其二子均战死。郡守乃知皇甫规懂兵略,举荐任命为功曹,命其率八百士兵,与羌军交战,斩首数级,羌军退却。

  险遭毒手

  皇甫规因而被举为上计掾。后来羌兵大集合,攻击烧掠陇西,朝廷以为祸患。皇甫规上疏朝廷,自己请求报效国家,说道:“臣曾经多次陈述关于对付西羌的措施。羌戎还没有动静,臣就料他会反叛,马贤刚刚出兵臣就知道他一定要吃败仗。偶然说中的这些话,倒处处有事实可作证。臣常想马贤等人拥兵四年没有获得成功,停师的用费要以百亿来计算,这些钱出于老百姓,落入了奸吏的荷包。所以老百姓群起为盗贼,青州、徐州闹饥荒,老弱流散。原来,羌戎反叛,不在天下太平之时,都是因为边将没有抚慰治理好。应该平安无事的,却去侵暴他们,为了求得小小的好处,终于引来大害。

  为了证明打了胜仗,往往虚报斩首多少多少,打了败仗就瞒了不说。士兵劳苦,一肚子怨气,被奸诈的官长困逼,进不得快战以取功名,退不得温饱以活命,饿死沟渠,暴尸四野,白白地看到王师出兵,不看见王师回来。为上的悲哭泣血,害怕发生变故。所以平安时期是很少的,一败乱下来,就是多少年。这是臣拍掌叩心所叹息的啊。希望给臣以马贤、赵冲两营的兵力和安定、陇西两郡之地,率领坐食的兵士五千,出羌戎意外,与护羌校尉赵冲首尾相应。土地山谷的形势,是臣所熟悉的;兵势巧便,臣已加以整顿。可以不烦用一颗方寸之印,发布文书,一尺之帛作为赏赐,高可以涤除忧患,下可以纳降。如果说臣年少官轻,不可以用,那些败兵之将,不是官爵不高,年龄不大。这就怎么说呢?臣不胜至诚,冒死自陈。”顺帝没有听从他的意见。

  公元144年(建康元年),汉顺帝驾崩,梁太后临朝,其兄梁冀为大将军,专横跋扈。

  公元146年(本初元年),朝廷举贤良,皇甫规在应试对策说道:

  “想孝顺皇帝,执政时期,树立朝廷纲纪,国家快获安宁。后来遭到奸伪弄权,权威被亲近小人所掌握,蓄积财货,戏谑是闻;又假手嬖幸小人,接受贿赂,卖官卖爵,随便使用宾客,交相错乱,天下扰扰,从乱如归。每有征伐,没有不失败挫伤,官与老百姓都乏竭,上下空虚。臣在关西,听到消息,国家对此没有采取办法,权势佞幸之徒,作威作福,为所欲为。皇上伟大,聪明纯茂。摄政初期,选拔任用忠良,各种政治措施,也作了不少改正,不管远近,都很快地听从号令,太平治世,可拭目以待。但是地震之后,雾气白浊,日月无光,旱魃为灾,大贼到处横行,流血丹野,百姓物类都为之不安,老天爷谴责警戒相继而来,大概是奸臣权势太重所致的啊。那些特别坏的常侍,应该赶快斥退遣送,扫除凶党,没收他们的财产,以堵塞痛恨怨愤之源,以报答老天爷的警戒。

  如今大将军梁冀、河南尹梁不疑,担任着周公、邵公重任,为国家的屏藩,加之与王室世代联姻,立号尊贵一些虽然可以,但真正应当谦虚节俭,讲求儒家的治术,除去游乐不急的事务,砍掉房屋无益的修饰。打个比方来说,君主是船,百姓是水,群臣是乘船的人,将军兄弟是操桨驾船的人。如果能够平心合力,以渡元元百姓,这是福,如果怠惰松劲,就会沦没于波涛之中,难道不值得谨慎吗?一个人的品德与他的禄位不相称,这好比凿墙脚以增其高。难道是量力、审功、安固的办法吗?凡是那些老奸巨猾、酒徒、戏客,都是耳纳邪声,口出谄媚之言,称心游乐,倡导不义。应该贬谪的贬谪,应该斥退的斥退,以惩处不法分子。令梁冀等人深切考虑得贤人的好处,失去人才的不幸。又尸位素餐,不干事,尚书怠职,官吏依违两可,唯唯否否,也不纠察,因此使皇上专门听了一些谄谀的话,连窗户以外的事情,也听不到。臣真的知道阿谀谄媚会得到好处,讲老实话会惹祸,但是,臣难道敢于昧着良心以逃避诛责吗?臣生长边远地方,很少到京师来,诚惶诚恐,没有把臣的心里的话都说出来。”

  梁冀恨皇甫规讽刺他,于是在对策中以皇甫规为下第,命他为郎中。皇甫规托疾免官回家。州郡秉承梁冀的旨意,几次都差点把他陷害致死。皇甫规用《诗》、《易》教授学生三百多人,共十四年。

  讨平动乱

  公元159年(延熹二年),梁冀被诛杀,一月之内,朝廷五次以礼征召皇甫规,他都不应。

  当时在泰山一带,叔孙无忌揭竿而起,攻略郡县。中郎将宗资率军征讨,未能平定。于是朝廷以公车征皇甫规为泰山太守。皇甫规就任后,广设方略,平定了叔孙无忌的起义。

  出征西羌

  公元161年(延熹四年),叛羌零吾等与先零羌别种侵扰掳掠关中,护羌校尉段颎获罪被召。后先零诸种猖獗,覆没营坞。

  皇甫规平常熟悉羌事,有志奋发效力,于是上疏说:“臣自从委任以来,志虑愚钝,实赖兖州刺史牵颢清廉勇猛,中郎将宗资的义,得以秉承节度,幸亏没有什么不好的名声。现在狡猾的盗贼已经扑灭,太山贼大都平定了,又听说诸羌群起反叛。臣生长邠岐,现年五十九岁,从前作郡吏,经过诸羌几次叛乱,事先筹划,常有说对了的话。臣有顽固的病症,害怕犬马之身,一旦死去,无报效皇上的大恩,请任臣以散官,备单车一介之使,抚慰三辅,宣传国家的威信与恩泽,用所熟习的地形兵势,帮助诸军。臣穷居孤立危困之中,静观郡将几十年了。自鸟鼠至于东岱都是因为郡守对诸羌不加绥靖抚慰,致使反叛,祸害的原因是相同的。若求勇猛之将,不如清明治平的政治,明习吴起孙武兵法,不如郡守奉法,使他们不反。以前诸羌反叛的事,记忆犹新,臣真为此而忧戚。所以越职上书,以尽臣区区爱国之意。”

  同年冬,羌人合兵,朝廷忧虑。三公举荐皇甫规为中郎将,持节监关西兵,讨伐零吾、东羌等,将其击破,斩首八百级。先零诸种羌仰慕他的威信,相劝降者十余万。

  公元162年(延熹五年),三月,沈氐羌攻张掖、酒泉。皇甫规发骑兵征讨陇右之羌,这时,西羌阴占道路不通。恰值军中大疫流行,十分之三四的人都病死。

  皇甫规亲入将士庵庐探视,送药问疾,三军感悦。东羌于是再次乞降归顺,凉州道路复通.

...查看更多

  段颎字纪明,武威姑臧人,与东汉平定羌乱的皇甫规与张奂并称为“凉州三明”,《后汉书》对其军功赞扬备至。段颎少时,习弓马,尚游侠,轻财贿。等到年纪稍大了,才收敛脾性,开始读书识字。段颎进入官场的仕途很顺利:孝廉、宪陵园丞、阳陵令,但是真正改变段颎命运的是,加入边境部队,十年的参军生涯,使段颎从浮夸子弟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段颎先后平定了烧当、烧何、当煎、勒姐,等八个羌人部落联合作乱。羌人怕段颎怕得要死,称段颎为“杀神”。段颎在平灭羌乱的过程中,和白起一样,多次杀俘,最终落了个和白起一样的命运。段颎被安了一个跟太监勾接的罪名,段颎狱中自杀,家族全被流放。

image.png

  皇甫规字威明他出身官宦名门,其祖父为度辽将军皇甫棱,父亲是扶风都尉皇甫旗,可谓是世代簪缨,名门望族。皇甫规自幼受过良好的教育,尤其,善于观察,进而能推断出事情的本来面目。然而他是一个大器晚成的人物,37岁时,还一事无成,没有啥骄人的业绩。在他59岁的时候,终于等来一个机会,开始实现他自己评定,羌人的方略了。他率军先斩杀羌人八百多人,又迫降先零诸种羌十余万。第二年,他用多种手段,皇甫规乘胜进入凉州。羌人听闻后,又有十万羌人投降。皇甫规除了会打仗,还会处理关系,他知道朝中士党跟阉党斗得厉害,他一概不参加,以一个武夫面目示人,因为这,他最后得了善终。

image.png

  张奂字然明,东汉大将。他是一个主和派,出去打仗,不磨刀,天天坐在营帐里跟弟子聊儒家经典。他在处理羌人问题上,一直采取比较柔和的策略。安抚了羌人部落,也让羌人上下感恩戴德。东羌首领为了感激张奂招降他们的恩德,遂献马二十匹;先零羌首领也向张奂送来用金制成的八件食器。

image.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凉州三明”是指东汉末期同属古凉州人的三位杰出的军事将领:皇甫规、张奂与段颎。皇甫规字威明,张奂字然明,段颎字纪明。因为三位的表字都有个“明”字,又都几乎同时在治羌中立功扬名,故而在当时,“京师称为‘凉州三明’云。 这三个人,对羌战争都有过很杰出的战绩,在羌人中也都很有威名。但是,这三个人在剿抚方面则分为两个阵营。皇甫规、张奂赞同抚,而段颎则赞同剿。

image.png

  简述

  皇甫规、张奂赞同的安抚,其实是在军事威吓的基础上,将降伏的羌人部落迁徙到关内,撒在汉人中,让他们由游牧生活转为耕农生活,同化羌人的生活习性。而段颎的剿则是种族灭绝。段颎在担任护羌校尉的时候,灭掉了十余个羌族小的部落。对于像先零这样的大部落也是采取逐步蚕食的方法,削减其人数。

  就短期来看,段颎的方法的确有效,但长远看来,皇甫规、张奂的做法更彻底。但可惜汉朝廷一直摇摆不定,没有一个固定的国内民族政策,导致皇甫规张奂的方法无法见效,而段颎的方法因为过于血腥,也为广大士族反对。正是因为这种朝廷的犹豫,使羌乱成为汉朝覆灭的一个重要原因。

  羌乱

  羌乱贯穿东汉王朝。国家对羌耗费千亿钱,却无法完全平定凉州,最后只能靠大量发行铜钱来解决财政问题,引起后续一系列问题,最终使国家越来越虚弱。

  并且,羌乱不是简单的国家内部问题,其中还很可能有匈奴的阴影存在。因为羌曾经做过匈奴的藩属,而且羌族也曾在安帝时期建立了自己的政权,加上凉州的军事战略因素,匈奴暗中煽动支持羌乱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说,东汉的羌乱究其根本,是汉匈之争、羌族独立等问题的综合反映。

image.png

  皇甫规、段颎早年并无太大矛盾。但到后期,二者之间关系因为处理羌乱意见相左,而关系疏远,但并未明显对立。后来皇甫规力挺张奂,张奂自然的成为皇甫规这一方面的一员。由于张奂对段颎的指责和段颖对张奂的反驳,凉州三明才彻底决裂。

  皇甫规、张奂、段颎都曾经受过宦官的迫害。桓帝时期三人都曾经或被贬官,或被免职,后来虽然都重新回到朝廷担任军职,但自此以后,三人对待宦官的做法确有了很大的区别。皇甫规由于资历年龄,压根不睬宦官势力。张奂本人也很有士人的气节,很鄙视宦官的做法。在除掉窦武陈蕃的宫廷政变中,张奂因为受到宦官矫诏欺骗,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后来论功封赏时,宦官势力给了张奂大司农的高官和封侯的奖赏,但张奂却拒绝了,也可以说,张奂自始至终,始终是站在宦官势力的对立面。段颎却完全倒在了宦官一边。海棠香国在文中对此作了详细的说明。

image.png

  评价

  对于这三个人的三种做法,今人看来都无可厚非。段颎虽然因为投靠宦官势力而受到后人指摘,但当时宦官如日中天,如果段颖继续对抗宦官,丢官罢职也不是不可能的,甚至有可能召来杀身之祸。而段颎投靠士族却不可能,士族历来对段颖的屠杀政策不满,乃至后世仍为士人反对。在这种局面,段颎投靠宦官也可以说是无奈之举。

  但总的来说,段颎可以说是当时一代名将,皇甫规、张奂在军事方面也颇有建树。但三人相较,段颎的战绩则远胜其他二人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对于这三个人的三种做法,今人看来都无可厚非。段颎虽然因为投靠宦官势力而受到后人指摘,但当时宦官如日中天,如果段颖继续对抗宦官,丢官罢职也不是不可能的,甚至有可能召来杀身之祸。而段颎投靠士族却不可能,士族历来对段颖的屠杀政策不满,乃至后世仍为士人反对。在这种局面,段颎投靠宦官也可以说是无奈之举。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