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条顿骑士团

1198年3月5日,条顿骑士团成立于阿卡(Acre),今以色列境内,其后一直以阿卡作为总部至1291年。条顿骑士团,早期成员全来自德意志民族,骑士团屈服波兰后被迫接受波兰人。条顿骑士团是三大骑士团中最后成立的一个。1187年哈丁战役之后,圣城耶路撒冷很快被萨拉丁的军队攻克(耶路撒冷围攻战)。教廷号召发动新的东征,夺回圣城,这便是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当时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巴巴罗萨率领德意志军队率先开赴小亚细亚,可惜红胡子出征未半便中道崩殂,他的儿子施瓦本公爵继承遗志继续东征。条顿骑士团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的。

  作为中世纪欧洲军事力量的主心骨,骑士的作用一直以为容易被人们所低估。近代以来,战争的核心长期为步兵所承担,商人与平民阶层的社会地位提升。都让作为封建时代标志的骑士,不受人待见。然而在中世纪发生的众多关键性战役中,骑士所发挥的作用一直非比寻常。一支欧洲军队表现的好坏,往往就取决于军中骑士力量的发挥如何。成也骑士、败也骑士。

  十五世纪初,发生在东欧地区的格林瓦尔德战役就是其中的典型。在这场几乎囊括了当时欧洲全部类型的部队参加的战役中,双方骑士力量的表现,决定了一切。让火器、弩、长弓、轻骑兵,这些今天在网络间不断传颂的骑士克星们,相形见拙。

  条顿骑士团原本是中世纪十字军东征时的产物。作为支援基督教势力在巴勒斯坦和黎巴嫩海岸征战的需要,骑士团在十二世纪末的1198年,成立于沿海港口城市阿克。这些以僧侣身份参加圣战的勇士在缺乏大量职业军队的中世纪,是非常抢手的专业战争力量。但随着穆斯林世界的强势反击,圣地的开拓事业日益萎缩。条顿骑士团也不得不在阿克最终失守后,退回了欧洲。

  在骑士团领地的南方,已经信奉罗马天主教的波兰王国也在抓住一切机会开疆拓土。由于普鲁士本地土著一直信奉原始宗教,拒绝改宗,所以成为基督教势力绝好的征伐对象。但此时的波兰并不强大,一次失利让他们想办法联系了四处寻找落脚点的条顿骑士团。这些以骑士风格武装自己,并以骑士战术作战的军事修士们,很快拿下了东普鲁士地区,并趁机霸占下来。从此在波兰王国的北方,建立了自己的独立国家。

  此后,双方的关系逐渐恶化。不断壮大的波兰王国一直要加强中央的王室权威,而普鲁士的条顿骑士们也希望建立自己的国家,摆脱和削弱强大的波兰。在两者的东面,强大的立陶宛王国也控制了从波罗的海沿岸到白俄罗斯地区的大片土地。这三国便在东北欧的大地上不断上演无休止的三国演义。不断壮大自己的骑士团不仅与波兰对抗,还经常侵占立陶宛人的土地,甚至在波罗的海沿岸抢夺西面丹麦人的地盘。这样的四处树敌,终于让骑士团在外交上处于比较孤立的状态。

  最终,骑士团的压力迫使一直坚持原始信仰的立陶宛决定与天主教信仰的波兰王室联姻,将双方的王国建成一个邦联。知道大事不好的骑士团多次试图阻挠,但还是没能让波兰与立陶宛联邦分道扬镳。

  联合后的波兰与立陶宛对条顿骑士团方面有了比较大的力量优势,条顿骑士团现在唯一的希望便是手里还算占据优势的军队。大团长容金根为此而集合了境内的大部分作战力量,并从欧洲各地雇佣部队,寻求盟友支持。而波兰与立陶宛也争锋相对的分别备战,一场决定性战役即将打响。

image.png

  容金根大团长麾下的骑士团军队总计27000人,除了骑士团的骑士力量外与附属步兵外,还包括了很多从西欧招募来的步兵力量。这其中即有已经在英法百年战争中打出威名的英格兰长弓射手,也有在同欧洲多国斗争中崭露头角的瑞士方阵步兵。他们都在对抗骑士力量的战役中取得过重大胜利。骑士团还装备了当时较为新颖的大炮,虽然主要用于攻城作战,却也能在野战中进行火力支援。

image.png

  当然,总计约6000多名骑士和重骑兵才是这支军队的真正主心骨。他们以120人为一组,形成中世纪特有的骑兵编队--旗,作为自己的基础战术编制。容金根大团将这些骑士们布置为三个部分,前后两线。其中第一线的右翼有20个旗的力量,左翼为15旗,第二线的预备队则还有16旗。包括瑞士人和英格兰人在内的众多步兵支援力量被安插在了骑士队伍之间靠前的位置,炮兵则前出到了第一线。

  而在骑士团的对面,波兰立陶宛人的两军多大39000人之多。日后声名大噪的胡斯起义军领袖杰士卡便带着一些波西米亚步兵加入了联军一边。他的身边还有来自白俄罗斯地区、波兰、立陶宛、瓦拉几亚和摩拉维亚的步兵。他们在装备和武器上都不如骑士团一方的雇佣军来的好,名气也大大的不如对手。主要以弓弩手为主的他们,排出了纵深达20人的阵势来应对条顿骑士们的冲锋。

  不过,联军真正足以对抗条顿骑士的,还是位于左翼和预备队位置上的42旗波兰骑士。他们在装备、战术方面同西方同行们几乎一样。7个旗的俄罗斯贵族骑兵与2个旗的波西米亚骑士也在这一侧协助他们。

  立陶宛人的部队主要在右翼编成前后两线,由40个旗的立陶宛与俄罗斯贵族骑兵为主。但他们不是西欧封建制下的骑士力量,只是在社会地位上与骑士类似。在他们的外围,还有不少金帐汗国麾下的鞑靼/">鞑靼弓骑兵赶来助战。这些机动性较强的草原系骑兵总是被不少今天的网络爱好者们当场是笨重骑士的克星。

  格林瓦尔德战役在条顿骑士团的火炮射击中首先打响。但是这个时代的火器还不足以在复杂的野战环境中起到重要作用。不仅没有及时杀伤对手,也因为小雨天气而没能给炮手们足够的时间继续调整准星。

  接着,受到炮火影响而按耐不住的立陶宛军队从右翼发起了攻击。这些非西欧正统骑士制度下训练出来的骑兵长期与东方的游牧力量纠缠,战术风格上非常接近。在贵族骑兵冲锋之余,灵活的鞑靼弓骑兵也企图在侧翼进行保持支援。但他们都遭到了骑士团骑士的严厉反击,第一线攻击迅速溃退,外围的鞑靼骑兵也被骑士团步兵的支援火力击退。不甘心的立陶宛与俄罗斯人又发起了第二线攻击,同样被击溃。他们的溃败也吸引了骑士团左翼力量发起了追击,负责掩护的步兵也因为无法承受骑士的猛烈冲锋而撤退。

  到这个时候为止,波兰立陶宛联军的右翼基本被击溃了,仅有一些来自白俄罗斯地区的部队还在坚持抵抗。条顿骑士团们并没有恋战追击,而是在调整后开始向波兰人所在的左翼和预备队发起攻击。

  波兰人为主的左翼骑士们此时也发起了对骑士团部队右翼的猛攻,两军骑士之间的较量正式开始。与立陶宛和俄罗斯人不同的是,正统骑士制度下训练出来的战士更具战斗技巧。他们与当面的条顿骑士们打的难解难分,死死钉住了条顿一方的主力。

  同时,波兰人将预备队的骑士们派往右翼,对抗已经迂回杀来的骑士团左翼骑士。这时候看准时机的容金根大团长,将自己预备队的16旗骑士派出,直插波兰与立陶宛军阵地之间的空隙,希望将波兰的预备队击溃。波兰国王弗拉迪斯拉夫二世与王室旗帜都位于预备队位置,波兰的骑士们在自己王室的旗帜被夺取后发起猛攻,迅速夺回了这个至关重要的标志。就这样,两军的真正核心骑士,相互厮杀了一个多小时。波兰骑士们的拼死抵抗,吸引了条顿骑士团一方所有人的注意力。

  胜

  已经被打出战场的立陶宛人此时终于克服先前的惊魂不定,重新组织起来。当他们杀回战场时,正好处于波兰左翼和预备队力量的后方。条顿骑士们先前还处于有利的包夹位置,如今则被波兰骑士与立陶宛骑兵夹在包围圈中。随着容金根大团长的阵亡,骑士团开始溃退。一些骑士在逃回营地后,用辎重车辆,临时搭建了一座车堡,继续抵抗。然而一切都已经无济于事,他们的主要有生力量,已经在战斗中被重创,剩下步兵则大都被波兰人俘虏。

  波兰立陶宛人在格林瓦尔德战役中的胜利表明,至少在十五世纪的初期,骑兵依然是比当时的步兵更为重要的战场决定性力量。而两军的骑士则是骑兵中的中流砥柱。

  也许你会觉得,及时赶回战场的立陶宛人才是战役获胜的关键。但如果没有波兰骑士们的拼死一战,这些已经被打出战场的败军是不会有机会回到战场来发挥余热的。联军右翼中唯一坚持下来的白俄罗斯部队在风格上与传统的骑士部队更为接近,确保了后方预备队的及时赶到。因而,谁是整场战役进程的中流砥柱,谁的战斗力更强,一目了然,不言而喻。至于转进如疾风的鞑靼弓骑兵,则早早的脱离了战斗。

  作为中世纪封建时代的军事力量核心,骑士往往更容易获得更多的社会资源。这些战士往往从五岁开始变进行各种军事训练,并在成年后还要接受严格的资格考试。他们胯下的重型战马,身上披挂的优质盔甲,都不是缺乏类似军事文化与社会资源的普通骑兵所能比拟的。至于步兵,在这个时代依然被笼罩在骑士阶层的阴影下。骑士则将继续在大部分的战争中保持自己的核心地位,并一直坚守到文艺复兴时代为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198年3月5日,条顿骑士团成立于阿卡(Acre),今以色列境内,其后一直以阿卡作为总部至1291年。

  条顿骑士团,早期成员全来自德意志民族,骑士团屈服波兰后被迫接受波兰人。条顿骑士团是三大骑士团中最后成立的一个。1187年哈丁战役之后,圣城耶路撒冷很快被萨拉丁的军队攻克(耶路撒冷围攻战)。

image.png

  教廷号召发动新的东征,夺回圣城,这便是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当时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巴巴罗萨率领德意志军队率先开赴小亚细亚,可惜红胡子出征未半便中道崩殂,他的儿子施瓦本公爵继承遗志继续东征。条顿骑士团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的。

  1190年,十字军经过苦战,终于攻下了重镇阿克,一些德意志骑士在阿克建立了一个行善的医护组织,这就是后来的条顿骑士团,不过建立之初它并没有军事任务,只是照顾伤患。

  1198年,条顿骑士团以圣殿骑士团为样板,改造为军事修会,执行和医院骑士团一样的教规。因此有些资料上把条顿骑士团成立的时间记为1198年,这也不无道理。在小亚细亚期间,条顿骑士团发展缓慢,跟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相比,实在不能同日而语。从某种程度上讲,条顿骑士团成立的不是时候,圣城时代已经过去,前往小亚细亚的不是络绎不绝的朝圣者,而是欧洲君主率领的大军。在这些位高权重的君主手下,骑士团作为独立的组织要想发展实在是太难了,更何况在他们前面还有声名远扬的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在小亚细亚的经历对于条顿骑士团来说实在是乏善可陈。

  历史沿革

  兴起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1096年-1099年),是惟一一次胜利的东征,共有约10万人参加。

image.png

  骑士十字军兵分四路,1097年会合于君士坦丁堡,随即渡海进入小亚细亚,攻城夺地,占领了土耳其人都城尼凯亚等城,大肆掳掠,于1099年7月15日占领耶路撒冷(耶路撒冷战役),进城后杀了7000人,接着按欧洲国家模式,在地中海沿岸所占地区建立若干封建国家。十字军横征暴敛,促使人民不断起义,政权动荡不定。

  第二次十字军东征(1147年-1149年),是在法国国王路易七世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德意志国王康拉德三世率领下进行的。土耳其人于1144年占领爱德沙,是这次远征的起因。出动较早的德意志十字军在安纳托利亚被土耳其人击溃。法国十字军攻占大马士革的企图也落了空,故这次远征未达到任何目的。

  第三次十字军东征(1189年-1192年)期间,来自德意志地区的骑士多次获赠土地和城堡。(1195年4月,香槟区的亨利伯爵赠提尔(Tyre,今黎巴嫩境内)作为据点,1196年3月再赠其在雅法(今特拉维夫附近)的封邑;另有德皇亨利六世在1197年年赠送意大利和西西里的教堂,修道院和医院,逐渐在耶路撒冷地区形成势力。

  1198年3月5日,条顿骑士团成立于阿卡(Acre),今巴勒斯坦境内,其后一直以阿卡作为总部至1291年。

  1199年9月19日,教皇英诺森三世颁布训令,规定条顿骑士披圣殿骑士一样披风(白色披风,上绣红色十字和宝剑),戴黑色十字章,执行医院骑士团一样的团规。

  第四次十字军东征(1202年-1204年),由教皇英诺森三世发动。目的本是要攻占穆斯林所控制的埃及,作日后行动的基地。十字军主要由法国和意大利贵族组成,在没有足够的金钱付给威尼斯人以便渡海到埃及的情况下,十字军按威尼斯贵族将领的建议转去攻打扎拉城(现克罗地亚的扎达尔)。并利用拜占庭国内的纠纷转而攻打君士坦丁堡,在抢劫和破坏后血腥屠城三天。

  大战过后,威尼斯占去拜占庭帝国八分之三的领土(包括爱琴海,亚得里亚海沿岸许多港口和克里特岛)。而十字军则以君士坦丁堡为中心建立了拉丁帝国和两个附庸于君士坦丁堡的拉丁帝国的国家,分别是雅典公国和亚该亚公国。

  13世纪初,随着医院骑士团和圣殿骑士团对立加剧,医院骑士团拉拢条顿骑士团以对抗控制着耶路撒冷地区主要军事据点的圣殿骑士团,其间条顿骑士团从医院骑士团手中获得马加特堡。

  1210年,赫尔曼·冯·萨尔扎(Hermann von Salza, 1179-1239)担任条顿骑士团团长,条顿骑士团在其指挥下在耶路撒冷地区获得一定的胜利,并参与第五次十字军东征,进入埃及,但最后在曼苏拉战役(Battle of al-Mansura, 1221年8月30日)中惨败,埃尔曼·冯·萨尔扎与圣殿骑士团团长一同被俘。在埃尔曼·冯·萨尔扎担任团长期间,条顿骑士团获得教廷颁发的赎罪证(1216年2月18日),以及教皇霍诺留斯三世授予的113项特权(1221年1月9日)。

image.png

  1226年,条顿骑士团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二世达成协议,获得普鲁士境内的所有贵族特权。

  1234年,条顿骑士团赢得瑟格纳战役的胜利,教廷控制普鲁士全境,将之租借给条顿骑士团,但直到1285年,条顿骑士团才最终征服普鲁士地区,迫使普鲁士人改宗天主教。其间,1237年4月合并利沃尼亚的宝剑骑士团,并于1241年初开始进军诺夫哥罗德公国。

  发展

  不过时代总是在迅速变化,历史很快为他们提供了新的机遇。

  1211年,匈牙利国王安德烈二世(Andreas II)邀请骑士团前去帮助镇压库曼雷人(Kumanen),代价是将锡本布尔根(Siebenbürgen)地区(位于今罗马尼亚境内)南部的布尔岑兰(Burzenland)给骑士团作为封地。(后来有很多人认为安德烈二世干了件蠢事,引狼入室,把骑士团带到东欧。深以为然!)

  1225年,由于条顿骑士团企图在他们的封地上建立独立的国家,安德烈二世将他们驱逐出境。

  骑士团再次陷入困境。不过事情很快又有了转机,当时波兰的康拉德公爵(Konrad von Masowien)企图向北边的库尔兰(Kulmerland)地区扩张,结果被当地的原住民普鲁士人打败,他不但没能扩张领地,他原先的领地反被普鲁士人攻占了一部分。康拉德很郁闷,于是以宗教为名,号召讨伐库尔兰(Kulmerland)的异教徒,可是波兰的其它诸侯都不理他,似乎在等着看笑话,那边的普鲁士人十分凶悍,他的军队节节败退。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康拉德向条顿骑士团求援,希望骑士团帮助他征服普鲁士人。

  如果说安德烈二世请骑士团帮他镇压库曼雷人是因为无知犯的错,那康拉德请骑士团帮他征服普鲁士人就只能用愚蠢来形容了。当然其它的波兰诸侯也都脱不开干系,要是他们早点帮康拉德一把,康拉德也就不用引狼入室了,最后全都成了受害者。

  得到这个邀请后,条顿骑士团当然是满口答应,不过他们可不想重复在匈牙利的故事。骑士团大团长赫尔曼·冯·萨尔扎(Hermann von Salza)先跑到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二世那儿,从皇帝那儿讨到了一份黄金诏书:条顿骑士团有权占有康拉德赠予的土地和他们征服普鲁士人后获得的土地,对骑士团领地的进攻将遭到神圣罗马帝国的严厉惩罚。有了菲特列二世的书面保证,条顿骑士团将名正言顺地占有他们征服的土地。

  康拉德此时开始后悔了,为了避免条顿骑士团在他旁边扎根,康拉德组织了一个骑士团--普鲁士的基督骑士团,自己讨伐普鲁士人。这次他又失败了,他甚至连自己领地的核心部分都无法守住,此时康拉德只好低头认输。

  1230年,在他和条顿骑士团签订的条约中承诺:如果条顿骑士团征服库尔兰(Kulmerland),他将把这块土地永久赠予骑士团。这也就是说条顿骑士团对库尔兰(Kulmerland)拥有所有权,而非封地--封地的所有权仍然属于君主。

  1234年,教皇格利高里九世(Gregor IX)又颁布了黄金诏书,承认骑士团对他们征服的土地的所有权,同时要求他们将当地原住民基督教化。这样,条顿骑士团获得了三重的书面承诺,他们剩下要做的就是征服这块土地了,这显然是他们最拿手的。

  从1226年开始,条顿骑士团开始了征服普鲁士的工作。经过五十多年的流血屠杀,到1285年,条顿骑士团终于完成了征服工作。在这片土地上他们建立了一个强大的政权--骑士团国,普鲁士是骑士团国的中心。

  在1237年,通过与立窝尼亚的宝剑骑士团合并,立窝尼亚成为骑士团国的另一翼,与普鲁士一样,骑士团在立窝尼亚也建设了一系列的城堡作为防御工事。虽然条顿骑士团把工作的重心放到东方殖民上,它在小亚细亚的活动依然没有停止,它的总部一直在阿科。

  1291年阿科陷落后,条顿骑士团没有跟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一起前往塞浦路斯,而是去了威尼斯。

  1309年,骑士团设在威尼斯的总部迁到普鲁士的马林堡,这时他们完完全全地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熟悉欧洲中世纪条顿骑士团的朋友都知道,条顿骑士团出现于中世纪的十字军东侵期间、系西欧封建主为保卫他们在东方所侵占的领地而建立的宗教性封建军事组织。历史上著名的三大骑士团,即善堂骑士团(又称圣骑士或医护骑士团)(12世纪初)、殿骑士团和条顿骑士团(1198年),其使命是镇压十字军国家中人民的反抗、与毗邻的穆斯林国家作战、保卫并扩大十字军领地。

image.png

  这三个骑士团不久便发展为精锐的职业军,能够在任何地方与敌人交手他们在欧洲大规模招兵买马,其实力日渐强大。条顿骑士团是三大骑士团中建立时间最晚的一个,但却是影响最大的一个随着十字军国家的表落与溃,骑士团在东方已无法立足,但它们并没有解散,而是身着修道服、披盎戴甲地回到欧洲,继续效力于教皇。条顿骑士团甚至还在欧洲建立起骑士团国家,对欧洲的政治和军事生活发挥了长时期的影响。

image.png

  就比如说发生在1410年7月15日中午时分的坦能堡战役。开战之前,骑士团大团长荣金根给波兰国王雅盖沃送去两把剑,表示要进行一场骑士之间的较量。

  骑士团的炮兵首先对联军射击,不过没有取得什么成果,因为下雨,火药被雨水淋湿了。联军右翼的立陶宛人和鞑靼/">鞑靼人在维托尔德的指挥下对骑士团发动进攻,但骑士团迅速击退了他们的攻势并反攻。联军中的鞑靼人首先开始溃逃,联军右翼很快就无法守住防线。此时联军面临着很不利的局面:骑士团的德意志旗队突破联军右翼,向中央的联军波兰主力进攻,骑士团其它旗队也从正面开始冲锋。双方都把配属在第二线、第三线的部队投入战斗,因为大家都知道,成败在此一举。胜负的天平最终倒向联军一方,原因不过是战场上的一次可以称得上是意外的事件:骑士团大团长荣金根在战斗中阵亡。失去最高指挥官后,骑士团开始陷入混乱,许多骑士匆忙逃离战场。联军抓住这一良机发动冲锋,将骑士团军队击溃。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骑士团的中央机构主要由全体骑士大会、行政议事会、总团长组成。其中总团长(The Grand Master)为最高首领,是领土最高所有主,也是神圣罗马帝国的诸侯,由选举产生,终身执政。团长下设五大“总管”组成行政议事会,辅助执政:大统领 (the grand commander)掌管土地、军事统领(the supreme marshal)是军队的指挥官、财政官(the treasurer)是财政首脑、慈惠院检察官(the supreme hospitaller)掌管宗教事务、军需官(the supreme draper)掌管军粮供应,后来又监管贸易往来。行政议事会每年只开一次例会,或者在特别情况下临时召集。

  骑士团在成立之初,成员由两个阶层构成:骑士兄弟会和教士兄弟会。骑士兄弟(Knight-brethren)严格遵守三项誓言:安贫、守贞、服从,而且必须帮助病弱并同异教徒作战。骑士兄弟披的黑十字白披风,平日进行严酷紧张的军事训练。他们生活方式简朴严格而且单调,“成员从团里领得一把宝剑、一块面包和一件旧袍,不能佩戴家族的纹章,不能与凡俗之人同住,不能常去奢华的城市,也不能单独骑马外出、读信或写信;每晚要被钟声叫醒四次去唱诗,白天去做四次祈祷,星期五要受到修道生活的训练,即使团长也没有权力给任何人休假……,如果一个成员有任何不端行为,就召开秘密团会,决定对其惩罚。”骑士兄弟是骑士团的核心力量。

image.png

  教士会兄弟(priest- brethren)和骑士会兄弟不同,他们没有三项誓言的约束,他们的主要职责是给民众进行祈祷并从事一些宗教事务,他们为骑士和在医院的病患主持圣事,并作为随军牧师同骑士们一起出征。教士兄弟在普鲁士和立窝尼亚不能被选为团长、统领和副统领,但在德国可以被选为统领。后来,在这两个阶层之外又增加了第三个阶层——军士兄弟会(Sergeants, serving brothers),他们披着灰色,上面有三角十字架的较小斗篷,这表明了他们在骑士团的地位。

image.png

  骑士团对波罗的海地区的征服效率之高在当时来说令人惊讶,原因并不在人数的多寡。这一方面依赖于骑士们优良的装备、勇敢的精神、优秀的作战技能之外,另一方面也由于当地武装力量装备的低劣、防御技术的低下以及军队组织的涣散。

  在中世纪,由骑士组成的骑兵部队在战斗中具有明显的优势,他们往往能决定战争的胜负,尽管许多学者对中世纪骑兵战斗力的优势提出质疑[注:里昂认为“ 骑兵在军事上从未胜过步兵”,巴赫拉赫认为,在中世纪的战役中骑兵并不是战术上的主导因素,因为没有弓箭手或其他步兵支持的情况下,骑兵的冲锋很少能够成功。

  中世纪“在绝大多数战役中,徒步作战的人数都远远超出马背上作战的人数:5:1或6:1的比例在西方看起来是正常比例,而拜占庭人的这一比例则接近4:1”。但是骑兵在中世纪许多著名的战役中仍是最终决定胜负的力量。在中世纪,每一名骑士在正式成为一名战士之前,都要经过很长时间的体格、打斗、骑马以及作战技能的训练,这样的训练往往从小就开始。因此,骑士们往往具有健壮的体格、娴熟的武艺,同时也培养了他们勇敢豪迈的英勇精神。

image.png

  由这样的战士组成的部队,虽然组织纪律性可能不强,但战斗力是不可低估的。并不是每个骑士都可以参加骑士团,加入骑士团有非常严格的限制,这些要求和圣殿骑士团非常相似:必须是非常年轻(年满14岁),身体健康,没有身体缺陷,不能有债务或其他义务的拖累,而且必须是骑士的后代。对骑士出身的要求,保证了骑士兄弟们谙熟骑术、格斗等作战技巧,并且在早期,他们还要经过良好的训练,正因为如此,这些强壮、勇敢的年轻战士在对普鲁士、立窝尼亚的征服战斗中,才能够屡战屡胜。

  骑士团的部队主要是重装骑兵,其装备主要有长矛、剑,全身由厚重的盔甲保护,战马也披着铠甲,骑士骑在马上挥舞着武器,横冲直撞,威力无比。这些戴盔挂甲越马扬鞭的武士,每个人都可成为一个独立的作战单位,而每人都是一座活动的堡垒。与这样的敌人作战,武器低劣、身无片甲的异教徒几乎无任何取胜的希望。事实上,骑士团在成立之初,只有40名骑士加入;当巴拉克进入普鲁士的时候,他只是率领20名骑士和200多名战士:据《骑士团编年史》记载说,一次库尔姆城被围,守城部队曾3次派人去雷登求援,他们所要求的仅是1名骑士,而当10名骑士赶到时,城中人大喜过望。即使在骑士团到达颠峰时期,普鲁士和立窝尼亚的骑士一共也没有超过1000人,可见骑士在当时的战斗力是如何之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1198年,条顿骑士团以圣殿骑士团为样板,改造为军事修会,执行和医院骑士团一样的教规。因此有些资料上把条顿骑士团成立的时间记为1198年,这也不无道理。在小亚细亚期间,条顿骑士团发展缓慢,跟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相比,实在不能同日而语。从某种程度上讲,条顿骑士团成立的不是时候,圣城时代已经过去,前往小亚细亚的不是络绎不绝的朝圣者,而是欧洲君主率领的大军。在这些位高权重的君主手下,骑士团作为独立的组织要想发展实在是太难了,更何况在他们前面还有声名远扬的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在小亚细亚的经历对于条顿骑士团来说实在是乏善可陈。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